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婚姻

全文约为2000字  |  建议阅读时间5分钟


01我愿意

到了我这个年纪,参加大大小小的婚礼已经不计其数。每当司仪背出那一段“无论富贵与贫穷……”的台词时,新郎新娘都会认真而大声地说出那三个字“我愿意”!

声音响彻整个礼堂,只因看官们大多会莫名地认为脸色正、声音大就代表了郑重其事。

我们经常被告诫:成熟的人不随意许诺。但在这样的时刻,在几百号来宾的注目礼之下,我们似乎又别无选择,如果谁要是实话实说:我不知道……可能婚礼就没法进行下去了。

事实上,我们的确是不知道,此时的你如此美丽动人,温柔贤淑,我怎么知道婚后会因为屁大点儿事而跪键盘啊,所以“我愿意”只能代表我此刻愿意,婚后的事儿说太早那都是扯淡。

因此在一个没有谎言就没有文明的世界里,我们不该教导孩子不能说谎,因为他最终还是会说谎,我们该教他们的是什么时候该说谎,什么时候不该说谎

其实,当我们教导他们的时候,通常要求的也仅仅是他们不对我们说谎。但这样的理由太猥琐,又太说不出口,于是我们只能要求他们不对所有人说谎,这就看上去冠冕堂皇得多。

02婚姻是一种特殊契约

承诺是一种口头契约,但由于没有约束力,因此我们经常会轻许承诺。承诺了却做不到,但,那又如何呢?

就像我们在婚礼上大声喊出的“我愿意”一样,这不是基于理性思考的结论,而是一种仪式,也许此刻你是真心的,也许你是违心的,但这句话除了告诉看客们该鼓掌了以外,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婚姻就不一样了,婚姻是一种有约束力的契约。它将两个人的很多东西捆绑在了一起,因此,按下手印的双方就没法为所欲为了。

不过,这契约有些特殊,有起始日期,却没有终止日期,就算强行申请终止,又可能面临很大损失。而人这种东西是最善于伪装和变化的,前一秒认识的你都可能并非是后一秒的你,所以明明跟我按手印的是高配版的范冰冰,一起生活的却可能是低配版的包租婆。

因此正如大多数的契约都有期限一样,婚姻也该有个契约年限,毕竟若是有期徒刑,总归还是能熬出头的。

终身制婚姻有什么问题?

它违反了婚姻里的一个重要原则——自愿婚姻的自愿不该只是按手印时的自愿,而是应贯穿婚姻的整个过程。我今天愿意,我明天愿意,我后天还愿意。它不该是孤注一掷的赌博,也不该是按期交割的期货,而是一项你情我愿的合作。

白头到老很值得羡慕么?如果拿链条绑着你和你厌恶的人,你们也能白头到老,不过,幸福吗?

03缺乏危机感

我们经常说,婚姻使我们褪去了激情。其实是我们失去了维护的动力

当另一半每日蓬头垢面,放个响屁也不再避讳的时候,有些美好的东西正在心底消失,这都是由于婚姻的终身制,让我们缺乏危机感所致。

缺乏危机感以后会出现什么问题呢?

最大的问题就是敢“素颜”了。

不管你承不承认,每个人在一段男女关系被“敲死”之前,或多或少都有些精心的伪装,这种伪装也是一种自我包装,是销售自己的必需品,以便把自己卖出好价钱。

按上手印以后,意识到对方马上“改换门庭”是一件相对不太可能的事后,就会开始“卸妆”,毕竟天天上妆也累。这里的卸妆不是指脸,而是你的各项伪装。

要是按手印前你就是素颜状态,那倒也罢了,但多数人都是能卖10000就绝不卖5000的,于是,卸妆后基本都是见光死,交易双方互相嫌弃,生不如死,接着就容易开启“破罐子破摔”的恶性循环模式。

不是说爱我就该包容我的一切吗?

是啊,可是“爱”这个东西在哪呢?首先它得从一个具体的事物中衍生出来,它不是凭空就能产生的,比如有人欣赏才华,有人喜欢美貌,有人就爱看你蠢蠢的样子,那都没问题,但前提它得有个东西。

如果人家看上的就是你蠢蠢的样子,为了能多看几眼那个样子,包容了你所有的缺点,但你现在不蠢了,别的又都是“负面吸引力”,那“爱”还会存在吗,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所以一段美满的婚姻,光靠“随兴所至”肯定是不行的,得用心经营。而要有动力用心经营,还得对婚姻有一份敬畏。

04有起止日期的契约制婚姻

有正常起止日期的契约制婚姻,看似是对责任的要求更低了,会加速不忠诚行为的产生,其实却不然,它会大大提升契约内的婚姻质量。

契约的时光短暂,我们会对时间的流逝更有感觉,而非终生绑定后的麻木不仁。为了让对方能跟自己持续续约,我们会更加用心经营,而这个用心经营的过程,就是提升婚姻质量的过程,正是婚姻质量的提升让我们感受到同对方相处的愉悦,从而促进了续约行为,这就是个正循环的自我加强系统了。

那对于那些一上来就把自己卸了个干净,摆明车马就想破坏和谐稳定的人呢?

这不就更好了嘛,省得还在离与不离之间徘徊和犹豫。

很多人说,婚姻之所以是个长期合作的过程,是因为婚姻有个重要的责任,那就是养育下一代

不过在我看来,如果连自己这一代都搞不定的话,搞定下一代的意义又何在?这不是个必不必要的问题,而是个先后顺序的问题。

因此,当你真的看到婚姻的内核,你会反问自己,我为什么要结婚?我结婚的第一原因竟然是因为我想养育个下一代?我在对自己负责之前先要对全人类的种族存续负责?

世上没有这样的逻辑。

我想结婚,仅仅是因为我认为结婚会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好,同理,我想生孩子,仅仅是因为我认为有孩子会让我更快乐,而不是什么肩负着全人类兴亡的狗屁责任。

婚姻是一场自愿的合作,而看得到契约的终点,并非提供逃避婚姻责任的借口,却恰恰是珍惜每分每秒的理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