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书,我怎么还

字数 1149阅读 120

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晴

我开始在键盘敲这篇文章的时候,约翰正在医院(加拿大多伦多的一个医院)的病床上,快要离开这个世界。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发布这篇文章,但我怕不写,很多记忆慢慢就淡了。

the Little Woman

我12年前跟约翰学过大约十几小时的英语课。约翰全名叫约翰·温特。当时我想提高英语的口语,就在网上找一对一教学的英语老师。在一个中文论坛上看到了约翰贴的广告。一小时才收15加元。

后来就开始去他住的公寓上课。

到他家后,他向我介绍他的侄儿体姆。体姆是个盲人,身体可能也有其他病,所以身材瘦小。

约翰在上课前给我看了一张剪报,是一篇写他的文章。他以前是个高中老师。那篇文章好象是写他反对学校不让对学生严厉要求并因此辞职了。他说他星期天时在公寓会有一个基督徒聚会,他会在聚会上讲道。

他给我上的英语课主要是教常用的片语用词的用法。教的怎么样不好说,但他很认真。

他家有很多书。我在跟他熟了之后,向他借了一本书叫《小个女人》,是讲一个美国女宣教士到中国传教的故事。

后来有一天他还请我和太太一起吃午餐。他煮的是土豆泥和白煮长豆,当然还有面包,全是素的。相信他生活很简朴。

前前后后,我上了有十节课左右。后来工作忙,就没再去了。


前几年的时候,我在我上的教会见到了他和体姆。原来他认识我们的牧师麦克。

他见我之后,马上跟我说:“詹姆斯,你还欠我一本书。” 

我知道他是开玩笑。那书是一本很破的书,我后来搬家搬了几次,就找不到了。我回家后又认真找了找,还是没找到。

后来,他就经常上我们的教会。估计他原来的基督徒聚会因他年纪的关系已经解散了。

大约三年前,体姆终于抵抗不了病魔的攻击,去世了。

这两年,80岁的约翰的身体也渐渐衰老。特别是他的腿关节,可能是关节炎的缘故,他已要靠轮椅来代步。

两个月前,在教会,他让我和另外两个人陪他上顾所。因为他个子很大,所以要几个人帮忙才行。

一个多月前,据说他在家摔倒,被送到医院。我因为工作忙,都没去看他。

前几天,牧师麦克跟我说,他快不行了,可能只有两周可活了。他在医院里,因为没有家人照顾,医院每天有提供三餐,但护士不负责喂食。他因为不能自己正常吃饭,所以很多时候是饿肚子。

我昨天终于有时间去医院看他。

看到他时,我已经认不出他了。大个子的他已经瘦得缩小了快只剩一半了,目光呆滞,鼻子上插着氧气管。当时他弟弟的前妻和丈夫也在那。她告诉我她是他弟弟布鲁斯的前妻,是体姆的妈妈。布鲁斯一个小时前也在,刚从国外度假回来。

她说医生已经停止输液和不再让他进食和饮水。

在他们走后,我隔着被子握住他的手,放了几首圣歌给他听。放一首叫《如鹿渴慕溪水》的歌时,他的嘴巴动了几下,似乎想要一起唱。

刚刚收到师母(牧师的太太)的消息,他昨晚已经走了,安息主怀。

我想,我要好好看看那本《小个女人》的书了,以免以后到了天堂,他又问我要书,我可以把书里的故事讲给他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