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我神交的“你”十万八千里……

本不想说“情人”,觉得超级俗气,又觉得无比遗憾,不可求,难遇,不似青涩男女要的那种情人容易。情人,应该是珍贵的,易懂的。如沧海珠贝难求,如白水解渴,如氧气珍贵分钟不可离弃。我是否在乱语,没氧气会死,没有你〈情人〉我不是依然好好的吗?呵呵,你也许笑我,没有“情人”如行尸不二,也许吧。情人就要珍贵难求的那种吧,床笫之欢一定要纠缠着神交才美妙,也许你不懂,我也不懂……。

夜如此安静,剩下一种呼吸,我超级去忽视,在柔和的床头灯下,薄荷交集着玫瑰,香味漫过鼻息,世界竟这么寂寞,被雪的清冷寡欲覆盖也不能浇灭,欲望,无法言说,任它疯狂滋生,淹没理智和洒脱……

渴望变得汹涛骇浪,想融入那一年的雪事,无言的痛苦让渴望和圣洁错失交臂,绝望在午夜,不甘中,窥觑变成童话的世界,有多需要,想在那静悄悄的单一世界里撒会儿欢,发誓,若再来一场大雪,定不负他,我要如约而至。等待没有年限,一年,一年,……。如今,雪来了,却被束缚手脚,如往年那般无奈,让望眼欲穿的焦急,继续一种绝望,“情人”你是否会懂?

雪在窗外飞舞,他自由多情,四处搜寻,却牵不到我的双手……。竟,羡慕道路和树木,羡慕一串串红色灯笼,被雪亲吻拥抱和爱抚,而我,只能静静的看,无奈的想,是否继续一种等待,几年?几世?痛苦轮回?

请不要,太清冷。……

散香台薄荷香阵阵,越发神志清醒,后悔是否放些依兰依兰、或迷迭香精油?“难得糊涂”好眠一回,就真会快乐?这“装傻”是否有尽头?

想你“情人”,想你“一场雪事”……。

梦里能否拥抱我……?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