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胖子又结婚了,还是个舞蹈系

下午,我刚忙完工作,伸了个懒腰,就接到了朱胖子的电话,透过电话都可以感受到他的兴奋,可以想象此时电话那头的他是如何的手舞足蹈,我瞄了瞄主管办公室,实在没时间和耐心听他无止境的吹嘘下去,应和了两声便摁掉了电话。

放下手机,我深深呼口气,调整下心情。从桌上随意抽出本文件夹打开,保持住一副忙碌的样子,此时的思绪依然停留在朱胖子的那通电话上。

电话的中心思想很简单:我朱胖子又要结婚了,新夫人很漂亮,舞蹈系的,下周六请吃饭,你一定要来,记得带红包!

朱胖子大名朱小明,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一起上学、一起挨罚站、一起摸鱼钓虾,我的作业给他抄,他帮我打架,反正是很铁的哥们。

初中毕业,我考上了县里的高中,他去了大城市打工,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高中三年、大学四年,我在象牙塔里呆了七年,出来时还有些懵懵懂懂,他已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八面玲珑。

如今又工作了三年,十年时光过去,我还坐在职员的座位上看着主管的脸色,过着单身狗的枯燥生活,朱胖子已经成了朱老板,而且即将开始第二段婚姻生活。

如今的我们在同一个城市,却过着不同的生活。

周六晚上,我如约去了朱胖子说的那家饭店,总共七八桌人,都在一个厅里,这并不是婚宴。来客都是朱胖子在这个城市里的亲朋好友,好些个我都认识,其中就有阿勇,当年我和朱胖子还有阿勇那可是学校有名的三剑客。这小子后来去当了所谓的“娱乐业经纪人”,女朋友换个不停,朋友圈那个炫,骚包的不行。我拉着阿勇一起坐下来,服务员不断将各色菜肴端上,菜很有朱胖子特色,都是大碗。

朱胖子搂着娇妻挨个敬酒,很快到了我们这边,他指着我和阿勇对新夫人介绍道:“这是我最要好的死党!铁哥们……”

“碰哥好、勇哥好!”朱胖子的新夫人柔声细语,酒量却不小,一口闷,然后举着空空的酒杯笑眯眯的看着我俩。

“好酒量!”阿勇这个娱乐场老手兴奋的嗷嗷叫,胳膊拽着我道,“碰哥,咱哥俩可不能被新娘子小瞧喽,赶紧把酒干了!”

辛辣的酒经过喉咙窜进胃里,让人心更加的清醒,嘴巴却不受控制的活跃起来,阿勇此时嘻哈道:“胖子,你牛,媳妇真漂亮,好身材!”

“嘿嘿,阿妞她可是舞蹈系的,身材能不好!”提到自己的新夫人,朱胖子颇为自豪,“石城艺术学院的,哎,对喽,阿碰你不也是那学校毕业的!你俩可是校友。”

“噢,你哪一届的?”我问道。

“11的,你可是学长哈!”

“就比你大了一届。”我转着酒杯说道。

“没准以前在学校还碰到过学长,只是学长没注意到哈!”新娘子姚妞拉着朱胖子的手走向隔壁桌。

看着姚妞的背影,阿勇眯着眼喃喃道:“练舞蹈的,身材就是不一样,不过,我咋看她有些眼熟呢?”

我酒量不算好,但阿勇的酒量属于最不好的那一种,白酒两杯就醉,偏偏每次喝酒时他总是最踊跃的那个。

我也看着不远处正欢笑着敬酒递烟的姚妞,突然也生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难道真在学校碰到过?图书馆、食堂、公共课、还是学校林荫道上?她比我小一届,也就是说我们曾有三年时间生活在同一个校园!


酒足饭饱,宾客散场。

我搀着醉醺醺的阿勇走出饭店来到马路边,伸手招呼的士,朱胖子跑过来握着我的手道:“兄弟,今天招待不周,过几天有空咱们三再聚下。”

“胖子,你去招呼其他人吧,咱们兄弟不用客气。”我拍拍朱胖子的肩膀,“我先送阿勇回去!”

把阿勇塞进出租车,我和朱胖子摇了摇手,自己也钻进车去。

出租车司机一脚油门快速驶离。

阿勇直起身来看着后窗玻璃外的灯红酒绿问我:“碰,你看胖子的那个二夫人是不是一直在盯着我看?”

我瞟了他一眼,说道:“你醉了!”

“没太醉。”阿勇打了个酒嗝又瘫坐下来,接着一阵哈欠:“真困啊!”

“去哪儿?”的士司机问道。

我报了个地址,那是阿勇住的地方,离得近些,而且他喝醉了,得先送他回去。

阿勇连连摆手:“不去那儿,去莲花路……”

“又搬地方了?”我问道。

“这些日子生意不太好,搬到朋友那儿合租了。”阿勇眯着眼摇头晃脑。

“生意不好?”我疑惑道。

“嗯,又……又开会了。”

……

我扶着阿勇下车,刚关上门,出租车疯了一样咆哮着驶离。

阿勇对着出租车的背影虚踹一脚骂道:“阎王爷晚上不加班,别那么急。”

“走吧。”我拽着他进小区。

“几号楼?”

“12号901。”

“你也该收收心了,有点钱就存起来,别恨不得一天就花出去。”我劝说着阿勇,这小子就是个月光族。

“攒钱干嘛呢,老子一人吃饱全家不饿。”阿勇挣开我的手,张牙舞爪的像个螃蟹一样在小区路上晃荡。

阿勇的父母在他小时候因故去世,是他爷爷将他拉扯大的,前年他爷爷也病逝了,如今他孑然一身。

“该找个女朋友了,胖子的儿子都快能打酱油了。”我追在阿勇身后,小区的灯光昏黄昏黄的,很多路灯都不亮。

“别操心我,我散漫惯了,又没钱,结婚也是耽误人。”

阿勇晃晃荡荡走进电梯,对着我说道:“碰哥,你回去吧,就送到这吧。”

我抢进电梯:“不行,我得看着你进门。”

阿勇晃晃脑袋。

走出电梯,阿勇掏了半天才找出钥匙,打开门,屋里开着灯,客厅中间的茶几旁围着三个年轻女孩正叼着烟玩牌。

“勇哥你回来啦!”看到阿勇进屋,三个女孩打着招呼,其中一个起身过来扶着阿勇,显然看出阿勇醉酒。

“嗯,阿美,小茹,秋玲。”阿勇挨个给我介绍,又对三个女孩说道:“这是我哥们,碰哥。”

“碰哥好。”三个穿着清凉的姑娘齐声道。

“你们好。”我和她们打了个招呼,又对阿勇说道:“赶紧洗洗睡吧,我回去了。”

“这么晚了,要不就别回去,干脆睡我这里。”阿勇手捂住脑袋嗡嗡道。

“对啊,这么晚车都不好打,睡这边吧,有房间的。”那个叫阿美的妹子扶着阿勇对我说道。

“小哥哥不要走,留这边吧。”客厅里的两个妹子齐声笑道,“不会把你吃了的。”

“呃,不了,走了啊,拜。”我对她们摇摇手,拉上门,转身走向电梯。

屋里传来哈哈的笑声,充满青春的气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著名特级教师宋运来:“一个人的成长,内在动力起着决定的作用靠他人、靠名师的提携可以少走些弯路,但关键还是要...
    degou阅读 103评论 0 0
  • 一直寻找着一个适合记录的地方,UI设计、交互、配色、操作友好、干净与否等等,都是是我的评判标准。一直想尝试Word...
    幺九阅读 155评论 0 2
  • 碧水逐风歌雪浪,丛星绕月泛清明。 几张简帐林间驻,一缕闲情万里行。
    野云不散白漫漫阅读 214评论 2 1
  • 黄雨断连中, 玄蝉抱碧桐。 梁尘添爪指, 燕去恨匆匆。
    响石阅读 311评论 6 11
  • 我近期最想实现的一个愿望是:从德智体三方面培养儿子成为一个优秀的人,希望这学期他能当上“三好”学生。怀着轻松愉悦的...
    以娟阅读 4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