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案例

字数 6113阅读 449

炒币挣套房

一年间,一枚比特币从13美元飙涨到900美元左右,涨幅7000%

比特币的概念最早始于2008年,这是一种由开源P2P软件通过特定算法产生的电子货币,表现为一串数字代码。现在,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特定的算法软件生产比特币,生产过程在业内被称为“挖矿”。

“比特币是去中心化的、全世界流通的网络货币,可在任意一台接入互联网的电脑上管理。任何国家的任何人都能挖掘、购买、卖出比特币。”徐明星说。在现实世界,各国央行可随时开动“印钞机”制造货币,而比特币通过特定算法系统计算产生,加之其P2P的去中心化特点,任何机构或个人都无法大规模制造比特币,以人为操控币值。

2009年至今,比特币是新型货币还是虚拟泡沫,业界争议不断。有人计算,这种类似国内Q币的虚拟货币在2140年之前,总量将被永久限定为2100万个。“挖矿的难度与比特币存量是成正比的。挖矿对电脑计算能力的要求越来越高,很多大型配置的计算机运行很长时间都一无所获。”徐明星说。产量固定,比特币的稀缺性推升其价值在过去4年暴涨,不少人出于投机心态炒作比特币。

2012年才进入比特币领域的徐明星算属于后来者,饶是如此,依然没有妨碍他在炒币过程中获利丰厚。“比特币的概念太完美了,去中心化的货币,全球总量有限,如果我拥有了10%甚至20%,对应现实货币,岂不是牛过比尔.盖茨?当时的币值不高,我一看就买了。”

徐明星第一次买入大量比特币时,比特币的价格不到20美元。“第一次买了几百个,后来陆陆续续增持。现在后悔了,应该再多买一点。”到今年9月,一枚比特币可以兑换900美元左右,一年前则只能兑换13美元,涨幅接近7000%。如今,徐明星手上持有价值将近500万人民币的比特币,足够在北京市区买套房了。从2012年到现在不到一年时间,他总共投入的资本不过10万人民币左右。

“最开始纯粹是玩的角度,花几万块钱去尝试下,后来发现其价格时涨时跌,就找准时点,低买高卖,最后共囤积了上千个。”徐明星炒币的评判标准非常简单,在投入初始资金后,衡量投资收益率的唯一指标就只有比特币数量,比如,比特币本来有200个,高抛低吸变成250个,即便同期币值从260美金跌到80美金,也认为自己是挣了。“用这种概念去炒币,其实赚币是件容易的事情。”

事实上,2009年至今,国内比特币玩家主流群体集中在技术派或者极客圈,原因在于其概念建立在数学基础上,具备数学、IT背景的人更容易接触和上手。

“黑天鹅式”创业

“比特币就是一个社会化实验,我愿意冒这个险。”

2005年,徐明星在中国人民大学物理专业本科毕业,随后读硕士途中退学,“不想把时间花在实验室里‘扫雷’,想尽快工作赚钱”,随后加入了曾实习的雅虎中国,负责搜索技术。两年后,徐明星结识了豆丁网的创始人林耀成,当时国内没有在线文库的形式,百度没有推出百度文库,两人决定一起尝试在线文库的创业。“豆丁网从零起步,很快年入数千万,一度流量高达500万,在中文网站排在30名到50名左右。”徐明星说。

“在豆丁网创业,非常辛苦。很多人说,互联网高科技、高壁垒,其实门槛低得很,投资个几十万就可以,甚至花几万块钱买些源代码就能做,”徐明星感叹,“不过,能做成事、活下来就不容易,行业一大特征是赢者通吃,一将成名万骨枯。一有创新想法,巨头马上想办法跟进,豆丁网一增长,巨头们就通过各种优势打压。”

2012年,作为CTO,徐明星决定从豆丁网退出自己创业。“在豆丁待了五六年,之前跟着别人干,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就快到30岁了,总觉得人应该做些自己想做的事。”徐明星说,基于自己多年积累的技术和互联网经验,希望做些更新鲜的事情,比特币,恰可以利用自己的知识和能力。

慢慢研究比特币的生态后,徐明星已经不再从投机或者游戏的角度来思考。“我认为比特币是全人类的民主货币,称之为完美货币。”在他看来,即便在金本位制时代,货币的价值与很多历史因素相关,币值不稳定,而比特币的发行由数学决定的,不为人所控制,比较可靠,是理想的货币发行方式,“现在拥有1%,之后永远占有其1%,比黄金白银还靠谱,而且其与主权国家的货币不冲突,支付、银行、基金等相应的商业模式都在构建,越早进入,商业前景越大。”于是,他决定将创业方向集中在比特币的领域。

现在,比特币在全球越来越火,各种形式创业公司层出不穷,很多人将相关公司比作“黑天鹅式”的创业公司。各界的看法两极分化严重,既有十分看好的,认为自己在下注一个愈发多极化的未来——全球政治和经济不稳定性和混乱日益加剧,不需要独立国家支持的货币将是抢手货;也有彻底唱衰的,认定这不过是一场旁氏骗局。大多数政府和在位巨头企业则态度消极,不支持甚至持完全敌视的态度。现阶段比特币行业充满风险,既缺乏法律依据和监管体系,更没有明晰的商业模式和用途。

“我愿意冒这个险,比特币就是一个社会化试验,即使失败了,好歹也是对试验做了些贡献。”徐明星说。即便如此,他不认同比特币会取代主权货币的激进说法,“100年内都不可能的”。

运营“民主货币”

okcoin.com从交易平台起步,逐步延展到比特币的各种应用。

麦刚和他的创业工场是支持徐明星这场“社会化试验”的幕后推手。

麦刚2009年底就开始关注比特币,“不受任何政府和人力的控制,这是真正的民主货币”。作为豆丁网早期的投资人之一,麦刚和徐明星已相识超过5年,当徐有意进军比特币领域时,麦刚就决定成为其投资人。

麦刚和他的合伙人——美国DFJ创始人的Tim Draper共同作为徐明星的天使投资人,投资了500万人民币。Tim Draper是美国著名的投资人,早期投过hotmail、百度,新近出名投资案例包括Tesla、Sola City等等。“Tim Draper在美国投资了很多比特币相关的公司,甚至专门设立了一个投资比特币的基金,他们比我更懂比特币,谈判很顺利。”徐明星说,他自己投资了大概100万人民币。

今年5月,okcoin.com正式上线,麦刚和徐明星的创业心态并不着急,现阶段只从交易平台起步,从事比特币的汇兑,迎合投资和投机的人,大量的人在买币、炒币,交易平台可以收取现成的手续费。“我们现在都没有规划投资回报,就想先从容易的环节开始,先把事情做起来。”麦刚说,“但是长期看,在整个比特币的生态中,我们准备涉足比特币的各种应用,使之进入大众化,这会更有意义、也更有前途。”

目前,okcoin.com的注册用户十万人,每天的交易额在500万-1000万人民币。上线之初,徐明星找了比特币交易圈内的朋友帮助提升网站流量和交易量做起来,慢慢地,凭借口碑传播,网站有了不少的自然流量。根据自己曾经炒币的经验,徐明星围绕三大环节提升体验:充值后的到帐速记、交易的流动性、交易平台的提现速度。“我们投了大量的资源和人在相关的技术,目前基本是国内最快的。”徐明星说。现在okcoin.com的团队一共有16人,其中三分之一负责平台技术。

在股票市场里,用户交易默认的手续费是千分之三,由于行业内竞争激烈,大家都不收费,okcoin的交易平台只能暂时交易手续费全免,徐明星不得不寻求其他的盈利方式,比如VIP会员服务费、比特币的信用保证贷款等等。除此之外,还收取部分提现手续费,“因为必须通过银行”。目前,网站月收入20万元左右,大体盈亏平衡。

圈内暗战

“攻防双方都是按小时付钱,就看谁扛得住。”

真正让徐明星不安的,是时下比特币圈内的各种乱象。

由于没有任何监管措施和法律保护,大量比特币交易平台在交易安全性上存在严重漏洞。在国内,已多次出现交易网站被黑和用户数据泄露而导致比特币被盗的案例。“现有的制度环境下,买卖比特币没有监管,比特币丢失了无从找回,即便报警,警察也无能为力,没办法处理。”徐明星说。遭遇类似情况,交易平台只能自认倒霉,赔偿用户被盗的损失。

“比特币只是一串代码,基于其特定的生产方式,非常容易遭受黑客攻击,甚至交易平台也会遭到攻击,出现服务器宕机、页面无法登录的现象。”麦刚解释说。

除了“免手续费”的恶性竞争外,比特币交易平台间存在大量的相互攻击,包括口水战和技术攻击。“我们曾经在很多天,连续遭到30多G的攻击,”徐明星说,“应对的办法其实就是一个互相拼钱的做法,对方花10个G流量攻击我,我就买10个G的带宽来抵御,如果用30个G攻击,我们买30个G抵御,就是这么简单。攻防双方都是按小时付钱,就看谁扛得住。对我来讲,这样的事情没有选择,只能砸钱死命扛住。”

更严重的是,现实中的各种金融创新工具,正潜入到脆弱的比特币交易体系,产生巨大风险。“比特币领域没有法律监管,许多人将股市中的投机工具引进到交易,比如,期货交易,表面上可以玩起来,但造成价格起伏波动过大。”徐明星感叹说。由于比特币本身的体量与流动性远没有股市大,其实很多比特币期货的持有者有能力操纵现货的价格,比如快到交割时间的时候,大户操纵现货价格牟利,很多玩家不明就里,往往赔得非常厉害。“现阶段,大量的金融工具进入比特币领域,带来较大风险。”徐明星说。

同时,徐明星透露,由于行业野蛮竞争,很多交易平台本身赚不到钱,就通过其他的手段暗度陈仓,比如利用比特币进行变相的集资。“各色人等,甚至传销的人,都在杀进来,设计的规则都很聪明,要看好久才能看明白。”

不过,乱象没有打击到徐明星的热情,“行业处于早期,往往野蛮生长是必要的,如果没有经历混乱,就根本等不到规则长出来的时候”。

比特币疯了今年以来涨约40倍

如今,比特币俨然成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互联网虚拟货币,价格就像搭了火箭一样。

从11月7日到10日,比特币的价格从267美元上涨到340美元。到了17日,比特币的价格就一路疯涨至近500美元,今年以来其交易价格上涨了约40倍。从个人投资者到企业,人人都想知道比特币未来将演变成什么,如何从中分一杯羹。

国内比特币

金融产品初现端倪

目前,一般人想进入比特币行业往往有两种方式,一种是通过买卖交易等兑换方式,一种是购买专业的机器设备“挖矿”。无论是买卖交易还是“挖矿”,围绕比特币的一条全球产业链正在形成,成为新的掘金场地。

从11月7日到10日,生产比特币挖矿机的KnCMiner公司联合创始人科尔、艾兰索那和坎内梅尔就赚了300万美元。在这4天时间里,比特币价格突飞猛涨,该公司的上千台比特币挖矿机很快销售一空,而每台售价高达7000美元。有市场人士表示,一个芯片的利润达几十倍,“挖矿机”生意将是一个源源不绝的市场。

不过,通过买卖交易方式“炒”比特币还是国内投资者的首选方式。目前,比特币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一大交易平台。火币网、比特币之家等众多比特币网站应运而生。昨日,火币网显示的比特币人民币交易价格最高曾接近3000元。而在上周一,比特币人民币交易价格也只是在2200元左右,一周涨幅达到30%。而在本月初,比特币人民币交易价格只有1200元。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网站每天的交易量基本都上亿元。

记者还发现,火币网提出国内首创的“杠杆做空机制”,并已开设融资融币、大宗交易撮合等金融业务,即将上线比特币抵押贷款功能,基于比特币的金融产品已初现端倪。该网站规定,用户借款或借币的额度为个人净资产的2倍,个人净资产的计算按照当时比特币币值折合为人民币计算。在融资融币业务中,火币网以单利方式对融资或融币进行计息,利息标准为日息0.1%~0.2%(借贷利率根据用户的等级确定)。除此以外,比特币也获得了上市公司的垂青。A股上市公司三五互联此前同中金在线签署《合作意向书》,联合开发比特币相关广告、比特币挖矿机、比特币交易平台、比特币支付中介等业务。

暴跌暴涨是常态

“炒比特币玩的不只是心跳,是心惊肉跳!”比特币玩家陈先生感叹道。

“我在某一天的凌晨买了32000元的比特币,下午卖掉就赚了1600块钱。”陈先生笑道,“但炒比特币一定要沉得住气,有时一天上下波动差价最高达到六七百元,暴跌暴涨是常态。”

“其实,炒比特币跟炒股票差不多,过程并不复杂。”陈先生表示。记者发现,在相关的比特币交易网站注册后,充值人民币至网站账户就可以开始购买比特币,所购买的比特币存放在网站交易平台。若成功卖出,也可从账户中提取人民币到自己的支付宝或银行账户。迫于竞争压力,国内主要比特币交易平台都陆续取消了交易手续费。

“最近各种诈骗、卷款跑路的负面消息不断传来,之前总部设在香港的比特币交易和投资平台GBL出现跑路现象,你不担心这种情况发生吗?”记者问道。“炒比特币的确风险很大,账户里的钱基本上不敢存放在上面太久时间,但比特币还是可以当成投资品或者说投机品来炒。”陈先生说。

管还是不管

比特币的产生,究竟是一场伟大的互联网金融试验,还是一个由极客主导的庞氏骗局?比特币的追随者认为,比特币应是自由的完美货币,不需要监管体系的介入,但监管层则认为比特币也将遵循经济规律,也会存在风险,应该监管。而在近期火爆的比特币也开始引起监管者的重视。

近日,纽约州金融服务部宣布,他们将举行一场比特币的公开听证会。纽约金融服务部官员罗斯基打算通过颁发交易牌照来对比特币进行监管,这种全新的交易牌照将要求比特币消费者签订保护服务和反洗钱协议。罗斯基认为,虚拟货币的交易应该纳入到正规机构监管,从长期来看,将虚拟货币产业纳入监管符合消费者的利益,而且有助于防止犯罪活动,维护社会安全。此外,美国财政部也正密切关注虚拟货币的发展,以及它们的非法和合法使用。

有业内人士表示,每当监管当局采取行动,比特币价格就会剧烈波动,未来保值等方面均存在风险。比特币这个新生事物存在的信息不对称问题,有可能会在未来被不法分子利用,成为一种新的行骗手段,这对于监管部门而言,是不得不防的事情。

比特币被称为虚拟货币之王,其涨幅惊人:2009年诞生之初1美元(约合人民币7元)可兑换1300个比特币,目前1枚比特币价格为2700美元左右,8年暴涨300万倍。如果2009年你花700元人民币买1300个比特币,一直持有到现在,按市价2万元人民币卖出,理论上来说,可得26亿人民币。

  财经评论人士严跃进对华商报记者分析,从5月31日起,国内交易平台火币网、OKCoin币行和比特币中国先后发布公告,恢复比特币提现服务。其后,比特币大涨逾25%。比特币交易平台OKCoin币行一位专家对华商报记者分析,价格猛涨是因为全球市场避险情绪回归,美元下跌,抛售情绪加剧,进而刺激比特币大涨。

  6月16日,央行表态比特币是虚拟商品而非金融产品,并提醒风险。

  玩家挖矿持币赚美了

  当年矿机几乎成老古董

  华商报记者多方打听了解到,陕西的比特币玩家分散各地,辗转联系上一位活跃玩家王天勇。在西安市东郊万寿路附近一处老小区,聊起参与比特币的经历他笑着说:“纯玩呢,没想着能发家赚钱。”

  王先生的比特币基本来自挖矿,“屋里还有个矿机呢,”他说着,翻箱倒柜找到一台矿机。华商报记者两手搬着这台矿机感觉挺重,看上去跟电脑主机箱类似,找到工具卸下螺丝钉、打开后盖看到,上面标注着字母和数字,里头是各种线圈和芯片。他说当时就用这个挖矿,连通电源之后发出很大的响声,跟吸尘器声音差不多,接入之后根据算法开始挖矿,最开始“产量”还行,后来量越来越小,忙本职工作就把这事放下了。“这个矿机基本是个老古董,说不定啥时候博物馆还找我收藏呢,”他笑着说。行情好时赚了不少钱,后来看行情不好分批次卖出。

  目前,王先生手头还有一些比特币。打开电脑登录看到有3.6个币,按当天行情卖出相当于人民币现金6万多。他说不着急提现,反正就是玩。华商报记者注意到,他把这些币存在一个名为比特币银行的地方,还获得了一些以比特币计价的利息。

  西安还有不少玩家隐藏民间。比特币飞涨将成就更多百万富翁,这批玩家在低价时买入,涨起来就一夜暴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