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完美的她》尚武对小莲生都做了什么?

小莲生的遭遇,是从妈妈穆静的生活稍微轻松一些后开始的。

遇到尚武之前,小莲生跟母亲穆静,贫穷着快乐着,莲生有母爱,穆静有牵挂。

尽管累些,尽管妈妈不能常常陪在身边,但还是正常的母亲,莲生也是活泼懂事的女儿。

那时的穆静是令人怜惜的,也像所有女子一样为母则刚,一天打两份工也不叫苦。

然而,遇到尚武后,母爱便被她对尚武畸形的爱挤跑了。

取而代之的是无视,是纵容,眼看着女儿一次次被虐待变得冷血、自私。

母亲日子好过一些的时候,莲生的噩梦来了。

镜头一晃而过之间,莲生的泪水、笑容还有强行挤出来的安慰妈妈的笑,胳膊上的伤,眼睛上的伤,还有看到白色公主裙的恐惧,不禁令人疑惑:

尚武究竟对莲生都做过什么?

确切地说,穆静和尚武两人,究竟对小莲生做过什么?

通过再刷后,纵使再不忍面对,但还是得出了以下几个结论:

一、殴打莲生

可能有人说,殴打不是正常的吗?要不小莲生身上的伤是哪儿来的啊?

确实如此。

不过,我所理解的殴打不仅仅有尚武,还有穆静。

结论很残忍,但也是事实。

剧中有两件事直接反映了穆静打莲生的事实,一是房间起火后,小莲生被绑住塞到了柜子里,这是穆静做的;

二是尚武为小莲生涂口红后,恰好回家的穆静看到,粗暴地拉扯推着小莲生,嘴里不停地叫“恶心,脏~”

第一件事就不用说了,板上钉钉;第二件事,从尚武惬意地拿起手机录下她们母女撕打的一幕,那表情就已说明,这已不是第一次,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所以,莲生身上的伤,有尚武的,也有穆静的。

二、把莲生做为道具

游戏的道具也不用多讲,尚武花样儿虐着莲生,从做“活人靶”到纸箱“猜猜看”,事儿他做的不少,看到的看不到的,都不少。

莲生对于心理变态的尚武而言,是一个活道具,无时无刻不在虐待。

高兴了,她成为了游戏道具;

不开心了,她变成真人沙包,甚至与穆静一起时,都不会刻意避开莲生,有意无意地,从而满足其扭曲的心理。

尚武洗澡时,跟穆静差点开始激情戏;莲生躲到箱子里时,他们就在沙发上激吻……

相较对莲生躯体上的殴打和伤害,这种行为已演变成了摧残。

所以,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的行为触犯了法律,才对穆静说,

“你的饭,我吃一顿,少一顿”之类的话。

三、也是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他对莲生的侵害

大多人联想到这一令人颤栗的事实,无不是有次穆静回来说可能怀孕了,结果发现莲生躺在地上,手被绑起来,头发湿湿的嘴里喊着疼。

穆静匆忙抱着莲生去医院,可是到了医院没登记完信息就走了。

此时,莲生也说不疼了。

于是乎,莲生被尚武侵害的带来也揣测出来了。

可如果我说莲生被尚武侵害还要早,有人相信吗?

这也是事实。

证据有三,一是尚武与穆静在一起,从不避开莲生;

二是,尚武对穆静说的那句话,“你的饭,吃一顿少一顿”;

三是,很突兀的蛇形玩具和爆米花,这两种根本不搭的道具,组成的那幅画,早就说明了一切;

可能有人说,不可能,尚武应该就是那次侵害的。

并非如此,尚武跟穆静在一起时注意到了吧,他对穆静每一次都很暴力,用力揽住脖子,抓肩膀,穆静对他处处小心翼翼的举动等等,说明尚武不仅仅是侵害,还有更为变态的举动。

再看莲生那次,手被绑着,头发湿了,整个人有气无力,小脸煞白等等,不能不让人联想到尚武这种虐待极有可能演变为X虐,对穆静如此,对小莲生可能也不止一次。

穆静为什么没有继续为小莲生看医生?

就是因为她了解尚武所做的一切,她不想离开尚武,怕尚武被抓走,甚至还认为莲生是拖油瓶,阻碍了她和尚武没羞没躁的快乐生活。

在尚武和莲生之间,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尚武,才会在海边抛弃莲生失败,才会自己绑起莲生塞进柜子里。

表面上看是如此,但其实她更爱她自己。

尚武很变态,人也暴力,但如果她一开始为了女儿就反抗,或许这段感情便也不了了之。

可她没有,被生活蹂躏得反抗无力的她,在尚武面前也没有了反抗力,甚至不想反抗,因为他有一个小酒吧,能养活她们母女;

因为她爱他,被爱的人虐待,病态地认为那也是一种幸福——她曾亲口在电话里跟小莲生说,跟尚武在一起很开心,很幸福。

她一直以为他是她们母女的救命稻草,却从没想到他是她们俩的毒药,毒素一点点地渗透,从肌肉到骨头再到内脏,等回味过来后,已经晚了,无药可治。

莲生成为了她感情的牺牲品,她自己也因此入狱。

尚武固然可恨,但更可恨的是穆静,某些行为让莲生更寒心,尤其是穆静要发誓找回莲生时,她的虚伪让尚武无情撕开:

“回来,她就能幸福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