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气

2016.11.7

周末时和前同事们聚了一下,不知怎么就聊起了当年被录用的情形。老大挨个地说出了录用的理由,轮到我时,笑着说当年的我很有书生气,而公司喜欢单纯的人,所以就招进去了。

听到这个答案,我不由得一阵哑然,因为入职前公司时,我已经26岁,在别人眼里居然还是那种印象?

不过仔细一想,好像也有道理。

回想起单调的学生时代,我是没什么爱好的,多数时候是泡在图书馆里,正经的学业向来不怎么上心,闲书倒是看了不少。那时满满的理想主义,动辄引经据典,以侃侃宏论为乐事。“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我有次这样吹牛过,旁边的人只是呵呵地摇头,想来同龄的他们是那么的接地气,对活在书堆里的我只有不解和不屑吧。

后来毕业找工作,面试主考官说有没有什么最后想问的,我一时秀逗,居然傻不拉几地开口:“请问贵公司的企业文化是什么?”见多识广的面试官惊愕了,像看西洋镜地一样看着我,眼神里是满是稀奇,他应该是在怀疑对面的孩子是不是读书读傻了。

再后来正式工作了,同事们还是说我言谈举止间略带着文人气,有位爱开玩笑的还一直叫我“书生”,好像我是穿着长衫马褂去上班的复古人物。

碰到这种情形,我也挺苦恼:自己不是那么不接地气吧?难道是别人看书少了,可我也并不比旁人看得更多呀?

我承认,每次搬家最头疼的就是那一堆堆的书。但我的书读过后也没公开卖弄过,连文字都极少写。唯一的例外是几年前,写过一些酸不溜秋的文字,那是因为认识了一个爱现代诗的女孩,为了能与她有共同语言,专门跑去买了顾城,海子的诗集,甚至自学填词,可惜没能同她走到一块,由此码字的动作就立马停止了。(那时她住南山,我在布吉,写过一首“故人西匿,再难东风笛”,估计她也没猜出故人是指她的)

在微信流行的这几年,我朋友圈玩得不多,偶尔只发下爬山的动态。堂姐有次热情地要给我介绍女友,但瞟了一眼我朋友圈,就离开打消念头了。她说,“你的生活太古雅,和人家女生肯定互相看不上的”。(如果这也算理由,我真的无语了)

如今毕业9年,稍微变得现实些了,书堆早已散尽,虽然也偶尔翻下书,但多以实用为主,同别人交流也与文学无关了。

毕竟活着深圳,哪有那么多诗和情怀?

所以当听到老大这一评语,还是有些不可思议的,特意地回顾了下以往,结成这篇文字,算是一个自白,也算给这些年的成长一个梳理。

所谓的书生意气,不过是青春的傻逼。

PS,翻到了以前大学时的照片,SB得只冒冷汗呵!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