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良

我最后一次,

因你而狂欢,

为此背负的罪恶,

我树立成王冠,

那些焚尽的快乐,

与缕缕苍色的浊发,

再与你无关。

你给的所谓的苦痂,

都该从深夜惊醒,萎谢,

痴迷地默默离开,

让我这单方的合欢树,

在滚滚的红尘里,

淹逝得无碍大雅,

此后有人唤我作从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