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所有偷过的懒都是要还的

96
俏村姑 Excellent
2019.05.18 22:01* 字数 850

亲爱的妞儿:

见信好!

是周六,我的工作比平时更紧张了一些,公司正在进行3C产品的认证审核,而我是全程陪审员之一。

这对我是具有挑战的,当然,有挑战就有压力,恰恰我很喜欢这样的压力,尽管刚开始就头疼,第一时间吃了止疼药,并接连喝了两杯咖啡。

到了写信时间,可我困倦的不行,难以自持,于是又给自己找到偷懒的方法,在我今天浏览的网文中,找出比较有触动的片段,粘贴过来临时充数,而我坐下来真正跟你快说话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也就是说,此刻的我要同时完成两天的信。

下班后约爸爸一起去吃上次咱们都觉得口味还不错的面食店,结果这次的体验完全反转,不晓得是当时的口味要求低,还是这次的口味要求高,总是,完全没能吃出上次的满意。

这是一件小事,但这样的小事在咱们的生活中经常发生,那些“以为的”总会被切身体验推翻,又说不清道理。

特别明显的,是小时候吃过的那些好吃的,当时的至极美味,到长大后偶然再次品尝,发现完全不再是魂牵梦绕的想念了。

还有包括我们一程又一程遇过的人,曾几何时那些放在心里以为一辈子不会丢弃的人,会在生命几经辗转之后消失不见,大多不是他们离我们而去,恰是我们义无反顾的愈走愈远。

好了,鉴于还有一封信要写,这篇就到这里。以下是我从罗辑思维摘选来的片段,盼与你共勉。

1. 话说2002年,非洲莫桑比克的总统访问瑞典,跟《事实》这本书的作者汉斯就谈到了莫桑比克这个国家这几年的经济发展。汉斯就问他:“你怎么衡量经济的发展呢?”

2. 总统说:“我会看数据,但是我也知道,咱们国家的数据不是太准。所以我会观察每年参加国庆游行的人。这一天是我们国家最重要的一天,每个人都会穿上自己最好的衣服和鞋子来参加游行。所以我会观察他们的脚,然后把每年观察的结果做对比。”

3. 一个咱们中国类似的例子:据说,广东是很难统计有多少外来打工者。有人就发明了一个“辣椒指数”,因为广东人不怎么吃辣椒,主要都是外地人吃。所以,辣椒价格的涨跌,就能基本反映外来人口的比例。

4. 你看,只要留心,即使没有靠谱的数据,你总能找到观察趋势的靠谱方法。


爱你的妈妈   2019-05-18    夜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