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祖陵的龙虾

字数 1567阅读 317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到这里是为了吃龙虾,顺便饱饱眼福,虽说有美女从眼皮底下过,她们身边总是跟着帅哥,帅哥如同一只大墨镜,一下子蒙住了欣赏美的两只眼睛。

明祖陵在这,去吧。比美女更耐看的是优美的风景。

那次参加驴友的帐篷节及环湖比赛我来过盱眙一次,60元门票会不会让躺在地宫里的皇帝大发雷霆,卖高了卖低了,还是不应该出卖失去皇权的自己。朱元璋的坟墓,儿子的坟墓,老祖的坟墓全被圈起来赚钱,这件事情他当皇帝时想没想到?

21对神道石刻站立两边,我多么喜欢这些怪兽的长相啊,明知道它们不存在于这个世间,它们还要顽强地活下来。他们长得那样丑,却是那样可爱,它们有多可爱呢?我猜想,塑造者一定边雕塑它们边哈哈大笑。毕竟劳苦的日子需要安慰,聪明的工匠不会放弃任何机会,即使为皇帝的老祖宗修造陵墓。

图片发自简书App


怪兽站在那里,盯着走过来走过去的游客,游客用手机拍拍照片,有的让它们讨厌有的喜欢。从大唐而来吗?有朋友见我发的怪兽照片问道。不是,你再猜。她说,它们长得真像一只大神兽。

一个怪兽身上被钻头钻出好多孔,一个侍者脸被磨平,这就是它们的命运。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疯狂,消灭了许多人,消灭了许多文化。

地宫看上去是个只够十几个人游泳的普通水池,几个人在水池前站了好久,希望普通的眼睛能把那浑浊的水看透,看着水中翻起浪花的小鱼,谈论着地宫进水了吗,地宫里的财宝会不会变成小鱼游走?在一个普通地方,突然埋下了一个神秘的地宫。于是,普通的地方不再普通。

那卖香的终于卖出了几柱香,一女子遥拜虚空,嘴里话语相伴青烟飘进天空。我们没买,我们说躺在地底下没人保佑,又怎么能保佑别人。

这是个阴天,到处树木和野草,新鲜空气中依然能闻到身边人的酒气,如同大墓被淹水底如同水桶装满了酒精。几只大水鸟惊起,还有野鸡咕咕地叫。一只鸟叫得难受,似乎水面上的日子一直在受苦。老刘说是斑鸠。我们沿水杉林铺出来的路走向洪泽湖大坝,大坝的湖面果然高于明祖陵的地面。清朝康熙年间黄河夺淮入海,这里被淹没在洪泽湖下,1964年大早露出水面。被水淹没是件坏事,被水保护又是件好事,也不枉怪兽和怪人站在那里守护多年。

然后我们又回到九龙壁前,九条金色的龙努力从墙上飞出来,飞向天空。按我们吃吃喝喝的脾气,龙飞九天又能怎样,照样捉回来放进锅里煮着吃。当皇家大墓被淹没在水面之下,一条龙蜷缩久了就变成了一只龙虾。

还是回到龙虾的事情吧,本来是吃龙虾而不是看龙飞天的。

上午十一点我们出发,一点多到了这家龙虾店,路上的招牌上写着龙虾养殖,龙虾烹饪培训,看来这里形成了龙虾的产业链。我们点了三份龙虾,清水的,香辣的,蒜茸的,几个人夸道,味道真好。不好吃谁会一天开车200公里去吃一只龙虾?

吃完之后,每人打包一份带回家。在等待打包的过程中,几个人站在门口的大龙虾前拍照。一个美女嚷嚷道,拍照拍照,这是一只公虾,要是母虾才不和它拍呢。见我们笑了,她也笑了,她说,谁认识公虾还是母虾,开玩笑的。

回家路上,老刘开车,我躺在后面睡觉,副驾上的老陈已经变成了一个打呼呼的醉汉,嘴里飘着龙虾的味道,衣服上则是明祖陵水衫树的气味。然后,手机上收到的信息为,盱眙,不仅有龙虾,还有有滋有味的山水,如梦如幻的星空。

到家之后,我把龙虾交给一个喜欢美食的朋友,她后来描写道,打开袋子,蒜香味扑鼻,汤白如牛奶,咬一口白嫩的虾肉,感受到的是鲜,软,连同淡淡的蒜香,吃到停不下手。我们本地的龙虾的特点是辣,辣的心疼,龙虾壳硬,咬一口咯的牙疼。这一只穿着大红旗袍的南方姑娘呢,个头大,饱满,干净,色泽鲜亮,龙虾壳却不坚硬,又薄又软,让人一见顿生好感。

一只龙虾被吃出龙的味道之后就开始腾飞,龙飞九天之后就是天下所有人都认识它。我在一次学习的过程中,几个同学在自我介绍的时候都说欢迎到我们那里去吃龙虾,味道不次于盱眙龙虾。

其实呢,也就是几种做法,简简单单地,一只只龙虾吃出龙的味道,也就吃出了龙的文化。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