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无双:我抓不住这世间的美好,只能装作万事顺遂的模样

有人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其实这还不是最遥远的距离,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要和我义结金兰。

程灵素感受过这种遥远,陆无双、程英也感受过。在心爱的人面前,无论他们多么的近在咫尺,却仍旧像是远隔天涯般,难以靠近。

认哥哥,认妹妹,若不是心里有爱,谁愿意挨这种辛酸呢。

一见杨过误终身,在那些误终身的女子里,有可爱敏锐的郭襄,多情委婉的公孙绿萼,彬彬有礼的程英,还有坦坦荡荡,毫不做作的陆无双。

陆无双她不及绿萼痴情、程英淡雅,也不似小龙女痴情,或许她的性格有着种种不好,但她却是最真实,最贴近每个普通女子的。你可以说陆无双暴躁,说她蛮横,说她任性,甚至说她残忍。因为不完美,最觉得亲切。

陆无双是相当平凡的,论容貌,她不如程英,也没有程英的那般多才多艺,论气质,可能是跟着李莫愁,书读得比较少,也没有如程英那般兰心蕙质。若是与小龙女比起来,更是天差地远。她没有一丝一毫的优势,她只有一个坏脾气,动不动就是扇耳光,喷人。

本来她也可以当一个大家闺秀的,可是因为李莫愁,原本那些属于她的美好,早早的被剥夺了。

她暴躁,只因她自幼忍气吞声与自己的仇人委曲求全十多年,讨得一线生机。她生来就是个懂得看人脸色的人,因为她寄人篱下无人依靠,陆家庄也好,李莫愁门下也罢,她注定一直活得比人卑微。但她绝不甘心于此,她心中的仇恨,从未被抹去,她一直表现得很好,不露声色。她努力掩饰着,从她那豪爽的笑容里散落的忧伤。

直到遇见杨过,那个和她同样苦命的“傻蛋”,她发觉,她的生命里突然有了倚靠。

那会儿杨过隔岸观火看她打架,又在恰当时候挺身而出,帮她赶在强敌,帮她接骨。一见面就叫人“媳妇儿”,一副死乞白赖的样子,叫人又气又恨。

可是,如果你也曾经喜欢过一个不喜欢你的人啊,你当知道被叫媳妇儿会有多幸福。

陆无双无可奈何,她是被这种调戏冲昏过的,撩拨得心弦微荡。有人说,杨过很渣,处处留情,挑动女子芳心后再表示毫无可能。我们且不论年少的杨过言行是不是真有不妥,且不论后期戴上了面具是不是更加神秘而具有魅力。就看看郭襄十六岁那年那场盛大的热闹吧,即使这热闹之后留给她的是一生冷清,但即便是在漫长孤寂的一生里,若是想起那一年的绚烂烟花,她也是依然无比欢欣的吧,也会想起那一年那个雀跃明媚的少女正是自己。

他们一起行走江湖,起初她以为他蠢笨无知,唤他傻蛋,他也因着找不到姑姑,而喜欢陆无双发怒的神情一路缠着她,故意装傻叫她媳妇儿。那时候陆无双只觉得他讨厌,还想要杀死这个傻蛋,后来这个傻蛋一路护她助她,不知不觉之间,已是情根深种。

媳妇儿,这个玩笑的称呼,是陆无双一生里,关于他的不多的热闹了。虽然她自己性格大方,可以为了杨过将郭芙讥刺得哭笑不得,但是在他想要和自己结拜的那一刻,依然低头眼中含泪,口中却依然说着:"咱两人有这么一位大哥,真是求之不得"。

杨过和她结拜,她没有赵敏的底气,也不会动偏要勉强的心思。毕竟,他拥有幸福,她是由衷欢喜的。她也有敏锐的直觉,害怕从此一别成永远,程英的白云聚散理论其实不足以安慰她们一天天孤寂的夜晚和落寞的白天。

后来的她,和程英一起作伴,她们会一起聊到他吧,聊起她们年轻的时候,曾经有这样一位少年英雄,猝不及防地闯入生命里,从此再未离开。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要和我义结金兰。陆无双和程灵素一样,同样是被动地和心仪的人结拜了。

也许这样也好吧,从此江湖之中,我有了一个可以与你继续坦然说笑,继续关心你的身份。然而人世间不会有小说或童话故事那样的结局:“从此,他们永远快快活活地一起过日子。”

我抓不住这世间的美好,只能装作万事顺遂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