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否,不轻易说别离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时的她不知道,所有的轻易放弃,也许都是永别,失去了,才会懂得,什么才是在她心中最重要的。

“这是姚远让我给你的。”闺蜜递给梁梦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梁梦接了过来,打开,那是她和姚远在一起时她一直想要的项链,可是那时穷,买不起。

那时候想要却买不起,现在,买得起了,却已经不想要了。

今天是她的婚礼,但新郎不是姚远,而且,她脖子上戴着的这条钻石项链,熠熠发光,夺人眼球,远比那条项链要值钱得多。

梁梦不说话,随手将盒子扔到了一旁,和一堆其它的东西混在一起,门外,音乐已经响起,那是召唤她的魔音。

大门缓缓打开,灯光聚焦在她的身上,大厅里,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向她,今天,她是当之无愧的女主角。

姚远坐在路边摊,要了一瓶二锅头,就着黄瓜、花生米、回锅肉,一闷一大口,他知道梁梦今天结婚,还有朋友给他发婚礼拍来的照片,她真美,可惜,她的美,再也不属于他。

说到底,只怪自己没用,拼尽全力,也不过只能在这座城市买下一处不大的房子,身上,背着一百多万的贷款,每天醒来都是在疲于奔命,就是为了还清这些钱,生活,谈不上,勉强算是生存吧。

梁梦能有好的归宿,他应该高兴才对,现在这个男人,有钱,别墅,豪车,她只要安心做个阔太太就好,不用再和他一起受苦。

姚远虽然这样安慰自己,可眼里的泪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流,说放下了,那是骗自己,说要祝福,那也是违心。

心有不甘,可不甘又能怎么样?跑到婚礼上大闹一场?那也不能让她回到他身边了。

姚远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想要删掉她的联系方式,他的手指在屏幕上停了许久,最后锁屏,又把手机揣进裤兜。

“老板,再来一瓶二锅头。”他冲着空气大声嘶喊,仿佛这样,就能宣泄他心头的郁闷。

此时此刻,唯有酒,才能解千愁了。

“师哥,师哥,你怎么在这?”醉眼朦胧里,他听到有人似乎在和他说话,他想看清来人是谁,可是眼前一片模糊,后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姚远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疼得都快炸了,没想到二锅头的威力这么大,他打量四周,一片粉色,再看看自己,他脱得只剩裤衩了。

我在哪里?我都做了什么?

姚远开动他已经基本停转了的脑子,努力回忆昨天的情形,可是,一无所获,他只记得在路边摊喝酒的事,再往后,一片空白。

“师哥,你醒啦!”姚远听到有人说话,转头看到一个姑娘推门进来,仔细看,原来是自己的学妹,黎雨。

“嗯,昨晚,喝多了,是你把我拖回来的?”姚远后脑勺还疼,有些窘迫地问道。

“是啊,真巧,没想到在那里遇到师哥,你喝多了,又问不出你住在哪里,所以我只好把你先带到我这了。”黎雨看着他,露出羞涩的笑容。

“哦哦,那真是麻烦你了。”姚远脸上有些挂不住,想起床,可身上就一条内裤,实在没办法动弹。

“师哥,你饿了吧,出来吃早饭吧,你的衣服,我昨天给你洗了,现在已经干了,我这就给你去拿。”黎雨察觉到他的尴尬,脸上也是红一阵白一阵,赶忙说道,随后便转身出了卧室,给他拿衣服去了。

姚远和黎雨相对而坐,都低头喝着粥,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总觉得说什么都不合适。

“我,吃好了。”姚远看看黎雨,眼神有些闪躲,“我,先走了。”

黎雨看着他,张口,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最后只有一个嗯字。

黎雨看着姚远走下楼梯的背影,形单影只,她知道他的遭遇,因为她的心里,一直对他存有爱慕,暗地里一直关注着他的近况,看着他和师姐两个人恩爱的模样,她也知道不可能,所以觉得保持距离是最好的选择。

可没想到,他们最终竟没能在一起,这让她的心里重又燃起希望,或许,或许冥冥之中,这就是上天赐予她的幸福。

黎雨时不时会约姚远,邀他尝尝自己做的菜,有时候还会做好便当,给他送到公司去。

姚远察觉得到黎雨对他的心意,可他还沉浸在失去梁梦的痛苦中,这时候还不想和其她女人有亲密关系。

“师哥,其实,我挺喜欢你的,我想做你的女朋友。”黎雨见姚远一直不主动,索性主动出击,胆大一点,也许幸福就到手了呢。

“小雨,你知道,我的心里一直都只有梁梦一个人,你和我在一起,对你是不公平的。”姚远觉得,干脆地回绝,比拖泥带水让她心存幻想要好,哪怕看起来有点绝情。

“我知道。”黎雨抿抿嘴,沉默一会,“我不在乎,只要我喜欢你就好了。”

“小雨,你这样做,真的不值得,我不想耽误你。”姚远摇摇头,苦笑。

“这你不用管,我愿意就行,你放不下学姐,我能理解,你就说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吧。”黎雨不依不饶,追着姚远要一个答复。

姚远有些犹豫,“小雨,你让我回去想想,我会给你一个明确的回复。”

“好,我等你。”

夜色渐深,姚远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黎雨的话一直在他耳边回响,他已经不小了,有这么个痴情的姑娘在他身边,为什么不好好珍惜呢,还对梁梦有幻想吗?她已经结婚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一夜煎熬,姚远顶着个熊猫眼,他拿起手机,发了条微信。

我们在一起吧!

他想,是时候开启一段新恋情了,有了新欢,才能忘了旧爱嘛。

三个月的时间,他和黎雨就领了结婚证,他还特地在朋友圈晒了出来,他想,梁梦一定是看得到的,只是,无论他打开微信多少次,都没有她的点赞或是评论。

还是不甘心吧,这样执着于她的反应,可现在已经是结了婚的人了,该好好过自己的日子了,不能辜负了黎雨,她没有错,不该受到伤害。

婚礼办的不大,但温馨,大学里要好的同学悉数到场,他们清楚姚远的过去,但都绝口不提,每一个都真诚祝福他们。

黎雨笑得很甜,她挽着姚远的胳膊四处敬酒,姚远看到她开心的模样,心里也跟着愉悦起来,好好珍惜她吧,她是个好姑娘。

婚后,姚远突然觉得有了希望,努力工作,赚钱养家,黎雨下班以后也是经常下厨,做几道拿手菜,等着他回来,还真别说,黎雨的手艺,真不赖,姚远两天不吃她做的菜,浑身都会觉得难受。

这样的日子,挺好,姚远坐在沙发上,摸着自己日渐圆润的肚子,想道。

日子平平淡淡,两人朝夕相处,姚远觉得,这样的生活也很幸福,他对黎雨,也渐渐生了越来越浓的情愫,其实,没有什么人是不可失去的吧。

可是噩梦,从来不会就此停止。

姚远正在回复客户的邮件,手机响了,他撇过头看了一眼,突然愣住,是梁梦发来的微信。

姚远,我能见见你吗?

见?我们还有见的必要吗?你已嫁我已娶,再见,怕是要破坏两个家庭的生活了。

可姚远像是不受操控,不自觉的拿起手机,回了一个,好。

再见到梁梦,姚远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原以为嫁进豪门,怎么也是锦衣玉食的生活,气色不会太差,可眼前的梁梦,却比和他在一起时还要瘦弱。

看到姚远来了,梁梦嘴角微微翘起,给了他一个微笑,可在姚远看来,比哭还难看,“我已经帮你点了卡布基诺,你最喜欢的。”

原来,她还记着,姚远鼻子一酸,心头一疼,竟不知该如何开口。

“没什么事,就是想看看你,听说你结婚了,真好,和黎雨吧,她是个好姑娘,好好对她,是我没福气,错过了你。”

姚远坐在她对面,听她说这些话,曾经的美好时光一幕幕在他脑海浮现,原来,他从未曾放得下。

他抬起头,一眼瞥见她袖子里露出的胳膊,上面青一块紫一块,“你这是怎么了?”姚远拉过她的手,“他打的?”

梁梦抿了抿嘴,眼泪在眼眶里转,随后,点了点头,姚远心里像被千万把刀割过,鲜血淋漓,自己当做宝贝珍爱的女人,居然被人这样糟践。

“好啊,果然你们还有一腿。”从门外冲进来一人,脸上带着怒气,冲着他们大吼。

姚远一眼认出,他就是梁梦的老公,之前他就听说过他是个花天酒地的富二代,可梁梦执意要嫁,他没有办法,可他居然家暴,把梁梦打成这样,他绝不会袖手旁观。

姚远站起身,直直冲着他走去,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记右勾拳,两人瞬间扭打起来,整个咖啡厅都乱了套,东西被砸得乱七八糟。

黎雨是从警察局把姚远领回来的,咖啡厅的损失一人一半,悉数赔偿,姚远回了家,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

黎雨什么也没问,事情她已经知道,问再多也没有意义。

姚远没有删梁梦的微信,在他内心,还是渴望知道她的消息。

梁梦隔三差五会给他发一些照片,她身上的淤青,是那个男人,他下的狠手。

姚远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拯救梁梦,哪怕自己万劫不复。

那天,他是揣着一把尖刀出门的,他不是去上班,而是去了那个男人的公司,他守在大门口,看到他出来,疾跑上前,不等他反应过来,对着胸口就是一刀,紧接着,第二刀,第三刀,到最后,连姚远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扎了几刀。

看到他躺在地上不再动弹,姚远拿出手机,报了警,然后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周围的人,远远看着,谁都不敢靠近。

梁梦,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黎雨,对不起,来生再补偿你了。

他唯一的一套房子,留给了黎雨,算是对她的补偿吧,虽然,这远远不够。

黎雨想要见姚远,可姚远选择了拒绝,还让律师带给她一份离婚协议书。

梁梦听到这个消息,表现得悲痛欲绝,诉说着她和丈夫如何恩爱,没想到自己的前男友竟然会下此毒手,众人都安慰她,让她不要太伤心,毕竟,已经怀孕。

等到众人离去,梁梦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她的计划,终于实现了。

在这个世界上,她谁也不爱,她唯一爱的,只有她自己,那些给姚远看的照片,不过都是她通过化妆搞出来的,至于那天他们见面被抓,也是她故意透露给她老公的,为的就是一石二鸟,让她坐收渔利。

现在,没有人能阻止她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了,有孩子,还有一大笔花不完的钱,这才是美好啊。

黎雨再也没有见到姚远,很快他便被判了死刑,可她还要活下去,不仅是为了自己,还有她肚子里已经六个月的孩子,她和姚远的孩子。

过去的,已经毁灭,唯有,寄托于未来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