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爱凤闯荡记第五记

第五记:过敏!还有怀孕!

“对了,(爱凤转身对九少爷说)生日······不,生辰快乐!”

两人靠的便就越近了······

心里活动:天呐天呐,我这下和他靠的这么近,接下来该不会······照剧情发展······不会要那啥啥吧!!

“凤凤,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像个呆子!哈哈哈哈哈哈!”(九少爷用手扣了下爱凤的鼻头)

心里活动:啊!我没听错吧······呆子?这······哎喂我说,这气氛这感觉,这么罗曼蒂克的画面,说我呆子,你丫的才是呆子吧!

“额,没什么,就看看而已!”

想转过身去,被九少爷拉住,抱在了怀里······

“凤凤,我想以后的每个生辰都有你陪着看花看日出。”

心里活动:哎呦我去!这九少爷八成是不懂女子心里吧,前后这么分明的表现!不过这什么味道啊,怎么一股味道??好······好像是······(用力的嗅了嗅)鸡屎味?······哎呀我勒个去,刚刚他是抱过那只鸡呀!

一把推开······

“额!你身上有味!”

“味?(嗅了嗅)没有呀!哦,有,是香香的味道?”

“香香!明明那味道是臭的好吗!(一想反应过来)嗯,对,那只鸡的味道!”

心里活动:为嘛这只鸡要叫香香,明明那么臭!

“哈哈,那我们看完日出便回吧。”

心里活动:终于可以回去了,这要是再熬下去,什么眼霜什么面膜都拯救不了了······

“好,好,甚好!”


······

“小姐,小姐!”

“诺诺,你能不能让我再睡会,昨日我可累了!”(自己将盖在头上的被子拉开)

“小姐,你······你······!”

“你什么你的,没见过素颜吗?”

“小姐,你······等会,我去拿镜子!(急匆匆的跑开了)”

心里活动:素颜有那么难看吗?不对啊,最近几日都是这样呀!哎呀!难道是昨日熬夜了,状态不好?

“来了,来了,小姐,你看!”

“看就看·····我就不信我······(拿起镜子一看)哎哟,啥情况?怎么满脸是红点?哎哟,还有些痒!”

“小姐,昨日你和九少爷干什么去了?

“昨日,不就是去了下花····花海!花海!妈呀!”

“小姐?怎么了?”

“我,我对花过敏啊!我怎么没想着呢,昨日······我竟然去了那一片······一片花里去!”

“小姐,过敏是何物?”

“这个吧······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就是和那玩意儿不和,放在一起就不舒服?懂?”

诺诺摇摇头······

“哦,对了,我怎么回来的,怎么没印象?”

“昨日,九少爷背你回来的,你睡着了,九少爷待了一会便就回去了,托付我们不要吵到你了。”

“哦,是吗,那个臭小子,就是他,丫的成这样了。简直要气晕了!”

“要晕了?小姐,诺诺给你请大夫!”

“哎哎哎,不用了,诺诺……诺诺!”

心里活动:这……也跑的太快了些,日后要为你办个跑步比赛去,真是,这听话听不懂还是脑子瓦特了!

······

“小姐,大夫来了。”

“小姐好,老夫给小姐把下脉。”

“哦!(转向诺诺)诺诺,大家都哪儿去了?”

“小姐,今日大家都忙去了,老爷接夫人去了。”

“哦,夫人······啊!我娘!”

“小姐莫激动,老夫这样把不准。”

看了一下大夫,心里活动:号脉,号什么号,庸医一个,看等一下你能说出个 啥来!

“昨日爹爹是说让我给娘亲带些喜爱吃的回来,可后来······便就是这样了。”

心里活动:反正我也不知道这夫人是喜爱啥吃的,这样倒也好,不用买,省的自己还要支支吾吾解释。


“这······这······”

“大夫,你怎么了?”

“小姐这脉象·····”

“怎么了,小姐怎么了?”诺诺很着急的问着。

心里活动:知道我不是常人了吧,看日后你们谁还敢随便把我的脉!

“小姐,好像是······让老夫再确认下,勿吵。”

诺诺捂着嘴,不敢发声。

心里活动:去去,该不会等会诊出啥玩意儿来吧,不见得呀,不就过一个敏吗!

“大夫,你······你可检查出什么来?”

“小姐,近日是不是有些与常日里不同的表现?比如不爱吃饭了?或者嗜睡?”

心里活动:这真是庸医吧!平日里?我哪知道这李家小姐常日里干些啥,就······说先说说吧!反正他也摸不出个啥来!

“无,无,近日你说的这些都无!”

“小姐,近日不是嗜睡吗。诺诺记得清。”

心里活动:这诺诺!成心坑我是吧!

“对,对,近日有些许爱睡觉,不过这阳光暖和,晒的人不免发困些而已。”

“小姐,老夫听您这么一说,再加上刚刚一再确认,小姐您是······”

“是什么?”

“是······什么?”

“老夫方才把出的是喜脉,小姐您有喜了,恭喜小姐!”

“什么!喜脉!小姐有喜了!”

得意的笑了笑,心里活动:喜脉啊······哈哈哈,我就知道你诊不出这是过敏,庸医······不对!他刚才说什么!喜喜······喜脉?!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小姐,您有喜了!”

“我?你说我,有喜了?”

“是的,可小姐身体虚弱,所以才有寒气入体,导致现在的症状,不过小姐无需担心,老夫等下为小姐开几幅既可安胎也可让小姐恢复的方子。”

“呵呵,(一脚踢了过去)你是不是想整我?老娘还没有结婚呢,你告诉我我有喜了,你欺负我刚来是吧!”(说着要起身揍大夫)

“小姐莫动气,眼下小姐要安心养胎才是!”

“动你个大头,养你个大头啊!上次你怎么没把出来呢!啊!”

(上次来瞧病的也是这位大夫)

“小姐,你不要生气!”(诺诺扶下小姐,挥挥手示意大夫先出去)

“诺诺,你找的什么医生啊,是不是专业的,这事情可不是乱说的,我······我都没有······算了!”

“小姐,我去问问!”

走到门口······

“大夫,您确定?”

“诺诺姑娘,老夫的水平纵然不是最好的,可这脉还是能诊的明白的,再言,老夫可诊了几次,确认无误。”

“那太好了,大夫,您先去开药方子,待老爷回来,我去和他说声便是。”

“好的,有劳诺诺姑娘,还有小姐可切莫再气了。告辞!”


房内,爱凤左右张望等着诺诺进来······

“不可能,我什么事都没做呢!怎么可能!这绝对是错了!”

“小姐!”(诺诺开心的走进来)

心里活动:完了完了,这诺诺笑的这么开心,肯定是······完了呀!

“小姐······”

“哎!我知道了,大夫没说错是吧!”(爱凤摆摆手)

心里活动:快告诉我是假的,假的。

诺诺点点头,双手捂着嘴巴笑。

“天呐,这是要闹哪样!”(一头躲进被子里)“老娘的清白呀!”

心里活动:去去!这叫啥事!爱凤啊爱凤,你到底是干了什么事,你快回来啊,我知道你的身体过敏了,是我的不对,可······怀孕就是你的不对了!

OS:怀孕,换做是我,我都不敢这么写小说啊,怎么···这么离谱的剧情会发生在我身上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奇葩说》有一期的辩题是:“很喜欢的一个人,通过时光机我发现十年后跟我在一起的并不是TA,到底是去追还是放弃?” ...
    Angie皓阅读 205评论 1 3
  • 纵身一跃, 不是因为绝望! 下落的时间足够思考, 张开双臂就像鸟儿一样! 地面不断的迫近, 让人有些眩晕! 心脏因...
    王雨晴丶WYQ阅读 2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