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写作,我是如何挖除功利心,洗净双眼的?

一、迷失的初心

刚开始工作的那几年,我特别热衷于写新闻通讯稿。每次不管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中,自己都特别留意,随时提醒自己要有一双敏锐的能捕捉新闻线索的眼睛。每当稿子被发表,我都高兴得手舞足蹈,那种心情就像是在迎接精心孕育的小宝宝出世一般。记得那时候纸媒稿费很低,十来块到几十块不等,很多人都不屑于去写这些,甚至领导有时候也半开玩笑似的说:“单位的报纸向来无人问津,直到你的出现,订报纸的钱总算没全亏哈,你写的那些豆腐块小报道,偶尔我也会看。”不管是别人的不屑与嘲讽,还是别人看笑话的眼光,我都不在乎,我固执地坚持着,一心想着写好手中的每一份素材,那段日子,无数个孤独清冷的夜色伴我度过,却让我内心热情如火。

后来,不知道何时,很多东西都变了,包括我写作的初心。

最初的改变源于一篇写作课软文,我当时在网上看了某写作培训师的写作训练营招生信息,因为被里面很多优秀学员的成功经历所吸引,我花699元买了人生第一堂微课。加入训练营后,我第一次知道,在离我或近或远的很多地方,有许许多多想要通过写作提升自己的伙伴都在默默地努力着;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写作有那么多套路可言,从标题的设计,到导语、开头、故事、金句、结尾,每一步都可以按套路进行精心设计,只要按照培训师归纳总结出的套路不断练习,假以时日就可以产出大量网络爆文;我还第一次知道,靠写作赚得盆满体钵成为网络红人的咪蒙是谁,还有在行第一人Angie,饭团第一人剽悍一只猫,简书一哥彭小六,还有他们的成名史;甚至我第一次知道公众号平台写作,还有简书、头条号、企鹅号、知乎、豆瓣等等,接触互联网写作一年的时间,我不断地被这些牛X的平台和大咖所吸引,被无数的靠写作变现实现财富自由的言论洗脑,直到被写作赚钱的功利心蒙蔽双眼,我的生活从此大乱。

我不记得2017年有多少个日夜,我白天忙于上班,晚上忙于听微课、直播,忙着做笔记,忙着练套路,忙着学习各种所谓的斜杠能力,忙着付费为别人做点评、做手绘,在写作变现的路上,我不断地投入资金和精力,虽然赚回了一些钱,可是那些盲目投入耗费的时间却打乱了我生活的节奏。我一心想着赚钱,不断地一个主题接着一个主题写写写,没有时间陪爱人谈心,没有时间陪父母散步、旅游,没有时间了解丈夫的近况和他所遭遇的苦恼,没有时间为父母做一顿精美的晚饭,制造一些生活的小惊喜,为他们排忧解难,那段时间我以为自己把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过得自律充实,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自己有多失职。

我的爸爸妈妈都在医院工作,工作特别忙,爸爸是医院的科室主任,每天要做很多台手术,通常一台手术下来几个小时,有些甚至7-8个小时,不吃不喝不拉撒保持一个姿势,常年下来,高负荷的工作给他烙下了一堆病根,最严重的就是腰间劳损,有段时间痛得他连床都下不来,一连躺病房里输液好几天才回家。有一天领导安排我去接材料,无意中我得知,原来爸爸在一次手术中79岁的病人突发血栓死亡,死因源于基础疾病血栓脱落,病人家属是当地高官,因为对死因不服,多次跟医院协商不恰后到多个部门投诉施压,最后医院为平息家属怨气,责令爸爸暂停执业6个月,那是他从医生涯中第一次受处分,而作为子女,我们经常跟他共进晚饭,却对他的事情一无所知,我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爸爸已经被停止执业3个多月了,3个多月来他情绪低落,而作为子女我们一无所知,就连半个多月前他还主动赞助了我们夫妻俩一笔不菲的旅游经费,我不知道他停职的几个月是如何挤出这一笔经费来的,也不知道这段时间他是如何走过来的,作为家人,我们没有第一时间给他鼓励和安慰,心中愧疚不已。

除此之外,那段时间丈夫公司因政策改变,工作业绩下滑,同事们纷纷离职,丈夫顶着巨大压力每日早出晚归,那段时间他一直在纠结关于跳槽的问题,甚至几次暗示过我,想问问我的意见,而那时候的我正疯狂沉迷于写作变现的问题,就像被传销洗脑似的,完全忽略了他的需求与感受。

现在想想,真想狠狠抽自己几个耳光!

二、突然的醒悟

几天前,我在外地出差,突然得知妈妈生病住院,爸爸说是因为操劳过度,心脏出了问题要做手术,我连夜告假往家里赶。在回去的路上,我望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思绪飘飞,脑子里闪现着和妈妈在一起的无数画面。

印象最深的是去年我结婚的时候,那时候在老家办婚礼,办酒席那天爸妈忙得团团转,一刻不停地在招呼着客人,直到婚礼结束,我看到生平从不喝酒的爸爸那天喝得酩酊大醉,满面通红地靠在酒店座椅上睡着了,而妈妈守着爸爸,一手撑着桌沿,一手缓缓地捶着腰背,眼神一直盯着酒店门口的方向。送完宾客,我一回头就看到妈妈无限眷恋的目光一直定在我身上,她复杂的眼神似乎在述说着什么,我能清楚地从她眼神中读出那种不舍与依恋,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第二天我们把爸妈和亲戚接到了远在外市的男方家,办婚礼的当天特别忙,一天下来我都在忙着招呼宾客,甚至连跟爸妈拍一张合影的机会都没有,晚上去KTV唱歌的时候,因为人员嘈杂,我就把他们留在了酒店,直到第二天我才腾得出时间陪他们走走逛逛,带他们了解我工作和成家的城市。后来我带他们去坐游船,游船在群山峻岭中顺流而下,大家都忙着拍照欣赏风景,而我在几次不自主的回头里,看到的都是妈妈正失神地偷偷看着我,她脸上挂着笑,可是看我的眼神略带悲伤,好像那一刻不多望几眼,我就会从她眼前消失似的,我那时候还不能完全理解她的心境,直到我在赶回家的车上,我才读懂了她那一刻的心情。那一刻我内心惶恐不安,我多么希望时光可以倒流,希望能多陪伴在她的身边,我害怕失去她,害怕上天不给我弥补的机会。

所幸,上苍给了我这样的机会,手术非常成功,妈妈身体恢复得不错。在照顾妈妈的那段日子里,我思考了很多,对自己这一年来的工作、生活做了梳理,我突然发现,那些我认为很重要的东西突然就不是那么重要了,比如写作赚钱。

以前我爱好写作,是因为写作让我找到了兴趣爱好,写作让我的工作和生活更丰富、更具内涵。因为写作的原因,我经常自己约束自己,要求自己要比别人多一层敏感性,学会更用心地去观察和捕捉身边的事物,分析和提炼它的价值,通过自己的思考和判断,给出自己认为可行的方案,把它的价值转换后进行输出和分享。这是我写作的初心,而那些宣传写作变现,成为大咖,实现财富自由的观念,它们并不是我真正需要的,盲目地追求只会让我迷失自己的心。

三、那些不小心走弯的路

我觉得自己在追求写作技能的提高上,这份执着与决心没有错,但是态度却错了,方式方法也错了。

首先,太盲目。看到网络上大家都在追捧的网络写作大咖、10万+爆文,自己在没有经过细致思考的前提下,盲目地认同与追捧,尤其跟风似地付费报团跟班,在听了一些线上写作培训师的文章分解剖析后,盲目地模仿与跟从,以为按照别人的方法路子,自己也能走出一条成功之路来。殊不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适合别人的路不一定就适合自己,放弃自己的原型,努力去做别人影子的人,无疑是世间最傻的人。

其次,过分追求成绩,把钱当做衡量自己写作的标准。现在很多的写作群都在宣扬一个观念,就是一篇文章点击率越高,流量稿费越高的,就是一篇好文。于是很多人跟打了兴奋剂磕了药似的,把自己封闭起来不断地逼迫自己写写写,势必要写出一篇10万+爆文来,得到丰厚的稿费,好像只有这样才算成功。现在的很多文章,那些被奉为成功者的人标签大多类似:下班后写作月入30万、写作1个月变现8000等等,之前有听过咪蒙一篇软文广告好几十万,咪蒙助理月薪5万的消息,很多人关注的点都聚集在赚了多少钱,而没有多少人会真正关心别人背后的付出。一篇文章赚钱的多少不应该成为我们判断一篇文章的好坏,也不应该成为判断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准,真正的标准应该是文章背后提供的价值,比如那些可提供别人借鉴的经验,遭遇困境时应对消极心态、寻找解决之道的方法与窍门,这些才是。

再次,因为依赖套路而丢失的本真。我最初写文章,是为了促进自己的思考,表达自己的观点或抒发情感,可是,自从被灌输了太多的套路后,就变成了利用套路强行插入别人的观点,尤其是强行植入所谓“金句”后,那些套用的名人名言无论承接得有多融洽,始终都是别人的观点,自己怎么看都觉得心里有疙瘩,就像路边捡来的孩子,带回家洗洗,换了件衣服后就硬着头皮告诉别人那是我亲生的。明明自己有生养的能力,为什么自己不去好好孕育,捡别人的来冒充自己的,这算什么回事?让套路见鬼去吧,找回自己,敢于做自己才是真本事。

我不想再继续听别人的老经验,去复制别人的老路了,都是成年人了,应该要有自己的主见和担当,我要努力去尝试,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来。

谨以此文,跟过去告别,向未来致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