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深藏的微笑,是爱刻的记号

       这棵树还是老样子,依旧那样。

      可那个唯一悉心照料自己的人却病倒了。我趴在树上,听着我的心跳,一声比一声强健有力,可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也许,是少了奶奶的陪伴吧。

      总会忆起那个盛夏。我美好的梦终究在那声声蝉鸣中化为泡影。父母的离异,母亲的毅然离开,家庭的破碎,奶奶病倒,父亲的颓废,都在我心里烙下了不可泯灭的伤痕。

      我不得不立马从那个懵懂的孩童进化到挑起重担的少年。爸爸似乎一瞬间老了许多,他瘦了好几圈;奶奶一夜间头发竟全白了,不住的发出苍老的咳嗽声。

      从那天起,洗洗涮涮,缝缝补补,都成了我每日必修课。除此之外,爸爸工作繁忙沉重,我每天还要做饭;院里香椿长出来,要抖掉;屋檐的灰尘又厚了些儿,得扫扫;下雨了,爸爸又忘带伞了,我挽起腿边儿的旧裤边儿就拎伞冲进雨里......

      虽然每天繁多的事务让我像是一个上了发条、永不停歇的机器,但我最喜欢的,还是午后的光阴。奶奶在仅有十平米的旧屋里打着盹儿,我悄悄溜进院子里,揪揪正在偷偷小憩的老猫的耳朵,把它唤到屋檐上去干坏事儿:上房揭“瓦”。我来到房沿上,打开了我的秘密宝库:有姑父送我的小玩意儿;有爸爸捡来的小叉车;有从街边铺子上买的一毛钱一个的火化石……我一个一个的翻出来瞧一瞧,像是敲两块废铁卖家。

      雨又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我似乎总感觉要发生什么,不由得加快了回家的脚步。奶奶今天怎么没来接我?是家里有客人?还是准备着,好吃的?我的脑海里想象着各种各样的场景,甚至连奶奶出去遛弯都想了好几遍。回了家,我急忙奔进屋里,大声喊着奶奶。结果,我猛然间看到奶奶蹲坐在地上,满脸痛苦的揪着胸前的衣裳,汗已经湿透了背后的衣裳。我顿时一惊,手哆哆嗦嗦的夺过电话,急忙给爸爸打电话。但我又生怕他来的晚了,我立马背起瘦小的奶奶,不顾一切的冲进雨里。

      总算到了医院。但我悬到嗓子眼儿的心还是没放下来。我着急的喊着医生,求着她给我奶奶看病做手术。我是多么的焦灼,这种感觉,简直比绑在煎锅上还难受。

      这时,爸爸来了。见我如此焦灼,不免有些心疼。他也同样焦灼,但是,他尽量把他着急的气放缓一点,对我说:“别急,别急,奶奶一会儿就好了,没事儿!快快回家吧!要不在这躺椅上,你凑和一晚上也行。爸爸替你看着奶奶,嗯,不着急。”虽然这么说,但我分明看到了爸爸的眼角,有一颗亮晶晶的东西。

      奶奶的那场大病,让原本不怎么健朗的身子,越加虚弱。现在的奶奶,只能躺在床上,勉强蠕动嘴唇轻声与我们交谈。

      后来,奶奶的病好了一些。她能下床走动一小会儿呢!从此我就又多了一个任务:每天放学先丢下书包,陪着奶奶走走。夕阳西下,我和奶奶,还带着那只短一小块儿耳朵的老猫,脚步轻轻地,轻轻地,似乎怕打扰了别人的美梦。好像,只有我给奶奶做的那个,我磨了好久的那个拐杖在这一声一声的叩着青砖。我们的背影渐渐远去。留下一层轻轻的,若有若无的话语声……

      我想:我是多么的幸运。我能遇到一个如此爱我的奶奶。就算全世界消失,我也不会忘记奶奶。在奶奶那场大病之后,奶奶常摩挲着我的手说:“好孩子呀,奶奶能陪你的时间也不多了,好好学习呀!好好的生活!”我多想告诉奶奶:

      奶奶,我知道你们很用力的爱着我,我也会很用力的爱着你们,用力的活着,努力走好我人生的每一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春 作者:日日闲 清明杨柳斗绿长,杏与桃花紧争芳。三月最是人间醉,唯农耒垅点荳忙。 如月点评: 杨柳斗绿,杏桃争...
    随意诗社阅读 231评论 0 3
  • 元明时董七传说已有明显三种传播层次:1口头传播,2文人传播,3舞台传播层次 口头传播在历史中最让研究者无奈,它多半...
    风雅辞阅读 282评论 0 0
  • 窗外传来发动机的吱吱声,天空开始灰暗起来,微风将势增强,吹着山麓。吹着玻璃圆桌上的花草,吹着我眼前一如既往青翠的吊...
    司才林阅读 219评论 5 21
  • 这是我参加简书官方举办的《我在简书过鸡年,万人万字,请接棒》活动的最后一篇文章。在参加这个活动之初,我并...
    橙澈_Cc阅读 127评论 6 1
  • you will never be alone if you have get a book
    茅十三阅读 7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