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蓉千风传奇(22)

96
冰寒三尺 Excellent
2017.10.01 14:46* 字数 1831

上一章-水落石出

小说目录

第二十二章-明南苦衷

暗黄的日光站在了她的床头,暖洋洋的,天气不是很冷,微风凌凌地把碧绿的湖水吹开了。

蓉千风揉着朦胧的眼,缓缓睁开。第一眼看到的是一片古老的天板。扭转过头来,隐约看见明南还在准备粘糊糊的粥汤。

她把头再拗回去,撮着大拇指,“为什么还要把我救活?”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还活着;听见自己低沉无力的声音,还有麻木得无法动弹的身体,她才有点知觉。她不得不承认,当时是过于冲动了,可即使是那样,现在活过来了,她也没有欣喜。

明南转过身来,看见她迷糊地睁眼,淡笑自若地说:“你刚刚好不容易升为名捕,就这么快想死啊?嘿,生命交给你这样的人还真是可惜哩!”

蓉千风辗转反侧,忽而闭上眼,一句“你可以先出去一会儿么?让我一个人静一静……”说完,明南表示无能为力地点点头,双手一摊,叫她记得起来喝粥。然后便静悄悄地出去了。

她虽嘴上说自己想睡一会儿,心里却还在暗想:我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要我死,不仅仅是一个都城城府,天下苍生都毁在了我手上吗?为什么要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我去抉择……我无法做到镇定自若;可不如换个角度想想啊,花脖鬼到底又害了多少人呢?在我眼里,它仅仅只是一个名字,一个虚实的身份。不过,或许是自己的私欲,我也有我自己的想法。

中午,这个明南又鬼鬼祟祟地偷偷单独去了死亡谷,可惜她还要静养,不能下床走动。而这个月绯棠对明南却十分有好感,早就听说到他了,于是就把他宠为心里的偶像。包括这一次,出自好奇心。——明哥哥肯定是去了什么好玩的地方了。

所以,月绯棠也跟着静悄悄地去了。这对一个自小娇生惯养的她感觉新新。

一路上,本有包着头布的妇女上街买菜,看到跟前临近死亡谷,立即收缩绕道了;这年头,牵牛放羊的壮伙子撢着浑草,拉着车,到底儿了,使劲儿地踹了一脚,满车的粪便“拖啦”地洒在了一间被人住的茅屋的墙头,匆匆赶回去;死亡谷方圆十里外的一个大院儿,几个少女抿着嘴,挤眉弄眼的,连看都不中看的,把一把用干粗的藤蓼制成的毛扫帚往前一推,凑合着扫,不时地用手肘上的衣袖轻轻地擦了几下额间的冷汗,迫不及待地跑回去;还有那玩风车吃糖葫芦的小儿“哗”的声冲出大院,急着,跑着,捂着脑门儿,丝毫的小胆儿也收缩了起来……

人们那么畏惧死亡谷,无知的绯棠却是耸肩一笑。城里人不信佛,不仰神,对于鬼神一类的说法是不在耳际的,认为根本就没这回事,毕竟见过那什么什么的人早已死在了那儿。不愿钦信,自然也一无所知。

漫地荒无人烟,月绯棠才发觉这儿不寻常。忍不住,壮壮胆子收收心儿也跟着跑了去,顺手抓了把莽榛的野草,遮挡在脸前,小碎步跟了去。为了明南,她也是豁出去了。

这明南一路上心不在焉的,倒没有察觉,大大方方地走入洞里。洞里依然是弯曲的密道,而明南却显得熟悉,自然而然地向前走着,她也紧紧地跟定了。

终于来到了一个空荡的地方。一目了然——可以清楚地看到前方有一个两张床大的池缸!缸里面竟满是咕噜起泡的黏稠的血肉,冒着腥味儿;血池里浸着数十个俩拳头大的心肝!真让人恶心.

突然看到一个头发凌乱的女子从狭窄的小门里被踢出来,口中还大口地吐血,情绪失落,犹如一个植物人。同样,浑身遍是血痕,捆着手脚,五花大绑的。一个凶恶的蒙面人踹了她一下,后趁她不休息时狠狠地将她摁入这滚烫发烟的血泥之中。

“噗通”一声那女的被扔进这一片黏黏的血池之中,起着泡,冒着烟。

月绯棠观了全过程,转过脸捂着嘴躲在了一个凹陷下去的墙隙里,蜷腿缩身,手脚冰凉。时不时地垂头往里边望了几眼。她狠命地捂死嘴巴,窒息,不敢发出一分声响。眉头皱紧,胳膊麻木,脸色苍白。

而这时,明南却更是自然,好像以为这很正常,很平淡,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那黑衣人慢步走来,发出颤抖的声音:“小南,你来了!”

明南跟着应了声“嗯,大哥!”

什么?!月绯棠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我的明哥哥呀!你……

这确实让她难以接受,自己心心念念的明哥哥却是一个无恶不作的鬼王!

“嗯,大哥。你的行为暴露了,你为什么要明目张胆地杀白淑呢?为什么要这么急?我这边才刚刚开始,现在全给你搅乱了呀。所以,我……不得不通缉你……”明南平静地说。虽然他接近千风确凿是为了打开地狱之门,但千风的一片心意,一个微笑,和那一种善良和纯真,使他有所改变。他本性并不坏。所以,面对这接连美好的事物,他不得不被触动。

他们兄弟俩谈得越来越深。

月绯棠再也忍受不了了,踮起脚尖,捂着脸,小心翼翼地沿着红色剪头的区域走出密道。

死亡谷的鬼王,由无数灵魂的体魄铸成的人体,虽属鬼,但却有着人的情感。

蓉千风传奇
蓉千风传奇(已完结)
19.4万字 · 1.8万阅读 · 69人关注
前生,她是白玉天神;这一世,却是世间仅有的花脖鬼神..... 初见,他是南幽的名捕;后来,她蒙冤落难,生死相劫,诛仙剑阵,到地狱之神…… 而他,苦刑三年;墨剑铁涎,霸气回归…… 可惜两缘执念,奈何苍生错乱,花脖宿命,毒刑,误会,灼眼,到封印,一步步使她最终走向毁灭! “假使我有三炷香的时间,我欲执子之手,共赏芙蕖” “今夕何夕,我守君之,惟守君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