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塔·休闲季】探春远嫁(第五回)

作者:@洛宸

原作:红楼梦

——————————————————————————————————————

第五回    见兄弟知凡胎入圣  逢家难遇天神重生

却说探春坐在榻上,并不起身。柳湘莲便问侍书道:“太太此行,怎得如此俭省?长途跋涉,这样操劳可怎么得了?”侍书撇嘴笑道:“柳壮士当年还不是和咱们宝二爷一样,喝酒看戏听曲儿的人。如今也这样有担当起来。”柳湘莲笑道:“姑娘莫取笑我。咱们是这就上路呢?还是暂歇一天?”

探春自榻上起身,接道:“咱们脚慢,这样赶过去只怕也未必能赶得上大王回程呢。这就走。不能再歇着了。”侍书慌道:“大王叫咱们奔金陵去呢。”探春道:“江湖事,事事险恶。那个阿紫你是见过他的手段的。照大王说法,在江湖之上竟只是个不晓事的小丫头。丐帮为了拦住大王问上一句话,不惜做出那么一个局来。柳壮士你说,少林寺要开的乃是武林大会,是否云集天下高手?又让我如何放心往金陵去?”柳湘莲点头道:“既如此,咱们日夜兼程赶过去便是。”

及至赶到少室山下,哪里还见得到知客僧?山上正乱做一团。柳湘莲道:“你们暂找个地方避一避,我去打探下消息就来。”于是大家约定了地方,柳湘莲便上山来。那山上正乱,一队队奇形怪状的人群横冲直撞的下山,倒也并不伤人。柳湘莲拉着一个便问:“丐帮何在?可看见契丹人萧峰了?”那人便着实奇怪的瞧他,好似看见什么天外来客般:“这样天大的事,谁没瞧见?你还要问?”柳湘莲不得要领,只好继续上山再抓人再问。如此这般,直转过一个山坳,人渐渐稀少起来。忽听得远处传来悠悠讲经之声。这声音听起来不响,似在耳边轻语,但抬头远望,明明山顶才有个楼阁。柳湘莲打叠精神,顺着声音一气跑过去,直跑得呼呼喘大气。他站在阁外,看里面有个灰衣僧人正在讲经,看起来也不像个有执事的,但地上听经的却全是少林最高阶的僧众。另外跪了些他不认得的俗家人,看衣着颇为华贵,不像有丐帮中人的样子。佛经他听不懂,一时气息未匀说不出话来,就在人群间用目搜寻萧峰。忽然背后一阵暖意传来,他浑身一震,气息登时顺过来了,回头再看,萧峰跪在不远处朝他点头,却不言语。原来他也在认真听经。柳湘莲慢慢蹭到跟前,正要报说探春之事。忽然另一边传来一声惨叫,却见一位年轻公子已然倒在血泊之中。

萧峰之前见柳湘莲突然出现,且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十分惊诧,不知是否探春出了事故,一心都在他的身上,便没留神另一边鸠摩智暗暗蓄力。恰巧此刻段誉撞过来,冒冒失失正挨了鸠摩智一记火焰刀。萧峰转头看见,急忙暴起还击,先不管段誉,一拳逼退鸠摩智。那讲经的灰衣老僧双目微睁,口中念了声:“罪过!罪过!”只这一句,柳湘莲便觉耳中犹如灌铅一般沉重无比,受不住跌坐在地。鸠摩智一击得手,在高手环饲之下哪还敢缠斗,急急的一个倒仰躲开萧峰沉重无筹的攻势,往外便走。萧峰看了眼灰衣僧人,见他摇头,也就不追了,回身抱起段誉,迈开大步便走。柳湘莲紧紧跟在后面,生恐落下半步。及至赶到山下,柳湘莲早已累到半死。

萧峰见他跑不动了,便收住脚问他:“你来少林寺干什么?你们姑娘呢?”柳湘莲勉强答道:“太太和侍书姑娘在那边农舍里等着。那里显然空着并无人居住,我们便暂用来栖身。太太说少林寺事关重大,他必要来看看才放心。”萧峰摇头道:“胡闹。他不去金陵与父母团聚,搅合这等江湖事干什么?”说着,还是随柳湘莲往探春处来了。

探春与侍书刚刚将屋内打扫得略整洁些,忽见大门洞开,柳湘莲当先引路,萧峰随后抱了一个浑身是血的青年公子进来。二人吓得立时闪到一边,看萧峰快手快脚的将那公子放在床上救治。未及一时半刻,门外细碎脚步声响,一个妙龄女子又闯了进来,口中乱叫:“哥哥,哥哥!我哥哥怎么样了?”他看见探春正在帮忙,上来便一把扯住:“你又是谁?谁要你帮忙?”探春哭笑不得,忙道:“我并不识得这位公子。是大王带他来,我才帮忙的。”那少女这才转嗔为喜,方行礼道:“如此,我错怪姐姐了。都怪我这哥哥,到处……唉!其实也不怪他……”

萧峰包扎已毕,侍书忙端水过来洗手。萧峰这才问那少女:“你也是他妹妹?”那少女点头道:“我叫钟灵。我娘……嫁了万劫谷钟家……我还有个师姐,叫木婉清,也是跟我一样,他娘没有嫁人,一辈子躲在深山里,自称幽谷客……”萧峰听了,仰天长叹。探春根本云里雾里,什么都没听懂。

正在此时,门外又是一阵响,萧峰示意不必惊慌,原来是虚竹携了梅兰竹菊四姐妹到了。他在寺中安葬了父母,听了寺内僧人的指点,方找到这里来。眼见段誉已无性命之忧,这小小农舍之中乌泱泱也挤不下许多人,萧峰便与虚竹往河边去走走,探春自然也要跟着,只钟灵主动留下来照顾段誉。

虚竹问起探春之事,萧峰大略讲了。虚竹便道:“如今小弟当这个灵鹫宫主,当的一塌糊涂,别的不能,送个人还是可以的。不如回头派了梅兰竹菊他们送,呃,侧王妃家去吧。”他犹豫了下,到底还是找了个官称叫了。萧峰本待说:“甚好。”想着这件差事总算是了了,回头一看探春,见他低垂头颈,挎了个小篮子与四姐妹不紧不慢的随着,忽然十分不忍,便道:“多谢二弟美意。此事因我而起,自然需我亲手送回去方算完结。”

二人谈谈讲讲,都是佛经上的事,萧峰自幼与少林高僧学艺,佛经却不涉及,他懂的也并不多。二人所谈不深,忽然背后柳湘莲插话进来:“两位所言都是至理名言,我那鸳鸯剑上自祖上传下来时就刻着字,我一直不懂,如今听二位言讲,登时茅塞顿开。”虚竹问道:“刻着什么字,拿出来看看。”柳湘莲笑道:“这字需双剑合璧方能看见,如今那雌剑已被我弃了,看是看不见了。但我记得清楚,若合起来,能看见‘仁者无敌’四个字。”萧峰点头道:“不错,仁者无敌。正是这话了。刻字之人有心了。”便与他聊起剑法来。

这萧峰与虚竹都是大家,随口讲论的都是最高深的武学,那柳湘莲哪里接得住。看他二人边讲边演,早看的呆了,用力记得一招,后面十招早漏看了。如此囫囵吞枣,什么灵鹫宫武学、打狗棒法,十成里记不到半成。为求多记,他只得硬生生逼自己不要眨眼,一路跟着比划。其中颇为零碎的一招半式如何方能连贯,更妄想将其融入自己的剑法之中。看到痴处,如同犯了疯病一般,任谁拍他,皆不知不闻,一路独自走开。从此竟把世人都不理,一心四处游历,修炼剑法。民间流传,柳湘莲每至一处,必宣扬“曾遇武神”之事,又道那武神使一条翡翠哨棒,遍身金光,举手毙虎,千斤不醉。可叹世人谓之呆傻,不肯尽信。偏有一众小儿不肯上进,听信了柳湘莲之语,也不去读书,纷纷斗酒滋事,炮制哨棒,上山赶虎。此风在宋室愈刮愈烈,渐渐私塾里打闹者众,读书者少,更有持棒斗殴闹出人命之事传出。一时沸沸扬扬,长者皆有不安。宋室原本轻武重文,如何任由这等事愈演愈烈?于是朝庭三申五令申饬地方,务须封山毁棒,严禁持棒行走或进山打虎等行为。更严令各地铁铺、木器行,售卖哨棒需合朝廷尺寸重量等规范,不得稍有逾越。便乐器行也受此波及,凡笙箫管笛一概管制。诸如此类,那柳湘莲如何在意,依旧我行我素。故渐渐中原已无容身之地,渐往西域行去。在西域日久,柳湘莲已硬生生将残缺棒法融入剑招之中,竟另辟蹊径,创出前无古人的新路数来。但因其怪异,少有人习学,只有些弄火的杂耍艺人学来耍弄,竟又成就了一路武功。这柳湘莲早已修炼入圣,又在西域寻得一种玄铁,以之铸剑沉重无比却锋利无筹,颇合他棍法与剑法相融合之技艺。于是那鸳鸯剑的雄剑也为他所弃。如此又数年,早天下无敌,只可惜人在西域,名声不在中原彰显。越一日偶遇一中原少年,又勾起那求胜之心,便将全副本领传授少年,令其往中原去宣扬武艺。谁知那风姓少年本因失意而来,又如何激发起得意情怀?如此,在柳湘莲身边学艺三十年,直至恩师谢世,方再履中土。少年遵从柳湘莲意思,将其遗骨带去关洛之交的故里,寻一无人荒谷葬了,又将那重剑陪侍在侧。自己因想师父一生孤寂无人理解,便立一碑专述其生前厉害,又名之曰“独孤求败”。那少年本来立志守墓,后因机缘巧合,捕获一雕,其翅如铁,其性通灵,颇堪守墓重任,这才拜别师父,往华山去了。此是后话,按下不表。

且说此时农舍外河边,萧峰与虚竹无意间传功柳湘莲,正在闲聊呢,忽听农舍那边大呼小叫的乱成一团,萧峰与虚竹脚程快,先赶过去了,四姐妹紧随助阵,探春在后慢慢赶上来,柳湘莲已然独自飘然去了。及至跟前,见阿紫与萧峰已然又黏在了一起。但阿紫一双妙目却已黯淡无光,而且并不看人,显然是瞎了。他身边还有个丑陋不堪之人,简直让人一见之下,再也不想看第二眼。探春小心翼翼绕开众人,只想去找那个看起来还算亲切可人的小姑娘钟灵来问问怎么了。

这里阿紫只是黏着萧峰,让他挖钟灵的眼珠,但他听见有人进来,探春只问得一声:“钟灵姑娘,你还好吧?”阿紫登时厉声尖叫道:“是你!是你!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但他心思活络,转瞬便想明白了:“你是陪姊夫来的?你,你凭什么……”恼怒之下,随手乱劈,顿时一节纺车应声碎裂。萧峰这一下可恼了,他推开阿紫,喝道:“阿紫,你干什么?”阿紫吓得愣了,以为萧峰为探春恼他竟到了这等田地。于是奔出屋外,哇哇大哭。

萧峰自去屋外安慰他,这里探春与段誉方正式见过了。段誉得知探春身份,忙忙的在床上打躬作揖:“舍妹不懂礼节,以往冲撞了侧王妃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探春见他面目清俊,举止得体,且兼衣饰华贵,虽然现在一身血淋淋脏兮兮的躺在茅檐草舍下,说他是个“大理镇南王世子兼王储”也不为过,可若说那精灵俏皮的钟灵和花样百出的阿紫都是他亲妹妹,那是怎么样都说不过去的。何况他心中另有一个心结,只是不好明说罢了。

钟灵本性清透,不以这些事介怀,便上来与探春解释说:“镇南王的夫人不许他娶侧王妃,故此我们的娘都不曾接进过大理王府内,我们这些姊妹们也都不在府里长大。”探春闻听这才点头释然,不知为何忽然想起了尤二姐,心下恻然,更觉得钟灵与自己近些了。段誉见他脸上始终有郁郁之色,忽的想起了木婉清,不禁长叹一声,劝道:“侧王妃其实大可不必介怀。”探春见虚竹与段誉始终对自己客客气气,虽说大家是初见,但总觉得生分的很,于是勉强笑道:“三弟不必多虑。大王答应了阿朱姑娘要照顾阿紫妹妹的,必然是要照顾到底的。小姑娘家总有些撒娇撒痴的地方,我并没有什么介怀之处。”段誉便笑道:“侧王妃没见过阿朱妹妹,倒也怨不得你。你若见过,也就什么都放下了。”一句话说得探春心下冰冷,他实不知这阿朱究竟有多少好处?强笑道:“如此,世子有空时与我多讲讲姐姐的事吧。”段誉点头,但重伤之下气力全无,只得躺回去昏昏沉沉的又睡了。

探春心乱如麻,独立屋中,一时又有大理国家臣来找段誉,又有灵鹫宫属下洞主来辞虚竹,又有什么西夏榜文昭告天下,他只怔怔听着,其实一概不曾入耳。直至侍书来与他说:“灵鹫宫主与大理世子都要奔西夏去呢。咱们大王暂不同往,说了先送姑娘回金陵去,然后再去追上两个兄弟。姑娘,时间紧迫,他们这就要上路呢。”探春这才“哦”了一声,草草收拾起来,自有契丹武士赶车上路。

路上萧峰掀开车帘,进车内查看探春神色,又探他脉息,道:“你连日赶路,又见了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想是辛苦了。”探春百无聊赖,应道:“何以克当。啊,怎么不见阿紫姑娘?”萧峰道:“他随二弟而行。二弟说是有什么医术,能治他的眼睛。但不知能否成功,还要一路研究。”探春又道:“他竟舍得与你东西分开?看他在那农舍里……”萧峰不等他说完,抢道:“那农舍是我义父义母家,长久无人居住,倒是多谢你收拾了一回。阿紫劈碎的是我义母多年所用的纺车,故此我恼他。他小孩子心性,想来过一阵子也就忘了。”探春点头,掀起帘子看外面风景,心里总有千言万语也是噎在胸口一句都说不出了。

路上非只一日,这一天进了金陵,探春向车外望去,果然依旧繁华热闹。大车行至宁荣街,前面忽然有官兵挡路。此刻深入宋国腹地,契丹武士早已改做汉人打扮,但言语不通,又骑着高头大马,难免惹眼。萧峰当先而出,朝那带头的小头目一拱手,道:“这位军爷,我们是府上的远亲,今日特来投奔的。不知府上出了什么事?可否通传一声啊?”

那小头目一听,冷笑道:“远亲?投奔?那我劝你们还是走远些儿吧。今儿个不巧,宁荣二府撞了丧,皇上下旨,里头正抄家呢。我要是你,现在速速逃命,还免受牵连呢。”探春在车内听见,掀帘子跳下车来,慌道:“什么抄家?怎么就抄了?这是打哪儿说起?”那小头目见一妇人穿戴整齐凤冠霞帔的从个不起眼的大车里突然冒出来,也着实吓了一跳,回道:“才下的旨。南安王爷和忠顺王爷都在里头盯着呢。这种事我们怎么会知道?不过上支下派……”探春哪里等他说完,提裙便往里闯,兵丁上来拦住,皆被萧峰与众武士化解。

里面果然不同往日,满眼都是兵丁,到处都在查封造册。雕梁画栋的荣国府此刻只见惶急恐怖。下人们自有人拿绳子牵做了一串子,带去别的所在。忽有人看见了探春,大叫:“三姑娘!三姑娘!可是你么?”探春朝声音来处瞧去,见鸳鸯也拴在人串子里,正向他冲来,被人一棍子打在腿上,堪堪倒下,带歪了前后几个人。那打人的兵便不耐烦,拉起他便走。萧峰始终陪在探春身旁,防他出事,此刻跃身上前,一脚踹开那兵。探春这才得以扶起鸳鸯细问:“到底是怎么了?”周围仆役见果然是三姑娘来了,无不惊诧。鸳鸯见他身边犹如金甲天神一般戳着个大汉,身后一溜带着许多壮士,更是不胜之喜,此刻无心念旧,只说:“一早突然传出旨意,南安府和忠顺府的人便带了人来查抄。老太太气急攻心,已然没了。如今停灵在偏房里,也不让我们收殓。姑娘太太们我一个都没见着,听说外头的爷们儿都被抓了,也不知是不是真。如今天塌了,三姑娘你偏这时候回来做什么?”

探春如五雷轰顶一般,听说老太太没了,早又流下泪来,忙又问:“娘娘呢?怎么就能让抄呢?”鸳鸯哭道:“哪里还有什么娘娘?从上次行围,娘娘就没有回来。二奶奶和二爷托人打听了许久都打听不出个由头来,连怎么薨的都不知道。上头只给了个谥号,其他的也都不提起。”这样大事面前探春自己还真个没了主意。萧峰低头一想,无谓与这些兵丁争执,便命契丹武士不再理会抄家的兵丁,由他们自行其是,随自己去找南安郡王。探春嘱咐侍书各房去跑跑,见到人赶紧问问现在的情形,自己一路小跑追上萧峰,为他指路,二人奔上房去了。

南安郡王与忠顺王此刻正优哉游哉的喝茶闲聊,一面听下面人不断往来回报。正说着:“贾府里哪来这等慧文臻品?前儿我在宫里才见了一件真的,这个断断是假的!抹了去。”于是造册之人便大笔一挥将之抹去。忽见门外卫士一阵乱,几个卫士凭空飞起,嗖嗖倒在眼前,各自挣扎呻吟不绝。跟着耳边传出一阵叽里咕噜的契丹语。南安郡王好容易过了一年踏实日子,突然听见熟悉却不懂的契丹语,心中之惊恐可比天高,登时吓的茶杯落地,抬头正对上萧峰黑着脸紧盯着他,那更是“故人相见”,吓也吓死了,整个人顺椅子委顿在地。

萧峰并未多言,只指着探春问他:“这是你女儿?”探春踏上一步,紧咬下唇,看那眼神,恨不能将他掏心剜肺。到此地步,南安郡王哪还敢再瞒,忙不迭的跪倒叩头道:“不敢不敢!小王何敢掠美?这是这贾府里的三姑娘。”萧峰点头,又道:“他替你家出头,出使大辽和番,这样大功劳还抵不过什么样的罪过?竟要劳动你亲自来抄他的家?”南安郡王慌道:“这……这都是皇上的旨意,小王只是奉旨行事。”萧峰冷笑道:“我不听这些,也管不了你们南朝官府的事。如今你只说哪些人可放?都给我放了。其他我一概不问。”

那南安郡王便如得了大赦一般,将官中未入罪的一概立时放去。萧峰又抢过账册,指着那些划去的珍玩道:“既然这些都不是贾府之物,我带走赏人总可以吧?”南安郡王此刻能保命已是万幸,哪儿还顾得上这些顺手发财的事?忙不迭的命人先将这些东西查点了,和契丹武士先搬了出去。萧峰见事已完,拉探春道:“走吧,看看你亲眷是否平安。”却发觉他小手颤抖,抬眼看,早泪凝于睫。

不说侍书找到王夫人、宝钗等人,大家又惊又喜。一时宝玉被放了回来,也团聚一处。问起来,政老赦老也俱平安,不过削职为民而已。府邸被封,大家只得扶老携幼,赶了几辆大车出门。萧峰问探春:“你们该做何打算?”探春道:“我们在庄子上还有些田舍,便是抄家,那也是不入官中的,可以安身。今日大王为我们留下的那些珍玩,也够我们慢慢变卖了吃用一阵子了。但凡俭省些,安生些,在庄子上过个日子,日后若有那有出息的后人,科举得意,也未尝不能再起。”萧峰点头,又欲送他们到庄子上去。探春劝他道:“你二弟三弟都在西夏等你,这里事情已毕,再多的,我也不敢多求你相帮。下剩的事,我们自家人做吧。”萧峰道:“正是。你们自家人做事方便些。如此,你我就此别过。”说罢朝他拱了拱手,也并不多理会贾家人,自与契丹武士打马去了。

探春远望他背影,双目垂泪不止,本来一口气始终吊着,此刻忽觉全身失了力气,瘫软在侍书怀中。众人经此变故,一时也不敢动问。大车缓缓前行,探春好一阵才缓过心神,打叠精神问府内之事。原来凤姐与贾琏都因身上有人命官司,实在逃不得,如今已被羁押。巧哥儿早在乱中不见了,有人说看见是他舅舅带了去,也不知真假。余者一时也顾不得,探春又问林妹妹,宝玉垂泪道:“林妹妹早一年病重,我送亲回来时,已支撑不住去了。”宝钗叹道:“我早说吃那些药没用。何况这二年不比往年,配药都在外面,不管什么真的假的,咱们都看不见。”探春又念及燕文堂之事,心下不是个滋味。又问:“四妹妹怎么不见?”王夫人道:“他倒好。早早的进了佛堂去修行,这会子倒躲过去了。”探春点头,道:“如今且不论别的,先想着把凤姐姐和琏二哥哥弄出来是要紧。”于是大家点头,宝玉又下车骑马回去,打听宁府的事去了。

如此日子渐趋艰难,到了冬天便有些支撑不住。有探春照看着,还防着那大手大脚惯了的子孙们挥霍。又辗转寻着湘云,如今已沦入秦淮船家,好容易才花大价钱赎了出来。只是凤姐贾琏之事花费甚巨,却几无反馈。终于一日宝玉回来说,凤姐已然不在牢里,一早发现死了,被席子卷了拖出去,根本没见着最后一面。探春方哭了一回,宝玉又道:“你且别哭,我还打听了一件奇事。近来常听你说大辽国的事,我便留了心。今儿出来,听见两个花子说,辽国的南院大王被下了狱,如今辽帝震怒,指不定哪一天气上来就要杀他呢。”探春一听,忙问:“听哪个花子说的?身上可有口袋?”宝玉这些哪里懂得?只得安慰探春“明日还去打听。”探春等不得,叫上侍书自去备马,问了宝玉方位,便打马而去。

果然这里聚着几个丐帮弟子,身上都负着口袋,有三个的有五个的。探春在马上说了几句切口,那几个弟子一听忙恭恭敬敬起身相迎,将他带至这里总坛,果然看见一位认识的吴长老。吴长老见是探春,也大为惊讶。探春顾不得别的,先问萧峰下落。吴长老道:“帮主为我大宋请命,如今被关在辽狗的狱中。我们丐帮也是刚刚得到消息,正在商量对策。”

探春见他们一副群龙无首的惶惶样子,哪里有天下第一大帮的雄姿?不禁哀叹萧峰突然离去,竟无人能带领丐帮维持现状,便道:“吴长老,我如今僭越些,可否请吴长老暂将丐帮信物交我掌管数日?实在是为救大王不得不如此。”吴长老本无领袖之才,正在头痛之际恰恰巧便撞来了一个探春,正好借坡下驴,大大方方将打狗棍双手奉上:“太太乃是帮主身边之人,我们自然是信得过的。”于是探春接过打狗棍,命侍书快马回家报信:“凤姐姐已死,官司已然是赢不下了。家中子孙各自安生过日子吧。再莫以我为念,奴去也。” 未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正是:灿烂不见日出时,晓月怎保永安宁。奔腾如虎烽烟举,难登苍穹去攀星。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0,386评论 1 29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0,319评论 1 254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2,325评论 0 206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558评论 0 17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200评论 1 249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496评论 1 167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191评论 2 265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8,971评论 0 161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688评论 6 22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330评论 0 21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098评论 2 211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412评论 1 222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116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6,937评论 2 206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314评论 3 200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558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879评论 0 16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275评论 2 226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386评论 2 22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