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七十一章 西风烈战火初燃

字数 2634阅读 907
第七十一章

文/唐妈

朝洛倒是没有想到紫芋会这么快动手,当一脸惊慌的仙娥跑进来颤声告诉他雅儿被刺的时候,他有点迷茫地看向了立在一边的蔡贤。蔡贤点了点头,他才问了一句:“刺客抓到了吗?”

仙娥摇了摇头:“霜云……忘忧殿殿下一直不让守卫过去,所以只有几个普通修为的宫娥,没有人看到刺客。是守在殿外的仙娥听见酒坛打碎的声音,进去才发现韩雅殿下已经遇刺了。”

仙娥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在守卫森严的天庭,堂堂太子居然遇刺,她不敢抬头去看天帝,等着他的雷霆之怒。

岂料,天帝并未发怒,只是沉默了一会儿,朝外走去。小仙娥跪在地上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天帝陛下素来对韩雅殿下是不太在意的。她急急跟了上去,一行人一路往忘忧殿而去。

朝洛看到躺在地上的韩雅时愣了一下,脑海里忽然出现了韩雅小时候擒着一块栗子酥趴在自己膝头,扑闪着大眼睛奶声奶气地对自己说:“爹爹吃!”

他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桂花香和竹叶青独特的味道,澄黄的酒液和韩雅流出的血混在了一起,成了奇怪的颜色。韩雅眼睛微微睁着,似乎努力想要看清楚这个世界。他俯下身,发现自己的手在颤抖。他轻轻抚上了韩雅的颈侧,松了口气,眼眶却忽然湿了,还好,尚有脉搏。

他把人从狼藉的地上抱了起来,冲身后的人吼道:“人都是死的吗!太子遇刺受伤这么久,为什么还躺在地上!把宫里的人全部拖出去,杖责二十!”

天帝一直等到医师回禀说韩雅没有大碍了,才带着蔡贤回了玉清宫。

蔡贤一进殿就跪了下去:“陛下,是蔡贤疏忽,让殿下受苦了。”

天帝摆了摆手:“罢了,总归没有大碍。蔡贤啊,你说我是不是太心狠了?我记得雅儿小时候和我还是很亲近的,虽然我不十分喜欢他,可是他小时候最爱粘着我了。可是,这些年他变得与我疏远了很多,而且自从清远被贬后他连请安都不来了。”

蔡贤抬头看着天帝有点失落的脸,一板一眼地回答道:“陛下有自己的苦衷。”

天帝笑了笑,然后恢复了一脸的漠然:“好了,可以准备接下来的事情了。总归不能让雅儿白受这伤。蔡贤,那柄短剑呢?”

蔡贤将短剑交给了天帝,正是刺杀韩雅的那柄短剑。说是短剑,不如说是一柄匕首更合适一些。那剑通身漆黑,没有剑柄,十分适合近身刺杀和搏击。本该是剑柄的位置有个小小的半月标记,正是魔族西南紫芋族徽。

那日他去找紫芋,当紫芋得知他们要刺杀韩雅时,十分震惊,当下就拒绝了。

“其他的都可以,这件事不行。我是魔族一方族长,去刺杀仙界太子,而且还要留下我族兵器,这是将我族置于死地。不可能。你杀了我吧。”

蔡贤又看了一眼收拾的很精致的小院子,看得出两人在这里闲云野鹤的日子过得很不错。他依旧笑得如沐春风:“段漠是不是已经吃不下东西了?”

紫芋眼神冷了下来:“你如何知道的?”

“噢。你是我唯一打过交道的魔族之人,我一直听人说魔族之人最是爱出尔反尔,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当年救人的时候我藏了点私。”

紫芋上前一把揪住了蔡贤的衣领,把人从石凳上拎了起来。这么多年,她不知这人叫什么从哪里来,不多的几次见面都给她留下了很不好的感觉。这人相貌很普通,可是眼睛却很特别,冰冷漠然,对,像一潭死水。紫芋感觉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在这人眼中击出波澜。他总是温文尔雅的样子,说的话做的事却无不歹毒。

“你到底是什么人?又在段漠身上做了什么?”

蔡贤把自己的衣领从紫芋手中解放出来,慢条斯理地抚平了褶皱:“我是什么人无关紧要。但是当年我少用了一味药,他活不活的过这个月,我还真不知道。”

蔡贤摊开手,手掌心有一枚褐色的药丸:“就是它。”

“我怎么信你?”

“你有的选吗?”

蔡贤把紫芋带回了天庭,安排进了忘忧殿,走之前喂段漠服下了那颗药。现在他看着天帝将短剑扔在书桌之上,想起了紫芋当日走之前对段漠的恋恋不舍。他觉得有点理解不了,即便段漠服下那颗药丸,能再多活十年,可是紫芋此去将成为仙界追杀的对象,成为魔族的千古罪人,她与段漠在一起的日子,就剩下几天的时间了,有意思吗?

蔡贤收回思绪:“陛下,那接下来?”

“魔族紫芋,潜入仙界,重伤太子,藐视仙界。魔族一直觊觎仙界圣物,现在又刺杀仙界太子,罪不可恕,即刻整兵于南天门,出兵魔界。”

“是,陛下。”

歌扇将看完的战报丢到地上,环视了殿中诸魔一遭:“谁能跟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紫芋会跑去刺杀仙界太子?嗯?”

众魔互相看了看,齐声道:“属下并不知晓。”

“那紫芋呢?她现在在哪儿?乌灵,你的领地与她相邻,可知道?”

乌灵干瘦的脸上挂着一丝冷笑:“二十年前紫芋就鲜少在领地出没了,西南事务,一概由她的亲信莫少年负责。”

“莫少年,你有什么说的吗?”歌扇看向了站在一边的少年。

莫少年拱了拱手:“领主确实20年前就不再管理魔族事务了,属下也已很久未曾见到领主了。”

歌扇烦躁地摆了摆手:“战报你们也都看见了。朝洛陈兵三十万于我魔族边境,扬言要为他们太子讨个公道。你们有什么想法?”

乌灵冷笑道:“自然是要迎战。”

晁章一部现在由歌扇直接管辖,他看了一眼负责具体事务的徐长生:“长生,你以为呢?”

“王上,长生也以为此战在所难免。”

魔族戾气深重,而且自古以来与仙界就摩擦不断,这会儿得了一决高下的机会,纷纷摩拳擦掌,齐呼道:“愿拼死一战!”

魔族分权很严重,集结兵力废了很大功夫。歌扇疲惫地揉着太阳穴,研究着桌上的地图。

“王上,白诺在外求见。”

歌扇愣了一下:“让他进来吧。”

白诺是一个人来的,也是,现在这个时候,韩起总不好跟着来战城,更何况还在养伤。

“我听说仙界出兵了。”白诺皱眉看着歌扇。

“是啊,三十万,现在陈兵在槐西谷外。”

“为何出兵?”

“说是紫芋潜入天庭,伤了太子韩雅。天颜震怒。”

白诺嗤笑了一声:“据我所知,紫芋虽为西南一族领主,修为也未入化境,仙界能人辈出,以她的能力怎么可能潜入天庭还伤了人?”

“你说天帝污蔑?可是太子朝雅却是重伤,伤人的兵器正是刻有魔族族徽的黑金短剑。那剑只在紫芋领地有一把。”

“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说这些也没有意义了。此战是如何都回避不了了,只是不知道天帝真正的目的是什么。最大的可能是冲着清远或者韩起来的。你,保重吧。需要的时候我会出手的。”

白诺留下这么一句话,转身走了出去。

一直站在歌扇身后的蒙毅看着白诺的背影,低声说:“此人倒是一大助力。”

“蒙毅,你还是趁现在局势还算稳定,早早离开,回鬼界吧。”

“好。”蒙毅拱了拱手:“保重。”

歌扇靠在椅子上,歪着头笑嘻嘻地看着一边皱着眉的墨谷:“你就别想走了,死,咱们也得死在一起啊。”

墨谷瞪了他一眼:“不要胡言。清远前辈和黎丘也该到了昆仑山了,只要取回昆仑古玉,这仗就打不起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