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生在那封建社会

上次说到“芸”,鲁迅先生说她为“中国第一美人”,林语堂也说她是“中国文学上最可爱的女人”,我迫不及待地去读《浮生六记》。读卷一卷二,闺房记乐、闲情记趣,颇有同感,芸虽“两齿微露,似非佳相”,却也长颈削肩,眉目清秀,大概是那种“看起瘦摸起有肉”据说是男人最喜欢的女人。除此之外,芸与三白情趣相投,情意缱绻,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入得书斋出得门庭的奇女子也!甚至她为翁纳妾为夫寻如夫人,无一不彰显她的美德,这样的女子哪个男人不爱呢?看到卷三,坎坷记愁,写到她因不得宠于姑翁,差点被休,最后落得个在贫病交加中赍恨而殁的凄惨下场。即使看到这儿,也因陈芸能得到沈三白的痴恋而甚觉欣慰,芸娘一辈子能得一人心足矣!

真的值吗?卷四,浪游记快,大多记的是游山玩水、登山探洞、荡舟游园,好一个生平快事,可惜“芸”不在身侧,当我还在为芸未能与子出游引以为憾时,沈三白身畔却多了个“喜儿”。“喜儿”月下依稀似芸娘,沈三白虽不像秀峰倚红偎翠,身边却确实不是芸娘,突然胸中一堵,再也读不下去!

想芸娘何等聪慧,何等贤良,却仍然躲不过封建制度里女子的悲惨命运!

还记得唐婉吗?陆游原配,陆游表妹,因她与陆游感情笃厚,陆母担心侄女影响儿子前程,执意儿子休妻,并强迫唐婉再嫁,一对鸳鸯两首《钗头凤》,害了唐婉性命,断了一段情缘。

还有王弗。是不是每次读到《江城子 ·乙卯正月 二十日夜记梦》都会感动得一塌糊涂?这个二十七岁就香消玉殒的女子,十年后还能被苏轼写得让人感动得落泪,有夫如斯,何其幸哉!王弗逝去,王润之续弦。王润之,王弗堂妹,没有王弗的“远大理想”,却贤惠豁达,方由得王朝云常伴苏轼左右。

《孔雀东南飞》读过吧?不知是焦仲卿太过“妈宝”,还是兰芝兄长太专横,磐石蒲草也只能化为连理枝,May  be只是那个时代……

房玄龄倒是一生只有一个,房夫人却落了个“醋坛子”的“美名”;还有龙丘居士夫人甚是可爱,那个被东坡戏称“河东狮吼”的柳氏大概不逊于房夫人吧……

据说还有王安石和司马光,这两个政敌在对待纳妾之事却有异曲同工之妙,朱佑樘更是楷模,后宫竟只有一人!

但,这种婚姻在古代又有多少呢?哪个男人只要条件允许不是妻妾成群呢……

好吧,这些都是条件允许下,如是我,平民百姓,娶一妻大概都是不容易的……又有什么如果呢?

如果我,生在那封建社会……

好吧,没有如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