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何剑•梦

      东华抱着凤九回来,把她小心翼翼的放在床榻上。凤九依然牢牢的搂着东华不愿意他离开:“帝君,你不要走,你这么好看,我还没有看够呢!”

  东华抚了抚凤九额间的凤尾花说:“九儿啊,你为何会喜欢我?难道就是因为觉得我长得好看?”

  凤九思考了一会,点点头又摇摇头,痴痴的看着东华说:“帝君生的好看,又对我好,也许初始,我对帝君只是有些懵懵懂懂的情愫,可是后来,经历了凡间那次历劫,我对帝君的感情就不一样了,那是一种深到骨子里的爱,抹不了,去不掉,以至于你一次次的推开我,我都忘不了你……”凤九说完,有些伤感,反问东华一句:“帝君,那你为何会喜欢我?”

  东华抚在凤九额间的手顿住了,看着凤九的眼睛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爱上你,但是我知道我需要你,许是我昏了头,一次次的只想靠近你,和你逗趣,看你被欺负了,就想保护你,我一向是个不爱插手管闲事的神仙,但是关乎你的事,我就忍不住要管。九儿,你会不会怪我当年自私的让你去凡间顶着报恩的名义,和我在一起?”

  凤九摸着东华的脸说:“帝君在凡间时,待我真心实意,我怎么会怪你?只是你凡间的样子,真的有些丑!”说完没心没肺的笑了。

  东华无奈的笑:“好了,你休息一下,我去弄些醒神汤来!

  凤九的手紧紧攥着东华的衣袖:“不要,我没醉,你看我都可以和你说这么多话,怎么会醉呢?”

  东华坐在床边说:“好,那我就在这陪你!”

  凤九拉着东华躺下,钻进他的怀里,安心的睡了。只是这一夜,东华睡得一点也不好,一会被凤九莫名其妙打一拳,一会又被踹下床……

  第二日,凤九迷迷糊糊的闭着眼睛在床上摸着,摸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随即睁开眼睛,看着旁边空无一人,揉着眼睛坐起来。

  东华坐在床边,哀怨的看着凤九问:“你总算醒了,你昨晚……”话没说完,凤九就紧张的问了一句。

  凤九问:“我昨晚怎么了?我只记得我一直喝酒,后面的就记不清了,我昨晚是不是做什么丢脸的事了……”

  东华挑挑眉说:“丢脸的事倒是没有,只是昨晚我抱你回来后,你说你想和我要个孩子……”东华想着,既然小狐狸什么也不记得了,那就逗逗她。

  凤九一愣:“什么?我说过这样的话?”

  东华点头:“说了,还问我喜欢男孩还是女孩!”东华虽面上无波澜,心里却是很期待凤九的态度。

  凤九镇定自若的问:“那你说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面对自己喜欢的男人,凤九觉得也没什么丢不丢脸的。

  东华看着凤九笑,脸上温柔如水:“不管是男是女,我都喜欢,不过,你真的愿意给我生个孩子?”东华心里狂喜,掩饰不住面上的表情。

  凤九坏笑:“等我答应嫁给你再说吧……”

  东华握着凤九的手说:“九儿,你昨晚已经答应嫁给我了,难道你忘记了?”那一脸的真诚,不知道凤九知道是逗她的,会不会挥剑砍了面前的人。

  凤九懵了:“我答应嫁给你了,我不记得我说过啊!”

  东华故意叹了一口气说:“算了,既然你不记得,那就当不算数吧!”

  凤九一脸正气的说:“既然我说了,那就不能反悔,我嫁给你便是!”

  东华又惊又喜,抱着凤九:“太好了,明日我就去青丘提亲……

  凤九在东华怀里爬起来说:“不行,我虽然答应嫁给你,但是现在我姑姑才大婚不久,我怎么也要再等上一两年才行,我可不能这么轻易就嫁给你……”

  东华摸着凤九的头发说:“好,我等,等你玩够了,我再娶你不迟……”

苍何剑的梦

  东华今日心情颇好,等凤九洗漱完了,拉着凤九准备去花园溜达溜达。偏偏夜华这时候来找他议事,凤九见夜华来,很识时务的去找成玉了。

  凤九和成玉坐在瑶池边喝茶吃东西,聊的正开心,忽然一阵骚动,引得两人停下来,向瑶池外走去。

  只见七八个穿着白衣的小仙,手持兵器,围着一只天织兽(天织兽又称中天兽。识人语,生性暴躁。)那天织兽忽然发狂,对着其中一个穿白衣的小仙就冲了过去。等那白衣小仙倒地吐血后,那天织兽径直冲到了凤九与成玉的面前。成玉大惊,慌忙退后了几步,凤九上前,挡在成玉前面,伸手捏了个仙诀,身前显出一道屏障,挡住了那发怒的天织兽。

  那天织兽见状,转头又准备冲去别处。后面的白衣小仙已经都围过来了,天织兽见没地可躲,于是怒吼一声,就对那几个白衣小仙发动了攻击。

  凤九撤了仙障,拿起倒地的白衣小仙的一柄长刀,就直接向天织兽砍了过去。成玉乘着空档,去太晨宫找了东华。不管怎么样,不能让凤九吃亏不是。

  几个回合下来,那天织兽吃了亏,更加的狂性大发。凤九又打了几个回合,一刀砍伤了天织兽的左腿。

  见天织兽受伤,有个白衣小仙提醒道:“仙子手下留情,这是东岳大帝的坐骑,莫要伤了它性命。”

  凤九听说东岳大帝,于是停了手,毕竟东华很看重这位泰山神。

  凤九扔了手里的长刀说:“既然是东岳大帝的坐骑,怎么会如此发狂?”

  那白衣小仙说:“这天织兽性格暴躁,许是今日被谁惹怒了!我们这就带它回去……”

  正在这时,东岳大帝刚刚路过,见自己的坐骑被砍伤,瘫在地上舔着血,不由得气从胸中来:“何人伤了我的坐骑?”

  凤九寻声望去,只见一个留着胡子,一脸凶相的中年男人,眼睛里闪着怒火。凤九微微施礼:“东岳大帝,这天织兽是我所伤,只因它狂性大发,接连伤人,不得已才砍伤了它!”

  东岳大帝上下打量了一下凤九问:“你可知道,我这天织兽虽说是坐骑,但是跟着我十几万年,岂是你想砍就能砍伤的?你砍伤了它,就要付出代价……”说完就是一道仙气向凤九打来。凤九一闪身,躲开了,但是却有些气愤:“东岳大帝,你不要不讲道理,你这坐骑伤人在先,我只是出手阻止,你却如此不依不饶,是何道理?听说东华帝君很看重你,今日看来,帝君也有眼瞎的时候……”

  这时东华和夜华等人正好过来,听见凤九最后一句话,东华一愣之后,假装严肃的叫了一句:“凤九,你说本帝君眼瞎?”

  众人行礼,凤九却只给夜华行了礼。

  凤九看都没看东华就说:“帝君就是眼瞎,你一直看重的东岳大帝,原来是个不讲道理之人,他的坐骑伤了人,我只是砍伤了那畜生的一只爪子,他就不依不饶,还要打我……”

  东岳大帝听闻凤九说东华帝君眼瞎,又说他的坐骑是畜生,顿时火冒三丈:“放肆,你是哪处的小仙?居然出言不逊,辱骂帝君?我这坐骑可是当年东华帝君所赐,怎可让你说它是畜生?”

  凤九扬了扬头说:“我是青丘女君白凤九,想不到这畜生还是帝君赐给你的,那帝君就更眼瞎了!”

  东岳大帝闻言,随即幻出自己的一柄长剑:“青丘女君居然如此放肆,今日我就来会会你……”说完准备出招。

  凤九闻言,也有点生气:“好,打就打,我好久都没打架了,正难受呢!”

  东华看了东岳大帝一眼说:“等等,打架可以,但是女君没有兵器,就算你赢了她,也胜之不武……”

  东岳大帝一愣:“罢了,到底是个小姑娘,今日之事就算了吧……”忽然意识到自己拿着剑要和一个小姑娘打架,有些说不过去。

  凤九忙打断东岳大帝:“小姑娘怎么了?别看不起我,今日这一架,我是和你打定了!”说完又捡起刚刚扔了的那柄长刀。

  东华斜眼看着凤九说:“你手里的刀只是普通兵器,如何能抗衡一把神兵?”

  凤九瞪了一眼东华,又扔了长刀说:“借你苍何用用!”

  东华挑眉:“我的苍何可不是谁都可以借的!”

  凤九一伸手,用意念召唤出苍何,鄙视的看着东华说:“借来用用,你又不会少块肉,真是小气,过会儿还你!”

  所有人都是一愣,凤九居然可以召唤苍何。东岳大帝愣了半天:“苍何只会和主人心意相通,怎么你也可以召唤它?”

  凤九看看手里的苍何说:“它高兴,我也管不着啊。好了,既然我也有武器了,就开打吧!”凤九其实也不明白,只是当初割尾巴时就召唤过一次,左右手里有兵器了,先打架再说。

  东岳大帝有点慌乱的看了一眼东华说:“帝君,这是怎么回事?”

  东华淡淡的说:“点到为止……”

苍何剑和主人心意相通,东华对小狐狸的心思,苍和剑怎会感应不到?凤九可以召唤出苍何,实在是不足为奇。

凤九喊了一句:“你打不打?不打我就当你输了……”

东岳大帝被凤九这一声大喊,瞬间拉回了思绪:“你是小辈,我让你十招!”

凤九点头:“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就提剑劈了过去。

十招内,虽然是东岳大帝躲避,并没有出招,但是凤九依然没有讨到便宜。虽然没有讨到便宜,但也摸清楚了他的一些招式和章法。十招后,东岳大帝说话了:“小姑娘,我出招了,你注意……”说完准备出招。

凤九站在原地没动,眼看着东岳大帝的剑就要刺过来时,凤九眼疾手快的用苍何的剑身挡住了刺过来的剑。

东岳大帝还没反应,就见凤九身体一震,那苍何浑身泛出银光,把来人震退到了几步开外。忽然凤九眼神犀利,招招攻势迅猛,但是却毫无章法可寻,对于这样毫无章法的剑招,东岳大帝连连后退。东岳大帝正欲出招,凤九却说了一句:“好了,打累了,不来了……”说完收了苍何。凤九知道,以自己的修为和武功,怎么会是东岳大帝的对手,只能在自己得了些便宜时,及时打住,不然多丢脸。

东岳大帝满脸懵圈:“我还没出招呢!”

凤九看看东岳大帝说:“刚刚你不是出了招吗?我方才用苍何挡的那剑不算数?”和东华在一起久了,这些奇招凤九是运用的越来越娴熟了。

东岳大帝恍然大悟的笑着说:“小姑娘,今日这么算,我倒是输给了你?”

凤九笑着挑眉说:“承让了,是这把苍何的功劳……”说完转身看着地上躺着的天织兽说:“这个小畜生如此顽劣,以后东岳大帝还是看紧点,免得跑出来伤了人……”

那天织兽可以听懂凤九的话,瞬间就低吼着准备站起来做攻击状。

凤九见状,蹲下来饶有趣味的看着天织兽,把手里的苍何架在那天织兽的颈脖处说:“小畜生,你还不服气?你出来伤人,你还有理了?我看你跟着东岳大帝是屈才了,你这么傲气,应该跟着东华帝君……”说着收了手里的剑,站起来又说:“帝君的太晨宫缺个看门的,我觉得你这样的性格,去给帝君守门倒是不错!”

东华忍着笑补了一刀:“这提议甚好!”

那天织兽瞬间就泄了气,慢慢移到东岳大帝旁边,蹭着他,向他求救。

东岳大帝只能干咳两声,对东华施礼:“帝君,这天织兽跟了我多年,请帝君饶了它吧!”

凤九走过来,重重的摸着那天织兽的头说:“日后可还会如此顽劣不讲理了?”

那天织兽服软的低下头,蹭了蹭凤九的手,以示友好。

凤九拍拍天织兽的头说:“这样才对嘛,既然你认错了,那就跟着你主人回去吧!不过以后可不能再如此顽劣伤人了,不然你可就不止伤一只爪子那么简单了!”

东华此时严肃的看看东岳大帝说:“日后脾气收敛点,别动不动就动刀动枪,免得帝后说本帝君眼睛瞎,我还不好反驳!”说完看着凤九挑挑眉。

东岳大帝立马施礼:“是,今日是小神莽撞了,请帝君恕罪!”

凤九走到夜华身边问:“姑父,可和帝君议完事了?”

夜华点点头,没有说话。

凤九隐了苍何剑,走到东华身边说:“苍何已经还你了,小气!看来日后我还得寻一件自己的兵器才行……”

东华点点头,牵着凤九的手就走:“改日我去昆仑虚找找看,墨渊还欠着我一个大人情呢……”

凤九接着说:“我也去,我去看看小夕!”

东华又说:“今日我想吃鱼,我们去钓鱼吧!”

凤九点头:“好啊,多钓些鱼养在莲池,你想吃了,就去捞一条,那样多方便!”


  东华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远,只听见一句:“好,都依你……”

东岳大帝回过神来,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东华帝君刚刚说帝后,帝后……”没说完,看了一眼天织兽说:“今日算你我命大!”

被强塞一嘴狗粮的众人终于在夜华的一句“都散了吧”中回过了神,纷纷作鸟兽散。夜华却站在原地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如今长海,翼族和魔族三方都不安稳,似要群起而反,找东华帝君商量,才说到一半,就被成玉叫来瑶池看凤九打架了,唉……

夜华该做什么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东华抱着凤九回来,把她小心翼翼的放在床榻上。凤九依然牢牢的搂着东华不愿意他离开:“帝君,你不要走,你这么好看,我还...
    我是琳琅阅读 18,072评论 25 100
  • 9.31 “你看,忘忧湖面,好美啊!”凤九有些兴奋,手舞足蹈的,就差没有再去忘忧湖里走一遭了。 “嗯,是挺美的,怎...
    转角花开阅读 2,347评论 3 36
  • 9.21 不一会儿,仙娥换来了金俊梅茶。凤九接过,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整个书房里弥漫着淡淡的白檀香味,今日可能多与...
    转角花开阅读 2,948评论 1 50
  • 9.71 一行四人,腾云而去,倒也速度得很。不一会儿功夫,便到了青丘。迷谷看到凤九回来,开心得紧,拉着凤九仔细大量...
    转角花开阅读 2,736评论 5 38
  • 第八章 那时,自夜华从无妄海醒过来已经过了近百年。虽说天族太子死而复生,天君他老人家终于松了口气不用再担心这天族大...
    北寻音阅读 8,983评论 5 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