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9

9-12章

低头看了看表,发觉她太早来了。

抬起头时,忽然,她的视线像是被钉住般,停在某个朝自己跑来的人影。

为什么那个人会在这里?

只见宋晨笔直地向着她跑来,蔡沐心里依然告诉自己他不会是来找她的。

因为没有理由啊。

“你好。”宋晨微喘地停在她面前。

“呃……你好。”或许只是刚好也来看电影吧,蔡沐心想。

宋晨穿着平常穿的衬衫,搭配深色毛背心,斜背着一个包包,明明是个三十二岁的男人,也没有娃娃脸,但看起来却像个学生似的。

“那个……抱歉。”宋晨从背包里拿出手机,将手机萤幕那面转向她递出。

她移动视线看着那手机,只见萤幕里有一则王先生传的简讯,内容写着他早上突然有事,不能来赴约,要宋晨来这里代替通知和道歉……蔡沐握住那手机,按着往下的键一行一行看,讯息的最后还写着要宋晨和她两人一起欣赏电影的建议。

“对不起,他突然有事,说不方便打电话给你,所以才请我来。”宋晨说道。

传简讯的时间确实是今天凌晨。

“……喔。”虽说是个意外,但特意打扮过并且早到的自己却像个蠢蛋,尤其是还让个不相干的人来通知她约会取消。蔡沐感觉相当难堪,但仍是力持镇定地将手机还给宋晨。

只听他又启唇说:“他是真的有事情,我代他向你道歉……大概是因为我先前提过想看这部片,所以他才会说让我和你一起……请你别介意。”

是吗?谁知道是真的之前提过,还是只是顺着藤蔓往上爬说想看。听到宋晨这么说,一瞬间蔡沐心里想的是这个男人使用的招数不仅过时老旧而且还非常不巧妙。

但更令她失望到极点的,却是自己心仪的人就这样撇下她,还找别的异性来陪她。这是否表示,她在对方心里一点分量都没有?

她低着头,沉默以对。

宋晨见她不说话。便又道:

“因为我妹妹一直跟我推荐,要我去看……”

连妹妹都搬出来当借口了。蔡沐冷淡道: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她的口气不太好,有点迁怒的味道。

“……抱歉。”

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要站在这里,不知道宋晨干嘛要对自己道歉,她依旧低垂着脸。

这种时候,她需要一个人好好整理心情,偏偏宋晨站在她面前,也没要走开的意思。

他是想和她一起看电影吗?

虽然她不愿意,但是,他是王先生的好朋友啊,已经来赴约的她没什么理由就此拒绝,不过,她又为什么非得和宋晨一起看电影不可?

看到电影票的时候,她就发现这部电影她完全不喜欢,会来全是因为心仪的人邀请。过分的是没来的人,但她却生宋晨的气,不知要把那份怨怒发泄在谁身上,她好懊恼。

“电脑……可以用了吗?”在安静了很久很久之后,宋晨忽然启唇问道。

不相干的问题让蔡沐的思绪像是被截断了一下,她停顿半晌,才低声回道:“可以用了。”

“是吗?太好了。”温温的声音这么回答着。

这样的对话让她忆起之前要向他道谢的事。她承认自己并不积极,但她真的想说谢谢的。

他之前帮了她的忙,虽然她不想跟他一起看电影,但陪他看的话就可以把事情都解决了。

只要忍耐和他看一次电影,就什么都扯平了。

在心里冒出这个想法的同时,她开口道:

“你……电影……要看吗?”

“咦?”宋晨望着她。

蔡沐面红耳赤地抬起头来。

“电影啦!要不要看?你不是说你有兴趣吗?”

宋晨只是迟疑几秒没回答,她便胀红着薄薄的脸皮立刻道:

“怎么?”

“不……只是,我觉得你似乎并不想看。”宋晨老实道。

“哪有!我没有不想看啊。”明明情绪这么明显,她却只好硬拗。再考虑下去就会开始想后悔了,“走吧。”转身就往售票口走去。

在宋晨跟上来时,她不忘拉开警戒线道:

“我先声明,一起看电影是以朋友的立场喔,其它什么都不是。”她正经又用力地强调。

“嗯。”

宋晨轻轻应了一声。蔡沐转移视线望向他,只见他露出温柔的微笑,她不禁一怔,那笑容马上就消失了,她都来不及看清楚,他又恢复成平常那种温淡的表情。

好像不小心闪了下神,蔡沐赶紧拉回自己的注意力,然后她立刻发现,在走路的时候,宋晨一只手都会放在她腰后,就好像……在小心翼翼地保护着什么似的。

虽然并没有真正碰到她,但他这个举止却让她非常不自在,她压低声道:

“你可以不要这样子吗?不要把手放在我后面。”

“咦?”宋晨微怔,赶忙收回手。“对不起,因为我和我妹妹出门都是这样的。”

又是妹妹。蔡沐翻个白眼。

好奇怪,这个男人真的好奇怪。

从认识他以来就她这么想着,他在她眼中始终是个怪人。

怪人帮她划好了位子,怪人自动去买了饮料和爆米花,怪人入场时让她先走,进去后看到里面的位置是女生,就把靠着女生的座位让给她坐,然后他自己坐外面。

公司的大妈曾透露他没交过女朋友,但这几个小地方的体贴感觉起来并不像是个没和女孩子进过电影院的人;可是他的某些行为又真的很令人舒服。

喝着可乐,吃着爆米花,放映厅的灯熄了,她告诉自己忍耐两个小时就没事了,却不料她渐渐地被情节吸引,一部看片名就让她半点兴趣也没有的电影,竟让她目不转睛到结束。

影片播毕散场时,蔡沐一直到步出戏院,终于还是忍不住道:

“好……好好看,声光效果超炫的。”她本来以为机器人电影一定很无聊,所以在看到片名时才会兴趣缺缺。“你看到那些机器人变形的画面了吗?好厉害呢。”

她像个小女孩般兴奋地又讲了好几句感想,在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嚷嚷发表后她才觉得自己有些失态而微微脸红了。

然而,宋晨却在她变得安静后,道:

“嗯,我也觉得很厉害。幸好有来看。”

她目不转睛地望着他,他脸上是同他嗓音一般柔软的笑意,这一次,她看得清清楚楚。

之前还有点困窘的气氛,不知不觉地因为这样而消失了。

那笑容,让她脱口问道:

“你、你笑什么?我之前说我们是朋友的时候你也笑了,你到底在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是在笑她态度不一吗?

宋晨一愣,掩嘴稍微撇开脸,有点歉然地说:

他道:“不管什么年纪,我总是觉得交到朋友是一件值得令人开心的事,所以才会笑……我被提醒过笑起来的样子似乎会让女孩子感觉不舒服,不过真的没有其它意思。”

虽然打从心里认为他是个怪人,但她并没有觉得他刚才的笑有哪里让自己不舒服……难道是因为这样,他才常常一副什么都没有、却也不会让人感觉冷漠或冷淡的温水表情?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宋晨轻声说了句“不好意思”后,拿出手机接起。

“……上下线范围呢?厚度的线性关系图看了吗?检查量测的部分,厚度有异常的话,看是不是动到设定值了……”

说着一些她不懂的东西,宋晨温声地对电话那头交代工作上的事。

几分钟后,他收了线,对她道:“抱歉,公司里有些事,我必须回去处理。”

“啊,喔。那我、我要逛个街。”蔡沐连忙道。看电影之前还想着赶快看完结束,现在却对他要离开的事有点反应不过来。

宋晨轻点了下头,说:“谢谢你今天陪我。看电影很开心。”

突然被这样当面道谢,蔡沐的脑筋又一下子转不过来。

“啊,不……不会。”她望着地面道。说是陪他,其实反而有被他陪的感觉。

“对了。”宋晨转身离去之前,从包包里拿出两本书,道:“帮你修电脑的时候,我看到你的电脑桌面上有个名称是日文检定考试报名的资料档案。我家人也考过,这两本是很好的工具书,我上次回家想到你要考,问过后拿了来,希望对你有用。”

他将书递给她,蔡沐缓慢伸手接下。

她双手拿着那两本书,光是看封面就觉得熟悉了。

这是很多人推荐过的书,不过这一版因为缺货而很难买到。

那视线令宋晨启唇道:“……我弄错了吗?”

“咦?”蔡沐回过神来。

他温和询问着:“还是你并没有要考,或者不需要?你直接告诉我不要紧。”

“咦?啊……我有要考,书也很好,你没有弄错。”蔡沐手指无意识地捏著书角。

他好像又极浅地笑了一下。

“那就好……你今天穿的衣服很好看,粉红色很适合你。”他对她说着。

说完,他就走了。

一……一般人会像他那样讲话吗?蔡沐不晓得为什么被称赞了却觉得尴尬到不行,是因为她听出来宋晨也是很尴尬的说出那些话吧。

蔡沐站在原地,看着他高瘦的背影,有一瞬间觉得那画面有点眼熟,给她某种即视感,她想着大概只是错觉。

“说什么粉红色很适合……”赞美的技巧好像也很不高明。

不过,今天过得还可以。电影很好看,她并不后悔出门。

往百货公司走去,她才又想到——

今天,反而是他向她道谢了。

“哈啰。”

上班时间,听见打招呼的声音,蔡沐仰起脸来,望见英俊的男人靠在柜台边对自己微笑着。距看电影的周末已隔了一个多礼拜,这是她在被放鸽子之后第一次见到王先生。

“嗨。”她有点不自在地回应。虽然并不会不开心,但态度已没办法像之前那样自然。

“不好意思,上次没去赴约。这是谢礼。”王先生一点都没有芥蒂地笑说着,然后将手里的小礼盒交给她。

“谢礼……”蔡沐疑惑地重复。

“是啊。早雅学长说谢谢你陪他看电影,他要我亲自来道个歉。他就是在这种礼貌的事情上很守规矩。”王先生指着那小纸袋礼盒说道:“他挑的,他出钱,虽然他要我拿来,但我可不会厚脸皮把这当成是我的赔礼。里面是巧克力,我本来想也可以送你蛋糕或其它东西,不过他说你不能吃蛋制品的东西。”

不经意流露出的话语,令蔡沐登时顿住。

“咦?”为什么?这什么意思?宋晨怎会这样说?

“东西已经带到,下次有机会,我会以我的方式表达歉意。不好意思了。”王先生弯腰做个优雅的敬礼动作,然后就走开了。

虽然王先生来向她道歉很好,但蔡沐此时心里在意的却是宋晨怎会说她不能吃蛋制品,他们又没一起吃过饭,何况,她是可以吃蛋的啊。她心底满是疑问,却又找不到解答。

明明可以把这件事当成是宋晨搞错了,无奈它却像是念书考试时解不开答案,她时不时地就会想起来。在意了整整两天,还是一直在想。

她忘掉什么事吗?总好像有这样的感觉,却始终想不起来。

这天快要中午的时候,从大门外进来一位女性访客。对方没有来柜台询问的意思,只是坐在大厅沙发上,拿出手机联络着谁。

由于快到午饭时间了,蔡沐眼角余光瞥见有人走近那名访客,发现是宋晨时,她停住了手边的动作。那名年轻女性访客看见宋晨到来,从沙发上站起身,下一秒,开心喊道:

“小雅!”她飞快张开双手、踮起脚,亲昵地搂抱住宋晨的脖子。

眼前的情景让蔡沐愣住。宋晨有没有异性缘,自己是深刻体认过的;他又说他没交过女朋友,但现在却有一个女孩子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他热情地投怀送抱,怎么不教人吃惊!

宋晨先是轻拍对方的背,他脸上露出蔡沐从未见过的温柔神情,在女孩子收回纤细手臂站好后,他低声对那女孩子说了几句话。

蔡沐这时才看清楚那年轻女孩拥有一张非常清丽可人的姣好面容;女孩笑得好愉快、好开心,一下子挽住宋晨的手就往外走。

“……怎么啦?”同事在旁边唤着,蔡沐这才回过神来。

“不,没什么。”那个人跟谁亲密根本不关她的事。这么想着,拿着钱包往餐厅走去。

走没多远,就瞧见宋晨和那女孩在前方,原来他们也要到餐厅去。

那女孩一路上不停说着话,笑容灿烂耀眼,宋晨只是垂首聆听,就好像他是因为经常微低着头听对方讲话才会像个路灯般颈脊弯曲。

在排队买餐的时候,那女生本来站在外边,宋晨很自然地和她交换位置,让她移动到里面。买完餐后,他一手端着盘子,一手护在她腰后,一副保护的样子,带她到空位坐下。

会是他妹妹吗?蔡沐想起他曾经说的话,但那个女生喊他“小雅”,而且长相一点都不像啊。不过这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蔡沐是真的觉得与自己无关,纯粹只是忍不住好奇罢了。

笑盈盈的女孩非常健谈,因为如此,宋晨有些同事也坐了过去,渐渐地成为一个在餐厅里稍微热闹的小团体。然而,中心的宋晨一直都只是在倾听而已。

短暂的午餐时间很快就过去,众人吃饱后纷纷回去工作岗位。宋晨在大厅门口和女孩子道别,女孩子又亲密地拥抱了他一下、挥过手之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真可爱。”在宋晨经过柜台的时候,蔡沐还是忍不住问道:“她该不会是你的妹妹吧?还是学生吗?”年纪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大概小一或两岁,似乎还没有出过社会的气质。

“啊。是。”宋晨温文地回答道。“是妹妹。在外地念书,经过这里来看我。”

天哪!还真的是兄妹。蔡沐觉得好惊讶。她自己也有一个哥哥,她是绝对不会喊兄长什么可爱的昵称,也绝对不可能在这种年纪亲爱地抱着兄长,她哥哥和宋晨同年呢。

……咦?

好像快要想起什么了,蔡沐突然停住。

那年夏天,好像很热……明明放假应该要开心的,但是那个暑假,一直让她觉得很讨厌……

愣愣地凝视着宋晨逐渐走远的背影,忽然间,她大吃一惊!

“呀!”

仿佛触动了开关,一直阻塞不通的脑袋里飞进尘封许久的回忆,蔡沐不禁惊呼出声。

她……她想起来了。

客厅茶几上放着一盒她不吃的布丁。

她知道,哥哥的同学又来了。

炎热暑假快要放完的最后两个星期,这个哥哥的同学已经是第九次到他们家了。

每一次,他都在哥哥的房间里,坐在书桌前,帮读高二、不念书、只顾玩的哥哥写笔记。

她听过哥哥和其他朋友讲电话聊天,哥哥只是想要他帮忙抄笔记才和他作朋友,每次用的借口都是有事很忙,哥哥的这个同学也不会问到底是有什么事。

那天,他又坐在那里。

外面蝉叫声好吵,天气超级超级热,哥哥的同学从来不会自动开冷气来吹。

从房门口望进去,只看到他瘦瘦的背影,垂着头专注在桌前。透过窗户射入房内的阳光好亮,他白皙的后颈、整洁的衬衫,在光线之下,看起来好像都闪闪发亮着。

这个被哥哥叫来写笔记的同学,对她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有时候还让她和一个陌生人单独待在家里,她好几次想跟妈妈告状,但她也不愿意被当成告密鬼,所以还是忍住了。

陌生人每次来他们家按门铃,都会带着一盒布丁。

“你好。这是送给你的。”他总是站在逆光的门口,微弯着腰这么对她说道。

她从来都不吃,只是任由陌生人把东西放在客厅的茶几上,但却一直很担心对方要是有天强迫她吃怎么办?好几次之后,她才想到可以用她小时候对蛋过敏当借口。

“我吃蛋会长、长疹子。”她有偷看过,盒子里每次装的都是鸡蛋布丁。

她出生时有过敏性皮肤炎,长大以后抵抗力强就自然好了。是妈妈告诉她的。

她拙劣又困难地开口,那是她第一次和陌生人说话。

心脏一直蹦蹦跳着,陌生人要是生气的话,家里没人可以救她。

然而,陌生人只是相当不好意思地对她说:

“是这样啊……真抱歉。”

因为逆光,所以她看不清陌生人的表情。

但是陌生人的声音好温和。

这个人,一定只是因为相信哥哥很忙,所以才帮助哥哥;一定只是因为她是个看起来会喜欢吃点心的小女孩,所以才送这些布丁给她。

那一刻,比起整天跑出去玩的哥哥,她竟然觉得陌生人才是好人。

“哥——哥哥他,其实都是跑出去玩,一点都不忙。”于是,她决定倒戈,把事实真相告诉这个陌生人。

陌生人先是停住一下子,然后缓慢伸出手,轻柔地摸了她的头顶。

“谢谢你告诉我。”

她仰着小脸,隐约见到陌生人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下次他来的时候,吃一下吧,布丁。或许他不会再带布丁来了,但是他一定会带别的东西送给她,不论那是什么,都吃一下好了。

虽然她这样想着,但是,开学之后,陌生人就再也没来过了。

最后,她对这个人留下的印象就是,一个帮讨厌鬼哥哥抄笔记的傻瓜呆。

趁着放假,蔡沐回老家看家人,然后在家里那等于仓库的旧房间内翻箱倒柜,终于找到兄长已长满灰尘和结蜘蛛网的高中毕业纪念册。

翻找到兄长班级那一页,她看到了宋晨的名字和照片。

真的是他。那时候,她并不知道他的名字,记得的只有那个瘦瘦的背影,以及模糊不清的脸部轮廓,若不是她辗转听到宋晨说她不吃蛋制品,她可能得过很久、或许永远都想不起来也不一定。

所以,他说“我们以前见过”。

那不是什么老套又骨灰级的把妹招数,而是他们真的见过。

她……完全误会宋晨了。

回到公司上班的周一,蔡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瞅着柜台电话。从抽屉取出宋晨的名片,她深深呼吸几口气,然后拿起话筒,直拨他的分机。

响了好几声,就在她要放弃的时候,总算接通了。

“喂,请问找哪一位?”

男中音透过话筒传过来,一直都是这么温和。

“找、找你。我是……蔡沐。”她有些紧张地说。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

“请问你今天下班有空吗?”蔡沐瞥一眼旁边的同事,很小声地道:“我有事想找你。”

“今天下班……我等会儿中午就下班了。”宋晨回答道。

“咦?”为什么是中午?她要五点才能下班,这样时间搭不上,还是约别天……

宋晨连问什么事都没有,仅体贴地说:

“你想要约几点?在哪里呢?”

“约——”她五点结束工作。“约五点半,在……在第一次见面那家咖啡厅里好了。”

“好。”宋晨答应道。

约定好了,蔡沐遂将话筒挂上。下班时间一到,她换好衣服就赶忙去址约。

推门进入咖啡店,她稍微找了一下,却没有见到人。再仔细看过一遍,角落一桌,有个人趴在桌面上,玻璃杯旁放着餐巾纸折成的两只鹤。

她愣了愣,随即走过去。

在接近座位时,似乎听到脚步声的宋晨已先抬起脸来。他微微瞇着的眼睛好湿润,大概是有点意外,蔡沐莫名地心一跳,他就拿起放在一旁的眼镜,低着头戴上。

“你好。”宋晨一如每次见面那样轻声问好。

“你……你好。”蔡沐正准备坐下,却见宋晨站起身来帮她拉开椅子。有点夸张又过头,就像走路会保护女生那样。她道:“你……你等我等到睡着吗?从中午等到现在?”

“……不。”他摇摇头。“公司刚好有事,我又顺便待了一下,刚刚只是稍微休息一下。”

“是吗?”或许公司的确有事,但也不会让他从早就应该下班的中午弄到现在。虽然觉得真是不凑巧,但无论如何,蔡沐都有话想要当面对他说。

“请问,有什么事呢?”宋晨问。

“啊……呃……”她已经知道这个男人先前并没有对自己恶意地说谎,一切都是她单方面的误会。从认出他以后就一直想着,绝对要讲出来的,但是话到了嘴边,却又没办法如想象中那般轻易地传达出口。“那个我……我……”

“不好意思。”

好不容易要说了,服务生却在此时送上meun一打断了她酝酿出的气势。

蔡沐真的有种当场漏气的感觉。她紧抓着手中的meun。

开玩笑地告诉他,自己前两天才发现事实真相;或者严肃认真地表示自己直到上个星期才想起来;不论是哪一种方式,她都在心里演练过了好多好多遍。

其实,怎么说都可以吧。这个人,一定都会接受的。

“……我要一个焦糖布丁。”蔡沐对服务生道,然后用meun遮着脸,用那已经七零八落的勇气低声说:“我……我小时候不能吃,但长大以后,早就可以吃蛋制品了。还有……巧克力……也很好吃……”

语毕,她稍稍将meun移下,一双眼睛小心观察着宋晨的反应。

只见他微微地旺住一下,然后,笑了。

好温柔好温柔的。

没有任何责备或其它话语。她之前还把他当成骗子,对他怒言相向,她现在终于记得,却不干不脆地承认,他就只是用表情让她明白,他知道的,没有关系,所以不用介意。

蔡沐不晓得告诉宋晨他笑起来会使人觉得不舒服的那个人是谁,但是,她却能够非常确定,那个人一定是不想让太多人看见这么温柔的笑容,所以才会那样说。

这一瞬间,他温文的笑令她连眨眼都忘了。

“你如果告诉我的话,我就不会对你生气了啊。”

宋晨只是清淡地说:

“不记得的话……就是不记得了。我说了,你也可能想不起来的。”

他说的没错,那也是有可能发生的,到最后自己还不是又会认为他骗人。

“……但是,没想到你还认得出我。”那时候她才小学呢。

“你的五官轮廓并没有变很多。”宋晨直视着她,他又道:“而且,我有看过你的照片。”

她不解。

“照片?”

“你哥哥有把家人照片带在身上的习惯。有时候会看到。”宋晨说道。

她停顿了下。兄长的确喜欢在皮夹里塞照片,还说是因为没有钞票,所以才这样增加厚度,总是一边放女朋友的,另外一边放家人的,但……

“等等……你的意思是,你和我哥哥还有往来吗?”她好意外,完全不晓得,还以为高中那年暑假抄完笔记兄长就和他断交了。

“高中毕业以后,两、三年才会见一次,但并不是完全没联络。”宋晨温慢道:“上一次高中同学会,他还把新住址给我,也有找我帮他搬新家。”

她……她哥哥到底是有多不要脸!绝对是跟以前一样,有事情才会找宋晨的吧。

“我哥真过分,你还帮他。以前,他要你来我家,还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不管。”

“因为他找我去,就有人陪你了。”宋晨友善地说,“他是相信我,才会让我和你留在家里。”

兄长做的明明是差劲的事,他却讲得一副兄长好有义气的感觉。被卖掉还帮人数钞票。

“我哥以前还要你帮他抄笔记,你现在还理他做什么。”她都觉得好可耻。

宋晨似是想了想,然后道;“你哥哥是我的朋友。”

那到底是哪门子的朋友?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什么人永远不会变,那个人一定是宋晨。经过这么多年,给她的感觉竟是如此一致——总而言之,就像个傻瓜呆一样。

“所以,你也只是在照顾朋友的妹妹而已。”所以才一开始就对她很好。

听到她这么说,他清浅地笑了一下。

“你现在也是我的朋友。”

蔡沐一愣,忽然满脸通红。

是、是吗?”

听……听起来真的觉得非常非常难为情。

“其实,你高中的时候我见过你一次。宋晨说。

咦?原来还有漏掉的。蔡沐望住他。

“你不记得了吧。每次巧合遇见你,总是有趣又难忘。”他淡淡地说,湿润的眼眸轻弯着。

她只是又忘记移开视线,一直看着他。

结果到谈话结束,她回家洗澡上床睡觉,她还是想不起自己高中时何时见过他。

但这一次,蔡沐不觉得他是乱说了。

在回忆起之前的事后,,她从她和他相遇起,一路想着两人每次见面的情景和状况。

这个人,有时候真的很奇怪,但一直都是个好人。

很好很好的好人。

澄清误会以后,宋晨在她心底的定位轻易改变了。

从不诚实的怪人,变成了一个怪好人;从本来好像会骚扰她的变态,变成了一个对人好过头的傻瓜呆。

这或许让她对宋晨由先前的完全不信任,变得比较信任,但也就只是那样的程度而已。

她并未立刻就对宋晨亲近起来,常用来和亲友交流的手机、邮件、MSN什么的,也不曾给过他或跟他要。严格说起来,或许也是没有必要。她又不跟宋晨出去玩,不会找他聊天,因为始终都觉得不重要,所以,她就这样一直忽略。

检定考只剩一周了,但是她还在烦恼要怎么去考试会场。以前是在熟悉的老家考的;这是第一次在外地,考场有段距离,虽然可以坐火车到达,但她以前没去过,对那里不太熟悉。

在房间里边听日文节目练习,边用电脑在网路上查找着地图,然后在搜寻引擎里键入关键字,寻找该如何过去的路线。她用滑鼠点着网页,想着若是有人可以载她去就省事多了……眼角刚好瞄到桌上宋晨借给她的两本工具书,她稍微停下动作。

如果请他帮忙的话,他一定会答应的吧?不知道他有没有车呢……

认识的人又不只宋晨,但蔡沐脑海里马上浮现他的名字,除了那两本书而联想到之外,也是有“这个人不会拒绝”的感觉。一旦冒出这个念头,她就有“那就问问看好了”的想法。

但或许是还在考虑,隔天上班,她并没有很积极地要找宋晨谈论能否载她的事;到了午餐时间,她拿起钱包往南门走去。远远地,就看见宋晨正好送走几个来稽核的外国客户。

“……像刚刚那种情况,我不是说过要等送客人出去了再走吗?那是基本的注意事项。就五分钟的饿你也不能忍?”资深的同事重新教育刚刚又在状况外的年轻小姐。

“我忘记了嘛……啊,小铃姐,午餐想吃什么?”新来的柜台小姐不大诚恳地道歉后,很快地转移话题。

蔡沐望见正转进走廊的宋晨似乎是准备要回部门,便道:

“我等一下再去找你们,你们先去吧。”然后朝着长廊走去。等等、请等一下。”她在追上他时,出声唤住他。

宋晨转过身来,见到是她,启唇道:

“啊,你好。”

“你……你好。”她不是很顺口地回应着,随即抿了抿唇,问道:“那个……我想请问你一件事。你这个星期日有空吗?有没有要上班?”她知道工程师有时候假日是没放假的。

“这个星期日的话,是放假的。”宋晨答道。

“那……你有车吗?”如果没有的话就算了。蔡沐忖道。

“……有啊。”即使被这样没头没脑地询问,宋晨还是诚实回答她,并且看出她迟疑的脸色,和善询问道:“怎么了吗?”

因为被问了,所以蔡沐才能顺势地说出口;

“我这星期日要检定考,不过对考试地点不太熟悉……离这里有段距离,开车大概一个多小时,所以……所以……”

她话说得犹豫,宋晨却只是温润地回复道:

“好。”他的答应,化解了她的困扰。“你是考一级对吗?我可以开车载你去。”铃声忽然响了起来,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对她说:“地址我会先查好。星期日十一点可以吗?我在你家楼下等你。”打开手机盖,和对方交谈着,他向蔡沐礼貌地点点头之后便走了。

“啊……谢谢。”虽然没想过他会拒绝,但听见他毫无迟疑就应允了,蔡沐还是愣了愣。

在交通问题解决之后,蔡沐没有后顾之忧地边上班边准备考试。

一直到星期日,宋晨果然准时出现在她的住处楼下。

“午安。”宋晨站在车旁向她问候。

今天仍是一副背心加衬衫的打扮。她好像没见过他有别的衣着,不过他总是整齐干净的。

“嗨。”背着包包的蔡沐打开车门。

宋晨坐进驾驶座发动车子,在等她系好安全带之后,放下手煞车,他细心提醒道:

“要上路了。”转动方向盘,他将车子驶入马路。

坐车看书会头晕,蔡沐欣赏着窗外往后退的景致,心情颇好地主动开口聊天:

“你好像对这个考试很熟悉呢。”还知道是下午考试。那天她就想问了。

“我们家有人考过。”

说起来,他在借她书时的确讲过这件事。大概是妹妹考的吧。蔡沐联想着。

他开车相当稳,在预计的时间前提早到了;因为刚好是午餐时间,所以宋晨还开到便利商店买了食物和饮料,让她可以带进去。

“那……我要进去了。”蔡沐在车窗旁对他道。

正要开口道谢和说再见,就听他交代道:

“嗯,我会把车子停在这附近,你考完出来往这个方向找。”

“咦?”蔡沐愣住。什么意思?“你……你要等我考完吗?我要考四个小时,出来都傍晚了,一直在外面等很无聊喔。”

“没关系,我不是一直等,我有事情可以做。”宋晨往某个方向看去,缓慢地说道:“嗯……这附近有火车站。”

“什么?”蔡沐不明白。

宋晨只是道:“希望你考试顺利。晚点见。”

蔡沐一头雾水,转身走向考场,在进入大门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宋晨的车子还在那里。她不再多想,爬上楼梯。

以前曾有过持续一阵子的补习,再加上每天回家认真自修,即使感觉题目稍微困难了些,但是她能写的都尽量写了。好不容易考完结束,她却在最后走出去的时候发现自己有一道应该要答对的题目写错了,这使得她有些懊恼。

宋晨的车子停在之前说的路口附近。她走过去,打开车门就坐上车。

“考得还好吗?”宋晨友善地问着很普通的问题。

对于心情不佳的蔡沐而言,那真是一个地雷;所以她不高兴地回答道:

“考得不好!可以吗?”

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

但那一瞬问,她又不知该说什么来立刻把错误带过去,只是几秒钟的迟疑而已,她微启唇,又合上,然后,就仅能望着窗户外面。

街景往后倒退着,车内,蔡沐只听到引擎和轮胎滚动的声音。

讨厌!再这样下去就要到家了,该怎么办才好?一定得讲些什么来补救……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脑子里乱糟糟的,她忍不住用力抿住嘴唇,最后干脆闭上眼睛逃避。

结果,是宋晨先开口。

“我……在你考试的时候,去坐了火车。”

蔡沐听见他讲话,一双眼眸张开。

“……嗄?”她看见宋晨的身影映在车窗上。

仿佛是在安抚什么似的,只听他语气温婉道:

“我收集火车票……是在工作以后开始的。因为空闲时间少,没有办法去旅游,所以看到车站时,总会买一张想去地点的火车票代替,想着总有一天会去……很无聊的兴趣吧?”

蔡沐在他慢慢说话的时候,不觉已转眸注视着他。

他的耳垂有点红,一定是把自己的兴趣讲出来令他不好意思吧,但他还是说了,是因为要打破刚才的沉默的一种体贴。

“啊……还、还好。”好像被看穿一样,她赶忙转而盯着自己放在膝上的双手。对她而言,她的确不知道这个兴趣的快乐在哪里。

“不过……今天坐到火车了,虽然有点匆忙,但总算不是只有买票而已。”他缓慢地说。听起来似乎感谢她找他出门一趟,他才有这个机会。

好像,气氛变好了。蔡沐轻轻呼出口气,说:

“那很好啊。”

其实她并未特别觉得哪里好,又或好在哪里,就只是随口应道。

没多久,到达蔡沐的住处。她拿起包包开门下车,在道谢之后,回到自己的住处。

在阳台放鞋子的时候,望见宋晨往上看着,在确认她平安进入家门了,这才把车开走。

结果,蔡沐洗完澡后才想到,忘记把背包里面的两本书还给宋晨了。

中午吃饭回到位置上的时候,手机响起了收到简讯的声音。

她翻开话机盖子,是王先生。

蔡沐按进去阅读。简讯内容写着这个周末他想要请她吃饭,作为上次看电影的道歉,然后如果她愿意的话,也请她顺便问问宋晨,三个人一起去。

虽然再次被邀请应该要高兴,但简讯的最后却让她陷入两难。

要约宋晨呢?还是不要呢?

和心仪的对象在一起时,谁都不想要个电灯泡吧。但是如果她不约,不就好像大声地宣告她比较想要和对方单独约会吗?

为什么会让她来约、来做决定?

蔡沐最后还是顾及自己薄薄的脸皮,在抽屉内层中摸出又被她乱塞的宋晨名片。若是找不到名片就不打电话了,皱巴巴的名片上号码磨损得看不清了也不打,交给上天来决定。

结果名片找到了,号码也还是清楚的,所以她只能拿起话筒按下宋晨的内线电话。

响了好几声,没人接。要回家了,她只好想着明天再问好了。

隔天,还是联络不上宋晨。工程师若是进FAB忙起来,几乎一整天都不会在座位上。

她在休息时间拨了几次电话,没人接就是没人接,于是她开始觉得这是天意吧。

可是,她却发现自己的电脑又因为中毒而挂掉了。

到底是什么时候中毒的?怎么会中毒的?宋晨明明帮她装了防毒软体啊!她带着电脑到公司上班,然后重新开始打电话找宋晨,这次却比要约他出去来得积极许多。

好不容易,在她感到越来越不耐烦的时候,宋晨终于接起话筒。

“喂?请问找——”

温慢的男音立刻被蔡沐打断。

“我的电脑又坏了。”她真的觉得好烦好生气喔。

“……是哪里不能用吗?”宋晨在话筒那方温和地问道。

“我不知道。反正就是有东西会乱跳出来,然后就当机了,好像又中毒了。你不是帮我装了防毒软体吗?为什么还会中毒?”她知道不应该怪宋晨,但是电脑不能用,她变得很焦躁,很难控制语气。

“我上次有装备份软体,只要回复就没问题了……”

蔡沐马上道:“我不会用。”她是真的不会用。

“……没关系,你拿给我,我帮你弄好。”宋晨说道。

确定可以修好之后,和他约定中午在走廊尽头的安全门附近碰面,她将手提电脑拿给他。

“谢谢。”蔡沐这次记得说了。

“不客气。”宋晨点头,就要离开。

蔡沐顿了顿,还是出声唤住他。

“等一下。”她虽没有太迟疑,却仍是有点试探性地问道:“你这星期很忙?”

宋晨道:“嗯。还好,只是一直都有事。”

那不就是很忙吗?

“那你……你这个周末和上周一样有空吗……还是没有?”这样问好像怪怪的,但话又无法收回,只好补充说明道;“我这礼拜没有要找你出去,不是我……”这么说也没好到哪里去。

宋晨看着她一会儿,道:

“这个周末我轮到假日值班。”

“嗄?”蔡沐抬起眸,睇着他。“要上班啊……”真是天意呢……

她并不是没约宋晨,只是他没空而已。她不觉露出笑容,道:

“那电脑就拜托你了。再见。”

挥挥手,她如释重负。

然后,就那样愉快地迎接周末的到来。

和王先生的饭局是在中午。这次他准时到了,才一见面,蔡沐就赶快解释宋晨要值班,所以没空来的事。

对方只是笑笑,说他不意外。

餐厅佳肴美味,王先生也很风趣,一切都没什么不好。只是,为什么呢?她并没有如想象中的雀跃心动。

明明是期待许久的见面,从知道这个人之后就一直很想象这样和对方拉近距离,但等真正单独相处了,为什么连一点点特别的心情都没有?

是哪里出了问题?在让对方送回家的时候,但直到整个假日过去了,她仍是找不到答案。

隔天上班,宋晨带着她的手提电脑来找她。只是这次,他并没有走近到柜台,仅站在没什么人会注意的走廊角落等着她走过去。

“已经没有问题了。”

蔡沐停在他面前,听到他这么说道。他看起来有些疲倦,大概是周末值班很累的缘故。

但是,他还是帮她修好电脑了,在她出门去度周末的时候,即使她态度那么差……

上个星期他放假,可以载她去考试;这个礼拜他要工作,她却庆幸约会里不会有闲杂人。

她把这个人当成工具一样在使用。蔡沐垂下眼眸,接过自己的电脑手提包。

“谢谢。”她非常小声地道。

“不会。”说完,宋晨转身要走。

蔡沐不禁伸手拉住他的衬衫袖子,宋晨停住脚步,有些困惑地看着她。

她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要这样,只是、只是她想要再说一次——

“谢、谢谢你。”

她低着头,宋晨注视着她半晌,然后轻声对她道:

“……没关系,只是小事情而已。”

眼眶忽然酸涩得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溢出来。宋晨绝对不可能知道她在想什么,因为就连她自己也不懂自己现在的举止有何意义。

可是,他的声音好温柔。

一定是因为这样,才会害她内疚得想哭。

天气似乎要转冷了,坐在柜台前上班的日子却一成不变。

“小铃姐,你看这双鞋,好漂亮呢。”

偷懒又不积极的后辈,依上班时间竟然在看时尚专刊,蔡沐忙伸手过去,将身旁后辈偷摆在大腿的杂志盖上。

“把它收起来。”她低声提醒道。

“咦?反正现在又没访客,看一下又不会怎样。”原本坐在南门,最近两天却说想换位置到北门看看的新来柜台小姐嘀咕抱怨着。“还以为小铃姐和大姐不同……会比较不严格,原来还是一样……”她把杂志从蔡沐手底下抽出来。

所以是在南门被资深大姐纠正了,才想要到北门来跟她一起坐几天吗?蔡玲茗对她道:

“试用期已经结束了,你该不会忘了吧。”大姐私底下是说可以再给一个月观察期,但若是仍没有显著的改进,那只能请人走路了。

“没忘、没忘啊。”新来的柜台小姐没有很认真地回答,只是很快地变更她比较喜欢和有兴趣的话题,道:“小铃姐,我知道一直缠着我的那个工程师什么名字了喔……叫什么雅的,有点像是女生的名字。我上次好像看到你和他坐在咖啡厅里耶,小铃姐……也被他缠上了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5-8章 “烤肉联谊?” 从同事手中接到活动概要的资料,蔡沐困惑着 女同事道:“这是公司帮工程师们办的联谊餐会啦,...
    广电1701B夏珊珊阅读 44评论 0 0
  • 1-4章 “……摊位就在那边,只要玩游戏就有送小礼物。附近还有卖吃的。 等一下带你们到我学长那里去,无论他们讲什么...
    广电1701B夏珊珊阅读 26评论 0 0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4,277评论 113 219
  • 告别来得很快。 曾经以为,我会洒脱地转身离去,抛下回忆和不舍,毅然迈进新生活。 可我耳边分明听到分针和秒针彼此摩擦...
    千千之屿阅读 23评论 0 1
  • 乐乐带着佳佳又到了另外一片小树林,这里的树普遍比刚才那一片低矮了许多。 “他们都没长成呢!就像是你们人类的小宝宝还...
    李卓玛阅读 50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