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读后感(关于中兴事件的一些记录)

本来这个学期是以“要写书”这个显得超级牛x的理由放在简书和公众号的更新的,但这半年的时间证明了“时间这东西挤挤就出来了,拖拖就没有了”,书没有太多进展,倒是“奔跑吧兄弟”看了很多集...

“懒癌”这种东西如果没有契机是很难有治愈的希望的。但是这个周末,老爸老妈带着孩子去避暑了,老婆出差,一个人闲下来的老土在过了猪一样的一天之后,觉得还是要积极一些,于是开始扫荡在“收趣”已经有些发霉的“稍后阅读”。这其中有一篇。

中兴高管被迫大换血:这样离开实非所愿 深感屈辱

关于中兴事件,老土看过各种版本的说法,听过来自各种不同途径的说法,算是有一些自己的观点:

1)关于起因,“中兴”犯了“低级”的“错误”

先说“中兴”和“低级”,关注过中兴事件的人都会知道这个事情最初的起点是中兴官员在美国过关的时候被在电脑中直接找到了不利的直接证据。关于这点,“中兴”作为一个主体的确是责无旁贷的,因为这种情况的出现最直接的体现是中兴官员在保密意识上的淡薄,但我不认为这是这个官员个体的问题,反倒是中兴这个主体的问题。如果一个可以拿到那么敏感材料的人都没有很好的保密意识,那么这个公司的整体保密素质实在让人担心。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中兴就没有将相关材料作为敏感信息。如果真的是这样,则反映的是中兴作为一家大型企业的“政治意识”的淡薄。毕竟随着公司规模的增大,公司就越来越不是一个经济主体,越来越是一个政治主体。这几个月中美的贸易摩擦中看到的内容正是这点最最真切的证明。

然后说说“错误”。这里老土要说的是“错误定义权”的问题。顾名思义,“错误定义权”就是定义何为“错误”的权力。关于这点,老土想到了一则笑话。

小白兔在森林里散步,遇到大灰狼迎面走过来,上来"啪啪"给了小白兔两个大耳贴 子,说"我让你不戴帽子"。小白兔很委屈的撤了。

第二天,她戴着帽子蹦蹦跳跳的走出家门,又遇到大灰狼,他走上来"啪啪"又给了小白兔两个大嘴巴,说"我让你戴帽子。" 兔兔郁闷了。 思量了许久,最终决定去找老虎投诉。说明了情况后,老虎说"好了,我 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处理的,要相信组织哦"。

当天,老虎就找来自己的哥们儿大灰狼。"你这样做不妥啊,让老子我很难办嘛。" 说罢抹了抹桌上飘落的烟灰:"你看这样行不行哈?" 你可以说,兔兔过来,给我找块儿肉去!她找来肥的,你说你要瘦的。她找来瘦的,你说你要肥的。这样不就可以揍她了嘛。" "当然,你也可以这样说。兔兔过来,给我找个女人去。她找来丰满的,你说你喜 欢苗条的。她找来苗条的,你说你喜欢丰满的。可以揍她揍的有理有力有节"。大灰狼频频点头,拍手称快,对老虎的崇敬再次冲向新的颠峰。 不料以上指导工作,被正在窗外给老虎家除草的小白兔听到了。心里这个恨啊。 

次日,小白兔又出门了,怎么那么巧,迎面走来的还是大灰狼。大灰狼说:"兔兔,过来,给我找块儿肉去。" 兔兔说:"那,你是要肥的,还是要瘦的呢?" 大灰狼听罢,心里一沉,又一喜,心说,幸好还有B方案。 他又说:"兔兔,麻利儿给我找个女人来。" 兔兔问:"那,你是喜欢丰满的,还是喜欢苗条的呢?" 大灰狼沉默了2秒钟,抬手更狠的给了兔兔两个大耳帖子。 "靠,我让你不戴帽子。"

大灰狼与小白兔

看了上面的故事,我想各位看官已经明白老土要说什么了。如果这次不是“中兴”,肯定还是会有“上兴”或是“下兴”的。因为我们还没有“错误定义权”,所以注定是“人家想打随时可以打的”!

2)关于过程,“低级”的“中兴”

中兴事件之后,真正让业界震惊的是“中兴对禁售”竟然完全没有抵抗之力。关于这个事情,老土首先想到是“商业模型”的问题。一个公司的所有零配件依赖第三方,通过对零配件进行组装生成设备,而后销售并获得盈利。这个商业模式好像并没有什么问题!事实上,目前国内绝大多数(不敢说是不是“全部”)的互联网手厂商都是这个套路。但这种模式的问题在于零配件厂商的垄断性的问题。如果某个特定的零配件是某厂商“垄断”的,这种情况将首先导致公司失去针对此配件的议价权,而后就是因为这种“强依赖”导致了极大的风险。当然中兴肯定也会看到这种风险,但只要“风险”不变成“危机”就非常容易被忽视。更何况中兴面对的美国通过举国之力构建的在基础“芯片”领域的“垄断”。因此针对上面标题中的“低级”,老土并不是想说中兴真的“低级”到了这种基本的风险都意识不到,而是“无力反抗”的低级。而破解之法也不在某个公司层面,通过举国之力构建的“垄断”也只能通过举国之力破解。

3)关于后果,“中兴”加油

老土在看了张振辉的公开信之后,眼角是湿润的。作为一家商业企业,作为一家有近十万员工的企业(其实还会影响更多的围绕中兴的供应商及其员工),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绝不是什么“轰轰烈烈的倒下”,而是“活下去”,哪怕是“卑微的活下去”。因此中兴肯定会“非常严格”的履行与美国商务部达成的解除禁令协议,在这个背景下任何个体都是渺小的,总裁如何,副总裁如何,对公司有汗马功劳又如何...能留下的也就只有一句“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和“深感屈辱”。不过请记得还有一句“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最后老土转发一下长图版本的公开信。张总基本跟老土同龄,同时电信人,张总信中的很多事件老土还是非常有印象的。这公开信对中兴事件所涉不多(在当前的状况下,也不可能多,否则发布出来),更多的是对自己在中兴生涯的回顾,而这种回顾更让人能够感受到那种深深的不舍!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

不说了,再说老土又要激动了。各位看官自己看原文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