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春天的地铁

( 图片来自网络 )

文:行之

1

天气不错,有阳光和惠风。我打算出去走走。

我要去的地方很远,需要坐一趟很特殊的地铁。

地铁有7个站。

我背上旅行包,开始出发了。走进地铁里,整个车厢只有我一个人。

地铁发动,速度很快,窗外的景色一片葱茏,让人感觉到春天的气息。

半个小时后,地铁抵达第一站,站名叫2016。

2

我没有下车,但有个人上车了。是个小伙子,面容清瘦,形态安静,和我差不多大的样子。

他坐在我的对面,对着我浅浅地笑。

我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说:“许立志。”

我问:“你要去哪里?”

他说:“富士康。”

我问:“那里怎么样?”

他笑笑,说:“我来时很好,去时也很好。”

很快,地铁开到了第二站,富士康。他朝我点点头,安静地走下了车。

3

接着,车厢门外过来一个女人。

她的步伐有些不稳,面部表情也有些奇怪。她也坐在我的对面。

我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她说:“余秀华。”

我问她:“你要去哪里?”

她说:“横店村。”

我问:“去干什么呢?”

她笑笑,说:“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一个人。”

很快,地铁开到了第三站,横店村。她也朝我点点头,一深一浅地走下了车。

4

这时候,车上又来一位男子。

他西装笔挺,头发梳得一丝不乱,带着无框的圆形眼镜,显得很斯文。他儒雅的走到我的对面。

我看着他,说:“我认识你,你是徐志摩。“

他看着我,点点头微笑,说:“但我不认识你。”

我问:“你要去哪里?”

他说:“康桥。”

我问:“康河里还有水藻吗?”

他摇摇头,说:“新娘和水藻,都没有了。”

说完,地铁开到了第四站,康桥。他朝我很绅士地鞠了个躬,然后转身离开。

5

没多久,车上走来一个荷兰人。

他穿着破旧的衣服,背着画板,眼神冷冽而忧郁,我看见他少了一只耳朵。

我知道他是梵高,但我不懂荷兰语。我只能对着他笑。

他看了看我,拿出背上的画板,独自在画画。

我不知道他在画什么,地铁停下来的时候,他的画也画完了。他站起来,把画递给我,不说一句话。

我站起来,接过画,对他竖了个大拇指。

他点了点头,背着画板走下车。我去目送他,看见他的前面地铁站牌写着:向日葵园。

6

车快开动了,一个醉醺醺的男人走到车厢里来。

他个子不大,但头很大,留着稀疏的胡子,手里攥着一瓶XO。

他醉意朦胧,斜躺在我的对面,眯着眼睛问我:“你喝酒吗?”

我说:“好。”

他问:“为什么好?”

我说:“因为你是古龙。”

他突然大笑起来,自己喝了一口酒,又把酒瓶递给我。

我也喝了一口,说:“好酒。”

他说:“本来就是好酒。”

我问:“你要去哪里?”

他说:“你既然知道,何必问我?”

这时候,地铁停了,他也喝光了瓶子里的酒。

他挥挥手,说:“就此别过。”

我也说:“就此别过。”

这一站,我知道,叫做天涯。

7

还有一个站就到目的地了,车厢慢慢走进一个头发潦草,戴着方形眼镜的男人。

他沉默不语,静坐在我的对面,看着窗外的景色。

我说:“你好,海子。”

他转过头来看我一眼,问:“现在还有人写诗吗?”

我说:“有。”

他点点头,说:“那就好。”

我问:“你去哪里呢?“

他说:“山海关。”

我问:“可以不去么?”

他摇摇头,说:“我要把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我轻轻点点头。

地铁停了,他站起来,没有走出去。忽而像风一般的消失了。

8

我知道目的地到了,便夹着梵高送我的画走下了车。

一下车,就看到了一片大海。

有阳光,也有暖风。海面蔚蓝,海鸥翱翔。真的很美。

我打开梵高的画,画里有一所房子,除了孤零零的房子,什么都没有。

我把画展开,面向着大海。

远处传来花开的声音,我把脚埋在海浪里。

我不知道这一站的名字。

2016-3-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