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步梦寻

夏日的天空就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雨已经断断续续下了一星期了。天气的闷热交杂着男主人夕蒽烦杂的生活气息,他生气的在手机里面咆哮着……

夕蒽:墨玉,你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这么久不接我的视频?

墨玉: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没什么。

夕蒽:你是不是又在打麻将啊?不是跟你说过啊,我最讨厌打麻将了。

墨玉:说了没玩了,还在那叨叨,叨叨什么呢,哎!

夕蒽:还不承认是吧?我都看到了。

墨玉:看到了??你怎么看到了?难不成你长千里眼了?我才不信!神经病!

夕蒽:不说是吧?我要是在身边就扇你几嘴巴子,看你还硬嘴。

墨玉:我就纳闷了,你怎么知道我打麻将没?难道你监视我?你又不能登我的微信,你又没在麻将群,你怎么知道?

夕蒽:我怎么知道?你撅起屁股我都知道你要拉什么屎,还跟我玩心眼,我虐死你。

墨玉:我还是好奇,你怎么知道我什么时候玩,你一定在监视我。

夕蒽:你还在那鸟嘴鸟舌,非得让我把你打麻将的红包发给你你才相信吗?

墨玉:你有种你就发过来啊!我就是不信,有什么本事嘛还嘿呼我!哼!

夕蒽:你是不到长城心不死,不入黄河不落泪,我要是真发给你了你怎么办?

墨玉:你发给我,我情愿你来家里让你扇几巴掌,你长了三头六臂,不要说的出来做不出来,好吧!

夕蒽:睡觉!不想跟你这样的人说了,硬嘴无赖,一头撞在南墙上都不知道回头,留着你的时间去垒你的长城,跟你的长城过吧!哼!

墨玉:你会不会说人话,嘿呼人还理比天高,对我不信任还说的比窦娥冤屈,睡觉就睡觉,谁稀罕跟你在这叨叨,浪费我的流量,有那力气我养养精气神。

夕蒽:是啊!做做功,养养神,扣个二丙撩个红中带个发财挂上东南西北风,一局都撑到梦里发财致富中。

墨玉:咱能不能不要冷语相待啊。你不知道现在你的行为已经造成冷暴力了,我很讨厌你这样说话。有啥咱说啥不可以吗?不想让我玩你就直说,不要在那拐弯抹角,变着法的磨损我的耐力。麻将是你给我下载的,怎么玩也是你教的,发红包也是你示范给我的,干嘛现在跟冰窟窿一样冷的颤抖。

夕蒽:你还有理了,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看来老子说的对啊,真是“世间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

墨玉:搬来老子,你也是没文化的土鳖,什么时候也改不了你这小市民的气息。还跟我讲老子,没听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吗?什么思想?什么品味?

夕蒽:你思想好,品味高,高大丽靓白,一走三道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

墨玉:我怎么听着这话都带着炮烟味,越说越焦了呢!打没打麻将有什么过?咱有必要来这么些话语攻击吗?

夕蒽:不是什么话语攻击,我都恨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了,你这败家娘们。你知道我反感你们打麻将,教你只是让你拥有此项技能来消磨无聊时间,不是让你当饭吃,当全职工了,这都快成阴影了,你知道不?

墨玉:我去!打个麻将能成心里阴影,再说了,就算有阴影,他也不是我造成的,干嘛跟我没完没了呢。

夕蒽:是跟你没关系,可是你现在不也正挑战我的底线嘛!你难道忘了,我们结婚前一天的情景吗?

墨玉:当然知道,我来你家看看家里收拾的怎么样?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夕蒽:那是我一辈子的大日子,是我一生最重要的事情,可是咱妈还领着一班人在家打麻将。

墨玉:是吧,我看到还有你嫂吧,门前的灯笼还没挂,屋里还没收拾呢。

夕蒽:天天打麻将,夜夜打麻将,就连出门走亲戚也要凑桌打麻将。妈妈真是忙妈妈,打麻将玩的迷时都不知道给我们做饭,很多时候我们吃的都是姐姐做的饭菜。你说麻将得有多害人,看看家里的兄弟姐妹,除了我没有一个不接替家风,个个嗜爱麻将。头可断,血可流,麻将不可谋。就连老妈也是时常还没吃上饭就坐在麻将场了,这么热的天,麻将有风,静坐其中。你说累不累啊!赢来输去,时间都流在无知中!

墨玉:那是你家的事情,干我什么事!你有本事去管你娘你家人啊,烦为什么还手把手的教我?你天天瞅着我不累!

夕蒽: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我只是不想让你感到无聊,没事的时候可以和他们玩玩消遣一下。可是我没想到……

墨玉:我的确也只是如你的意玩玩而已。

夕蒽:我现在希望你能改变我们的家风,至少从我们这里做起,给孩子个好榜样,别再让孩子步我后尘去埋怨他的妈妈。别让孩子看到以后的你也头裹毛巾,身披大衣,空调屋里呼啦啦。

墨玉:哈哈。那是麻将治百病哦,我怎么没看见,这敬业精神真是值得后辈钦佩,赶明也让我效仿一下,也体会体会革命老前辈上刀山下火海的百折不挠气概!

夕蒽:路漫漫其修远兮,你将上下而求索,吾不登高将你看,你都不知道你一直在路上。

墨玉:人是你选,路是你走,吃进去的东西怎么容易吐出,你就认命吧!

夕蒽:再弯的路我也要磨平它,再难的人我也要做好他,不改变你我就不改变生活!

爸爸:你个兔崽子,搞了半天你是要强制管辖我们,现在你都管,你是让我们死吗?不打麻将不娱乐,你是要闷死我吗?我们还没老了,还指不着你呢!什么东西!现在都长本事了……

夕蒽:你骂我什么,你个骚婆娘!

爸爸:龟孙子,敢骂你老子,你看看我是谁……

嘟嘟嘟嘟,视频终于打开了,没想到对面坐着的是自己的老爸,顿时尴尬,害怕,恐慌充斥着夕蒽的大脑,他知道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临……

妈妈:夕蒽啊,别人不理解我,你也这么说我吗?你妈我四十生了你,一口鸡蛋没吃着,你爸没本事,我天天上地干活做生意卖核桃,卖苹果。你奶不管你们兄妹四个,我们吃上顿没下顿。

夕蒽:妈,你已近说了很多遍了,不要再说了。

妈妈:为了挣工分,差点没让老母猪啃了你大姐,为生你,让计划生育的人把咱家东西砸遍,硬是拉着我去流产,我撑死闹的村里沸沸扬扬,终于生下你。老来子老来子,你是家里最小的,啥都惯着你,宠着你。现在你倒是管起我们来了,你的良心狗吃了吗?你个兔孙子!你是要气死我吗?什么重要时刻,我生你就是最重要的时刻,还阴影了,你才是我的阴影!

夕蒽:(泪水哗哗的就出),这哪跟哪啊?没文化真可怕,我是为了你们好,为了这个家好,为了咱的祖祖辈辈好!我在跟墨玉说话,怎么是你们?她人勒,叫她出来!

妈妈:你媳妇回娘家了,被一个傻哩傻气的男人带走了,说是什么堂弟……她说你知道,手机走的急忘带了吧!前几天她刚教会我们老俩玩。喂,夕蒽,你在听吗?什么情况,网不好吗?我怎么什么都听不到了……

不是没网络了,也不是有事情了,而是夕蒽的心飞走了,已经不在状态了,可能飞在了大学的校园里,也可能飞在了碧桂园的花廊里,也可能飞在了不知名的瀑布前……不管飞在了哪里,就是不想继续说下去了。

夕蒽一夜没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第二天一大早,就带着一肚子的疑问奔向山西。很奇怪夕蒽竟然没有坐车,而是攀山越岭,过黄河,走小丘,五百里卧马平川,如穿步履,疾走如飞。终于过了一条小溪,跳过几块板石,到了一个崎岖山路,峰回路转,到了一个满是石块堆砌的屋前,里面传出鸡鸭鹅的叫声,还时不时传出一位老太太的咳嗽声。夕蒽小心翼翼的敲门进入……

婆婆:是谁啊?还来看我这老不死的,你不是都不管我了吗?你们都该死死,该活活,什么都与我无关,我们都老死不相往来。你们这群兔崽子,出了事都埋怨我,我不都是想让你们挣个钱过上好生活,好走出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结果你们一个一个都死了,是我的错吗?是我的错吗?我想让你们都去死吗?都是我……

夕蒽:婆婆,我是夕蒽,是墨玉的男朋友,听说她回来了,我想见她。

婆婆:墨玉,什么墨玉,不知道不知道,这里怎么会有个墨玉啊,你找错了。

夕蒽:不会啊,她说过家就是这里的,她爸爸叫宋乾学,妈妈叫什么霞,婆婆你再想想,我找她有重要的事情问她,麻烦你再想想,给我指条明路。

婆婆:好吧,叫我再想想。坐吧坐吧,小伙子,先喝杯水。人生在世,不如意十有八九,。归去来,归来去,喝完水就回去吧小伙子。

夕蒽:婆婆,我是来找墨玉的,希望婆婆能给指指路。我是她的男朋友,我很喜欢她,我一定要找到她,婆婆。

婆婆:好吧,我想起来,你说的是村北头那家门前有个核桃树的宋墨玉,知道了,你说的就是那个大家口中的赔钱货,怪不得这么多年不回家,原来是跟着你这个小伙子。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夕蒽:婆婆,你好像很了解墨玉,能跟我讲讲吗,我还是想多了解了解她。我爱她胜过爱我自己。

婆婆:她是个孤儿,其实挺可怜的……

夕蒽:什么?她是个孤儿,她不是有父母,还有个哥哥吗?你给我讲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婆婆: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你确定你很爱她,接下来我说的你能承受的住?

夕蒽:说吧,到底是什么,我……可以承受的住。

婆婆:她是个孤儿,准确的说,她以前的日子是比较好的。她的父母都是吃过苦的人,都是争气的人。她爸爸兄弟三个,他是老大,分开家的时候,除了一间烂草房什么都没有。他和翠霞挺干腰板,又是倒红薯粉,又是卖针线,又是收破烂,又是盖屋子。记不清他俩都干了多少买卖,总是不闲着。跟个老蜜蜂一样飞来飞去。好像一年他家就还完了帐,第二年就盖起了新屋,可以说是村里的致富人家,日子也是风火四起啊!大家都羡慕不已。

夕蒽:哦,怪不得墨玉也比较能折腾,原来都是这里的原因吧!这么好的日子,怎么她就变成了孤儿呢?到底出了什么事?

婆婆:出了什么事啊?想想!都怪我,都怪我把那两个人带进村,都怪我!

婆婆不停的捶胸顿足,泪痕满目。

夕蒽:婆婆,你冷静一下,都过去了,都过去了。别难过了!

婆婆顿顿嗓子,擦擦眼泪,又继续说了下去。

婆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那一年大涝,蚊虫四起,庄稼也可以什么收成,就连种的枣园也被风雨毁灭之际。不仅他家日子不好,其它村民也是四处营生,都在勉强过日。有一天,不知道从哪来的两个人,一男一女。当时被称为是我们村的救世主,因为他们给我们带来了新的营生,我们也是在这次的买卖中获利颇多。

夕蒽:这跟墨玉变成孤儿有什么关系?婆婆咱捡重点的说好不?

婆婆:关系大了青年!就是这个营生才在几年以后断送了他父母和很多村里人的命吧!

夕蒽:啥生意啊?会断送一村人的命,你说的也太邪乎了吧!难不成是早些年的痨病,非典,还是……

婆婆:不是啊。当年那两个人称自己是医生来村里采血的,一袋血四十元。那时候的四十顶现在四百四千,可值钱了。并且他们说这不伤害人的身体,还可以让身体再次造血。那话讲的迷天恋地,让我非常的激动。我就带他们进村帮他们招募年轻力壮的人还有非常缺钱的人,还有一些见钱眼开的人。他们伸开胳膊,就让他们抽,一看到都是现钱结账,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

夕蒽:天啊!那不是卖血吗?现在国家也是倡导献血的,可是现在都是免费的!这有什么关系呢?难道是他们把血抽干了,然后死掉?

婆婆:当然不是!谁都不傻,怎么会把血抽干了呢!刚开始,其实卫生条件还不错,还能保证每个人都消毒。可是人多了,利润大了,卫生条件却下降了。那么多人排在一起,挨着抽,医生把好的血抽走,留下些浆渣在血浆机里转上几圈就又重新输回人们身体,关键是把所有人的血渣放在一起。那时候,人们都愚昧啊,被金钱迷昏了双眼,迷晕了心智。村里的很多人都通过这种出卖身体的方式换上了更好的生活。有的买了新电视,有的买了压面条机,还有的盖起了小屋。

夕蒽:那得抽出多少血才可以换回这些啊。这代价也太大了吧!这肯定是血出问题了吧!

婆婆:那会儿,都认为这是一条便捷之路。只要抽一袋血能敌自己干一星期的活了。人们为了利而生,为了利而死。当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造孽啊,多少人死在了金钱的铁爪之下!正所谓,人生在世,活一时,死一世!生乃偶然,死亦必然。钱财乃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活在世上,对别人负不了责任,应当对的起自己!可是我……啊呜是我害了他们啊,是我被鬼迷了心窍,才带他们进入了一条不归路,都是我的罪孽啊!但愿主保佑他们,渡他们去极乐世界!

夕蒽:哦,我明白了,墨玉的父母也是这波逆流的牺牲者对吗?可是,他们到底怎么了,集体发病了吗?还是变成了嗜血魔鬼,成疯成魔?

婆婆擦了擦眼泪。

婆婆:没有变成电视里的嗜血魔鬼,却变成了现实中的吸血鬼。

夕蒽:吸血鬼?真的吸血鬼吗?快说说,婆婆,那一定很恐怖吧!

婆婆:的确恐怖。刚开始的几年里,人们慢慢手里有点钱了,就有些人退出来了,不再进行血浆买卖。可是后跟来的人群就眼红了,开一些私人药店,进行黑市交易。卫生条件比原来更差,没有进行过专业训练的医师就拿着针管,一次又一次的向贪婪的人们吸去。他们就是吸血鬼的恶魔,是嗜血魔鬼。不知道为什么,这项买卖突然停止,那些魔鬼丢械弃钾,疯一般的全都不见了。你再也联系不到这些黑市的人,他们像中了邪一样,全部消失。于是,村庄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大家就又开始操起老本行,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了。

夕蒽:那不是没事了吗?难道魔鬼又出现了……

婆婆:别打断。突然有一天,一个强壮汉子赵成全被送进了医院,平静的生活被打乱了。来了几个医生,要免费为村里的人检查身体。大家都屁颠屁颠的去了,结果很多回到家中就不允许出门。人们疯狂的叫喊,为什么?后来终于有人来给我们村专门 做了解释,因为,他们都得了艾滋病。他们会传染给别人,会给社会造成巨大的危害。现在想想,也是的,全村八成的人都抽过血,都有可能得上这种不治之症。除了当时的老弱病残小孩之外几乎人人都被魔鬼吸上一袋。那是个恐怖的夜晚,有人经受不住这种恐惧,选择了上吊自杀,还有人喝农药死了,还有的在家坐等死神。到处充斥着死亡的味道,恐惧,后悔,谩骂,迷茫,仰天长叹,无处不是生命的边界。

夕蒽:那墨玉的父母也是如此吧!那墨玉……

婆婆:是的,墨玉的父母也没比别人高明多少,相反是个很贪婪的家伙。明明已经不缺钱花了,还是卖力的四处辗转,求那一点卖命钱。谁都不曾想到,十多年过后,他们也如其他人一样,走进了这个死亡沼泽,其实也有幸免于难的,后来证实,不是每个抽血的人都得 了此病,但只是少数。因为他们都比这些人活的要久。也可能人家吃好喝好睡好,注意保养身体吧!可墨玉的父母就不这样了,他们在明知自己身患绝症的前提下,偷办健康证,也要出门挣钱,供墨玉上学。你说,为了一个赔钱货赌上自己的寿限,傻不傻啊!

夕蒽:偷办健康证?亏他们想的出来,难道没人查吗?

婆婆:查?哼!用他人的血去验,怎么也会没事的。更何况那个年代,谁有空查这些。在外面那些大城市里,他们就是卑微到尘土里的农民,一天挣上三五十块就兴奋的合不上眼。后来听说工厂倒闭了,他爸妈就变成了大城市里拾废品的人。有一次他爸竟然像个小孩一样哭泣,难为的俩人啊。呜呜……

婆婆又开始抽泣了,这一次好像哭的更厉害了。

夕蒽:遇到什么事了,婆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他一定是病犯了,还是遭遇横祸了。

婆婆:不是不是。那天他骑着借老乡钱买的三轮车去收破烂,可是当他下车进厂里面看时,一出门车被偷跑了。那可是他的命根子啊,虽说当时买的时候就二百四十块钱,但那是他的希望,他的明天,他还指他给闺女挣未来呢。车没了,心没了,他操着溜溜的山西音在哪里漫骂了许久,终不得果。一回到低矮的小出租屋,哭声震破天地,后来他就只好徒步去拾垃圾了。你说这都什么日子,什么世道!坑蒙拐骗偷,生老病死恶。哪一个不是要经历千生劫,万宗心,佛祖佑他去东西。

夕蒽:那阿姨怎么样?会不会好过点。

婆婆:阿姨?你说的是他妈吧!他妈也好不到哪去。大字不识一个,还逞能去闯天下。一趟车坐错,就钻进了大山窝里。天天给人家缝鞋垫,还不让吃饱饭,更别说挣上三两毛钱了。要不是她的脑袋瓜子灵活,估计死在那里都不会有人知道。她天天给人家缝鞋垫,任劳任怨,就算吃不饱饭也不敢多说。终于有一天,那家女主人有事没在家,正赶上去家里拿鞋垫的老板。她就跟人家搭个讪,结果发现那人也是山西人。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她就借他手机一用,拨通了那个在心里默念了几百遍几千遍的电话号码。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她好激动好期待,好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人。那边一声“你好”融化了她故作坚强的心,她像迷失了方向的小孩呜呜的哭了起来。电话那头是他丈夫的弟弟,寒暄了一番就告诉了她的地址,让他快快去接她。终于两天后在贵州省的一个偏僻小镇找到了她,那泪水啪啪的流,她发誓再也不坐车了。

夕蒽:这也真是惊心动魄!那阿姨肯定也没少受罪,真是可怜!

婆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跟他爸终于走到了一起,你说经此一举还不守安分,过年的时候竟然学人家倒卖烟花爆竹。可好,一包没卖出去,就被崩的狼烟四起。赔了房东的屋子,还舍了三千多本钱。一下子俩人就像脱了几层皮,明明三十几的人硬生生的活成了七十岁。人老心不老,老亦不老:人不老心老,不老亦老。生活就这样扒了他们的皮抽了他们的筋,时日再不多。

夕蒽:那他们就这样死了吗?那墨玉呢?她不是还有个哥哥吗?

婆婆:生命诚可贵,欲摧欲坚。他们辗转一路,踉跄回乡。看到守在身边的儿女,他们终愧在心。于是使出九牛二虎之力,翻山倒江之功,瞒天过海之能,圆满的给儿子娶上了媳妇。等到儿媳妇知道了实况,一切都为时已晚。恨意悄然升起,儿媳妇天天找事,这无疑提前鸣响了丧钟。一咚,一咚,又一咚,三个月就送了二老的钟。她妈妈先死的,那晚上白雪纷飞,还没过上三七四五,就匆匆的下了地。因为她的病不好,祖上是不让进老坟的。因为时代紧,她刚好赶在了政府改革,不让人入地,必须烧了。人都说人死为安,死留全尸啊!谁想让亲人死后还要在被烧上一把,对不起亲人啊。他爹也是心灰意冷,告诉女儿好好上学,就也撒手人寰。两人还不相隔一月,一个月初,一个月尾,就这样变成了死命鸳鸯,留下了还正在读初中的女儿和已经不用操大心的儿子一家。命苦的人啊,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夕蒽:那墨玉和他哥哥是不是也……

婆婆:她哥哥似乎是没事,记得当年检查的时候,他哥哥没有。至于墨玉,当时她妈妈不让她去检查,说什么孩子小晕针,哥哥没事,她也一定没事,终日以上学为由,错过了体检。

夕蒽:哥哥没事,妹妹肯定也会没事的。这艾滋病是通过血液传播,母婴传播和性传播的,既然他们是通过抽血感染上的,孩子就肯定没事了,对吧婆婆?

婆婆:小伙子,莫要胡说。听说这个病很恐怖,小心惹祸上身啊!莫要胡说,莫要胡说!

夕蒽:怎么还有祸事上身啊婆婆,赶快跟我讲讲,我就喜欢听故事了,嘻嘻。

婆婆:以前村里来个鼓子手,当然和现在的不一样,就是那种拿着一个鼓和一个快板就可以自说自唱上一整天的人。那时候穷啊,人们也都没有钱给他,唱完后,看表演的人们就会挖点粮食,拿点干粮给他。可是这些年已经没有看到这种流浪的鼓手了,其实蛮想念的。那个人高大威猛,常穿一身中山装,看着都是文化人,不知道为什么干起了流浪鼓手。按道理讲他唱上一天就该走了,可是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唱了好多天都没走,后来才知道他和墨玉的二姑一见钟情。每天他在上面说唱着一个又一个的好汉故事,却不曾想到自己将来也会出现在别人的故事里。天道轮回,怎么轮也会轮上自己。

夕蒽:我就没有见过,好遗憾啊。

婆婆:听他说的三国,娓娓道来,栩栩如生,好像真的置身其中。桃园三结义,吕布戏貂蝉,那一段经典都被他说的迷人三千。这不仅听得了村民,更重要的是吸引住了墨玉的二姑,薇薇。薇薇几乎每天都会去听他说唱,崇拜的就想直扑上去,好好的亲上一口。每次听完鼓子手的说唱,薇薇都会偷点粮食,还躲在路口,偷偷的塞给他,然后就脸红的跑也似的窜了回去。但凡明事的人都能看出来,这丫头是情窦初开,春心荡漾了。看那红红的脸蛋就如山上的杜鹃花开,好生鲜艳。谁看了会不动心呢。可是,往往情路初开,情路难顺……

夕蒽:怎么他们没在一起吗?

婆婆:花非花雾非雾,说不清楚到底是在一起还是分开了。 哎,可悲可叹啊!他们的故事就戛停在那天晚上,傍晚时分,俩人又偷偷在村西头的那片荒草地里约会,只是当晚的月光比以往都比较明朗,两个人互诉衷肠,相见恨晚。就这样一个几乎可以做她老爹的男人,彻底俘获了薇薇的心。老而男,那贼心是溜溜的好啊。撩妹技能分分钟就让人甘脱石榴裙,风流快活晕仙仙。就这样,薇薇成了这个老男人的炕上女,夜夜梦神仙,做鬼也风流。

夕蒽:呵呵,好厉害!

婆婆:是啊,鼓子手很钦佩自己的魅力,年老古惑竟然也能俘获芳心少女,这是莫大的荣幸。没有七大姑八大婆,没有朋友,更没有亲人,谁都不曾为这对老夫少妻说上话。都各顾自己,忙碌不已。鼓子手认为自己得了便宜,薇薇想着终于找到了爱人。可是谁曾想到这都是刻意的安排。

夕蒽:刻意的安排?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婆婆:对,是刻意的安排。薇薇的父亲在一次听唱中,无意发现这鼓子手频送秋波给自己的女儿,刚开始还只是认为他只是无意的瞟略,后来发现他在调戏自己的女儿。当父亲的第一反应是很愤怒,但还是保持了地主之谊的风度。仅仅是让他赶快走,不要在这儿唱下去了。可是偷腥的猫是轻易不会放弃眼前的食物的,他依旧我行我素,只是这种行为都变成了更暗,更猥琐的事情。当看到薇薇的体检单时,他父亲痛苦流涕,随后就对女儿的事情睁只眼闭只眼了。

夕蒽:那后来怎么样了?

婆婆:不知道是对女儿的自责还是悔恨,他对女儿的态度十八个弯大转变,竟然鼓励起女儿大胆寻求自己的幸福。并愿意为此搭桥修路。于是就成就了这一对看似幸福的鸳鸯秀。

夕蒽:现在的婚恋早已和过去不一样了,年龄不是问题,高矮不是问题,胖瘦也不是问题,就连性别现在也不是问题。人们都有自己追求恋爱的权利,早没有了包办婚姻这一说的,包办婚姻是犯法的,是要坐牢的。

婆婆:不是什么包办,不管现在的社会如何,可是那个年代,这就是让人没办法接受,懂吗?

夕蒽:幸亏未生在那个时代,生长在新世纪是我的荣幸,呵呵。

婆婆:很快,这件事就传遍了整个村庄。小村庄的早晨一下子就叽叽喳喳,鼓子手还没开始说唱,就看到人们狰狞的笑容,感觉到后背的凉凉徐风。敏感的狐狸是一下子就会嗅到猎物的味道的,他闻到薇薇身上的不安和恐惧。再经过一番苦争冥发,薇薇终于说出了实情,说出了自己的病情。并且告诉他事先是不知道自己也感染了艾滋病,她从来没有从事过血夜买卖。

夕蒽:那她怎么也得了那病,难道是鼓子手?或者是她很放荡?

婆婆:闭嘴,你这个胡子还没长齐的娃娃。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评判别人的事情,滚,赶快滚。

婆婆一边说,一边起身撵夕蒽。

夕蒽:对不起,对不起婆婆,我不是故意的,都怪我嘴贱,你大人有大量,吃过的饭比我吃的盐都多,走过的桥比我跨过的桥都多,你怎么会和我计较呢,婆婆我错了,原谅我吧!

婆婆:小伙子,出门在外,管好自己的嘴,明白吗?要知道,姜都是老的辣!

夕蒽:嗯嗯,婆婆教训的对,我一定谨记在心。那薇薇姑姑到底怎么了?

婆婆:她只是在上山放牛的时候从山上摔下,出了好多血,被哥哥输了几代血而已。没想到薇薇只是让她哥哥救下自己,却终也是哥哥害了她自己。现在她自己也害了别人,这世道很公平,一报还一报。贪色的鼓子手也因与薇薇的结合感染上艾滋病,所以不是鼓子手的问题,是薇薇。

夕蒽:那鼓子手肯定很痛苦吧!

婆婆:是啊,他终惶惶不可终日,悔恨加仇恨渐渐让他疯狂起来,他每天都把刀片划伤自己,像疯狗一样在村里乱窜,逮着谁就往人家身上碰,吓的是人心惶惶。

夕蒽:找警察把他拉走啊,天啊,这可是灾难啊。

婆婆:人们都是避之不及,谁会来这个到处都是艾滋病的村子。

夕蒽:那就这样吗?不会害了更多的人吗?总要有人来管一管啊。

婆婆:后来惊动了市政府,也算政府的人懂事,领导亲自来到这里,率先和这些艾滋病人握手,聊天,并让医生给大家讲艾滋病的预防和传播途径。领导还亲自去看望了鼓子手,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让他感化了自己,后来鼓子手就拉着自己的行李离开了村子。很快村子就又恢复了平静,只是薇薇的眼神每天都会在村口张望。日子一天天过去,身体也愈发的虚弱,终一天躺在了村口,被人用凉席卷了回去。后来听说那个鼓子手就死在邻村的河塘里,死还是祸害了别人。

婆婆带着愤恨的表情和对薇薇的怜惜之情转过身又去抽泣……

婆婆:后来又有人效仿,弄点针管往那些西瓜里面打血,往水里,甚至还用针管扎那些陌生人,假装碰撞,然后就制造各种各样的麻烦。后来,省里来人了,封锁了这里的消息。处置了那些厌世仇恨社会的人,他们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也用针管结束了他们的性命。这些人的命如杂草,似蝼蚁。但是他们不能把全村的人都处置了,于是就给村里修了水泥路,家家门前没有泥,还给村民们装上自来水管,培训没有得病的家人进行学习,然后进厂挣钱。村里还接连办了两个学校,减免学生的学费,还建立专门的门诊医院,为这些已经得病的人群免费开药。村里后来还来了个心理医生,专门开导这群特殊人。

夕蒽:那岂不是因祸得福了,我们村到现在还没有修上公路呢,更别说什么自来水管了,小孩一下大雨就留守家里,哪里都去不了。

婆婆:年轻人,这是代价啊!我想他们宁愿多活几年,用自己的努力建设家长,也不愿用生命去换取。这代价太大!所以年轻人,出门在外要洁身自好,不要满口大话,静做些不耻的事情。然后引火上身,自毁前程。

夕蒽:谢谢婆婆的谆谆教导,我和墨玉是自由恋爱的,我们相互尊重,相互敬爱,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阳光铺设,鲜花紧簇。我们的爱是纯洁的爱,我们一定能够经受住各种考验,我们不是不伦的关系,一定不会是他们的结局。众生皆不同,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路,重蹈覆辙只会遭到失败。若如一样,其不行尸走肉,毫无思想,完完全全的成为替代品,走着一眼就看到结局的路,没有斑斓色彩,其不痛心!

婆婆终于露出一丝笑容开心的说:那就好,那就好,你到底还是不错的。走吧,来屋里坐吧,墨玉的妈妈做了一桌子的菜等着你吃呢,她爸爸也在,你终是要过了他们的眼的,哈哈。

夕蒽摸着脑袋冥想了一下,随即面带恐惧:阿姨,阿姨给我做的饭菜,他们不是死了吗?

婆婆:来来来,快进来,让他们看看,快快,小伙子。(婆婆一边说一边拉着夕蒽就要进屋)

夕蒽丈二摸不着头脑,但还是本能的往外退,就快要进屋了,听到一声鸡叫,夕蒽醒来了。醒来的夕蒽浑身冷汗,手竟然仅仅的抓住老婆墨玉的手,看着身边熟睡的老婆,夕蒽知道自己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墨玉:怎么了老公,你又做噩梦了?

夕蒽:别提了,每次都是一样的梦,好累啊!

墨玉:给,刚给你倒杯水,喝两口压压惊老公。

夕蒽抬眼看看窗外,天已经露出一丝光亮。于是就起床,写下这梦中的百转千回,这些奇葩的梦魇已经在自己脑海里播放了很多次。写啊写啊,似乎永远都写不完……

早上刚刚吃过饭,夕蒽的手机就响了,拿到手里一看,山西的号码,夕蒽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只听电话那边一个男人的话语,那个男人正是墨玉的哥哥。

哥哥:夕蒽,是你吗?墨玉在家吗?

夕蒽:哥哥,墨玉在家,你怎么这么早打电话?是有事吧,我让墨玉接电话。墨玉……

还没等夕蒽吆喝完,就听到那边哥哥说:奶奶今早上四点死了,希望你和墨玉一起回来。

原来昨晚托梦给夕蒽的婆婆就是夕蒽从未谋面的墨玉奶奶,因为夕蒽和墨玉是在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墨玉也从未给他提过奶奶的事和家里的所有事情,只是天真的和夕蒽谈着简单的恋爱,然后简单的跨省结婚。由于墨玉和夕蒽在大学时候已经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所以就没有三姑六婆的媒妁之言,更没有父母之命。

风微微的刮着,夕蒽和墨玉面对面坐在去往山西的列车上,夕蒽紧张的呼吸让墨玉不知所措。

墨玉:老公,你怎么了?天气不是很热啊,你怎么出了这么多汗?

夕蒽:没什么,太闷气了吧。

墨玉:给,用纸巾擦擦吧,一会都流到衣服上了,呵呵。

夕蒽:媳妇,我昨晚做了一个梦。

墨玉:呃,你最近总是做梦,太累了吧。房子车子我们肯定能还完的,别担心,还有我呢。

夕蒽:这个梦有点特别,你不想听听吗?

墨玉:故弄玄虚老公,还和以前一样,我竖起耳朵听,准备好了,你讲吧。

夕蒽:你知道昨天晚上梦到谁了吗?

墨玉:讨厌的老公,我怎么会知道你梦见谁呢,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嗯……但是,看你的表情,肯定是梦见我了,对吧、哈哈。

夕蒽:别闹,我是认真的。昨晚我梦到一个住在门前有好多石头的婆婆,她给我讲了很多好像是你家的事情。今天哥哥就来了电话,你说是巧合吗?

墨玉:婆婆,你不会是梦到我那改嫁的奶奶吧,要知道,我都很少见她的,你更是从未见过的,你梦到的肯定不是她。别自己吓自己了,傻老公。

夕蒽:那你能跟我说说你奶奶的故事吗?反正现在坐在车里也没什么事情,讲讲也给这段旅途添点色彩。

墨玉:其实我也知道不多,在我小时候她应该都又改嫁了一家,那时候听妈妈说我爷爷还没死掉她就走了,好像是因为爷爷奶奶常常吵架打架吧,奶奶跟着一个无儿无女的老头走了,撇下爸爸兄弟几个和姑姑在家。奶奶走后一年,爷爷就死掉了。那个时候还没有我呢,所以我从来没见过爷爷的模样。只是听说爷爷好吃懒做,脾气还暴躁。

夕蒽:喝口水吧,媳妇。

墨玉:谢谢老公。奶奶走后,也不不曾来家看过,就连爷爷的逝世她也没来看望。后来,那个老男人被自己养的公牛撞了一下,并且被踩在牛蹄之下。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起床过,下半身彻底瘫痪,据说是被踩断了神经线。苦命的奶奶这次没有离开,而是伺候在旁,不离不弃。后来,叔叔还有妈妈带着我去看了她一次,我还记得她给我炸的糖面花生,又香又脆,可是那是我此生吃过的唯一一次。没想到奶奶就这么走了。

墨玉说完就哭了,虽然不曾被奶奶照顾,但是感怀那些糖面花生和本有的血亲关系,竟也让这个平时活泼开朗的女孩哭了起来。

夕蒽赶快把墨玉楼入怀中,一边劝解一边帮墨玉擦拭眼泪。

夕蒽: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媳妇。咱不提她了好吧。

墨玉:不是你的错老公,我只是情到深处自然流露吧。其实,说实话,奶奶在我心中的地位并不高,如果不是鉴于她是我的长辈,也是我为数很少的亲人,我肯定是不愿意回来的。童年的记忆力没有她,爸爸妈妈死的时候,她也不曾回家看望我和哥哥。我怎么和她亲近,我心里是没有她的。

夕蒽:咱爸妈死的时候奶奶也不曾回家看他们最后一面吗?

墨玉:是的,爸妈死的时候间隔不到一个月,人走茶凉的感觉让我体会的真真切切。二叔腊月的时候从新疆运回,留下了年仅五岁的堂妹。没想到,刚开了年,妈妈就撇下我们走了,留给我的仅是一句“好好读书,闺女”。看着父亲一日渐瘦一日,在毫无任何征兆的月尾也离开了我们。留给我的也仅是一句“女,天气干燥,多喝点水”。由于当时的我还在上学,所以听到这些话后我都一如既往的上学去了,然后就是被村里的人叫回家里,二老死前我都没能在身边,我竟然不知道死神竟然离我如此近。崩溃的我就想追随他们而去,但是看到父亲死不瞑目的双眼,让我久久不能释怀。哥哥说他早已帮爸爸闭上了眼睛,堂哥说他也帮爸爸闭了一次眼睛,姐夫也说他也帮他闭了一次眼睛,可是,最后帮他闭上眼睛的是我。你知道,是我帮他闭眼的,回到家,我哭着拿开他脸上的黄纸,看到他还睁着双眼,我明白他一定是在等我,他放不下我。老公,你永远都体会不到我那种绝望和伤心。村里到场的人很少,把他们入殓上路的基本都是我们的亲戚。后来的一两年几乎没什么人来我家做客,谁也不曾关心我们兄妹的生活。

夕蒽:好了,老婆不要再说了,说的多了你很难过的。虽然我没有及早的认识你。也无法体会你如此糟心的经历,但是我保证以后我这里一定是你幸福的港湾,你就放心的驶行下去。

墨玉:谢谢老公。从来没有向你说过我的过往,你只是知道我只有一个哥哥,但是……

夕蒽心里有点忐忑不安,又希望墨玉继续说下去,但是又害怕梦中的故事是真的。

夕蒽:但是什么?如果不想说就不说了,都过去了,我不在乎的。

墨玉:可是,我,我一直都不敢和你说,不敢和任何人提起,那是我心中最恐惧的部分,我害怕失去你,可是,我害怕你早晚都会知道的。

夕蒽:没事的,我有心理准备的,是不是你父母根本不是癌症死亡,而是具有致命传染的艾滋病。

墨玉:你,你怎么知道?

夕蒽:我猜的。看你的神情是对的了。

墨玉:是的,他们都是得了艾滋病,但是你千万不要误会,他们是好人,不是些乱七八糟的人。你放心,我没有感染此病,我检查过的。没有告诉你是害怕你们因不了解此病,而害怕和我接触。这些年我从不敢说出这个秘密,我怕失去你们,失去朋友,失去本应该接受的良好教育,我害怕你们都不接受我。

墨玉小声但又激动,眼神里充满了恐惧。

夕蒽:是不是都已经晚八百年了,不管有没有我们都是一体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辈子谁都别想抛弃谁,懂吗?

墨玉:嗯嗯,老公,你对我真好!我千里迢迢嫁给你,这辈子都了无遗憾,我一定会和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随即墨玉也不顾前后的乘客,硬是抬起头深深的吻起了夕蒽。

墨玉:老公,你真好,我怎么这么有福气啊!可是我还是不明白你怎么这么聪明会知道这么多。

夕蒽:呵呵,崇拜老公吧!你真是得了大便宜了,我是上知天文下通地理,最重要是懂你心的那个人。以后就好好的伺候本大爷吧,小妞。哈哈。

墨玉:真是不知道羞羞,令人自惭的话怎么到你嘴里如此有味道了呢。

很快,车就进入山西境内。经过一天的路程,夕蒽和墨玉终于走到奶奶家。

夕蒽:这这情景我怎么见过,就是这样的石屋,难道梦是真的?不不不,梦和现实都是相反的。

墨玉:怎么了老公?难道你昨晚的梦境是这里?不可能的,你根本没有来过这里的。

夕蒽:太不可思议了,是这里,是这里,我昨晚梦里就是这里。难道婆婆就是奶奶?是他给我托梦?她应该给你托梦,不是我。

墨玉拉着夕蒽,一边哭喊奶奶,一边走到灵前确认,只看到夕蒽瞪大的圆眼,惊呆的表情,然后就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夕蒽:奶奶啊,是你托梦给我,你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让我及早来看你。奶奶啊,你说的我都懂,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墨玉,你放心吧!也让爸爸妈妈放心!

墨玉:奶奶,对不起,孙女对不起你,没有及早来尽孝,所以你才从来不给我梦。对不起,奶奶……

众人看到这个未见过面的孙女婿,也是感动流涕,纷纷上前扶起。

哥哥:夕蒽,你们来了啊!去回屋里面坐吧,赶了一天的路了歇歇。奶奶已经走了,我们只要心中常有,这就足够了。

夕蒽:那是谁的照片,墨玉?

墨玉:是我爸爸妈妈的,你也没见过的。

夕蒽:昨晚你妈妈做了一桌子的菜等我吃呢?可是这菜我怎么敢吃呢?我得活着好好照顾你。

墨玉:真的吗?原来爸爸妈妈也始终关心着我。但是,他们好像从来不给我托梦。我记得读高二的时候,我住在表姐那里,后来表姐都跟我说她梦到我爸,让她好好照顾我。

夕蒽:世间真奇妙。大千世界当真是无奇不有。

墨玉:是啊!原来爸爸妈妈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不管我走到哪里,她们都会想办法照顾我。

墨玉:夕蒽,醒醒,都快八点了,上班要迟到了。

小熙:爸爸,爸爸,快送我上学,我要迟到了,今天该我和小朋友们分享故事了。

夕蒽:头好痛啊,宝贝让我打个电话,你让妈妈送吧,爸爸明天送你,好吧?

小熙:爸爸每天都忙,忙你的生意,忙你的麻将,忙你的手机,从来都不忙忙我的事情,妈妈……

墨玉:好了小熙,妈妈送你,你爸爸也不容易,原谅爸爸好吧?

小熙:恩,还是妈妈最好。等我拿上书包,回来妈妈还给爸爸买点他爱吃的包子,呵呵,懒惰的爸爸。

半个小时后,墨玉拎着包子,胡辣汤回来了。

夕蒽:墨玉,你回来了,来书房吧,我有话和你说。

墨玉:先吃饭吧,有什么不能等吃过饭再说啊,先吃饭,你最爱的包子胡辣汤。

夕蒽:老婆,我受不了了,我今天一定得把话和你说明白,如果你想离婚,我也不会拦着你的。

墨玉:说什么呢?还没梦醒吗?我看你是疯了。

夕蒽:我就是疯了,被这一日一日的梦魇逼疯了,我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了,我今天一定要告诉你。

墨玉:告诉我什么啊?难道你还有瞒着我的事情,你不会是爱上了别的人吧?

夕蒽:我夕蒽这辈子只爱你墨玉一人。

墨玉:那还说什么傻话,我怎么会和你离婚呢。

夕蒽:你听我说夕蒽,上个月出差的时候,我的胃痛,就去附近的医院检查了一下。

墨玉:胃痛,怎么从没听你说过?是喝酒多了吧?这也没什么事啊,也不至于要离婚的节奏啊。

夕蒽:可是,昨天我接到医院的电话,让我最近抽空再去做个血常规检查……

墨玉:做就做呗,咱安排一下孩子的事,交代给他的老师,咱一会就可以去,我陪你。

夕蒽:你听我说墨玉,你不了解我?

墨玉:废话,不了解你干嘛和你结婚啊,你当我傻啊,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难不成你昨晚喝的酩酊大醉就是为了这个啊?

夕蒽:是的,我爸爸妈妈都是因为卖血感染上了艾滋病,后来我二姑也因为输了我爸的一袋血也感染上了艾滋病,我叔叔也是,后来奔赴新疆,不幸被车撞死。大哥是爸爸妈妈拼死娶了个媳妇,我是接受政府的帮助才上了大学。这么多年,这个秘密就是我心里的石头,从不敢搬出来示人,我怕没有朋友,没有同学,怕被人指指点点,怕被人像隔离我的老家一样隔离我。那个时候我仅仅十二岁,尝遍了人们的唾液和冷漠,当时我因为害怕打针而从未检查,我相信哥哥没事,我就一定也没事的。可是,现在我害怕了,真的怕了我每天都重复这一样的梦,梦中我是你,梦中的你是我就这样寻来寻去没有终点,我好害怕我会害了你们,我爱你们,我不能害你们。

墨玉:那你为什么要招惹我?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这一切?为什么不让我有选择的机会?

夕蒽:对不起,墨玉!我不是故意的,我是太爱你了。那时候的你活波潇洒,善良可爱,总是不与别人一般嘲笑我土,嘲笑我没钱,而是总替我说话,为我解围。从那时,我就喜欢上了你,为了你,我刻苦学习,勤工俭学,发誓要改变自己的生活,立足城市,再也不要回到那个可怕的家乡。

墨玉:你们家为什么都去卖血啊,你们家真的很穷吗那时候?

夕蒽:这都怪奶奶,是奶奶领着两个恶魔进了村子,祸害了村里很多的人。那时候我们家好像也不是很穷,爸爸妈妈是村里有名的勤劳致富能手,什么小生意他们都做过。听说一年他们就还清了九百五十元的账务,并且略有剩余,要不是奶奶……

墨玉:我怎么没听你说过你奶奶还在。

夕蒽:她早改嫁了,出了那事之后,他就跟着外乡的老头走了。

墨玉:哦,那有机会,你带我去看看她老人家,毕竟她是你的亲奶奶。

夕蒽:你不害怕吗?你不跟我离婚吗?要知道我可能也是艾滋病啊?

墨玉:你是艾滋病,我不早就被你传染了,我离开你我还有活路吗?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夕蒽:墨玉,对不起,对不起。

夕蒽满脸的泪花落在了墨玉的肩膀上。

夕蒽:我做此梦千千遍,不及你一句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墨玉:你电话响了,是医院的,赶快接,赶快接。

医院:你好,是夕蒽先生吗?这里是祥和医院。

夕蒽:我是,是需要我去进一步检查吗?我收拾好行李就去了。

医院:对不起先生,由于我们的失误弄错了你的化验单,你不用来了,我们随后会把你的单据快递给你,请你注意查收。放心吧,你一切正常,祝你生活愉快!

夕蒽和墨玉破涕为笑,紧紧的搂在了一起。

小熙:姥姥,你怎么又在打麻将啊,我每次来你都在打麻将,可是你教坏了我的爸爸妈妈哦,你得改正哦,至少我们来的时候不要再打了。

姥姥:你个小兔崽子,你爸妈都不敢管我,你还来管起姥姥了,看姥姥怎么收拾你,别跑,小兔崽子。

姥爷:小熙,快来,快来,来姥爷这里……

夕蒽和墨玉相识一笑,屋里顿时充满了笑声……

千步梦寻,路在何方?梦里轮渡,路在脚下!但愿父慈母爱,兄弟和睦,愿天下有情人,不畏困难,病痛,终成眷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树梨花,洋洋洒洒,落得凄凉。梨花又名勿忘我,蔑视一切虚伪与矫揉造作,却终生与泪花、寂寞惆怅相伴,如血般的夕阳还...
    176a1ea8edd0阅读 1,079评论 3 9
  • 多次辗转反侧不能眠的夜晚,是我在想你烙下不能言说的铭心。 毕业了的时候,我们没有哭,没有闹,只是静静地收拾自己的东...
    AFRAUDSTml阅读 251评论 0 0
  • 简单看完几篇论文之后,我对第二课堂有些比较深的感触,因为我也对自己以后的教学工作有一些预期,怎样试地理课堂变得有...
    一个橘子阅读 447评论 1 1
  • 井,习惯了平庸 小村的井毫无个性 这一口和那一口 没啥两样,一个劲地咸 两亩地,一个庄 你家的牛,俺家的羊 还有东...
    女月亮阅读 367评论 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