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一记 2016.9.21

不知是广元的秋雨越发冷了,还是我这亚健康的身子越发明显了,冷到头发丝恨不得散在身上。

教育心理学的老师长得一张娃娃脸,一口温柔的嗓子,一个严肃的态度,让我在这新学期终于认真的记了一次笔记,甚感欣慰啊!

晚,刚得知明天只有一节课,心里有一丝庆幸和挣扎,我是否要虚度光阴?这是个问题。

今晚的我能够早睡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