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中的野玫瑰--《飘》读后感

字数 2092阅读 100

 

  高中繁重的学习让我已经许久没感受到名著的洗涤了,闲暇的间隙中,我读完了这篇旷世名著,宛如干裂的大地再一次受到滋润,我的内心已深陷书中。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本书以美国战争为背景,从斯佳丽、阿希礼、瑞特三人的感情线为主要情节铺开,为我们讲述了战争对南方的影响和斯佳丽的多重性格特点,结尾嘎然而止更为读者留下了丰富的想象余地。

    毫无疑问,斯佳丽是全书最具个性和魅力的人物之一,她也深深感染了我,因此,我将重点阐述一下自己对这个复杂的人物的解读和对这场战争个人一些浅薄的看法。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初见斯佳丽,第一眼便想到一个字:美!但接着就会想到另一个字:傲!傲美,可谓是斯佳丽一开始的写照。正如书中说她的一样:“斯佳丽完美地继承了她母亲身上那种法国贵妇的端庄美丽,同时骨子里又是她父亲那种爱尔兰人的粗犷豪放。”这种特别的性格,使斯佳丽注定要不平凡,也注定她不会像母亲所教好的一样做个“高贵”的妇人。

    斯佳丽独特的性格让她只要定下目标,就一定要不择手段达成。靠着她的美貌,她成了这块土地上最漂亮的女人,无数的追求者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而她只把这些被她玩弄无数次感情的男人们当作自己倾国倾城的证明,其实当时真正让她动心的人只有阿希礼,可阿希礼偏偏和看着十分弱小的玫兰妮结婚,这令斯佳丽怒不可遏,发誓一定要夺走阿希礼。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果没有战争,可能斯佳丽就这样一直生活在温馨的塔拉庄园里,继续一边想着阿希礼一边与其他男人调情。

    战争的到来毁灭并一切。男人们上战场死的死,残的残,南方溃败,黑人解放,北佬入侵,世界仿佛一下子变了。而很多从仿佛还沉睡在战前的梦中,面对新的社会呆若木鸡,还有人如阿希礼这此战败军人一样,眼睁睁看着过去的一切从身边流逝,一去不复返。斯佳丽的生活也完全被打乱,面对陌生的世界,她将何去何从?她没有退缩,在当时的美国社会,一个女人面对这些是多么苍白无力,但她总是用自己的口头禅告诉自己:“先不去管那些”。斯佳丽发现,母亲教给她的一切都不管用了,这个时代不再是南方那种安详的田园生活,而是用拳头拼出来一条路。于是她挑起全家的重担,不但开办工厂赚钱,还与其他商人谈判,她比很多男人更性市场和经营。这些在当时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一个女人本该老实在家,可斯佳丽的性格不允许她这样做,更重要的是她害怕再次感到饥饿,害怕塔拉遭受破坏。现实很骨感,可她更勇敢,她才不管旁人怎么说她,她也知道自己做的这些迟早会被他人耻笑。一群丰衣足食的人突然间没有吃的了,其他人只会边哭边骂,但斯佳丽会自己去种地,她不惜累断所有人的脊梁,也不想再让家人和自己挨饿,这种难得的精神当真可贵,也是她被读者赞扬的重要原因之一。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但读者在读这本书时,又会觉得斯佳丽在做人处事上很不尽人情。正如瑞特每每冷笑地对她说的那样:“你是看上了我,还是看上了我的钱呢?”没错,斯佳丽给人的一个感觉就是视钱如命,为了更多的钱,她可以不择手段。她可以出卖感情,可以使用囚犯,可以卖掉一切,因为她认为钱是最重要的。在现在看来这简直是背离人性,但我觉得很大程度上就是战争使她这样,她要钱,因为她体会过没钱时饥饿的恐惧,体会过战火蔓延时人心惶惶的恐惧。同时,她对阿希礼的感情在我们现在看来有点荒唐的感觉,说到底,在感情方面斯挂丽的种种蠢事也好,不可理喻也罢,只因为一点——她并没有真正理解阿希礼。她觉得自己将所有的一切都无条件给予阿希礼是对他好,但瑞特说她是在彻底毁了阿希礼。因为他在这个社会一无是处还要靠一个女人养活自己。她也没真正了解瑞特,认为他嘲讽她,取笑她都是在让自己快乐。斯佳丽不曾发现阿希礼超强的自尊心使自己注定不可能得到他,而和她一样如这个动荡时代下的一个“怪胎”瑞特才是她的避风港。

    那么,为什么斯佳丽仍被看作是正面形象所歌颂呢?我想,因为她是个真实的人,真实很难得,在那个时代更显得价值。看看周围的人,像是为自己戴上一副道貌岸然的面具,表面上痛斥北佬,肚子时里却空空如也。但斯佳丽很务实,生活还得继续,管你北佬不北佬,让我有钱,可以不让家里人挨饿就行。她不想装,她坚信斯佳丽.奥哈拉不可能被打败!就算天塌下来也有办法解决,再不然,就行不管这么多算了!这是斯佳丽最令我敬佩的一点,从不忸怩造作,敢说敢做,如同战火中高傲的野玫瑰,开得漂亮,难能可贵!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最后讲讲我对这场战争的一点小小看法。历史书上都说这场战争解放了黑奴,清扫了资产阶级进入南方的障碍,这一点也没错。不过,历史都是胜利者书写的。《飘》中描述的场景,又和我们所认识的不大一致,当然,这本书更侧重于站在南方立场写的,谁对谁错,没有准确的答案。但我认为战争是政治的延续,背后都是利益驱使,对我有利就开战,资产阶级认为利大于弊就解放黑奴。这场战争是否是正义的战争不敢乱下定义,但战争中的死亡将士们无奈成了牺牲品,不是哪一边的错,无奈时代使然,历史的车轮不可能停下,没有林肯也会有其他人发动战争,面对资本主义残酷的铁骑,正如阿希礼所说:“曾经那些如希腊古建筑一般的生活,真的一去不复返了。”活在当下,才是一个人该做的事,面对生活只能拿出无畏的魄力和毅力去对抗,就像斯佳丽最后留给我们那宝贵的人生信条所说的一样:“明天又是新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