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花秋月一曲琴音天地绝

郑扬伸手让孙部长坐了下来:“孙部长你误会了,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古琴大赛开幕式我不在场,你主持开幕式是应该的!”

郑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我是真的决定辞职不干了,在这之前我会让你接我的位置的。你孙部长的能力和为人我是知道的,我也相信你能胜任的!”

孙部长张着嘴望着郑扬:“郑部长!好好的你为什么要辞职不干?这几天部里也没有什么事要处理的,古琴大赛的秩序也很正常啊!”

“你以后会懂的,我走的路与你们不同!”郑扬笑了笑,也没有做多大的解释。

孙部长望着郑扬摇了摇头,毕竟孙部长比郑扬大了二十多岁,年轻人的事真的搞不清楚。郑扬的工作能力和气魄孙部长是打心眼里佩服的。

想了想,孙部长对郑扬说道:“郑部长!这一次的北江市古琴大赛明天结束,闭幕式上您一定要出席的,市里也希望是您主持古琴大赛的闭幕式!”

“哦,是吗?为什么一定要我主持古琴大赛的闭幕式?”郑扬听了孙部长的话反问道!

“这次古琴大赛上的评委,北江市古琴协会的卓飞声卓老,还有《高山流水》的传人俞平俞老、钟离钟老,《广陵散》的传人嵇子见嵇老他们都一致要求您主持这次古琴大赛的闭幕式。

他们给北江市的领导提了要求,本来您没有参加古琴大赛的开幕式,他们就准备不干古琴大赛的评委了,他们以为您是被停职了,市委领导好说槑说的才让他们留下来了,他们说古琴大赛的闭幕式上看不见您就直接走人。”

“呵呵!这几个老家伙!他们是想我在明天的古琴大赛上露一手啊!好吧!我明天去参加古琴大赛的闭幕式!”郑扬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郑部长!您也会弹奏古琴?”孙部长惊讶地望着郑扬。

孙部长从小出生在一个文化世家,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培养了他的许多爱好,犹其是古琴,他从八岁就开始学习,工作以后也还坚持着练习。

他谈恋爱的时候,女方就是看上了他的艺术细胞才爱上他的,每天花前月下,他经常地弹奏着古琴给她听。

谁知道结婚以后,随着小孩的出生,渐渐地老婆的心性大变,成了河东狮吼,他也成了严重的妻管严,更别提再弹奏古琴了,那把心爱的古琴被他束之高阁。

郑扬点点头:“明天的古琴大赛开幕式上你就知道了!”

孙部长起身告辞,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坐在办公室里想着郑扬为什要辞职不干,是不是以此试探着自己。

他没有想着郑扬说的让自己上位接任,反正你是在开玩笑,即使是真的你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还是安安份份地做好自己的事吧!

明天的古琴大赛闭幕式自己也要去参加的,郑扬说他要在明天的古琴大赛闭幕式上露一手,不相信他的琴艺会有什惊喜,大概只是会弹奏罢了。希望他不要在古琴大赛闭幕式上丢丑就行了!

郑扬在办公室里,将自己的东西整理了一下,用一个纸箱装着拿到了小文的办公室,小文见郑扬将东西带过来,知道郑扬是真的决定辞职不干了。

小文接过了郑扬手上的纸箱,望着郑扬说道:“你辞职了!我也不干了,我这就写辞职报告!”

郑扬伸手揉了揉小文的头,对小文说道:“你现在不能辞职,再坚持一个月,我要让孙部长接我的位子,等他坐稳了你再辞职。”

小文点点头:“嗯,我听你的!”

第二天的早晨,郑扬去了北江市政府,不干了,总要对上面说一声啊!

拿着辞职报告,报告上只有几行字:“兹有职郑扬,不想再上班,不干了!辞职!本人职务由孙部长继任!”后面落着郑扬的名字和年月日。

郑扬将辞职报告递出去,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下午的北江市天女河风景区,人山人海,车水人流,风景区的水岸码头,一班一班的游船向着天女河的远水驰去。

今天的北江市古琴大赛的闭幕式下午两点召开,大半个北江市的人都聚集向天女河的风景区。

郑扬来到天女河的风景区的水岸码头,孙部长早早地等在了码头边。

早上郑扬递辞职报告的事情孙部长也知道了,市里的领导打电话给了孙部长,将郑扬的报告用微信发给了孙部长。

领导不理解郑扬为什么要辞职,孙部长将昨天郑扬的话说给了领导听:“郑部长说他走的路是和我们不一样的,我们不懂!他说今天的古琴大赛的闭幕式上我们会知道的。”

孙部长将郑扬带着走上了一条专用的游船,游船上,北江市的领导基本上都来了。

好家伙,这一次的北江市古琴大赛是全国直播,后来连央台记者都来了,直接将决赛搞成了全球直播。

这次古琴大赛的举办,规模空前绝后,只是大赛的主要策划人郑扬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昨天孙部长已经向北江市领导汇报了,郑扬今天的古琴大赛闭幕式一定参加!

游船开向天女河水中央的古琴大赛主会场,郑扬和北江市的领导一起走向了主会场的高台。

闭幕式的程序一项一项地进行着,颁奖典礼、领导讲话、歌舞表演等等,郑扬最后代表北江市宣布这一届北江市古琴大赛的闭幕!

经久不息的掌声,孙部长坐在高台的边沿望着郑扬,就这么结束了?不是说要弹奏古琴的吗?

坐在台中间的市领导也回头望着孙部长,你说的有些不一样啊?

正在这时,坐在台上的卓飞声、俞平、钟离、嵇子见四老站起来走到郑扬的身旁,卓飞声的手上捧着一架古琴。

“老朽躬请郑部长弹奏一曲!”四老齐齐地弯腰向着郑扬邀请着,声音通过麦克风传遍整个的主会场。许多人望见卓飞声手上的古琴,“绿绮琴!司马相如的绿绮琴!”

郑扬站了起来,伸手轻轻地向着四老拂了拂,开口说道:“好吧!我就为大家演奏一曲《春花秋月》吧!”

郑扬没有接卓飞声递过来的绿绮古琴,走到高台前,伸手向着空中一指,抒掌挥动,只见轻风四起,馨香四溢,蓝天上,空中的白云一朵朵地向着主会场的高台之上汇聚,天空之上,仿佛出现了一个布幕,蓝天白云、鸟语花香、青山、流水,兰花蔟蔟、春燕剪剪。

一会儿,绿柳如丝,百花绽放,蛙鼓、鸣蝉,渐渐地秋风、明月、霜天、红叶,忽然雪花纷飞、寒梅吐香……只见天空的布幕上出现了一枝笔,从笔端写出《春花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