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

我想着她神色清冷的样子

山风过境,人世苍白将坠

就着雪色,打一壶冷泉煮茶

在纷纷扬扬的奔赴中沉浮入味


围炉夜话,异乡人总把故乡描述得美丽异常

无忧且安康,富足而明朗

最后雪花打断话语,覆没一切

房屋,菜园,林地,以及取水时的足迹


有些庆幸,这短暂的苍茫

可以让一个人僵硬到不显露情绪

睡前只记得在便签上写下一句

我握不住这雪花般的美丽,有时候温柔是致命的一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