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人恩仇录(下)从Ghetto到平等:答柳传志先生“犹太人之谜”(三)

96
王林FranklinWang
2017.09.08 09:39* 字数 3325

Si christianum est odisse judaeos, hic abunde omnes christiani sumus.

"如果恨犹太人是好基督徒的标志的话,那么我们全部都是好基督徒了"。(伊拉斯谟,伊拉斯谟文集 CWE 5:164, 参见4:279)

中国顶尖企业家之一,联想集团的柳传志先生,最近去以色列了。他去是要解心中关于犹太人的两个谜团。柳传志先生的第一个谜团是,”犹太人为什么这么招人恨“?;第二是,”犹太人为什么这么聪明“?他得到一些答案,并且公开发表在多家媒体,被很多人转载。(柳传志:解开我心中的以色列之谜(一)柳传志:解开我心中的以色列之谜(二))“答柳传志先生‘犹太人之谜’”系列文章是笔者从历史的角度来思考这两个问题。

答柳传志先生“犹太人之谜”系列:(一)区分“犹太人”和“以色列”(二)犹太人恩仇录(上)从出埃及到13世纪(三)犹太人恩仇录(下)从Ghetto到平等

“犹太人为什么这么招人恨?”“犹太人为什么这么聪明?” 联想柳传志的犹太人之谜 照片来自“华商名人堂”

1298年之夏

1298年,在德国法兰克尼亚(Franconia)的Röttingen,有几个犹太人被指控亵渎了圣餐饼(天主教认为圣餐中饼发生了本质变化,transubstantia,成为了基督的身体,所以亵渎圣餐饼是非常严重的问题)。于是一位从Rindfleisch的那人带领一群人报复当地所有的犹太人。不仅仅是在当地,这群“犹太人屠夫”(Judenschächter)从一城走向一城,屠戮了几乎所有巴伐利亚(Bavaria)和法兰克尼亚的犹太人。同十字军时期一样,犹太人要么皈依基督教,要么被屠杀。

1298年,从四月到九月,估计有10万犹太人被屠杀。这个数字即使被夸大,也不会是太多,因为700多年过后,当时受难者当中有名字可查超过7000人。这也是第一次可查的所有犹太人因为少数人的罪行而被屠杀的事件,开启了14世纪欧洲对于犹太人迫害的先河。

对犹太人的仇恨漩涡:“牧羊人十字军”

而1320年发生在法国的“牧羊人十字军”(Croisade des pastoureaux)对犹太人的迫害及事后的事件则非常典型,将成为欧洲未来500年许多国家对犹太人迫害、恐惧报复、进一步迫害的仇恨漩涡的典型。

牧羊人十字军在法国发生过两次,一次是1251年在第七次十字军东征时法国北部农民的自发行动;另一次就是1320年的北部农民向南方迁移,计划往西班牙攻打穆斯林时发生的暴行。这次农民的迁移主要是因为1315–1322年法国发生的饥荒导致,但是在过程当中被一些人转化成为一种“十字军”,赋予了一些宗教色彩。

在这样的过程当中,仇恨被转向法国南部的犹太人。这次屠杀没有具体的数据,但是相当惨烈,其中一个最著名的故事发生在Verdun-sur-Garonne。有超过500犹太人被围在一座塔里,当抵抗很明显没有效果的时候,这些犹太人决定要自杀,而不是死在异教徒手中。于是他们选择了当中最强壮的一个,在其他人同意的情况下,这个犹太人杀了所有剩下的成人。在看到最后的几个孩子以后,他于心不忍,于是带着孩子出来投降,愿意被洗礼,皈依天主教。但是暴民将他杀死,把孩子施洗。

这是暴民在1320年放火焚烧法国Languedoc地区Verdun-sur-Garonne之塔时的情形,途中描绘了一个婴孩被从塔上扔下来。原作为14世纪未知作者所画 Chroniques de France ou de St Denis 现藏大英博物馆

当暴民在除尽犹太人之后,将矛头转向教会的宗教领袖,于是当局镇压了暴民,但是迫害并没有因此结束。一个奇怪的现象产生:迫害者因为害怕被迫害者报复,变本加厉要进一步迫害。

1321年夏天,整个法国流行一场谣言,说犹太人和麻风病人合谋要在整个法国的水井和泉水里下毒。渐渐的,越来越多的细节被暴露。毒药的配方是血、酒、三种草药、圣餐饼的碎末。还有一种说法是青蛙腿、蛇头、女人的头发、以及一种“很黑很稠”的液体。据说他们抓到一个身材高大的麻风病人,承认了这样的阴谋。据说犹太人和穆斯林合谋的信件被有些人截获,信件的内容是 . . .

于是,新的一场更加持久的迫害再次来临。这就是未来500年欧洲对犹太人迫害的基本范式。迫害—害怕报复—更进一步的迫害。

Eponges à phynances 犹太人变成法国贵族的“金融海绵”

再一次,法国王室充分利用这一次群众盲目的仇恨。法王菲利普五世纵容对犹太人无端的指控。在香槟地区(Champagne),据说40个犹太人在候审的时候“自杀”,在图兰地区(Touraine)的Chinon有160个犹太人被烧死。

即使明知没有任何嫌疑的犹太人,也被一起抓捕和勒索。整个巴黎地区的犹太人全部被圈,在支付了5300法磅以后才被释放。而给整个法国地区的犹太人的罚款总额是15万法磅。当时的法国贵族里对犹太人有个称呼,“金融海绵”,eponges à phynances,因为他们常常被驱逐、又被召回、又被压榨。

法国国王菲利普五世,在他的带领下,法国王室充分利用14世纪的反犹情绪大发横财

1347年:黑死病和犹太人500年命运

而真正封印500年犹太人命运的,则是14世纪中叶发生的黑死病。在黑死病造成的恐慌和仇恨中,犹太人最终躲进Ghetto当中,和欧洲所有其他群体基本绝缘。

虽然缺乏足够的数据,但学者估计黑死病从1346到1353年在欧洲导致30–60%的人口死亡,整个世界的总人口从4亿5千万降到3亿5千万左右。世界人口要在三百多年后,17世纪,才恢复黑死病之前的水平。

在这样规模的恐慌当中,普通群众开始寻找替罪羊。各种各样复杂的解释百姓们都不能理解,也不相信。他们认为这是神的惩罚或者是魔鬼的计谋。后者似乎更像是真的。而犹太人当然是魔鬼的差役。他们说,有一个叫雅各(Jacob à Pascate)的犹太人在各处投毒,造成了黑死病,而他所用的配方跟1321年夏天那些犹太人用的配方一模一样。

于是对犹太人迫害开始在四处兴起。情况一度如此恶劣,以致教皇克雷芒六世在1348年9月专门发布了教皇敕令,特别指出犹太人在黑死病里的死亡率同样严重。但是有多少耳朵愿意听这样的声音?

黑死病的“万人坑”

黑死病过后,犹太人在法国和德国的很多地方几乎绝迹。很多法国和德国城市开始从新用优厚的条件吸引他们回来,但是所有的召回都主要是以财税收入为目的。他们可以从事借贷业务,可以收取高达87%的利息,可以直接将债务人下监。但是,他们结婚交税、生孩子交税、死了要埋在墓地里也要交税。一个成年犹太男人在法国每年人头税是7法磅,孩子1法磅;在德国成人和孩子都是1法磅。平民因为财务关系而恨犹太人,贵族则权衡:到底是保护犹太人还是迫害犹太人才能获得更大利益。

于是这些“金融海绵”再次被挤压,卷入仇恨漩涡。1394年,法国终于被彻底驱逐犹太人,正如一百年前的英国一样。到14世纪末期,整个欧洲的犹太人只居住在神圣罗马帝国所覆盖的区域的犹太人聚居区里,这些区域被叫做Ghetto.

仇恨喂养仇恨,不管是否有犹太人居住在他们中间,欧洲人对犹太人的偏见和仇恨越来越深。这500年间,欧洲人最恨的有三个:巫婆、魔鬼、犹太人。

不仅是一般老百姓,就是学者们也是如此。19世纪德国历史学家们,以Wener Sombart为代表的,写书论证犹太人是照成欧洲资本市场失调的主要原因,这一论调在今天的美国和欧洲还有人呼应。这样一种对犹太人的负面看法成为20世纪纳粹的世界观(Weltunschauung)一部分,也成为了希特勒对犹太人的“最终方案”(Endlösung)的学术基础之一。

1378年神圣罗马帝国的范围(伏尔泰评论“神圣罗马帝国”既不神圣、也不是罗马人、也不是帝国)。到14世纪末,整个欧洲的犹太人被限制在这个狭小的区域当中。东欧的反犹太主义同样严重。这些犹太人聚居的地方被称为Ghetto,现在被用来泛指城市中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

Ghetto: 犹太人群体的内向和固化

在这样的外部压力之下,整个犹太群体被迫居住在狭小的区域当中,他们变得越来越内向。犹太成年男子渐渐将最主要的精力放在三件服事神的事情上:每天三次的祷告,各种宗教礼仪,遵守613条律法的诫命。他们的敬虔、牺牲、智力和灵性的发展变成最重要的。

由于生老病死都需要交税,所有犹太人从小就学习和培养财务的管理。结婚的时候,犹太女子最重要的标准是嫁妆,而男子最重要的品质是博学。

专业技能、适应性、机巧、和抱团成为犹太人在500年的历尽迫害的边缘位置里训练出来的生存技能。

拿破仑:犹太人解放令

而犹太人从新开始能够进入英国、法国和欧洲其他地区则是18世纪末。在法国,1780年整个法国有大概4–5万犹太人。拿破仑对犹太人采取开明政策,1806通过一些列法令,给犹太人一些权利;1807年将犹太教列为合法宗教之一。随着拿破仑在欧洲的征服,他也把对犹太人的解放政策带到欧洲各地。但是犹太人在法国和其他公民完全平等的法律地位则要到1831年才能实现。

拿破仑解放犹太人。法文上行写着“伟大的拿破仑”,下行写着“恢复以色列宗教,1806年5月30日”

在英国,1655年开始允许犹太人再进入,到1690年统计有400犹太人。1753年犹太人法案再次允许犹太人归化为英国公民。但完全的政治权益平等直到1890年才实现。

从14世纪到19世纪,整整500年的时间,犹太人世世代代生活在艰险地政治、社会、经济处境之下。他们可以选择转信基督教,成为普通公民,但是他们当中许多人选择继续做犹太人。

查看他们在这500年间主要的生活内容,我们不得不得出结论说:支撑他们不仅生存,而且保持自己的特色,甚至在平等以后迅速繁荣的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独特而坚韧的信仰。

19世纪的犹太人开始再次进入公共领域的时候,如同使徒保罗一样,他们又搅动了整个西方、甚至是整个世界。1817年,在德国一个新婚的年轻犹太人Herschel为了即将出生的孩子能有更稳定的生活,改名叫Heinrich(Herschel是个德语和希伯来文混合语言Yiddish名字),自己也从犹太教改信路得宗。一年之后他的孩子出生,取名叫Karl。这个孩子就是卡尔∙马克思。


王林/Franklin Wang 的简书主页领英Linkedin;欢迎关注简书专题【基督信仰】

微信公号请私信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