匹夫传奇 (四十二)深夜逼供

字数 3333阅读 255

第四十一章  安全屋  回顾

第四十二章  深夜逼供

      晚上行动,重要的是搞到一辆车,黄建东带上妹妹黄亿,首先来到中心医院,找到高竿拿钥匙,开走了高竿的嘉陵摩托车,两人都没带头盔,黄建东开着摩托车带着黄亿,驶往黄亿说的和平北路“金色家族量贩KTV”——孔力可能在那里。

      今天正是星期六,孔力本来想约几个同学去KTV放松下,包括一直没追上的班花“杉菜”黄亿,可是就在校门口快将黄亿说动心的时候,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全身穿牛仔的女人,一句商量话都没有直接动手给自己打了一顿,最后连山鸡也被闪了一耳光。孔力心中有点异样,从小父母在外地做官,他是由爷爷奶奶带大,他们视孔力如宝贝般疼爱,后来父母回来衡州从政,对宝贝儿子也是百般宠爱,在这个全国重点中学从初中到高中,横行多年,号称八中的道明寺,只有揍别人的份,还从来没有轮到自己受欺,这女人很霸气,还老是打脸,导致脸上都有五个手指印了,打得他却很兴奋,有点像《鹿鼎记》里建宁公主被韦小宝揍后的感觉,建宁平时只见太监奴才们点头哈腰,自从被不明事理的小宝(当时叫小桂子)揍了一顿后,平静的人生带来了格外的刺激,按金庸书里的讲法,是“从小被人恭维惯了的建宁公主很享受被打的惬意感觉”,她被打爽了,后来要小桂子天天陪她玩打架。孔力心里也有类似这种变态的兴奋。没想到“杉菜”还有这么泼辣的朋友,虽然挑战更大了,不过哥喜欢。

      “道明寺”的外号不是白叫的,孔力也很洒脱,待心中的“杉菜”不见了踪影,不顾被修理得脸色通红,仍然召集同学们去K歌。

      来到“金色家族”,黄建东将摩托车停在后门,让黄亿在车旁等着。他独自一人上楼。几分钟后,黄建东扶着“睡着了”的孔力出来了。黄亿一看,明白孔力是被哥哥打晕绑出来了。

      “哥,其他人呢?看到你没?”黄亿担心地问道。

      “还有几个人,还在K歌。”黄建东轻描淡写地说道,“不管了,走,上车。”他将孔力横着放摩托车上,让黄亿坐在后面,启动了嘉陵750。

      黄建东将摩托车开到西郊的一片树林,缓缓开过树林,来到湘桂线铁路旁边。夜色已浓,寂静无边,月光和星空点点,环境诡异。黄亿一路都没有问什么,他跟黄建东从小关系就很好,哥哥为了保护她不知打了多少次架,她对哥哥的信任甚至深厚过恩格斯对马克思的信任。来到铁轨旁边,黄建东熄火下车,将孔力放下,给他狠狠地扇一巴掌,打得黄亿惊得全身抖了一下,心想哥哥怎么跟香港警匪片里的暴力刑警一样啊。孔力醒了,唉呀呀咧嘴握着开始往上肿胀的脸,“干嘛,怎么又打脸啊?”他叫嚷道。他随即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月色朦胧的黑暗当中,背后碎石硌人得很,看到一个暴力的汉子,心里困惑,心想,这是遇到绑架犯了吗?我得寻思下怎么脱身,但这人面孔,怎么有点熟悉啊,随后他又看到汉子旁边的少女,那不是自己的同班同学黄亿吗?哦,我没有把她怎么样啊?这是要闹哪样?

      “道明寺是吧?孔力是吧?”黄建东想想那可怜的孕妇和腹中的婴儿,心里又冒出无法熄灭的怒火,啪啪啪又给了他几个耳光,说:“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吗?”

      “不知道......你干吗打我?我可是黄亿的同学啊。”孔力哀伤地哭诉道,才没过多久,他今天又挨了这么多巴掌,心里难过,因为这些耳光比崇玲玲那几巴掌可疼得多了,牙齿都松动了。记得刚才还在KTV上厕所,怎么莫名其妙就到这荒郊野外来了,怎么就碰到这个煞星了。

      “你撞死了孕妇,肚子里的孩子都被撞出来了,还说不知道?!”黄建东怒吼。

      原来是这个事啊,父亲的秘书樊乔生不是说没事了吗?不是说他会搞定的吗?怎么这黄亿的哥哥还来打抱不平?

      “那只是交通意外,我家会赔钱的。”孔力呻吟道。

      “赔钱?赔钱就能解决了?你事后逃逸,这是犯罪!这是要判刑的!你早过十八岁了吧?”

      超过十八岁又怎么样?身份证不会随便改啊,以本少爷的身份,就是到派出所改成十岁也行,孔力心想。只是眼前有点麻烦,这个人好像有点丧失理智啊。

      “黄亿,黄亿,你帮我说说,放我走吧,看在我们是同学的份上,我给你们钱。”孔力机智地向黄亿打起了感情牌。

      黄亿的身体里也满是疾恶如仇的基因,当她听到孔力确实撞死了孕妇、肇事逃逸,心中对孔力的好感荡然无存,咬着牙不说话。

      “孔力,今天,我就当着我妹妹的面,弄死你。”黄建东恶狠狠地说。

      “你敢?你不敢,我爸是市长啊,你不想活啦!”孔力声厉内荏,少爷脾气上来了。

      黄建东一声冷笑,将孔力扛起,走到铁路上,将他横放到铁轨上,说:“行,你还牛逼,等下让你变成三段!”

      黄亿跑过来,惊叹道:“哥,你真要杀他啊。”

      “是,这种人渣不能留,留着不知还要害多少人。”黄建东轻描淡写道。

      孔力吓坏了,他平时也就是泡泡妞飚飚车,欺侮欺侮小点的学生,收拾一些不开眼的小老百姓,都是小事,摊上这种猛人,一不乐意就直接取性命太不讲道理了。“哥,哥,别杀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高中生道明寺这时候满是哭腔。

      “别扯那些没用的,晚了。我又不是绑架,我是要杀了你,替冤死的人报仇。”黄建东冷冷地说道。

      “哥,哥......放了我吧,我不想死啊。”孔力哀嚎道。

      “不想死也行,回答我几个问题。”

      “行行行,你问吧。”孔力感觉浑身都酸痛了。

      “你爹妈都有哪些贪赃枉法的行为?说!”

      原来是我爸妈的政治对手派来的啊,孔力心中感觉自己活下来应该不难了。父亲清廉,母亲也就收了些名牌包包,买了几套房子,不是什么大事啊。去年父亲借曹局长之手在家斩杀了一个英国商人,这个可万万不能说。

      “我哪知道?大人的事不会告诉我的啊!”孔力道。

      “不说是吧,那等死吧。”黄建东点燃一支烟,一只脚像称砣一样踩在道明寺身上,悠闲地望着铁轨线伸向黑暗的远方。

      这时,远处有汽笛声传来,一列运煤的货车开了过来,速度很慢,但是躺在铁轨上已经能感受到震颤,孔力真有些怕了,浑身瘫软,几乎没有力气挣扎了,裤子下面一摊水迹,他吓尿了。

      “求求你们,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孔力仍然哭着求饶,列车越来越近,司机似乎没有看见铁轨上有人,丝毫没减速开了过来。

      “说,不然你马上变成几段尸体。”黄建东继续威胁逼供,他要压榨孔力内心最后的恐惧。

      列车越来越近,只有一百米、八十米、五十米、二十米了......”

      “哥!”黄亿也吓坏了,她在旁边尖叫道。

      “我说我说......”孔力已经吓傻了,身下震动越来越强烈的铁轨撕碎了他的心理防线,已经让他看到死神来了。

      就在火车即将碾上的一刹那,黄建东一把将孔力拽了起来,列车擦身而过,再看孔力已经呆若木鸡、噤若寒蝉。

      ......

      黄建东收获了很多有用的信息,在孔力招供的时候,他打开手机的录音功能,全部录了下来,完了他说:“现在,你去公安局自首。不然你活不过明天。”随即他将孔力又横放在摩托车上,带着黄亿,将车驶到石峰派出所门口,找了根绳子,将孔力捆在电线杆上,再拨了一个电话给廖端:“廖警官,10.31衡州大道的交通肇事案,逃逸的案犯来自首了,在你派出所门口,你来加个班吧......”

      “黄建东,全世界都在找你,你在哪?吴涛说你的宝马车都变成渣了,你人没事吧?”廖端在电话里关切地问道。

      “我没事,有人想杀我,但是没那么容易得逞,不说了,我能应付的,你跟吴涛讲,叫他查一个叫罗成的人,华府地产的,后台是华开江和他的保镖,一个叫蒋伯祥的家伙,他们是幕后凶手。”

      做完这一切,黄建东带着妹妹回到安全屋。他将今天打麻将赢来的一万多块钱都给了黄国庆,说,爸,这几天您跟妹妹到新疆去玩几天,我那边有朋友接待你们,明天就走。接下来,黄建东打算大干一场,但是在衡州社全关系薄弱,根基不深,必须借助外力,快刀斩乱麻出奇招,父亲和妹妹首先要转移到安全的地方。黄亿已经见识了兄长的手段,知道他肯定有大事要办,也帮着劝黄国庆,我早就想去新疆玩玩了,去看看喀纳斯湖,听说美得让人崩溃。黄国庆知道自己儿子不是个省油的灯,摊上了也没有办法,最后一致通过,去乌鲁木齐,黄亿学习好,耽误几天也影响不了成绩。黄建东随后打了个电话给苏梅,苏梅还在新疆,听说情况后表示你只管将家人递过来,我会安排好的。作为回报,也为了将苏梅绑上自己的孤胆战车,黄建东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粗略的计划,高明所说的南区开发区,苏梅的悦木集团为了利益,应当会参与进来,如果一切顺利,自己到时可能可以帮得上一点忙。

      然后他找了找电话上的通讯记录,翻出了马云芳母亲李晚秋的电话:“李主任,我是黄建东,有急事,请帮我约一下马市长......”

      客官,写得怎么样?请点评一下吧。谢谢哦!

下一章  第四十三章  高层有了大变化

《匹夫传奇》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