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四)新世界

96
梅凉 Excellent
2016.11.18 21:18* 字数 3492

大梦过半(三)班主任

“走在匆忙的城市,努力奔跑的日子,感觉自己并不属于这里。”——梁静茹

梅凉,本名不是梅凉,班里的人不知道从哪里知道她的笔名,从那天起,所有人都叫她梅凉。

2006年9月,梅凉和爷爷从小镇出发,前往城里的北枫一中报到。

家里只有爷爷奶奶,本来梅凉想一个人去,但行李太多,一个人搬不动,还好爷爷年纪不算大,57岁,身体硬朗。

在客车上碰到了同样去报到的李艺,乡里的第一名。今年整个乡考上北枫一中的有七个人,初中三个班,梅凉班上有五个,另外两个班一班一个。

听说今年相较去年更好考,因为扩招,而且好些尖子生都跑去成都读了。

梅凉要上北枫一中的话正常发挥应该没问题,但不是太稳妥,这样胜算大了不少。平时班上能上B中但考北枫一中比较困难的人,也多了机会。所以今年在北枫一中会遇到三个同班同学,这在以前来说是很难的,以前曾有几届,全校没有一个人能上北枫一中。

不管怎么样,能上北枫一中就不错了,实验班什么的没有想过,几个姐们儿都有心理准备,这次班上考上的四个人都是女生,唯一的男生可以忽略不计。

北枫一中收了很多关系户,土豪家长说不进实验班就不投资,于是这一届人数增加不少。

还有一部分是北枫一中初中部的学生,成绩上了A4就能直升高中部,但像梅凉她们这种小镇的孩子必须上A1,就算上了A2也很悬。四个女孩儿,有两个A1,两个A2。其他班上的两个人都是A1,并且进了火箭班。

反正早就习惯了,以前全校排名,前两位基本没变过,第三名就是梅凉她们几个,但是第三名和第二名经常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有时候差好几十分。那个时候,对学霸就已经有了敬畏之情。

入学考试,梅凉899名。但她很淡定,因为以前城里的学生回来,随便拎一个都能进她们乡里前三。农村和城里的教学水平,差太远。

不过,梅凉的初中生涯还是比较轻松的,没有人会逼着自己去补习,一是没钱,而是没有人开补习班。农村的娃,要么上职高,要么直接退学。

今年,最后参加中考的人,全校有60多个,上北枫一中的有7个,不错的成绩。

不过林筱锋说,在城里他们班60个人,只有几个人没有上北枫一中。城里的实验班就是这么恐怖。

不管怎样,梅凉还是挺进高中生活了。

以后要怎么过呢?感觉自由了一些,可以一个月才回一次家,真好。

每学期生活费一次性到账,自己安排,经济自由了,真好。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终于可以离开那个小地方,可以的话,永远别回去,真好。

背着大包小包进了城,感觉自己像土包子,爷孙俩在城里的亲戚家吃了午饭,准备去学校。

可是公交车都满员,到了他们所在的站,已经不停了。这趟公车就像北枫一中的校车一样,永远都那么多人。最夸张的是还能看到人脸贴在窗户上,像糊了的大饼,到了周末几乎都是这样的盛况,关于这一点,梅凉深有体会,接下来的三年,都要赶这班公交车了。

但现在要上这辆车貌似不现实,亲戚帮忙叫了出租车。

爷爷不轻易坐出租车的,因为公交车只要一块,出租车起步价都是4块。

现在看来,真是太便宜了,哪里还能找到起步价4块的出租车,所以之后梅凉大学回来,基本都打的。

到了校门口,爷孙俩松了一口气,终于到了,进去之后应该先做什么呢?找寝室还是去教室?

重点中学果然霸气,校门口都那么豪华,门口就是保安室,北枫一中是封闭式管理的学校。

保安的作用主要是逮晚上翻墙出去上网的学生,和隔着铁门卖薯条的小商贩。

梅凉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跟保安也会有些过节。

梅凉心想,那围墙上面不是有铁尖尖么?跟哪吒的喷火枪一样,那些亡命之徒真的敢翻?

班长说:“哈哈,你太天真了,打游戏的人就像吸毒的一样,瘾上来了命都可以不要。铁尖尖算什么?就算男生变成女生、女生变成女人都没关系!”

太夸张了,班长总是夸大事实。

梅凉眯着眼望着那一排密密的围墙护栏,仔细思索:男生变成女生、女生变成女人?什么意思……

进门处有一定的坡度,这不愧是重点中学,路上铺的都是瓷砖!好奢侈!

“不过下雨天会摔跤么?”梅凉自言自语。

门口的保安听见,好心提醒:“会的。”

梅凉不以为然,怎么可能?重点中学,怎么会让自己的学生摔跤呢?

从农村里来的娃,看见北枫一中的大门就像看见了宫殿。但不是每个人都这样想。

事实证明,真的会摔跤,一点儿也不科学,梅凉自己摔过两次。

屁股摔成四瓣也不是说说而已。

“MD!没事儿贴什么瓷砖?!装土豪吗?为毛不铺金砖?!!”

这是入学一年后的梅凉的内心感受。

发现一个规律,不管是多么好的学校,进校的学生都有种被骗的感觉。

“什么嘛,也没有传说中那么好,都被招生简章骗了。整天呯呯砰砰,也不知道在修个啥?看起来有钱,其实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穷得抠脚!学风也不见得多好……”总之能挑出一大筐的毛病。

民间流传着一首打油诗,适用于每个学校。

“远看XX中学金光灿烂

近看XX中学破破烂烂

十个学生九个笨蛋

还有一个

神经错乱。”

但是出了学校,就不一样了。

“XXX,你现在在哪儿读书啊?”

“北枫一中。”看似不经意地回答,其实恨不得把下巴抬高,鼻孔朝天。

心说:没错!对!就是北枫一中!很洋气对不对!!?

看到B中或者C中的人时,还会不经意地穿着校服从他们身边路过。那一刻,没有人会嫌弃那个校服有多难看,重要的是北枫一中的标志。

这种潜意识的成就感来自名校。

回到学校,又会不停挑刺。

毕业了你会发现:唉,其实咱们的母校挺好的,寝室条件也不错,好多二本学校的寝室还有耗子呢!操场好大呢,很漂亮。教导处主任虽然啰嗦,但是很和蔼……

简单来说,母校就是一个,我们在心里骂了千万遍,却不允许别人说一句“不好”的地方。

梅凉让爷爷在阴凉处等待,自己去找教室。

这个时候有个人也好,不然自己拖着行李跑像什么样子?

教室在五楼,梅凉进去的时候,班主任建忠哥正被围绕在家长和学生中间。

队伍并不长,因为很多人插队,都围在前面。

梅凉看到一个女生,也就是班长,不过梅凉只在入学考试跟她见过一面,看她那气场还以为是学姐呢。但梅凉当时根本就没想起她,那女生抬头也是一怔,但是立马认出了她,并且微笑问候。

梅凉皱眉,这丫是谁?跟我傻笑干嘛?有病吧!

眼看就要到了,谁知进来一个学生,短头发,微胖,脖子上挂了一把钥匙。

这个年纪,会把钥匙挂在脖子上的女生,真是罕见。

而且那个钥匙的绳子也很土,没什么花样儿。

梅凉最讨厌插队的人,把人家当垫脚石的人最讨厌!

不过暂且饶过她,老师在这里都没说什么。

谁知那女生刚走,又来一个家长,拿着报名条儿就往老师面前送,老师觉得不太好,正要说什么,那家长立马又递了一包烟给他,并且热情地问:不知老师贵姓?

“免贵姓刘。”说着,烟就进了口袋。

“烟鬼!”梅凉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她觉得很不爽,城里怎么都喜欢这一套,那包烟好像很贵的样子。

幸好插队的都完事儿了,梅凉终于能够走上前。

班主任手里拿的是花名册,目测应该是按照入学考试的名次排列,梅凉比较靠后。

班长和刚才那个插队的女生都在前几名。

梅凉在心里觉得不值,这些人这么厉害,入学考试多对一个小题就能进实验班了。

不过结果就是这样,不能进就是不能进。

拿着条儿去找寝室,差点没累死,教室在五楼,寝室在六楼,距离还那么远,要上个学还真不容易。不过当看到食堂的时候,梅凉已经无语了,果然是三点一线,食堂比寝室还远。

估计是怕学生上课的时候闻到食堂的香味儿,丧失了斗志。

梅凉是倒数第二个进寝室的,进门就呆住了,这寝室好豪华,跟初中的完全是两个级别。

初中梅凉是走读生,不过她进过同学的寝室,那就是教室改装的,密密麻麻的上下铺,没有卫生间没有洗漱台。现在看到这个寝室:地板砖、阳台、厕所还有雪白的墙壁……

“简直就是天堂了,比我家里的房间还亮呢。”正这么想着,听见一个家长的声音,还挺熟悉,好像在哪儿听过。

就是刚才递烟的家长,她正在细心嘱咐自己的女儿:“娇娇,你没住过集体宿舍,可能要适应适应,这里比较小,你就将就点啊。唉,怎么只剩上铺了,你上去的时候小心一点。这看起来有点悬,会不会掉下来哦,我得叫你爸弄个护栏……”

她的女儿坐在下铺,玩着手机:“嗯,知道了。”可能是现在人比较多,她不好意思发作,语气里还是有些不耐烦。

梅凉看了看手表,估摸着天色,转身对爷爷说:“您就先回吧,现在过去能赶上下一班客车,剩下的我自己弄。”

梅凉选了一个靠阳台的上铺,席子一撒,放上铺盖。再把衣服放进柜子,还有一点空间。

洗漱用品摆好。嗯基本完成了。总过程不到一个小时。

真不知道她们怎么这么啰嗦,一家老小帮着铺床,现在都没弄完。仔细观察才发现她们的席子下面都有棉絮。刚才那位妈妈还给女儿弄了三层,生怕她觉得硬了。

八人间,还有一个人没来。靠门的下铺已经铺好,但不见人,应该是出去了。

插队的女生也在这个寝室。原来寝室就是按照报名顺序来排的。

真不科学,这寝室不是应该事先安排好的么?就这么草率地决定了不要紧吗?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五)新兵痞

大梦过半(现代长篇)
20.2万字 · 7983阅读 · 1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