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开放

 冬天的上班路上,天黑黢黢的,街道上的汽车灯光不停、一晃一闪地向着前边的远方流去。

  我戴着耳塞,听着林清玄的《有情》。

  川页书斋富有感染力的声音吸住了我的注意力。

  “花是怎么开启的呢?”

  我想是春天的关系吧。

  是它的花疱太大而穿破了吗?

  花的开放是它自已的力量在姻缘里的自然界展现:她蓄积自已的力量,让自已饱满、然后爆破。”

  这样美的诗,总是会让内心充满了愉悦。

  “有如阳光在清晨冲破乌云。”

  这时,从头顶的左上方漂来一粒白白光亮。我定睛一看,是雪花。

  真还有如阳光在清晨冲破乌云而降来。

  你看:天空仍然黑黑的,白色的雪花点缀在黑色的天空里,白茫茫的一片。天空太大、太遥远;雪花铺在天空里,也一样太大、太遥远。天空是皓翰无疆的,雪花也是皓翰无疆的。遥远的,皓翰的,无边无际的、没尽头的天空,被这一片一片、一粒一粒雪白占据,飘飘洒洒、徐徐缓缓、象聚光灯下耀眼的舞者、跳着千年妖媚之舞。

  从天而降!

  下雪了!

  我自然地伸出手来,将小小的雪花接过来,放在手掌里,细细地观、慢慢地赏。

  这是我们南方的雪,她带着南国气温孕育而生的温柔,细腻、园润秉性。美丽、温顺而又坚忍。没有北方雪地的凛冽、寒气袭人。

  我们都欣喜地迎接着这遥远天际而来的稀客。它载着宇宙间最贴近我们的自然。

  我也拿出手机,拍下一组一组雪舞飘飞的景头,记下这刻少见的南国瑞雪。


  花的开放是它自已的力量在姻缘里自然界的展现,林清玄的《有情》里如是说道。

  那这雪花的开放

  也是因为他们自生办量的自然展现吧。

  应该是的。

  雪花是大地蒸发掉的水,轻飘飘飞在大气层。因为卷恋大地、因为卷恋温暖。他们在天空中聚拢成云团、或者颗粒。当冬天来临,当气温降低。那漫天飞散的小颗料、旋浮飘渺的水分子,裂变组合形成一片一片雪花,随云流过来,随飞飘过去。浩浩荡荡、飘飘渺渺,从千里之外,随云随风随雨向着他卷恋也久的大地坠来。

  这个小小的精灵,在我们遥不可及的云端里,它是怎样蓄积而饱满起来的呢?

   一滴水很小,溶入土壤里渗进去,无踪无迹;一粒水分子,飘浮在空气里,即使人感到了风的存在,也决不会感受到那泣水。但今天,那漫天遍野、一望无际飘飞着的雪花,就是那一粒水一粒水凝结而成。这一片片的雪花、这一粒一粒的水分子,它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他们凝结、让他们饱满、在这瑞雪满天飞舞的时候,雪花开放、绽放出灿灿辉煌。

这样的绽放应该是其力量之源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