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的李白(13)

十三.请你吃鸡吧

“两位远方的来客呦,吃鸡么~吃鸡么~鸡么~鸡么~鸡么~鸡么~鸡么~么~么~”令人毛骨悚然的幽灵女声自带着360℃环绕音效在两人的耳朵突然响起,周围的肉香,刷的浓了起来。

“哼!何方妖孽!”只见老道冷笑一声,腹部燃起一团至刚至阳的真火,一股正气从丹田直冲而上,绕过肺腑,在咽喉道慢慢冷凝,淌过舌根后便纷纷液化成能量密度更大的——正气水!然后从嘴角以每秒钟一至两滴滴出……(ps:从化学上讲,这叫蒸馏……)

很久以后,老道才突然觉得似乎长袍湿湿的,然后从天人合一的状态中走了出来,以自认为帅气的姿势默默擦去口水道:“哼!见到本上仙还不速速拿鸡来!”

李白被老道的声音吓了一跳,刷地收起手里高举的大铁锤从老道的身后走了出来……“唉~功亏一篑啊……”身为一个喝遍天下酒,吃遍天下鸡翅的男人,李白对肉香还有有点抵抗力的。正是这顽强的意志给他发现了先手的机会,对着陷入痴呆状的老道就准备来一榔头,谁知,丫的居然醒来了!没想到世界上除了我还有能经得起肉欲诱惑的人,李白在心里轻叹一声。老道缓过神来,总感觉刚刚背后似乎有个巨大的阴影,狐疑地看了李白一眼,李白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45℃仰望天空。

这时,紧闭的大门突然就打开了!门后面是……满满的人……还有满满的一桌桌的煎煮炸蒸各种做法的鸡头鸡心鸡肉鸡腿……人们觥筹交错,谈笑风声,却没人转头看向他们,就像不在同一个世界一样。而穿过人群在屋子最里面的墙上是一张铺面整座墙的电子屏幕,无数的菜单在上面滚动着,高大上的逼气四射。

这一切太鬼畜了,特别是发生在离坟地不足100米的地方。感觉就像是赤裸裸的陷阱,而且是鄙视你智商的那种。于是……两人不约而同地,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然后,在他们的正对面收银台上,唯一一个注意到他们的人,一个妖艳妩媚的女子,婉约一笑,起身朝着他们走了过来。那女子有长长的秀发,小小的嘴,高高的胸和白白的腿,还有……自带的360℃环绕立体声“两位远方的来客呦?来客呦~来客呦~客呦~呦~呦~想吃什么呢?吃什么呢?什么呢?什么呢?呢?呢?呢?chicken,chook or me?me me~me~e~e~”

因为客人多,短短不过十余米的距离被隔得格外漫长,女子也不急躁,端着菜单款款而来,路上或遇有人添菜有人上厕所有人起身串桌子敬酒,女子都会停下微微点头示意,静待客人先过。老道可就没耐心了,一甩道袍便大步向前。正前方恰有人起身添食,老道大脚一迈,整个人嵌进了那人体内,再一步又迈了出来,而食客同样完好无损地向前。原来,这座无虚席的盛况不过是幻像,就像一张gif动图,周而复始地放映着。

女子见状,脸上挂着的笑微微卡顿了一下,然后转瞬又恢复正常。此时,老道已走到那女子面前,伸手便欲抓菜单。女子秀手一台,老道抓了个空。老板娘用手背掩嘴轻笑,“客官不等等后面的小哥么?小哥么?哥么?么~~~”

老道回头一看,李白正在人潮中慢慢地往前挪,如同老板娘一般,若有人挡在面前,他便会停下让其先过。李白当然知道这是假的,但是,人生在世,谁没一点怪癖,尊重他人总是没错的。

很快,他也走到了女子面前。老道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做作。”

然后抬头看向女子“现在可以了吧。”

“楼下已满,两位楼上雅座请如何?如何?呵~呵呵~呵~~~”

老道冷冷一笑,轻轻吹了口气,周围的幻像瞬间消失,只剩下空空荡荡的大厅,略显破财的桌子,和墙上粘满了灰的显示屏。

老道往身边一坐道:“现在有了。”

女子终于收起了微笑:“这位客人着实让人不喜。”幻境一破,连回声也没了,女子的声音却意外地更加空灵好听。

李白说:“他小时候用脑袋把门夹过,老板娘不要介意。”

“咯咯,顾客是上帝,可不敢介意。”女子道:“还有不要叫人家老板娘啦~听起来好老。小女子柳云卿,不嫌弃的话叫我小云好了。”

老道猛地拔剑指向李白“你说谁被门夹过!”

李白刷地往后退“我夹,我夹好吧。我们先吃饭好不好,整天打打杀杀的多不文明啊!再说让我吃完再死也不迟啊。死刑犯都有断头餐呢!”

“哼!”老道刷地把剑又收回口袋,一把拿过菜单。“我要黄金脆皮鸡!”

李白看也不看,瞬间道,“那我要吮指原味鸡!”

老道瞪了他一眼,李白远远地找了边上的桌子坐下,然后弱弱地瞪了回去。

“酒水可要?”小云微微好笑地看了看两个人,眼里有一种与媚人的外貌完全不符的干净清纯。

李白一听酒字,刷地瞬间进入了血轮眼模式,一股饥渴的气息带着淀粉溶解酶狠狠地向四周扩散……

老道面不改色内心却是风起云涌,如此强大的气势,这分明是宗师级的高手才能有的“势”,难道他之前一直在隐藏实力!还好老夫之前也留了一手,哼!宗师级又如何!圣–桃木剑在手,还不是手到……卧槽!这!这!这不可能!竟然已经达到了气势液化的地步!这丫的绝逼开挂了吧!随便开主角光环是会扑街的好么!顺着老道瞪大的双眼射出的目光,只见一滴珠圆玉润的口水靠毛细作用慢慢凝在了李白的嘴角,然后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开始做向下的变加速直线运动,最后啪的轻响!落在了地上…

不仅老道啊,连小云都吓得立即递上了面巾纸!

李白抓起面巾纸就甩到一边,然后狠狠地抓住了小云青葱的手。

“哎呀!你弄疼人家了啦!”小云脸上升起一片红霞。自己的手……手被握住了啊!他……他想干嘛!太……太快了啦!才认识一天啊!可是拒绝他,他会不会太伤心,啊,讨厌啦,心跳得好快!

李白才不管他们想什么,自己可是已经11小时11分钟没喝到酒了啊!差点就要死掉了啊!没被提醒还不觉得,现在,无论如何也要喝到酒啊!!!“我……我……要……要……要要要”李白激动得说都不会话了。

“我愿意!啊,不……不是。我是说,不,不能这样啦。我们才刚认识,太……太快了啦。”

“可……可……可……我真的很……很想要……”李白感觉眼泪水都快掉下来了。

“你们有完没完!演琼瑶呢!不是在说酒么!酒呢!”

“对,酒!酒…酒酒!我要酒。卧槽,终于说出来了,累死我了……”李白拉着手顺势往上一抱就抱住了小云的胳膊,然后立即使出了撒娇大法:“小云姐姐,你就给我嘛,我真的好想要!不喝会死的。”

“所以你抓我手就为了说这个?”小云突然感觉心塞塞的……

“对啊对啊!”

“酒就在地下酒窖里。变质的红酒,变质的啤酒,变质的果酒到处都是!自己拿去吧!哼!你们都是坏人!不理你们了!”小云一把甩开李白的手奔向了厨房。

厨房后面还有一间温暖漂亮的屋子,里面有舒缓的音乐,柔和的灯光,还有许多只长得白白胖胖的公鸡,母鸡和小鸡。小云现在就在里面,和鸡们说话。

“哼!现在外面的人妖真是越来越没素质了,就会欺骗人家感情。你们说是不是!”

“咯咯咯!”

“咯咯咯咯咯”

“咯咯咯咯咯咯咯”

“不过都四年了诶!已经四年没有客人来了!说不定以后就再也没人来了呢!还是要好好地款待他们啦,你们说是不是。”

“咯咯咯”

小云跑到鸡群里伸手抱起了最威武雄壮的一只。“小白啊,这里的小伙伴就属你吃得最多了,也跟我最久了。所以,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是么!”

“咯咯咯”

“那么,让我们做一只世上最美的鸡吧!”

“咯咯咯”小白乖乖地被小云抱了起来,也不叫,也不挣扎。只是用嘴轻轻地啄小云的手,一路被抱到了厨房。

小云说:“再见啦~”

小云说:“好梦哦!”

小云摸啊摸小白的头,突然一用力,震碎了小白的脑浆,小白还来不及感到疼痛就走了……然后一把锋利的小刀割开了它的喉咙,它温热的还在跳动的血刷地就流向了桌上的碗里。它的毛被一根一根除去,它的翅膀被卸下,然后是它的爪子,它的腿,旁边,沸腾起了金黄的油……

      砰!李白推开了粘满灰的地下室大门。一股腐朽的气息扑面而来,酸酸的,晕晕的。这气,至少憋了十年了吧。地下室很大,也很黑,顶上的彩灯早已烂了,照不清周围阴郁的静默的黑影,但这难不倒李白。他的鼻子轻轻一吸,方圆十里,具体到普朗克常数单位的酒的位置都能被他定出来。诚如小云所言,大部分度数低的啤酒果酒基本变质发酸了,但少数葡萄酒与白酒确是越发的香醇,只是这各式各样的香醇中却有一股他闻不出来的粘稠的味道……似乎,所有的酒都混进去了一点东西。但是,哪怕混进去的是屎,也无法阻挡一个酒徒的疯狂。李白走走停停,似是随意实则……就是随意地从各个不知名的容器里捞酒至自己随身的几个小瓶中,也不多,这满房间的酒水,他看得上的不过七八种;也不多,每一种他就装个五六两。似乎偶尔地,还会捞到一点固体。莫非药酒?但这材质自己竟闻所未闻!就因为多加的那样东西,所有酒的性质似乎都变了。李白兴趣大增,最难得是未知啊!装得差不多了,李白便迫不及待地屁颠屁颠地跑回了楼上 。

      屁股往椅子上一座,李白刷的把瓶子一字摆开。不管白酒还是葡萄酒,全部是鲜艳到璀璨的红色……

      老道看向酒,狠狠地闻了闻,再闻了闻,狐疑地看了一眼,再看了一眼,终于淡然但很肯定地说道:

    “哼!我也要喝。”

不要用这种像是有什么重大发现的语气来说这几个字啊!你真的上过小学么!还以为你知道它们为什么变红好么!在李白的诽腹中,老道轻轻打了个响指,于是酒瓶们刷地排成一字形,迈着魔鬼的步伐,慢慢向老道摩擦过去。

“慢!”  李白一拍桌子把酒瓶纷纷震停了下来。“还没好呢。”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巨大的调酒杯,一副丝质手套,一张上面印着海绵宝宝的手帕,还有一个粉红色的领结。

    狠狠地洗了下手,用手帕擦干,李白优雅地将葱白的双手套进了丝质手套,带上粉红色领结,抓起调酒杯就往天上一抛。这一瞬间,李白的气质猛地骤变,所有的懦弱与卑微顷刻消失,随之而来的是一往无前的霸气,与唯我独尊的自信,是散发着太阳那样耀眼的光芒。

   调酒杯稳稳地落回到了他手里,然后开始在他左手中旋转,旋转,像风一样疾速而自然地旋转。而他的右手猛地化为幻影,在各个酒瓶间轻抚重捻。一瞬间所有的酒瓶都飞了起来,仿佛行星绕着太阳,诗人绕着月亮一般绕着他转。他的右手就是引力,拉着酒瓶总无法往下掉。不时地有酒水从酒瓶流入调酒杯中,从杯口,从胸前,从高高的屋顶下。无论多高,没有一滴多余的倾洒。如果你用量具精密地去量,那些酒的理论配比若是2:1,那结果必然不是2:1,不是2.0比1.0,而是2.0000比1.0000。老道看得都醉了,这不是一次调配,这是一种艺术,是一次美的表演。一股浓郁的酒香猛地扩散到整间小店,乙醇气体仿佛跟着李白的律动,在空中碰撞舞蹈。

小云闻味都忍不住从厨房奔了出来。

“啊!这!这就是传说中的跳大神么!”小云用力拍手“好棒好棒!”

跳……你妹的大神啊……我很难得才找回一个调酒师的尊严好么,不要拿我跟那种低级的舞蹈对比啊。李白头顶一股无形的小宇宙之火燃了起来。他的手变得更快了,就像一股轻烟。调酒杯与各个酒瓶在他的左右手之间来回变换,最后,砰砰砰!所有的酒杯都稳稳地回到了桌子上,空中,只剩下一团团血红的流水绕着他流动,仿佛自带电影特效的地狱死神。

“呼…”李白往调酒杯一指,流水纷纷流入酒杯中。最后一滴流入的一瞬间,所有的空气中弥漫的酒味消失不见。而酒水的颜色也神奇地化为了简单的透明色,就像一杯干净无辜的白开水。

小云又鼓起了急促的掌声,双眼里都是小星星。老道哼了一声,也象征性地鼓了几声掌。但李白却眉头紧皱起来,因为他手中还有一团红白的固体,就是原本在酒里浸润的固体。

加,还是不加?

李白犹豫了一会,决定!把它扔进嘴里……

嗯,嘎嘣脆!嗯,嗯?

“人……人肉?”李白狐疑的说了出来。

老道的双眼突然射出两道金光看向小云,小云觉得气氛不太对,默默收回掌声。“那个……鸡快做好了,我去看看……”小云一溜烟跑进向厨房。

“慢!”老道喝到。

“嗯?”小云被吓到一般定住,弱弱地转身。

“多加点孜然。”

“好……”

小云走后,老道招手从酒杯里取了一团放在手中,微微加热,酒又变为了红色,然而却再没有一丝酒味,而是稠稠的,有一股血一样的腥味。老道看着手上的红色,看了一会,伸出舌头舔了进去,冷冷一笑,“哼,好酒……”

李白也看到了老道手上的变化,于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是血!难怪,难怪……那么!这杯酒,就叫‘请你吃鸡吧,哇哈哈哈哈‘好了!”

不要随随便便取这么奇怪的名字啊!跟血完全没关系吧!为什么会有血就一点都不奇怪么!怎么看起来还依然想要喝的样子,因为知道自己有主角光环所以不怕被毒死是么,不要随便揣摩上帝的意图啊!

李白拿出四个玲珑剔透的玉杯,各种装好三分之二。一杯递给老道,一杯留给小云,一杯自己,还有一杯,双手举起,撒到地上……

(ps:最近越来越懒了,人总是这样,刚做一件长久的事的时候,会有长久的幻想,说不定自己哪一天就万众瞩目闪闪发光,但久了会发现,自己也不过如此。终究要跌到地上来,发现自己平庸的笔和平庸的故事。

总之,还是会尽量往下写的。

如果觉得看完觉得没有污了双眼,就点个赞,点个收藏吧☜

或者随便夸我几句☜

嗯!

以上,祝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十四第一个故事——从前有个小道士(一) “小白啊,你知道么,我们经常会在什么都知道的时候,装得若无其事。这样,很高...
    贝龙阅读 13,343评论 27 11
  • 17岁的你是怎样的? 17岁的她一头短发 总是在课间 站在我的班门口 然后偷偷塞张纸条给我 笑起来的样子灿烂如花 ...
    一夕同学阅读 27评论 0 0
  • 我坐公交车。 一小伙子给朋友打电话:“诶,你们都到了?啊,好,好,我在哪儿?我在110车上哪。犯啥事了?谁犯啥事了...
    士口喆士口阅读 20评论 0 0
  • 0x00 前言 机缘巧合,公司突然要搞一波大量数据的分析。属于客流类的分析。 数据量级也还算不错,经过 gzip ...
    无与童比阅读 1,501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