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抉择越旧越痛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也想沉静如水做个真女子,但炎炎夏日总是令人烦躁。禁不住流年侵蚀,白发生,皱痕起,内心常悲凉,额头簇心事,胸无大志依然力不从心。揽镜自顾,面目可憎。

我自始至终没能走出这一方城池。

记忆里自己没有过青葱岁月。上学的时候,内心里藏着深深的自卑,成绩单是唯一的光鲜亮丽的外衣,能替我遮掩着杂乱不堪的荒草。我总是在不屈和认命中纠缠,常常彷徨,常常惆怅,常常愤懑,常常不甘……可自己终究是有些梦想的人,窃窃地爱上了一座象牙塔,偶尔也做一个美美的梦。

可我终究还是认命了。服从,是我从小到大学得最道地的本领。我很憎恶自己的顺民奴才相,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反抗。我见过姐姐蜷缩在床头只是狠狠地哭着的抗议,她的抗议奏效了。我心里是多么羡慕,暗暗恨自己不懂得争。我心里早就掀起了惊涛巨浪,可是依然表面上装得若无其事。

从此,折断了翅膀。依然在遗憾后悔中痛苦,依然在现实与憧憬中挣扎,依然一次次说服自己认命,却硬生生逼得自己如火一样燃烧,烧掉那片荒草地,烧掉深深的自卑,涅槃出一个做什么都要出彩的自己。

想起同学的父亲见我第一面,说我眼角眉心攒着愁苦,恐命运不济。如今走过这许久的人生,这句话真的事事应验。不论多么努力,不管多么认真,不计付出了多少,准备了多久,机遇总是与我巧妙地擦肩而过。

我终究逃不脱这一方城池。

流水学会的本事便是最简单最容易的事,向低处流,向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里的人一定不是我这样子的人,我倘肯顺水而下,也许会幸福很多。

不在沉默中死亡,便在沉默中爆发。没有爆发的勇气,堪堪只剩下死亡的结局。痛啊,真的痛。有些抉择,越旧越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