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0  童年趣谈

听奶奶说,我小时候就像一个男孩,什么好玩就玩什么,哪好玩就上哪玩去,爬墙上壁的,跳沟过坎的,在一堆孩子中总能听到我“冲啊冲啊,跑啊跑啊”的声音,难怪我嗓子好,都是小时候在孩子堆中练出来的。跳皮筋、跳绳、跳格子、扔沙包,还有男孩子玩的滚铁环儿,那时候的我们都玩得特溜儿!

安静的时候就找一帮孩子到我家,给她们讲课。把爸妈房间的木门当黑板,客厅的餐桌板凳当课桌椅,客厅瞬间变课室。奶奶说,我那时候主要教的是数学,门上用粉笔出一堆加减乘除算式题,让小伙伴们做。也不知那时都教对没?反正小伙伴们都喜欢跟我玩儿,遇上下雨天,不能到户外撒野,我就挨家挨户一吆喝,她们就心甘情愿来听我讲课了。

奶奶说,我小时侯胆儿挺大! 跑步摔跤,爬树从树上摔下来是常有的事,爸妈没少说我,都叫我小心点,别像个假小子。

十岁那年,我学会了骑老式28自行车,那时候看着大人骑自行车,觉得新鲜、好玩,我也想学,但身高又不够,坐上车座,脚就够不着脚蹬。为了学骑车,我左脚踩着车左边的脚蹬,右脚从三角车架中间穿过去踩在车右边的脚蹬上,整个人的身子就是斜着半悬在自行车的左边,每次只踩半圈,车就可以平稳前行。我就这么着学会了骑自行车。 能骑就可以了,已经比很多不会骑车的大人们强多了,可偏偏我还得瑟!有一次,我骑着骑着就开始耍酷,居然单手扶车头骑车,围观的小伙伴们都觉得我好厉害,就在她们的掌声中,我从车上摔下来了,车头左边的扶手差一点就把我的右眼给戳到了,好险!那一次小事故如果成真,就没有我现在的明眸了。

老爸从来没厉声吼过我,那次忍不住对我下我了,不但不心疼我,反而对着我的屁股一顿揍,斥责我:谁让你每天像个男孩子一样的,一点都不文静。女孩子要有女孩子的秀气。

我在心里不服气:谁让你生了两个女儿,把我当儿子养的。要怪得怪你呀!

可能就是老爸老妈打小把我当儿子养,我也力争给他们涨脸。学的时候毫不含糊。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我妈就把学校发给我的三好学生奖状贴满了墙。中途还跳了一级,直接从四年级跳到六年级。

可能就是小时候爱玩敢玩,胆儿大,也让我长大了做了不少大胆的事。

在九几年,能作为一名人民教师,而且是音乐教师,应该是一个清闲稳定备受尊重的一个职业。可为了自己想当歌唱家的梦想,愣是先辞了这份工作,破釜沉舟背水一战,最终考上了音乐学院。多年后父母聊起此事就心虚,总说:多险的一步棋啊!

正因为险,才会把人逼上绝地啊,站在绝地上才能发挥人的极大潜能不是吗!

感谢父母对我的放养,他们给了我足够的个人空间,让我尽情撒欢尽情放飞。

我的童年是快乐的,无忧无虑的,如果时空能回转,我好想再经历一次我的金色童年!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