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男歌手浪起来的时候,就没女歌手什么事了

文 | 青山安澜

两个月前,我和朋友下班一起去吃重庆火锅。
新开的店,装潢很好,茶不错,背景音乐很好听。
就是,恩...味道不怎么样。

大家围在一起聊天,互相嘲笑对方智商和体重。
空气突然安静的尴尬片刻
我听到音响声音很清晰,有一段很好的念白。
那一下子像是被电打了一样,猛地一下站起来,把桌子一拍,
大喊了一声“这是戴荃吧”,
表情和下图差不多。

还好当时店里客人少(想想那个味道也能理解)
我那一副英勇少先队员战斗堡垒的形象
才不至于被人民群众合影留念
成为微博上流传一时的段子

所以接下来,我几乎问了经过的每一个服务员,这是什么歌。
导致最后他们一群人跑过来
用天南地北的口音笑着回复我
“您好,这是戴荃的《上海三月》”
那一刻,这家店在我心里加了120分。
20分为他们的服务员和音乐播放器。

100分为戴荃

当男人浪起来的时候,就没女歌手什么事了

不知道为什么,写戴荃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写的竟然是他的翻唱。

大概是这个人才华太多,不知道先挑哪处下手,而这首《痒》刚好很突出的表现了他独特的音色。

带一点点沙哑,浅吟低唱的时候仿佛在你耳边说话,撩人但不色情。

一首骚气满满的歌,竟然被他唱出了一种,不知道哪一路的神仙头枕手臂,晃着酒壶,翘着二郎,潇洒哼歌的感觉。

特别其中那句“越慌越想越慌越痒越搔越痒",简直让人从心沟沟酥到脚底板板。

云音乐有人送评论 浪 味 仙,可以说是非常贴切了。

技术,才是一切生产力的核心

“如果你没有技术,你只是有其他一些情怀或者什么的,你技术支持不了他,你没有办法表现,就想你一个人心里有很多想法,但是你没有嘴你怎么办,你说不出来。比我有天赋的人太多了,我想这是生来控制不了的,但是我觉得你可以控制的就是,你勤奋与否,就是我一天花在我喜欢的事情上有多长时间。”

这是戴荃在云音乐的《音乐后现场》栏目接受访问时说过的一段话,同样,在这期节目中他也全方位展示了自己编曲、混音、演奏的实力。

他说“我一天除了吃喝拉撒,花在音乐上的时间有三分之二,至少有三分之二”。

所以我们往往能看到这样的一幕

以及几乎专辑的每首歌都是——作词:戴荃 作曲:戴荃 编曲:戴荃

简称“太有才华了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在乐队弹吉他的玩人家键盘,人家要打我,我好怕,不如干脆当个制作人吧,就能随便玩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戴荃的编曲,说实话我是很喜欢的,特别是他的鼓。

大部分古风音乐的鼓,位置都很靠前(就是大家听得时候感觉鼓的声音很近),但我听戴荃那么多首,每一首的鼓声都恰到好处,往我心头上打。

以《喝汤》为例,大约两分钟开始,鼓的声音开始进来,配上不知道是木鱼还是什么乐器的敲击,然后2分25秒左右念白第一句“江头明月琵琶亭,一曲悲歌万古情”的时候,有一种像钟声一样清脆的敲击声。

这些配乐配器以及节奏上的搭配,一下子让我有种站在江中小舟上,看船只慢慢倒行,听远处有歌声,幽幽随风递过来的感觉。

3分2秒开始,吉他和大概是低音贝斯的声音,加上戴荃本身的独特唱腔又重新把我拉回来。

就像你恍然梦醒,发现自己走的这条河是忘川,一路行过去的水路都是尘缘旧恨。他后来唱得热烈,就像我们挣扎在七情六欲,悲欢离合当中。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却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更忧。

直到最后,我们扯掉了红线,忘却了纷扰,终于想开了,“放一页柳枝,看一眼忘川”,于是仰头将手里的这碗孟婆汤,举杯,喝完。

此时,念白再起,声音被处理得放佛从天边原来传来,集中在右声道上。就好像我们迷迷糊糊将要转世轮回的时候,又重新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原来起先坐在船上,听到吟诵就是我们内心的贪嗔痴恨,魑魅魍魉。

此时,也只一句“此生,恨我,回首望情薄,离时人已淡”

来世,再谈。

对我来说,他念的都比很多人唱得好

第一次听到他的《上海三月》,是我吃完韩式料理,骑行回家的时候。

烫烫的一碗豆腐汤,出锅的时候汤水还在滚着,上面裹着流黄蛋,吃完觉得浑身都暖和。

那时候已经是10月底了,夜里风有些凉却也很舒服。

我听着这首歌,脑子里一直是蒋捷的《虞美人》,“少年听雨阁楼上,红楼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听着听着,就不愿回家,干脆往就江边骑,期间走错路,不知道绕了多少公里,导航信号又不好,多亏山穷水尽的时候,在小路上看到一个饿了么送外卖的小哥,才真正找到方向。

这段经历,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很开心,在莽撞行驶中找到了一种通畅的快慰,好像那么多天的疲惫烦闷,都一扫而空了。

尤其是1分42秒开始的那段念白,我反复听了好多遍。其中那句“世事漫随流水”的钢琴伴奏,真的是南斯拉夫螺旋爆炸喜欢。

强烈建议《朗读者》这种节目请戴老师去,他念的,真的比很多人唱的都好听。

还有就是戴荃在老妖的《业火苍云歌》中那一段带有戏腔的念白,已经成为我的年度百强榜单第一名,真真有一种“江河横利刃,哪个来夺”的感觉。

膝盖给你,我有耳朵就够了.

他远远不止是《悟空》

他今年新出的《君是山》,一如耳就让我有种立马、即刻、当下就想买专辑的冲动,也不为啥,就是想为这个男人花钱!

我找遍了所有的音乐app也没找到可以下载的接口,平时自己听都是在云音乐开着MV听的,所以这里就不放歌,大家自己可以去搜索听一听,一定不会失望。

还有一首现代曲风的《有时》,也非常的优秀,更多的唱出了戴荃自己的心声。

“有时我想我是片树叶
飘到一个未知的地方
在那里我也许还能生长
有时我想我是个虫子
飞到哪儿都没有人注意
迎着火焰才能找到自己
这里没有干净的气息
天空也不是那么美丽
我也必须给自己找一个缝隙”

就像他自己说的“自由其实是需要将内心最痛苦的东西释放出来,告诉大家。”

他在这首歌中唱到“有时我想有没有一天 ,弹着钢琴无所谓的唱歌 ,我知道这样才是我的快乐”。

我相信做音乐是他的热爱的东西,是他的表达,而这种表达不应该被局限。

我在他的每一首歌下面都可以看到刷《悟空》的评论被点赞到很高,我不知道戴荃每次出去演出总是被要求唱《悟空》是怎样的感受。

不过在节目里,他讲了这样一段话
“我做了接近有20年音乐时间,十几二十年了,大家突然看到我一个《悟空》从舞台上走了出来,就会觉得诶这个人从哪儿冒出来的,不瞒您说我早都出来了,我生活了三十多年了。”

让我觉得这个人是有野心的,这种野心是“希望更多人听到他的表达,各种不同声音,不同方式的表达”。

所以我一直期待戴荃能有各种各样不同的尝试,funk,jazz,山歌......他就像是一个探索不尽的宝藏,我总希望听到他更多新的东西,无论我喜欢不喜欢,我都觉得这样尝试不要停。

一个唱作人,不应该被任何字眼定型

哪怕是被所谓“粉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