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技术,还是艺术?

很显然,如果技术不过硬,很难成为艺术。


比如,有个画家,卖掉全部家当,把自己关在敦煌,枯灯一盏,秃笔一支,整整三年,酷暑寒冬,血拼古人。出山之后,临摹的壁画震惊朝野,轰动世界,徐悲鸿都只敢拍拍马屁:“五百年来一大千”。如果没有当年的苦修与苦逼,张大千不可能成为艺术大师。


比如,有个2岁的小孩子,刚刚能够拿动小提琴,就被他的父亲逼着,除了吃喝拉撒睡,所有的时间都滚去练琴。然后,他五岁就写了第一首钢琴小品,八岁就开始创作交响曲,十一岁完成了第一部歌剧,十二岁更创作了协奏曲,二十一岁就站在了世界巅峰。如果没有技术上的“会当凌绝顶”,莫扎特不可能“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比如,有个乡村小子,在北大打杂,写诗被人奚落,求学被人嘲弄,于是发愤图强,扎根乡野,埋头调查,苦读二十四史。终于,洞悉国人几千年之劣根,得古今帝王权谋之大成。后来,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合纵连横,一统江山,降服了无数臭老九,一雪前耻,光宗耀祖。如果没有当年的知耻后勇,润之不可能成为权谋艺术家。


再比如,我有个朋友,苦练斗地主绝技,日也练,夜也练,迎着日出记牌,朝着夕阳沉思,输钱无数,不改初衷。后来,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他气定神闲,与敌盲斗,第一把,便一剑封喉,猜死上家“红桃四”单报,大胜而归,仰天大笑出门去。如果没有当年的闭门沉浸,他又怎会从此扬名立万、轰动江湖。


听到以上这些,你是不是热血沸腾、摩拳擦掌啊?那就对了。你立下雄心壮志,一定要练就最过硬的技术,打下最扎实的技术,一定要成为最顶级、最高端、最大气、最上档次的人生艺术家。
首先,你拼命读书。你头悬梁,锥刺股,冬寒抱冰,夏热握火,卧薪尝胆,十年寒窗,重点小学,重点初中,重点高中,北大清华,剑桥哈佛,硕士博士,各国外语,各种证书。终于,你积累了厚实的技术基础。


然后,你为自己经营人脉。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你巧舌如簧,东奔西走,上下疏通,左右逢源,所有人都高看你一眼,厚爱你一层。年纪轻轻,你就身居副厅级,官居总经理,迎娶白富美,生了胖小子,走上了人生巅峰。


接着,你该兼济天下了。你还隐隐记得,当年与小伙伴一起逆风撒尿时,你立下的雄心壮志,你心中的那一团火熊熊燃烧,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始终在你心头萦绕。


于是,你大刀阔斧,勇往直前。或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跨越发展,和谐稳定,繁荣昌盛。或驰骋商海,纵横捭阖,开疆辟土,兼并重组,商业帝国。
偶尔,你俯瞰自己的领地,心中一股得意之情,油然升腾,觉得人生彪悍,功德圆满,虽然华发早生,但也无愧于心。但环顾左右,觉得以自己之付出,以自己之功劳,黄金万两,红颜膝下,别墅豪车,也是理所当然,当之无愧。


然后,你期待更高的天空,更大的草原,更深的海洋。可放眼一看,天上有恶龙,草原有雄狮,海洋有巨鲨。你依旧勇敢,战恶龙,斗雄狮,捉巨鲨,可年华不再,不复当年,世界变了,长江的后浪,滚滚向前,你终于明白,自己可以滚了。


但是,他们仍然不愿意放过你,揪着你小辫子、小姨子、小雀子,死死咬住,牢牢不放。你冷笑一声,姜还是老的辣,你经营多年的人脉,直达天庭,直秉圣意,关键时刻,你明哲保身,救赎自己。只不过,留下小小遗憾,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你心生倦意,回忆童年,一心只盼归隐田园。


幸好,你开始了平静的退休生活。每日遛小狗,种菜园,打太极,下象棋,写回忆录,骂政府,和邻居吹牛:“想当年……”。邻居大妈四十五度仰望,面色娇羞,满脸崇拜。


老婆却越来越埋怨你,她还年轻,说不定还有美好人生。儿子远走天涯,花天酒地,色彩斑斓。经常也打电话给你,顺便提醒你快死了,而你身后,还有几十套房子、几千万资产。


你痛苦不堪,和邻居老张喝闷酒,老张的傻儿子端来几碟花生米,一家人看着你,乐乐呵呵,温温暖暖。你一下子觉得更加痛苦:苍天啊,大地啊,我一生未做错事,为何这样?


你病倒了,最高领导人指示:不惜一切代价抢救。可你还是死了。死后哀荣备至,总书记亲自送来花圈,讣告上了《人民日报》。可你还是死了。死之后,你追索一生,觉得自己技术过硬,堪称人生艺术家。


但是,在你的心底,却还是最羡慕老张一家,他们没读过什么书,没什么人脉,没做什么大事,什么都不如你(远不如你)。可就是比你活得长,比你更快乐,更健康。


所以,人生哪有什么技术?


张大千一生毁誉参半,莫扎特活了三十多岁,润之毛死后洪水滔天,我朋友从此没人陪他斗地主。


人生,哪会有永远一成不变、一劳永逸的过硬技术?


古来圣贤皆寂寞。几千年,多少王侯将相、酒色财气灰飞烟灭,几个能活成艺术家?


惟有饮者留其名。狂放不羁也好,随遇而安也罢,做不得君王,不如做自己的主宰。选择不了改变世界,不如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去度过人生。


人生一场,尽情玩好。或许,这就是最好的艺术。
(微信公众号:崔大尉,vcui8282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