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噩梦(2)

图源网络

上一篇



撕裂声、惨叫声还有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呼唤她。雨轩、雨轩……这个声音好熟悉。

是谁?谁在那里?快跑,快跑,啊!

“雨轩,你做噩梦了吗?”

惊醒后的雨轩发现自己躺在一个蒙古包的沙发上,周围满是空酒瓶和花生瓜子壳,一群人正在疯狂的唱死了都要爱,音乐声嘈杂的让人烦躁,身旁的红雪正忧心忡忡的看着自己。

“你刚才做噩梦了吗?突然一下抓住我,还不停地让我快跑、快跑,吓死我了。”红雪拍拍自己的胸脯,长舒一口气说到:“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雨轩这才反应过来,刚回到家还没好好休息就被红雪一个电话叫到了这里。今天是红雪的生日,又刚好大家差不多都是这几天回家,于是便约好在村里唯一一个算的上气派平时用来做农家乐的蒙古包里聚一聚。

农村的小孩年龄相差不大的都是一起长大的,大家一起在山坡上、泥地里打滚,爬树、掏鸟窝,在附近水池里男孩女孩一起脱光了游泳,无忧无虑。然而,岁月如梭,一转眼曾经那些天真无知的孩子们也都长大,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些小伙伴已经离开,去向远方。现在留下这些历经了一些人世沧桑后再次站在这里的也不知以后会怎样的伙伴。因此,有的唾骂时间无情,不给人喘息的机会;有的面面相觑,默默流泪。难过之时不知是谁说了句“过几天我们家也要搬走了,这破地方待不下去了”大家纷纷举杯用酒和眼泪为他送行。可能是刚才喝的有点多再加上没有好好休息,雨轩竟睡着了。

蒙古包里嘈杂的歌声震得雨轩的脑仁疼,红雪便建议两人出去走走。

月明星稀,微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林里知了不知疲倦的叫着仿佛要与水池边的青蛙一争高低。

今晚真的好美啊。

图源网络


在所有的伙伴里,她和红雪是最要好的。她们两个是同年出生,一个在阴雨连绵的夏天,一个在大雪纷飞的冬天,但不知为何雨天出生的取名为红雪,而雪天出生的却叫雨轩,这个问题叫她两也好奇了好多年。以前还没搬家的时候两家是邻居,雨轩经常厚着脸皮去红雪家里蹭饭,因为她觉得红雪妈妈做的饭特别好吃。红雪也经常不把自己当外人,在雨轩家一玩可以玩一整天。即使后来搬家了,也只是一家在村东,一家在村西,对两人来说没有什么影响。

因为从小学到高中两人就一直在一个班,所以两人之间几乎没有秘密。到了大学两人去了不同的学校,相互间不知道的事情就变多了。因此,这一次她们望着星星聊了很长时间。

再次回到蒙古包时人已经走完了。红雪的哥哥君林不知是什么时候来的这里,在刚才雨轩睡着的沙发上抱着手一本正经的坐着,那个样子让雨轩想起爸爸在思考什么严肃问题时才会这样。

雨轩是独生子女,所以她从小就特别羡慕红雪有一个比自己大两岁的哥哥。每当这时红雪都会瘪瘪嘴说:“有我那个哥哥还不如没有,我们天天打架,真是气死我了。”可雨轩看得出来红雪其实心里也很高兴自己有这个哥哥。他们三个人小时候经常一起玩过家家,君林和雨轩被红雪强迫着扮演父母,她当孩子。也正因此他们经常被村里的小孩子嘲笑是一对。

看到她们后君林站起身朝两人走了过来,雨轩正准备和他打个招呼问问他怎么回来了也不来参加妹妹的生日聚会啊。可君林连看都没看自己直接对红雪说:“这么晚了都不知道回家吗?还要我亲自接你,快走吧。”

红雪立刻笑嘻嘻的求饶道:“我的好哥哥我知道错了,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这么晚了还来接我。”

君林揉揉她的脑袋走在了前面,自始至终都没有看雨轩一眼。

红雪纳闷的左右看看,说到:“哥,这么晚了我们先送雨轩回家吧。”

“她自己可以回。”

一阵风吹过,夜晚开始有些凉了。

雨轩打了个冷颤,对左右为难的红雪说到:“没事儿,我们家离这近,我一会儿就到了,没有关系的,你们快回去吧。”

看到哥哥冷酷的继续走着,红雪只好让雨轩路上注意安全,早点回去,然后胆小的喊着哥哥慢点,她害怕。

看着嬉闹的两人,雨轩打起精神将手放进口袋里,朝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月亮打在她身上,将影子拉得很长。

都这么晚了啊,还是明天再给妈妈打电话吧。


下一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