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喜欢挤痘痘

不仅喜欢挤自己的,还喜欢挤我的。

我快要被她气死了。

我说你要再这样,分手了哈。

睡觉睡觉挤,吃饭吃饭挤。

有时半夜要被她吓死,眼睛一打开,一张脸赫然出现在我眼前,整个人蹲在我脸庞,双手正掐着我鼻尖那颗脓包痘使劲。

要说怎么知道是脓包痘,也是拜她所赐,不然我怎么那么了解各种痘的学名,什么丘疹痘啊,闭合痘啊,脓包痘啊。

整天在我耳畔给我科普,说你这不行啊,得把脓去掉,才好的快,来,我给你挤开,不怕哈,这方面我有经验,下手温柔点。

我说你走开!!!

真的,要被她逼疯了。

要我说,我是被她疼醒的。有一次,我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挤的一脸血,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被人揍了呢,一脸血,造孽啊!

我跟女朋友说,放过我吧。痘痘的事,忍一忍就过去了,等它里面那个白籽成熟,自然就脱落了,你就别管了。

不行!女朋友咬牙切齿,说,就是因为你放任不管,痘痘才越长越多,你看看,前几天还在额头,现在都长到鼻头来了。这是长痘痘志气,灭自己威风!

听我的,我的就是这样挤过来的,你看看我,现在不没有了?(左脸甩完,再甩右脸给我看)跟你说哈,痘痘啊,就应该扼杀在源头,斩草除根,白脓挤出来,过几天它就自己干了。

我说不过她,只好坐在床头玩手机不去看她。

阿霖啊,你也该注重下颜值了,再这样满脸痘痘,怎么有女朋友啊。

我不是已经有你了嘛。我应道。

女朋友这才反应过来,哦是,可是有女朋友了,也要注意下面部管理呀,你这样,我怎么带出去,闺蜜会说我的,说我怎么交了这么丑的男朋友...(这句很小声)

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我就是想说,听我的,准没错,来,就剩下巴那颗了哈,挤完这颗今晚就收工!

拗她不过,怕女朋友真的生气,我躺下不动让她挤。

“诶,我说你怎么把我手压住了”,我忙抗议。女朋友把我双手用她一只脚跪住一边。整个人坐我肚子上。

“我是怕你乱动!我要来了哈,别动哦。这挤痘痘,就讲究个快准狠,你一动,偏了,到时大出血,我可不管哈。”女朋友从身后猛的伸出双手,作掐脖子状,慢慢朝我下巴那颗又大又脓的包包发起猛攻。

这颗痘痘在我下巴潜伏已久,长达半个月有余,时而隐忍,时而爆发,我也拿它没办法。

在我以为它快要好之际,它却越发猛长,又红又脓。奇怪的是,每当女朋友茶余饭后盯上我这颗痘老大时,它却好像见到鬼似的,立马隐退。

我有瞬间以为是我自己身体战胜这颗痘痘了。或者我近几天板蓝根喝多了,身体没那么火气,痘痘自然就少了。

痘老大欺骗了我。

最终还得女朋友出手!

女朋友一只手拇指尖掐住痘痘一边,慢慢由边缘往痘痘内部中心靠,大有农村包围城市的压迫感。

“准备好了噢?”女朋友竟然也紧张起来。一紧张,双腿把我腹部夹紧,搞得我也紧张起来,我跟她那个时也没现在这么紧张,虽然平时也习惯了都是她上我下,但此刻不一样,现在是战争模式,是我跟女朋友与痘老大之间的战争,而且一触即发,女朋友紧张无可厚非。

“我要挤了噢~”女朋友为了便于随时观察痘痘变化,脸贴下来,密切到就差跟我吻上,这也不怪她,平时就近视600度。所以我俩那个时,都要戴上眼镜,不然接吻老吻偏。我500度还好。但为了安全起见,一般也戴上眼镜。

女朋友做事也认真。我们刚认识时,她总是亲自做饭给我吃。那会儿我胃不舒服,一下班,女朋友就赶去市场给我买淮山玉米萝卜排骨,回来给我煲汤。她说排骨汤养胃。

淮山萝卜切成长丝,每丝直径长度厘毫不差,有一次我在客厅看厨房她低着头很认真给我切丝,我说随便做做就好了。

她马上训了我一顿,“做什么事都要认真,马虎不得!”

一下子勾起我古远回忆。

女朋友一点都没变,高中她就很认真,那会儿我胆子小,一直不敢主动过去跟她讲话。加上那会儿她是我们班长。

我好几次看到几个坐后面喜欢吵闹的男生被她骂,说真的,她比班主任还让人害怕,不怒自威那种。她那会儿也挺高,高一就已经165,后面大学听她讲又长高了三厘米。我很惊讶,说,你大一不是18岁了嘛,怎么还长身体,女生一般长到16就不会再高了呀。

“那是你。哈哈哈。”笑完我,她跑去坐海盗船。

那是我们第一次出来玩。

说起来也阴差阳错。本来我去找高中同桌玩,没想我同桌泡了她同桌。所以那天我们四个人约在欢乐谷玩。

那是我自高中毕业后,第一次见她。

那年,我们大一。

168的她,已经差不多跟我一样高。所以她老拿这点欺负我,说我怎么高一后一点都没长高。我一天都很不开心。

直到晚上去唱ktv,她主动凑过来,说要跟我合唱周杰伦的《珊瑚海》。

她听过我唱过一次,那是高二的一次派对上。我战战兢兢点了一首《珊瑚海》。同学们都在一旁玩斗地主PK喝酒,只有我默默角落唱歌。

当然,那会儿她也在跟班里男生斗地主。

没想她玩起来也很融合,一点不像她平时凶凶的样子。反而比男生还豪迈爽快。

我是第一次见她笑的那么开心,暖暖暗黄的K房,她的头发放下来,乌黑亮丽,温柔的垂在肩上,因为喝了不少酒,微醺红彤彤的脸颊,让人一见,心跳加速。

“嘿,看啥呢。”同桌拍了我一下。

我才反应过来,那一刻开始,我已经有点喜欢上了这个上课认真,玩起来却爽朗的女孩。

“嘿,唱的不错哦。”

那是她第一次主动跟我说话,虽然整晚我们只说了这句。

我刚张口想说谢谢。她拍了下我肩,就又坐过去跟班里男生划拳喝酒了。

我可以闻到她身上淡淡的发香。原来她头发放下来是那么好看。比起平时扎起头发的那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班长,我更喜欢这样的她,温柔大方,笑起来像一束阳光,打进我胆小拘谨的内心。

自那后,上课我总时不时忍不住转过去偷看她(因为高,她坐倒数第三排),可她一次都没回应我,让我恍惚ktv那次是做了个梦。

那晚,她只是随便过来夸了下我么,还是真的喜欢我唱的那首歌?

我陷入了单相思,期中考成绩一落千丈。

海鸟跟鱼相爱,真的只是一场意外么?

终于,大一命运之神给了我一次机会,欢乐谷后,我鼓起勇气,又约了她一次,然后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第五次,她带我去了她租在学校旁边的宿舍。

刚走进小巷,她突然牵起我的手跑上楼。她住五楼。

我们气喘吁吁坐在她一米五宽的床边,望着贴满周杰伦海报的墙,没说话。

突然,她转过头,凑过来,轻轻吻我脸颊一下,但没马上拿开嘴,而是抬眸看我,我低眸看她,我俩眼神对上,此刻她粉红的嘴唇还贴在我脸上。

那一刻,我好像又回到了高中那段时光。

我曾无数次幻想过的场景: 我能吻她一下。

此刻,她,我,就在一间屋子里。

不说话,互相看对方的眼睛。

她马上坐直身子,看,“这张是《珊瑚海》。”她指给我看一张墙上的海报。

“你什么时候买的呀。”我问她。

“高考后买的。”她说。

“哦。”

“还有那张,《七里香》。”她又指给我看另外一张。

但此刻,我看的是她。

“天要黑了。”她突然低着头看自己的指甲。

“嗯。”我转过脸,不敢再看她。在我心里,虽然刚刚她主动吻了我,但还是我班长。我脑子里还是偶尔浮现高中时期她跟班里几个玩闹男生正面刚的严肃脸。

可是我又忍不住就想多看她几眼。长发垂肩,脸颊微红有点点害羞的样子。

我如果现在凑过去吻她,会不会被她一巴掌打回来呢。可是,她又怎么会生我气呢。她刚刚不也吻了我。我这是礼尚往来,不可以么?

“嘿,想啥呢。”

“啊,疼疼疼。”刺痛感一下子把我拉回被挤痘痘的作案现场。

“恍惚啥呢。好了,你看,脓出来了。我那张纸给你擦擦哈。”女朋友从我肚子挪开屁股,跳下床,走出房间到客厅拿她专门买来擦脸的纸巾去了。

我望着天花板发呆。奇怪,我怎么又走神了。而且还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

现在我俩都早已大学毕业五年,高中的事,对我俩来说,都好像是很久远的回忆了。

很快,我们会结婚,会有自己的孩子,我们的孩子也会上学,谈恋爱,熬夜赶大学毕业论文,然后走出校园,进入社会找工作,结婚生子...

哎,人生怎么都一模一样啊。

有时我会想,人干嘛还要生出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孩子出来呢。

有时我看朋友圈晒孩子照片的高中女同学,孩子简直跟她们一个模子印出来,有什么意思呢,复制了一个自己来到这世上。

人类真无趣啊。为了延续自己的基因,又让孩子重走了一遍自己的路。

基因真强大,基因也真无趣。

要是能生出一个跟自己完全不一样的人出来,这个地球才丰富多彩。

“给,自己擦。”女朋友塞给我纸,走出了房间。

我脑子里一下子冒出曾经她笑容爽朗,对我像哥们像姐姐的样子。

可是,如今她变了,变的爱挤痘痘,特别挤我的。

吃饭吃着吃着,“别动。”

我以为脸上有饭粒。

话音刚落,一只爪手就伸过来,揪住我其中一颗痘痘,将其暗无声掐死。

搞得我很没面子。前面那桌情侣捂嘴窃笑。正不知怎么议论我俩。服务员上菜时,震住了。那表情好像看到俩只螳螂在饭桌上用钳子互挠!

不仅饭桌上,电影看一半,乌黑影院里中摸过来一只熟悉而有力的手指甲,犀利而强势,瞬间精准割开我太阳穴一只脓包痘,顿时流我一眼酸汁,模糊了我明媚的双眼,大屏幕上正好放映到路小雨见到叶湘伦吻了其他女生泪洒而去那一幕,可谓应景应时,我受够了!

嚯!我站起来,吼了我女朋友一声!跑出影院。

好几天她没理我。

直到有一晚,我出去药店买板蓝根。路过一家牛排店。

玻璃窗,望进去竟看到她跟另一男生吃饭。旁边还有几个女的,其中一个有见过,她闺蜜。

惹毛我的,男生竟然是我同桌,黄镇南。

可是,当看到他向上帅气的背头发型,挺立收腰的休闲西装,白脸白牙,伸出手给女生倒酒,手表成熟,谈笑风生,再看看落地窗映出来的我样子,满脸痘痘,皱巴巴T恤,绳绑式休闲裤,一双十五块的拖鞋,我一下子就退缩了。

“诶,啊霖!别走啊,快进来一起喝一杯。”镇南喊住了我。

女朋友也看出窗来,见到了我,脸上没有一丝欣喜,反而不想见到我似的,别过头继续跟她闺蜜有说有笑。

镇南跑出来把我拉进去。

“这位是?”一耳朵大吊坠女生问,样子甚是讶异,看我眼神像看乞丐。

女朋友似乎不想回答,镇南抢先,“噢,这我好哥们,好同学阿霖,也是...”镇南本来想说“也是丹丹男朋友”时,被我女朋友一个眼神止住。

旁边几个闺蜜似乎觉察出什么,互递眼神,嘴角抿笑。

“哈哈哈,先坐下先坐下”,镇南一把把我摁下,我能觉出他力气之大,早已超出我范围,没想这小子为了抢我女朋友,竟偷偷还去练什么鬼爪功,不然力气怎么突然这么大!

记得高中,他跟我扳手腕,屡屡可是输于我啊。

想不到啊,想不到,我不仅面貌输给了他,连一个男人的尊严也输给了他。

可能自尊心作祟,我身体自然反应,一个肩膀暗暗使力,一下子拐了镇南一个大嘴巴。他没来得及躲开,牙齿被我撞了一下,嘴角马上渗出血。

在场皆哑然。

特别女朋友,脸色一下子不好看。眼睛立马凶我。瞪着我。似乎在说“干嘛呢,蔡小霖!”

她一凶,就会叫人全名。

高中班长那会儿,就这样,那些男生都不敢回话。

怂了。

“今天我就说了!朱丹丹!我不怕你!我跟你说!”我一下子突然发神经,竟开口说了这些话。

没想她眼泪唰的流出来。

我一下子就慌了。

接着一拳头呼我脸上!

我撞倒了旁边一桌饭菜。

“啊!”那桌女生被我吓的一叫,忙站起来躲开。

“黄镇南!你他妈!”我扑过去。

可是被一脚踹回来。又撞到刚那一桌。

“别打了,别打了。”女朋友闺蜜都过来拉开我跟镇南。

慌乱人群中,只有女朋友,一声不吭站那,眼睛红红,咬着下嘴唇,眼睛盯着我,似乎在恨我不成熟,像个小孩,她想骂我,又不想理我。

我见到她紧紧攥着手,全身都在隐隐发抖,她肯定很气吧,气我老是惹她生气,气我连这点醋都吃,气我狼狈不堪,气我明知打架打不过镇南还跟他打。

“挖槽!”我爬起来,一脚踢过去,结果被镇南抱起大腿,镇南想给我来个后空翻,结果他没想到,我来个猴子抱大树,我勾住他脖子,这样他抱住我大腿也没用,推我不倒。反而被我勒住脖子咬住耳朵,疼的一直喊“放放放。”

正待我以为快胜利时,镇南伸出一只手挠了我脸一下,没想好死不死,正好碰到我鼻翼一颗千年老痘,痛的我立马放开他。

一摸,出血了。

一个不注意,镇南把我顺势放倒,我输了!

女朋友早已夺门而去,往马路边越走越远。

所有人都走了。

其实我不服,要不是我那颗痘,我绝不会输!我是输给了痘,不是输给黄镇南!哼!

我一边擦脸上的血,一边走回宿舍。

宿舍路灯下,走出来一个人。

“...”我愣住了。说不出话。

“还疼么?”她走过来,挽起我胳膊,我们上楼,开门,进了房间。

给我上了点痘痘药膏后,我俩坐在床边,看着满墙的海报,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她走过去,关灯。走回来。

靠着楼下路灯一点光亮。我看到她重新坐到我旁边,床陷了一点。

“你唱歌给我听吧。”她说。

“你想听什么歌?”

“《珊瑚海》吧。”她说。

“海平面远方开始阴霾,悲伤要怎么平静纯白...”

“下次别再跟我闺蜜生气了哈,程晓雅!”女朋友摸了下我鼻尖。

“我只是见不惯她们牵你手,还找你喝酒。”

“好啦,以后我只跟你喝酒,行了吧。我的小可爱,别生气了哈。”

“好啦,我痘痘给你挤,别再不理我了好么。”我说。

“别动!你这又有一颗了。”

“对了,答应我,以后别再跟我闺蜜打架了哈,还喊她一个很男生的名字,她气的半死,叫什么...黄镇南?啥鬼啊,乱取名字,哈哈哈,调皮哦你。还给自己也取一个男生的名字,叫...蔡小霖?哈哈哈,别忘了,程晓雅,你也是一个小仙女!也是我朱丹丹的女朋友!咋,准你喊我女朋友,就不准我喊你女朋友噢!哼!”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8,233评论 4 36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7,013评论 1 291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8,030评论 0 241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827评论 0 204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221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542评论 1 216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814评论 2 312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513评论 0 198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225评论 1 24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497评论 2 244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998评论 1 258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342评论 2 25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986评论 3 235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55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812评论 0 194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560评论 2 27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461评论 2 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