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的梦想

96
年糕137
2017.09.02 21:54* 字数 0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一个念头,开始很久了,已经记不清多久了,只是记得有一个念头,时不时冒出来,穿插于我忙碌的生活里。那是一个想法:我想写作,想当一个作家。应该还有更明确的目的:我想用文字改变一个人的思想,甚至算得上一个野望:我想用写的形式,改变这个世界,而作家只是一个称谓。这是我想了许久的认识,有时觉得自己很高大上,很至高,很无解......
    然而现实总是与想法有着某种难以名状的区别,我需要钱,我需要工作,需要生活,这些只不过是借口,真正的距离,是我总是忘记,无法开始努力去实行。
只是没有实行?我搜索枯肠,发掘整理,结果探明目前只有一个原因:我没有努力去实行!
    我有个缺陷,控制力弱,容易被很多东西诱惑,而且这个问题从小而来,准确的来说,已经成了天性。我不知什么时候有了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有这个缺陷,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生命以其惯有的方式发展,丝毫不顾及我的自知之明。
    年岁渐长了,该后悔的都已不再后悔。我行我素成了我的旗帜,欲望早已主导着生命的发展。
  有时候想想,自己数不清做了多少理智认为不该做的事,哪怕举头有信仰,仍是败多胜少,准确的说,胜了下次易败,败了下次还是易败,想要打败欲望的想法成了一种种幻觉。当然,我这人有些悲观,你可以适当把我的悲剧往好一点想,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总好不到哪去。
  工作辞了,呆家第二天,午睡过后,想想自己的状态,有些发呆。正好小女孩在玩游戏,我问:你有梦想吗?她说没。我说,我有一个梦想,想当一个作家,但是总是忘记。小女哈哈大笑曰:第一次听到有人忘记梦想的,你是想让梦想发霉吗?我无语。
又听她说:“我也有一个梦想,我想成为一个演员。”我问:为什么?她说:“有一次经历,跟隔壁的姐姐玩游戏,很喜欢扮演的感觉。”我说:“怎么才能当演员呢? 她:“要学习好,考上北京的什么戏剧学院。”  “那你以后能当演员吗?”“估计不能,因为学习不怎么好。”我思来想去觉得小丫头没那么强烈的梦想,只是存在这么一种想法,那么想法什么时候算成为了梦想呢?
      当小丫头的梦想和写作文的乏味遭遇时,小丫头选择了将写作文变成练字。我跟她说你不自己写作文,作文水平提高不了,考试考不好,演员的梦想咋办?她不想那么残忍,就说:“我现在不赶紧把作文做好,妈妈会打我的屁股。”我想,她现在的梦想,还是脆弱的。突然一惊,那我的梦想呢?也应该是脆弱的吗?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