相亲

飞机在燃料的驱动下,挣脱了地球的引力,然后在半空中平稳地飞了起来。我向窗外望去,只有耀眼的阳光,寻不到半片云朵,真是一个好天气啊!可我的心里却是阴云密布着,因为此行目的地是家,而回家的目的是相亲。

在这个推崇自由恋爱的年代,我渴望、更相信自己在这个大千世界里,是能够寻找到自己的爱情的,所以我一直在等待着。可父母却等不起了,他们先是唠叨,然后是催促,最后竟然给我安排了这次相亲。而我只是接到一个的电话,我想都没有想,就要拒绝的,可电话那边是父亲的命令,还有母亲的眼泪。

还能怎么样呢,唯有回去……

飞机终于落地了,开始滑行了,看来它是一个“怂包”,永远都不能摆脱大地的拥抱,就像我一样,永远都不可以违背父母的意愿一样,也是一个“怂包”。

见到父母后,我上去就一句,“爸妈,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母亲愣住了,而父亲却从鼻子里哼出一声,“长大了,出息了,会撒谎了……”

确实,在如此“紧要”的关头,我说出这样的话,着实让人不可以接受。像父亲这样“老谋深算”的人,定然知道我在撒谎。确实我是在撒谎,但不是完全地撒谎。我有一个女朋友,只是她不承认,我是她男朋友而已。

我用了9年的时间,从读书到工作,同时也用了9年的时间去追求她,她换了一个又一个的男朋友,我始终相信,也在等待着,终有一天我可以成为她的男朋友。就在我接到父母相亲命令的之前,我得到一个消失,她失恋了。所以我兴奋地以为机会来了,父母竟然给我安排了这次相亲。

桌子上,满满都是我爱吃的菜,可是到了嘴里没有一点味道,我强颜欢笑地吃着,为了不辜负母亲的辛苦。裤兜里的手机,忽然就震动了起来,拿出电话,我的手也随着手机的震动颤抖了起来——我苦苦追求的女孩的电话。

吞饭,站立,移动身体直到进了我的卧室,轻轻关门,小心翼翼地滑动手机。

“小美……”我诚惶诚恐着。

“你在哪里呢?”她似乎在哭。

“我在家里。”

“我就在你家楼下,下来见我!”这命令的口吻,对我来说却像是听到了华美的乐章……

我像吃了疯狗肉一样的疯狗,疯狂地冲下楼,却只看见父亲那辆破旧的汽车,孤单地立在昏黄的灯光下,我才恍然大悟,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机。

“小美,我在老家呢!”

“哦,那没事了!”

“我……”

嘟……

“X!”我一脚就揣在父亲的汽车上,破旧的汽车忽然亮起黄色的灯光,发出让人烦躁的警报声。“咔嚓”,打火机发出了一点点光,点燃嘴里的烟。

吞咽,然后吐出,吐出来不但有烟雾,还有我的大喊声,“X,X,X……”

汽车的警报戛然而止,我的脏话却惊动了楼上的父母。

“怎么儿子?”

我一回头,就看到了母亲,她还带着围裙,脸上皱纹之间,布满了担忧。

“没事,妈,损失了一个客户。”我过去一把搂住母亲的肩膀掩饰着自己的谎言。

上楼,开门,坐在餐桌旁,我最爱吃得红烧肉发着诱人的光亮,夹起一大块,丢进嘴里,肥而不腻——妈妈的味道。

“老爸,整点?”

“兔崽子!”老爸站起来,去了厨房,他去拿酒了……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起了床,在理发店把头发修了又修,终于在理发师不耐烦的笑容里,我点了点头。黑西服、白衬衫、锃亮的皮鞋,我在镜子前握着一下拳头,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就出门去了。

大饭店,人声嘈杂着,而我坐在这个包间,只要关上门,就会非常安静。对面是一对夫妇,旁边还坐着一个女孩,我只能看到她的发型,是我最喜欢的短发,我很想知道她的模样,奈何她的头始终是低着的。

“看看,还需要加什么菜吗?”中年男人递给了我菜单。我接了过来,“够了,叔叔,这些够了!”我忍着紧张,尽量让自己自然一些。然后中年女人就开始了“地毯式”的盘问,而中年男人只是不停地给我夹菜,看着碗里满满的菜,我只是象征性地吃了几口,不是我太紧张,而是这些菜太辣,我吃不习惯。

在女人盘问我的同时,我不止一次地偷着看过和我相亲的女孩,可她始终低着头,这让我有点不乐意了。尽管昨天我看了她的照片,但是她现在就坐在我的眼前,我的意愿是更想看看真人的。

女人盘问终于结束了,我的额头上似乎有了些许的汗,不知道是紧张,还是菜太辣。

“不错,小伙子,年轻有为!”这是中年男人在夸奖我,“现在,叔叔问你几个问题,你不要不高兴?”

“叔,你说?”

“你能在二环买起房子吗?”

我嘴里含着一块肉,忽然变得特别辣,勉强吞了进去后,我才摇了摇头,面前中年的男人还是在微笑着,“那你现在的车是什么价位的?”

我喝了一大口水,才把嘴里的辣味稀释了,“40多万的……”。

我承认,我又吹牛了,因为我的车只有7万块,而且现在贷款都没还清。

“哦……”那男人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又给我夹了一块让我辣到冒汗喝水的肉,“这样,小伙子,不瞒你说我和你阿姨就这一个丫头,所以她的婚姻大事,我们比较谨慎。”

我刚想接话,男人又说了,“你各方面条件都不错,放心,房我可买,车我也可以送给你们,只不过第一个孩子要姓我们家的姓,这个理由你能接受吗?”

我看着面前这个依旧很慈祥的男人,但是他的话却趾高气扬,趾高气扬到伤害了我的自尊心,“对不起,叔叔,我不能接受!”我一字一顿。

我拉开包间的门,“服务员,加一份西红柿鸡蛋,还要一份米饭……”不一会饭菜就上来了,我若无人一样,开始“风卷残云”,中间我还礼貌地给中年夫妇,还有低着头的女孩夹菜。

吃饱,喝足,起身,道别,出包厢,结账……

当我走出饭店的时候,看着热闹的大街,心低又翻腾出好多脏话来。到了家,我轻描淡写地说了一下情况,父母自然是一阵儿无可奈何。

当我刚下返程的飞机,手机震动了起来,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您好!”

“你好,我是上次和你相亲的女孩……”

哈哈,天下的事儿,竟然如此可笑,可笑到让我猝不及防,就像我追了9年小美从未放弃,可她从来没爱我一样;就像只见过我一次面的女孩,竟然对我一见钟情一样。未来的日子,我被死缠烂打了,就像我死缠烂打追小美一样。自尊心告诉我,不可以“倒插门”;对小美不离不弃的心告诉我,要继续坚持。

小美依旧对我不冷不热,相亲女孩依旧死缠烂打着……

我和时间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时间让我学会了妥协,而我让和我相亲的女孩,从少女变成了女人。

这天,我正在和相亲的女孩在床上折腾着,突然电话响了,本来我正入佳境,可是瞥一眼手机,那代表男性的第一器官瞬间就软了,顾不得身下美人的幽怨,我拿起手机光着屁股走进了卫生间。

“喂,小美,怎么了?”

“做我男朋友好不好啊……”

我激动地哭了,但是我透过门缝看到一个大眼睛、短头发的女人,趴在床上。

“不好!”

“为什么啊?”

“过几天我会给你,我结婚的请帖……”

嘟……

电话又挂断了,我又硬了起来。

床在震动,我和女人在喘息,突然女人勉强说了一句话,“我,我们生个孩子吧!”

我心里一惊,体液就喷薄而出了,不知道这次意外能不能怀孕,但是我并不怕,因为我姓张,身下的女人也姓张。

婚礼那天,我又看到了小美,她身边挽着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衣着光鲜着。我的心里还是有些酸酸的感觉。

这场婚礼很隆重,但是我没有归属感,像极一个演员。大家都认为我娶老婆了,我却觉得我嫁人了。

我嫁给了现实,而现在在我怀里撒娇的新娘,她嫁给了我,可我是她的爱情吗?

我把舌头伸进她的口腔里,眯着眼睛看着远处的小美,那才是我的爱情啊!可是她身边的男人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

闭上眼睛,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我的舌头和另外一条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未来的性》这本书里,英国科学家罗宾·贝克对未来人类的性活动、产生后代的方式以及家居模式作了展望。在他的...
    枫橋阅读 716评论 1 12
  • 1.首先你需要准备好IPA 包 ,这里不赘述了,相信大家都可以. 上传IPA包到你的服务器或者是第三方的服务器,记...
    民哥阅读 2,807评论 2 3
  • 向来只有新人笑 有谁听得旧人哭 你若夏水 我若冬雪 即使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 可叹天意 分割冬夏 你流不到我身...
    木子金山阅读 54评论 2 0
  • 感觉很久没有写东西了,记忆的碎片模模糊糊,上次的时间点还停留在半年前的某一天。也确实,时间让人习惯很多事情,也让许...
    那刀丶阅读 254评论 1 1
  • 文/amy 在系统测试中,对于具体的测试类型有: (1)功能测试 功能测试是对软件需求规格说明书中的功能需求逐项进...
    太阳当空照我要上学校阅读 4,802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