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87)

待得燕好结束,东华终于翻身到榻上躺平,心里头觉得餍足得很,却还是舍不得放开凤九,仍与凤九面对面搂着,双手也不住的摩挲。

凤九看上去也累的很,微闭着双眼,额头有些细微的汗,衬得额间的凤羽花也像是刚出水一般,透着股晶莹感,东华便忍不住在凤羽花上印上一吻。岂知凤九突然就翻了个身,背对着东华躺着,还往床榻里头移了移,摆明了要和东华保持距离。

东华瞧凤九有些情绪,也并未太在意,而是欺身贴上去,环住凤九的纤腰,脸也贴上凤九的裸肩,嘴里道:“怎么了?你刚刚不是也很喜欢?”东华的声音有些低哑,情欲仍未完全退散。

凤九想挣脱东华的怀抱没挣脱开,又听东华还在说风凉话,再想到自己头先严词拒绝、结果后来却还配合东华,心里不禁又羞又恼,便道:“你对我只有如此吗?如果现下在你怀里的是另外一个姑娘,你是否也不会拒绝?”

东华吻上凤九的脸颊,道:“哪里有别的姑娘,你见着了?我怎么不知道?”

凤九躲了一躲东华的吻,道:“没见着但是也听说过。你昨天不是才从人家屋子里回来吗?”

东华终于明白凤九说得是谁:“你说庭言?”

凤九道:“隐藏了那么久,终于承认了。”说罢又拿腿去踢帝君:“你放开我,你去找你的心上人啊!”

东华任凤九发泄怒气,但双臂却还是紧箍着她,道:“心上人?你听谁说的?”

凤九狠狠地掐着东华锁住自己的手臂,道:“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只是很伤心,你既然心里有她,何必还要这样欺负我?替我换血时何必还说什么心里爱的是我?”

东华越听越糊涂,强把凤九掰正,再面对面的拥入怀里,盯着凤九道:“我不懂你的意思?庭言几时成了我的心上人了?我与她从未有过越界的关系。”

“你与我有越界的关系也不能代表什么,那你与她没有越界的关系也不能代表什么。帝君你在太辰宫拿着人家赠送的茶具追忆往昔,凤九不慎打破一个,你居然还要记在救命之恩的账上,还一定要我还。前几日又特地带着凤九去你曾与庭言上神同宿连荒的住处,这连荒大了去了,何至于非要去此处,摆明了是帝君另有所图。如此,你若还想死不承认,你是真把我当傻子了吧?”凤九越说越气愤,眼睛都有些通红。不过这样和帝君摊开说以后,她又觉得心里畅快不少,好像是一直堵在胸中的那口气排出来了一些。

帝君瞧见凤九倒了一竹筒的苦水,倒真是没想到她这小脑袋瓜子里藏着这么多的事,也不知道她都为这些事愁闷多久了。看样子今天是实在憋不下去了才会都一股脑儿说出来。想到此处,帝君不由得心疼起凤九,缓缓道:“怎么不早一点同我说?为这事难过很久了吧?”

凤九见帝君猜中自己心事,一时间又是委屈又是心酸,道:“你肯承认了吗?”

“承认什么?子虚乌有的事。”东华斥道:“你若是早些同我说清楚,也不会自己折磨自己这么久。”

见到凤九狐疑的眼神,东华解释道:“我与庭言从来没有男女之情,只是老朋友。我若是真对她有什么,如何会对你这样,你当我东华帝君是什么人?”

“可是,”凤九显然不信,“你要如何解释你与庭言同宿一处?承吞不是说你爱和姑娘们宿在一处吗?”

“我与庭言在那连荒,是迫于战事紧急不得不连夜赶路,暂时宿于那间屋子,可我与她一直规规矩矩的,谨守礼仪。她宿于榻上,我则宿于墙角边,绝对是清清白白的。可不像我现下同你这般,”说着东华又刻意紧了紧怀抱,让凤九与自己挨得更紧,然后在凤九唇上快速一吻,补充道:“我与庭言从未如此亲密。”

凤九心里头半信半疑,但身体倒不像先前那么抗拒,只不过仍旧提出一堆疑虑:“那你如何解释太辰宫她送你的那套茶具?承吞说你特别宝贝那套茶具,连他想取个茶杯喝口茶都不准。我还记得我当初打破了一个茶杯你也揪住不放。如果不是爱之极深,又怎么会如此爱惜?你还骗别人说是墨渊送的。”

东华心里明白过来:“原来是承吞跟你说的,只不过他久不在九重天,所以很多消息都有误。”心里暗暗把承吞骂了一百遍,然后道:“那套茶具的的确确是墨渊所赠,你若是不信,以后可以寻个机会亲自去问问他。至于我为何会一直爱惜这副茶具,一则老友墨渊所赠,别人的一番心意自然要悠着点;二则……”东华说到此处停了声音。

凤九可不会这么简单放过他,追问道:“二则什么?”

东华只得组织了一会儿语言,然后慢慢开口:“二则,你打碎那个杯子我还将他算在救命之恩账上,实则是想故意逗逗你,也想让你有个名正言顺的借口多留在太辰宫一阵,这样你就可以多陪我一些时。”

凤九瞧见东华的脸有些微红,像是第一次说出这种话有些不好意思。而听到这番话的凤九也很是讶异,只见她盯着东华的眼睛,喜道:“这么说,你从那么早开始就打我的主意了?”声音里还带着几丝笑意。

东华本就有些发窘,听到凤九如此直白的问话更是窘迫,再看凤九将自己所有的狼狈无措都收于眼底,倒显得自己无所遁形,因此一把将凤九的脑袋按于自己胸膛,不让她再直视自己,嘴里也有点吞吞吐吐:“你……你现在总该相信我了。”

凤九瞧见东华害羞,觉得甚是稀奇,但男人嘛,凤九根据自己罕有的经验,自觉还是要给帝君留点面子,便乖乖的靠在帝君胸口,也不乱挣扎了。

听到帝君问话,凤九本想答应,后来又想起另一事,便道:“可是,我昨日听你提及庭言上神的语气很不寻常,像是你们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事,还引得你甚为伤怀,”凤九小心翼翼的问道:“我能知道是什么事吗?”

“自然可以,”东华见凤九部分头发被自己压到了,便轻轻的为她理着,嘴上道:“她曾经救过我一次,我自然很感激她。之后她向我表白心迹,可我没有答应,再后来她便失去了踪迹,杳无音信。过了这许多万年,也不知道她现今如何,又算不算是我把她逼退天涯。”

原来如此,凤九终于明白过来:“自然不算。帝君有帝君的选择,庭言上神有庭言上神的选择,岂能混为一谈?”说着也卸下之前的防备,慢慢环抱住帝君,安慰道:“她现下说不定过着特别宁静平和的日子,帝君你就别为她操心了。”说着又主动在东华双唇烙上一吻,笑道:“要操心就操心我吧。”

东华瞧着凤九终于不复头先一副气呼呼的模样,整个人又灵动活泼不少,眼角眉梢俱是情意,也顺势道:“是该操心你,你都说了要去找别人,我还能不操心吗?”

凤九暗道不妙,倒把这茬儿忘了,如今只得卖乖求饶:“那是我说的一时气话,一想到你心里有别人我就难受得不得了。可是,不管你心里有没有别人,我的心里肯定是只有你的。”

东华心里其实早就已经不生气了,他也知凤九说的都是气话,照她对自己的专情,怎么可能另投他人怀抱?何况刚刚才抱着她一通折腾,自己的火气自泄了不少。只不过,他就喜欢看凤九围着他团团转的模样,因此也故意装作仍在生气的模样要凤九来哄她。

凤九见东华面上不松动,只得撒娇道:“你就别同我计较啦,东华哥哥。你累不累?不如我替你捶捶肩消消气?”说着就自顾自的在东华肩上替她按摩,那力道也就骗骗小孩子,偏东华就吃这一套。

凤九见东华表情和缓了一些,更加殷勤道:“东华哥哥,你觉得舒不舒服?力道够不够大?你就原谅我吧?”说着又将按摩的范围自肩膀扩大,想快点讨得东华的欢心,如此便少不了在东华身上蹭来蹭去。

东华睨了凤九一眼,声音有些不稳:“你真想要我原谅你?不如……”说着凑到凤九耳边说了几个字。

凤九的脸立刻爆红,很是迟疑:“这样不好吧……”

“你既然没有道歉的诚意,那我也无谓勉强自己原谅你。”东华作势要推开凤九起身。

凤九见状只得低头,自身后抱住东华:“我没说不愿意,你别走……”说着鼓起勇气伸手朝东华身下探去,明显听到东华发出了一声呻吟……

真真乃芙蓉帐暖,情事两谐啊。

九心九结,靡不思君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