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着我的婚纱环宝岛,与路上相遇的你拍婚纱照

有人说我一个人的旅行婚纱照看着太孤独了

那我就和路上相遇的你一起拍婚纱吧


2017年6月我参加了轻年计划的旅行比赛,我的旅行idea是独自一人穿着婚纱去旅行,9月,我的第一站去了三亚,拍摄了我和三亚的婚纱,与旅行结婚,在未来的旅途中,我还想继续穿着婚纱嫁给世界。

2018年1月寒假,我先去了上海及苏州,玩了两周左右,然后从上海直飞台湾,开启了我的16日台湾环岛,与路上相遇的人拍婚纱之旅。

因为是独自旅行,不像之前和朋友去的三亚,可以有朋友帮忙拍照,所以萌发了和遇到的人一起拍婚纱的想法,一开始觉得自己可能不太敢开口给别人讲述我的婚纱idea或者别人并不一定会愿意和我拍照,没想跟他们说了之后,他们都觉得很酷,也非常开心的和我一起拍婚纱。


我和台中的Host Kevin

这篇文章就不写那么多了,已经把台湾的游记都写好了,后面会在公众号慢慢地发出来,这里只是简单的写个小预告,说说我这次在台湾穿婚纱旅行与上一次的不同。


虽然我环了一圈宝岛,但是实际上拍了婚纱的就只有台中和垦丁。

台中的Kevin虽然年纪已经是长辈级的人物,和他交谈却不会有任何的顾忌,跟他谈到我的婚纱计划时,他表示非常乐意和我一起实现我的小梦想。

垦丁是和外国人交流时看到他给我看了一张别人在拍婚纱照的照片,就给他看了我以前拍的婚纱,用渣渣英语解释了一下。出门前,老板阿辉说今天可以带我们去玩,后来我们一起吃早午饭时,外国朋友提议我今天也许可以穿上婚纱,他可以帮我拍......于是,阿辉就带着我们一起开开心心的拍婚纱去了。

你要知道,与初识的人说出在别人眼里觉得不可思议的想法时,是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我在每一次说出我的婚纱旅行时,其实内心里都是鼓足了万分的勇气。

而这,也一点点锻炼了我,我知道,我在情感上最缺少的就是勇气。我希望自己能够做一个勇敢表达爱意的人。


阿辉带我们去了三个垦丁的私藏景点,那一天每一分钟都超级开心的在拍照

我在上一次的三亚婚纱旅行中说过这么一句话:

我始终觉得只有一个人的内心精神真正的独立和自由,才能更好地与另一个人相伴。

现在的我,已经可以往下一个阶段去成长。

前段时间看到一句话,你上一次感到孤独是什么时候?

我想了很久,想不出来,想到自己最近最多独自的时刻是在台湾的这次旅行,可我怎么想都不觉得我孤独,反而是越来越享受这样的时光,可以一人行走,也可以结伴而行。以前的我在旅途开始或分别后,心里会异常觉得孤独,甚至会孤独到掉眼泪。现在的我,应该是学会了告别,学会用自己的心去看世界。第一次拥有这样的心态。

我在清水断崖中遇到一位69岁开机车环岛的不老骑士汪先生,载我走了一小段苏花公路。途中,他提议接下来的旅途中他继续载我,我们一起走后面的旅途,将这当做一场旅行奇遇记。

我说,我一个人独自惯了,害怕我们路上彼此的习惯不同,不好相处。

“没关系啊,可以吵架啊!生活有很多东西本来就是需要我们去磨合的。”汪老先生这么对我说道。

听到这句话,自己愣了好久,想了很多东西。那一句可以吵架更是让我看清了自己其实一直都在逃避。害怕伤害,从一开始就选择逃跑。

在这些年的行走中,我想我早已经学会了独处,但是自己一直在逃避的情感直到现在才慢慢看清。

现在的我,需要的是学习如何与另一个人相处,而不再是逃跑。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电影中,最后父亲对Elio说的那段话,说得完完全全就是我对待感情的逃避方式。希望未来的我,能够有勇气去感受爱敢去爱。同时也将这段话送给你们。

You had a beautiful friendship. Maybe more than a friendship. And I envy you. In my place, most parents would hope the whole thing goes away, or pray that their sons land on their feet soon enough. But I am not such a parent. In your place, if there is pain, nurse it, and if there is a flame, don’t snuff it out, don’t be brutal with it. Withdrawal can be a terrible thing when it keeps us awake at night, and watching others forget us sooner than we’d want to be forgotten is no better. We rip out so much of ourselves to be cured of things faster than we should that we go bankrupt by the age of thirty and have less to offer each time we start with someone new. But to feel nothing so as not to feel anything—what a waste!”

你们的友谊是美好的。也许超越了友谊。我羡慕你。就我看来,大多数家长会希望此事就此了结,或者祈求他们的孩子能快点振作起来。而我不是这样的家长。现在的你,会去抚平伤痛,但如心中依旧存留火花,不要残忍的掐灭它。逃避不会让我们睡的安心。但相比之下,看到对方比预想的先忘记自己会更加糟糕。我们对自己百般剥夺,只为让伤口更快愈合,以至于不到三十岁的我们就已经遍体鳞伤。每次开始一段新的感情,能付出的情感会剩的越来越少。为了避免再次受伤,而麻木不仁,这多可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