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民志异(9)庐山真面目

华国边境的一个群山环绕的山谷洞穴里,一个极为隐秘的地下基地坐落其中。

一个空旷的大房间里,有一面巨大的破璃窗,窗外是上百个设备齐全的办公工位,每个工位上都坐着一个人身穿军装制服的军人,每个军人都全神贯注地对着展示各类虚拟图像的电脑屏幕,有条不紊地进行各项分析、记录、监控、统计等工作,房间上方挂着横幅,写着:高度配合,训练有素,纪律严明。

窗内是个小房间,只站着一人,透过破璃窗,窗外各人的一举一动都能尽揽眼底。

此刻,小房间里响起敲门声。

“请进!”

“报告首长,总部那边传来一封特殊的匿名邮件,由于里面涉及内容比较敏感,而且提及的细节信息经过考证基本符合事实,属C级机密,请首长过目!”

起初玻璃窗边的那人连头也没转过来,风淡云轻地扬起手接过资料,显得漫不经心。

但是扫了一眼便神色骤变,都等不及招呼,一把推开送信的下属,直接冲到电话前拨通电话。

“二三五四行动,二三五四行动,情况有变,马上出发,快!快!快!”

……

在暗淡无光的沙漠黑夜里,两道明灭不定的车灯,如同茫茫浩海里一叶扁舟,在巨浪里翻腾。

吉普车里一个眉目里尽显焦灼的男子,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以疯狂的速度向着废弃工业园的方向挺进。

吉普车翻过一个又一个高低起落沙丘,而男子司机身体却纹丝不动,可以看得出其车技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然而有些不协调的是这个飙车男神居然是一副与世隔绝的道士装束,束发盘髻别木簪,麻布兰衣腿缠巾。

如果许建良在这里肯定吓一跳,因为那男子就是朱光鉴,光仔!

……

世界第一大都会NY市,最高摩天大楼地标,斯盖特大厦的顶层,四面巨大的落地玻璃把整个灯火辉煌的不夜城囊括其中。

就算一身中规中矩的职业正装,也掩盖不住这名金发美女傲人的曲线,无论是凝脂般白皙的肌肤,或者圆润饱满的红唇,还是那发髻下露出的光洁后颈,无一处不是风光无限之地,让万千男性自甘沉沦。

然而此刻她背对着落地窗,眉头深锁,站在一种办公桌前,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爱丽丝,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吗?”

这名叫爱丽丝的金发尤物至此才想起刚刚的行为在这位大人面前有多么的失态。

“主父大人,爱丽丝……”

“嗨,不用拘谨,是不是想不通我为什么要把这么重要的人质交到一个小小的科长手上?”

“爱丽丝不敢妄测主父。”

这名叫主父的老头,看上去形如枯槁,奄奄一息,唯独双目却精光摄人。

“你虽然年轻,但也算列席成员了。”

“根据情报,朱的密友被控制在巽部风山渐办事处,毫无疑问,那个人是重要的人质。”

“重点就在这里,说实在话,经过几十年的经营,冰山已经不再是当年默默无闻模样,想低调已经不合时宜了,我们的势力已经遍布世界各个角落,但是同样的,也显露人前,备受各方窥视。”

“我们五大集团韬光养晦这么多年,论根基,他们应该不在一合之敌吧”

“事情没那么简单,这些你日后可以慢慢接触,而且在此关键时期,在大计面前,我们容不得半分疏漏。”

“主父教训的是!”

“我们从来低调行事,所以只要我们不动,他们就难以察觉我们的目标”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答对了,鱼饵在不在已经不重要了。”

“但是,如果朱把他密友救走了再逃脱怎么办,我不觉得一个科长能留得住朱,而再派人手过去不就暴露了吗?再或者说,如果朱潜伏在暗处,发现那人逃走了,这样别说抓到他了,甚至连他的影子也摸不到吧。”

爱丽丝终究还是太过年轻,毕竟从小就是天之骄子,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刚刚言语已经跨过僭越的红线了。

然而主父却没有因此觉得被冲撞,反而欣慰地点了点头,把眼睛合上,淡如清水的说。

“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只知道死命盯着眼前,其实过去就是未来,未来就是过去,现在的一切都是空相,皆有因果。”

“难道是……”

爱丽丝如梦方醒。

……


此刻,蒂亚的反攻终于初显成果。

无论怪物如何甩动着身体每个部位,蒂亚都稳如泰山般吸附在其身上,从脚一直往上抓爬,向着那个红瓦盖顶的头部前进,虽然速度不快,但威在震慑。

当怪物抬脚往前甩,蒂亚立马躲到它腿肚子上,暂避其锋芒。

当怪物往地面蹬,蒂亚掐准时机,手脚往下弯曲,通过臂腕收缩缓冲身体往下坠的惯性,大腿下沉再发力托底稳住身体。

当怪物挥手拍过来,蒂亚要么手松脚不送,弯腰拱桥避开,要么脚松手不松,挺身倒立躲过。

面对巨人般的怪物,蒂亚如同一只钻人衣服的蟑螂,即便被那怪物那血肉模糊的皮肉沾染全身,她也在所不惜,即便被那怪物一刻不歇反抗折腾得气喘如牛,她也咬紧牙关一步步往前推进,非把它那装神弄鬼的红瓦假面具给扯下来,最后给它爆头一击。

接下来又是一段激烈异常的拉锯战,但是胜利的天平似乎已经倾向蒂亚。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蒂亚已经爬到怪物脖子位置了,离头部几乎是一步之遥了,而怪物也似乎感觉到威胁的步步逼近。

怪物终于把持不住了,全身本来就已经被折腾得破败不堪,碎肉撒满了一地,最后,它发出一声撕心裂肺悲鸣,几乎掏空全身所有的力量,以至于无力站立,只能跪在地上靠双手支撑。

即使是用碎布塞住了耳朵的蒂亚也禁不住一个踉跄,因为那是由身体接触传导振动成音的,不过,怪物这种黔驴技穷的垂死挣扎,以蒂亚的强大意志力还是抗住了,她稳稳抓在怪物身上,稳如泰山。

然而,以邪经的奥妙怎么会止步于此,很快突发状况就出现。

怪物的身体发生了,蒂亚脚下那种扎实富有韧性的质感逐渐消失,变成一种散软的感觉,不详预感在蒂亚心头升起。

怪物的皮肉好似在融化,在蠕动,就像沙漠里的流沙一样,等到蒂亚惊醒过来时,双腿经有一半陷入其中,还不能贸然抽出,越挣扎只会陷得越深,直至被完全吞没。

不过蒂亚是谁,部队出身,虽然这是怪物血肉的流沙,但是对付手段依然不变。

蒂亚弯腰躺下,利用增大身体接触面积抵抗大部分来自脚部吸引力,然后缓慢挪开双腿原先的位置,避开吸引源。

随后,蒂亚利用腰部发力扭动身体,脚挣脱开了,虽然全身粘满血水,看起惨不忍睹,但是事实上轻松的解除了被吞陷的危机。

不过还没等蒂亚松一口气,异变再生,一只只血淋淋血手破“沙”而出,有的锁喉,有的扯手,有的抱腰,有的拽脚,蒂亚的身体又止不住往下陷落了。

这场景仿佛是地狱之门将开,鬼魅是按耐不住要撕抢活人。

不过,和怪物斗智斗勇到了现在,对这里的一切诡异荒诞已经见怪不怪了,更别说会乱了阵脚,蒂亚她反而是看到危机里的反击机会。

因为血手的出现,反而解决蒂亚借力点的问题,蒂亚又一次施展金蝉脱壳的缩骨功,瞬间挣脱开血手的束缚。

通过借力反弹,蒂亚的身体机能运转到极致,每个关节就像安装上强力的驱动喷射器,如同钢铁侠附身。

一转身,一纵身,蒂亚便单手攀上了怪物头部的红瓦塔顶,而背后那些拧碎的血手残片却还未曾落地。

怪物的血肉本就融化成流沙状,此刻看到蒂亚居然触碰到它“神圣不可侵犯”头部时,它更是疯狂地沸腾起来,沸腾得表面血泡咕咚咕咚响。

一阵阵血雾随热气流扩散而铺开,腥臭难耐。

变化其实也就在转眼间,沸腾的血水已经无从宣泄,轰然爆炸,血箭四射。

刚刚一幕,蒂亚看在眼里,虽然她已经攀上怪物的红瓦塔顶,但是她激发潜能的那一飞跃其实是有短暂脱力的后遗症,吊在空中她实在无法躲过快如闪电的血箭,无奈之下,只好放手借重力下坠避开。

然而,怪物也好不到哪里去,自爆后,血肉彻底分解,成了一地血水,红瓦塔顶自然堕落在地上。

瓦片墙体也自然经不住落地的冲击,剥落而开,庐山真面目一览无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二战时期的德国,每个人像匍匐在阴暗角落的皮囊。在希特勒式的狂欢下,空气中夹杂着狂欢急促间呼吸的空白,每个人都想尽力...
    _1900__阅读 87评论 2 3
  • 昨晚正常十二点休息,早上七点正常起床。作息还可以。 中午午休半小时。正常 早上有个学妹前来咨询考研相关问题,在微信...
    郑郑郑先生啊阅读 19评论 0 0
  • 签了好多跟手术有关的单子,算是免责声明吧,签的时候有难受、有害怕,万般滋味在心头,希望我能过了这一关。最后一项麻醉...
    文刀逗阅读 16评论 0 0
  • Link to the problem Description There are N children stan...
    邓博文_7c0a阅读 15评论 0 0
  • 安装 //等有反应之后再敲入以下命令 gem sources -l 验证是否镜像换成功 sudo gem ins...
    yayun_he阅读 2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