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份地方性文件,关系到每个投资人的利益

96
小象要趁早
2019.06.03 15:10 字数 1710

| 小象要趁早

“P2P是个体与个体通过互联网平台实现的直接借贷关系”,这是《暂行办法》中,对于P2P的本质定性,这种直接借贷关系的法律依据,应当属于民间借贷,也是不争的事实,但令人无奈的是,直到现在这个时期,无论是平台方,还是投资人依然无法看清P2P的本质,我只能说,如果这个本质被打破了的话,那么整个P2P领域将不复存在了,而所有正在往备案方向努力的平台,最终要实现的,其实也就是在额度合规前提下的借款人与出借人的民间借贷关系确权。

而作为一种新型的关系主体,如果出借人是通过某个网络平台即P2P平台,实现了一笔民间借贷关系,那么这个投资人就具备了,同时向平台方和借款人进行诉讼的权利,即前者的服务权诉讼和后者的债权关系诉讼,这是两个完全独立的概念,不应该混为一谈,但是大部分平台,并没有完全遵照这个方向在推进合规整改。

平台方自身,把自己看的太重,从本质上,根本不想把自己辛苦找到的借款人完全推荐给投资人,这里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在借款人签署借款协议的时候,没有明确告知借款人,你的出借人不是平台,而是通过平台实现出借的投资人,而当这些投资人完成出借后,平台方也不太可能告知借款人你的债权人是谁,并经借款人确认后,同时发送给出借人和借款人一份电子版的合同,当然如果这一步做不到,那么在涉及到债转的时候,就更不可能再去通知借款人,你的债权人发生了变化,并经借款人确认,让借款人充分知晓,其最新的债权人是谁,这些基础的确权动作,在后期的民间借贷诉讼中,其实是非常重要的。

这里我们依然需要看一个最近发布的地方性文件,它的全称是《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建立疑似职业放贷人名录制度的意见(试行)》很明显,这份文件,是为了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而展开的,但这里面提到的职业放贷人身份,却不得不引起投资人的警觉,这也是为什么,我在开篇反复强调,民间借贷关系确权的重要性。

这份文件中,对于职业放贷人的定义是指未取得金融监管部门批准,不具备发放贷款资质,但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出借资金以赚取高额利息,出借行为具有营业性、经营性特点的单位,以及以放贷为其重要收入来源,经常性向不特定对象放贷并赚取高额利息的个人。

这里同时也提到,要求基层人民法院根据自身实际,建立疑似职业放贷人名录制度,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首先要进行关联案件查询,同一出借人及其实际控制人的关联关系人作为原告一年内在全省各级人民法院起诉民间借贷案件5起以上的,该出借人应当纳入疑似职业放贷人名录。

很明显,如果以平台为单位,由平台方作为出借人来对逾期借款人进行诉讼,那么很快,平台方就会进入疑似职业放贷人名录,但如果由某个具体的出借人作为原告,那么在一个省,一个出借人同时对五个借款人进行诉讼的概率将会低很多,甚至逼近于零,而这种民间借贷关系的诉讼是没有法律瑕疵的,平台可以代为通过各种正规的法律途径来对借款人进行诉讼,并加快借款人的被执行力度。

只有让出借人和借款人形成直接的民间借贷关系,才能真正意义上保护投资人的权益,而不是从形式上,简单的完成兑付。这是一趟已经开起来的列车,只要不合规,监管就不可能给你通行证,所有想要改变这个本质的行为,最终都是徒劳,我真的希望所有P2P平台的高管,能够静下心,想一想P2P的本质,平台的本质身份,投资人跟平台的关系,借款人跟平台的关系,以及投资人跟借款人的关系,不要与其它概念进行混淆,这跟你是助贷,还是具备网络小贷牌照都没有关系,只要投资人的钱是通过你这个平台放出去的,这个民间借贷关系就必须要确权,只有这样你才能扛过,最后的合规验收检查,并且无论是清退还是备案成功,都不会对投资人造成实质性影响,因为法律关系是真实存在的,这些本应该很清晰的关系,却被平台以信用中介的身份,变得异常复杂,并最终在与投资人沟通失效后,变成了一个完全需要由平台来承担全部兑付责任,主要是还兑付不了,同时对于借款人的追索诉讼也没了法律保障。

有时候仔细想一想,如果从源头就能看清本质,完全听监管的话,把借款人还给投资人,是不是P2P领域会比现在的局面好很多那?


解读监管政策,普及金融知识,做合格的价值投资者。

| 声明: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本文为小象原创,如若转载,请联系小象互金研究室获取授权,谢谢配合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