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悔之路 第三章:幽洞

龙虎山位于秦岭最深处,纵横百余里,高达四千米,因整体造型似龙虎相争之势,故号名为龙虎山。龙虎山内第九峰上有一处洞窟,洞窟幽深冷寂,不知其深。时人误入其内,有不知名的河流贯穿而过,河流两岸是耀紫色的艳丽花朵,越往前越是寒冷阴森,有戚戚哭声瘆人心扉,有重重鬼影夺人心魄,人不敢入遂返。后人传此洞窟为现世连接九幽黄泉之地,河流乃是忘川河,紫花乃是彼岸花,因此,幽洞便成了龙虎山禁地,为人谈之色变。

一天,一名身穿破旧道袍、背着行囊、拄着山杖的少年道人,爬上龙虎山,来到第九峰,在幽洞入口处站定,许久才迈步其中。

幽洞深处,少年道人笔直向前走着,有冷冽的河水哗哗作响,试图扰乱他的心境,有紫色的鲜花散发暗香,意图迷惑他的神识,少年道人不为所惑、不受其扰,眼神坚定,持续前行。

不知走了多久,前方渐渐开阔起来,有一抹亮光射下,照耀出前方的景象:露天的洞窟内有一道宽阔的瀑布落下,飞鸟环绕其中,繁花铺设洞底,一名双目失明的男子盘腿坐在古树边,头发花白,衣衫褴褛,面容粗糙,身材瘦弱。

少年道人慢慢靠近,在十米外站定,悠悠说道:“古叔,无悔来看您了。”

那名瞎眼男子睁开泛白的眼眸,对着无悔所在的方位,开口道:“是无悔来了啊,快坐下吧!”声音沉稳沙哑,但还是能分辨得出是一名中年男性的嗓音,只是那明显行将就木的身躯,怎么看也看不出他竟是一名中年男子。

无悔坐了下来,认真看着面前的古叔,和他记忆里的古叔相差太大。在他小时候,经常跟在古叔的身边,那时候的古叔英姿煞爽,高大的身躯、健硕的肌肉、英俊的脸庞,与现在的古叔显得格格不入。他有些伤感,整理了下情绪,这才郑重地说道:“古叔,我此番下山,是为了闯那生死塔。”

那被无悔称作古叔的男子听到这话,心情有些复杂,“你确定想好了吗?那生死塔号称九死无生,虚无、修身、炼心、完魄、归灵,这五关一重难于一重,第五关归灵境更是鲜有人闯过,你真的执意要去吗?”瞎眼男子叮咛道。

“古叔,我已经想好了。这生死塔我是一定要去闯的,为此我已经等待了整整十年,这十年来,我明天都受着煎熬,一闭眼就能看见那天爹娘撇下自己慷慨赴死的样子,我必须为我爹娘报仇!”无悔的脸上噙着泪水,眼神充满杀气。

“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没想到这一天会这么快到来。罢了罢了,我不再劝你,只是最后给你讲个故事吧!”瞎眼男子叹息一声,思绪进入了回忆之中。


我叫古千重,我有一个师妹叫花白凤,我们同是鬼道大师无崖子的弟子,因此,我们俩在江湖上还有一个响亮的外号叫鬼使神差,我是鬼使,师妹是神差。

那一年,我们学成下山,历练途中,遇到了他。

那一天,天上下着雨,我们追寻着一魔人的气息到了燕云城的听雨楼,整个楼内气氛一阵肃杀,只有他一人安静独坐在一旁喝酒,脸上还挂着戏谑的笑容。我当时气愤地警告他,让他快滚,师妹则轻声劝诫他离去,他只是摇了摇头,兀自坐在那儿。一场惊心动魄的打斗上演着,我刺伤了魔人的左肩,那魔人却乘势袭向师妹,危机关头,是他挺身而出,一支竹筷射入魔人的脑中,救了师妹一命。因此,我们三人成了至交的好友,我也知道了他便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武学奇才——圣剑江明远。

之后,我们三人在江湖上惩凶除恶,灭了不少的魔道妖人。终于被魔教上层盯上,他们派出了五大长老和十多位魔教高手围堵我们,乱战中掳走了师妹,把她关在了生死塔内。我们执意去救师妹,但那可是魔教的大本营,号称九死无生的恐怖地方,我不想连累他,决定独自一人前往。却没想到,他比我还早一步到了那儿,晨曦的光辉照耀在他的脸上,他一身白衣,露出灿烂的笑容。

生死塔内机关重重,危机四伏,我们历尽千辛万苦闯过了前四关,到了第五关我已是伤痕累累,再也走不动了。我瘫坐在地上,头脑模糊,意识渐渐衰弱,半昏半醒间,看到他浑身是血地迈过了第五关的门槛。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燕云城一间客栈的床上,师妹在一旁照顾着我,见我醒来,忙上前喂我药汤,我这才从她口中知道了,是他舍命救出了师妹,如今还在病床上躺着不曾清醒。

记忆中的那一段时光温馨而又美好,早春的花儿已经落满枝头,气候一点点温和了起来,我的身体早已痊愈,而他才悠然醒来,师妹悉心照料着他,我在一旁嘲笑他身子怎么这么虚弱,转头却又瞥见他和师妹情意浓浓。罢了罢了,他与师妹已是共患难同生死的人,郎才女貌好是般配,应该祝福他们才是,怎么心里却失落落地疼痛。

半年后,他们成亲了,他穿着大红礼袍高坐马上,师妹则身披红色霞衣端处轿内,我跟在迎亲的队伍中,听着四周热闹的锣鼓声,打心底为他们高兴。

时光荏苒,他们的小孩出生了,是个可爱的男孩,取名叫无悔,他们把他交给我看管,我看着他灵动的双眼,听到他一阵阵哭闹,顿时手足无措起来,他们却还在一旁嘻嘻地笑。

无悔八岁那年,燕云城的城门大开,这座远在边疆的军事要塞,顿时涌入大批的蛮夷胡人,他们肆意虐杀着城中百姓,守城将士猝不及防之下死伤惨重。那时,我刚好有事回了师门一趟,返回途中听到了他们牺牲在了那场惨烈的战事中的噩耗。我发誓要为他们报仇,在一次夜袭胡营的行动中,知晓了燕云城的沦陷源自于魔教的协助,于是我只身前往生死塔,却落得重伤垂危的下场。


“后来,我回到这幽洞,师傅为救我耗尽心力,我失去功力与双眼方才保住一命。我也是听师傅说,你拜入了凌云观清风道长的门下。”古千重缓缓说着,从身后拿出一块黝黑的光滑石头,石头鸡蛋大小,泛着阴森的光泽。古千重把石头交到无悔的手中,怅然地闭上了白色的瞳仁。

无悔收起手中的石头,对着古千重郑重一拜,起身决然地离去了。

寒风刮过忘川河的水面,激起一圈圈的涟漪,岸边的彼岸花随风摆动着妖艳的身姿,沉重的脚步声回荡在这幽深的石洞中,显得那样的孤寂肃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创业,这个词现在越来越火,在国内简直成了一个流行趋势了,差不多快成为全民运动了。尤其是微信等互联网工具的普及...
    4551ff0ad16f阅读 310评论 0 0
  • 匆忙过后的闲暇里,一把木椅和你 多云的天色不乖,却乖乖配合藏起来的太阳 寻不到的,哪怕我爬上小时候的瓦房 透过缝隙...
    山鬼听来也相厌阅读 184评论 6 8
  • ■文/芊墨之恋 这一刻,大地睡去 草木睡去。没有星星眨眼睛 也无月光洒柔波 路灯依旧昏黄,孤独 泛着暖光 这一刻,...
    芊墨之恋阅读 131评论 1 3
  • 今天跟我们老板出去送货,聊到了孩子的教育问题,他说他家孩子用钱都特别少,他也不给他们多少钱,而且他家孩子也都不挑食...
    李功名阅读 52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