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父母不喜欢的女孩,我该怎么办

▼01

众生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成了“浪矢兄”了,就像《解忧杂货店》里那样,淀粉们的各种问题都私信来跟众生兄“讨个说法”。

“众生兄,建军90周年老师让我写一篇相关文章,给个意见呗?”

“众生兄,最近电影荒,有没有推荐啊?”

“众生兄,最近有没有听到的好听的英文歌推荐一下吧?”

……

所有问题,我都会尽其所能帮助回答。下面这个也不例外:

“众生兄,我网恋上一个女孩,见过面后我发现自己真心喜欢她,但是我爸妈不同意,我很纠结,我该怎么办?”

我说:

如果你不知道自己晚上是要吃刀削面还是吃油泼面,这可以纠结一会儿;但是你说你爱上一个父母不喜欢的女孩,我觉得这事儿完全没必要纠结呀。

你实际上是把未来可能的矛盾放到当下而产生的“莫须有”纠结。这没啥好说的,觉得这个女孩好,该爱就爱,该啪啪啪就啪啪啪,该结婚结婚,该生子生子,父母那边你就该孝顺就孝顺,该常回家看看就常回家看看,父母肯定不会因为你万事孝顺他们而记恨你娶了一个你爱的但他们不爱的人。

我们常常会遇到这样的“貌似矛盾”,而破这种矛盾的最佳招数就是8个字:

专注当下,就事论事。

▼02

清朝末年,外国传教士来华传教,并出于人道主义在教堂收留儿童,治疗病人。

当时人民愚昧,谣言说这些洋人把儿童带去在教堂做实验,于是一帮人硬闯教堂闹事。当时的法国驻天津领事叫丰大业,去找天津知县告状,然后就在堂上沟通不畅一言不合这个丰大业开枪打伤了知县的一个仆人。老百姓当然不答应了,当场杀了丰大业,并再次冲到教堂胡闹一通,同时冲到法国俄国等领事馆打砸抢烧,甚至很多信教的国人都被杀了。这就是震惊中外的“天津教案”。

这件事非同小可,涉及国家间的关系以及政府和民众之间的关系问题。

一边是国内舆论,老百姓觉得谁偏向洋人谁就是汉奸走狗;

另一方面,洋人也不是好惹的,当时法国已经把军舰开到大沽口,随时可以发动战争。如果你够铁骨铮铮,不讲道理地支持老百姓,不跟洋人妥协,那人家肯定也不干,战争一发受难的是更多的老百姓,实际上也是对国家民族的不负责任。这么棘手的案件,朝廷只能调曾国藩前去处理。

先暂停2分钟,想想如果你是曾国藩,你会怎么处理?

(插播一条广告:最近有没有觉得记忆力下降,刚过25就开始记不住东西,甚至连昨晚吃了啥都忘了?这就是懒得动脑的后果。还不赶紧去想想你会怎么处理,要不然脑子真要生锈了)

曾国藩到任后只做了3件事:

1. 杀人偿命,先把闹事杀人的人抓起来依法处理;

2. 事件祸及其他领事馆的,该赔你们多少钱赔就是了;

3. 单独跟法国谈。杀了领事对法国来说的确是一种侮辱,政府层面应该赔礼道歉,那就谁杀死了丰大业谁就去做这个事儿,这个耻辱也该由他背。

看似没啥,但是仔细想想,都是大智慧啊。

曾国藩不纠结于周围任何形势,也不考虑我如果偏向哪边另一方会怎么报复自己,不管洋人的船坚有多利,也不管国内舆论有多凶猛如洪,只是按理就事论事。这件事就这么完美解决了,法国和国内百姓都无话可说。

这让我想到了俄国伟大的契诃夫那篇《小公务员之死》。一个公务员在戏院看戏,不小心打喷嚏把唾沫星子溅到前座将军的光头上。事后这个小公务员整天胡思乱想将军会怎么惩罚他,整天胡思乱想担惊受怕,后来被自己想象中未来可能(不)会发生的事给活活吓死了。

未来不迎,当时不杂,过往不恋。

——曾国藩

▼03

很多矛盾,如果就事论事的话,也就很容易找到解决问题的突破口。

其实,人际关系也是如此。

《吕氏春秋》中写过一个小故事:

越王听信谗言说自己的大儿子要造反,就把自己大儿子给杀了;后来奸臣又说二儿子想造反,越王又杀了老二;接下来同样的情况发生在三儿子身上;

后来等奸臣说小儿子也有心造反时,越王因为这是自己最后一个儿子就没杀。可是小儿子把这些通通看在眼里,觉得父王你因为小人谗言把我三个哥哥给杀了,我也朝不保夕,那我干脆造反得了。就这样,小儿子把越王给杀了。越王临死前还忏悔道:当时真应该听那个“奸臣”的话把这小混账也杀了。

抛去父子臣纲不说,越王总是在防范别人在想什么做什么,导致他当下所作所为都是畸形的。心理学上这叫人际关系中的“互动博弈”——为了防范别人,自己做出一种过度的反应。反过来,对方见你的反应后,自然也会起疑心。再反过来,这时你也就正好发现这一点,从而庆幸自己的想法是对的。最后只能是互相猜忌两败俱伤。

为人处事,不要去费尽心思想这个人对你未来可能有用,那个人对你应该没用,纠结自己究竟需要去维护好哪些关系。这些“有用没用”其实都没用。

你要做的就是专注当下,做好自己该做的事,“诚”心待人。其他的在你慢慢往后走的过程中该有的自然会有,不该有的也不会凭空出现,也不会有人欺负你,即使欺负你,也是实力差距导致的结果,这也总比你巧言令色说谎耍赖最后在暗地里吃大亏要好得多。同时,那些所谓的纠结也就自然而然地不纠结了。

在复杂多变的环境中,处理矛盾的最优解就是专注处理好眼前这一件事,不要考虑第二第三层的博弈关系,解决一个是一个,反而会比你前思后想瞻左顾右有效率得多。

工作中,不问是非,埋头业务,屁股干净,尽力协调。

——刘春

最后,给大家分享一个禅宗小故事:

小和尚:师傅,你年轻的时候在做什么?

老和尚:砍柴,挑水,做饭。

小和尚:那你得道顿悟之后做什么呀?

老和尚:砍柴,挑水,做饭。

小和尚不解:那有什么区别啊?你一辈子都没进步啊?

老和尚:不对。年轻的时候,我砍柴的时候想着挑水的事,挑水的时候想着做饭的事。顿悟后,砍柴只想着砍柴,挑水只会想挑水,做饭只考虑做饭。

- END -

文 | 众生兄

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