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旅客》:被命运叫醒的人,无法再装睡

《太空旅客》是一部有着科幻外衣的情绪片,由“星爵”克里斯帕拉特和“大表姐”詹尼佛劳伦斯出演,两人共同承担着人类对未来智能科技发展的矛盾心情:期待与恐惧。

《太旅》讲一场旅行,一场人类通往人工智能服务来完成的旅行,和许多科幻片一样,它为未来科技研发人员提供了相似的参考性蓝图,片子主要展示的是到达终点之前发生事情,而现实里我们离这条路还很远。

所有的旅行是为了到达,在我们的目的里,有已知的期待和未知的兴奋组成,这便是为什么我们会选择开始。片子里人类航行的目前是为了移民去其它的星球,在那里建立更好的家园,可是这个愿望要在休眠舱里沉睡一百多年才能实现。虽然在电影外的科技还没有实现到人类为了太空之旅进入休眠舱,然后像电影里面的人类一样享受一个太空版的“万达广场”,不过,对未来科技的预测无疑是服务于人类惯有思维模式的,人类是习惯于未雨绸缪的。

有人创造,有人跟随。一个小小计算器的发明,就能节约下大量的时间和草稿纸,我们更多人是在学习使用,使用的人一旦多了起来,人的可塑性便充分体现了,然后就是适者生存。

科幻片里的未来总让我们感到惊喜,但惊喜之外的可持续发展只是更加必然,我们没有永垂不朽的生命,不知道未来的那天何时才会到来,影视作品给了我们未来的梦,死亡却不给我们过多的时间去验证。

所以在想象与真相到来的时间段里,我们是很恐惧的,就像独自醒来的男主。


到不了的未来,恐惧着清醒

星爵的太空舱打开的时候,他还是懵逼了一阵子,毕竟睡了这么久还没有死,等缓过神来便知道自己在自己的计划当中,他跟很多人一样,一起参与了这次通往人类新家园的旅程,那么在太空船上的所有服务也是之前设定好的,它们在虚拟投影中回答星爵提出的相关问题,却只能回答事先预设的问题,一旦问到与设定无关的,就不会得到想得到的答案。比如为什么只有星爵一个人,其它人在哪里之类,这个时候,人工智能们就会像SIRI一样调皮了。显然,科技的发展是为了服务于人类,但本片表示这背后必须得有人类的操控,就像如今现实里APP是拿来约真妹子的,当然现实里面本身可约到妹子,只是多个方式或者更方便。

没人陪星爵玩,就像把星爵关在一个游戏厅,数不清的屏幕,眼看星爵的胡子越来越长,他玩腻了所有游戏却无人分享,死宅生活,终究会死的,看到星爵穿着太空服,畅游在无声暗黑的宇宙空间中,他终于也抑郁到流泪了。

到不了的未来,只能恐惧着清醒,片中机器人酒保说:“要是我坏了,也会被丢进垃圾箱的。”此刻的星爵就像一台无法升级的破电脑,慢慢孤独终老,这一切只有自己知道,所以当他偶然看到大表姐,并且去翻看乘客的录影介绍,感受到职业作家大表姐描述着人类的关系与情感,然后句句深入他心,当下的他多么想摆脱未来空巢老人的生活。星爵很自私,也曾努力的克制着这种自私,但最终输给人性,输给对未来的恐惧。反思下,为何太空船上那么多人要去未来,而不愿意留在当下顺其自然死了算了,宁愿花九十年时间来冷冻自己,这难道就没有风险?只有癌症病人最懂得享受当下,就像此刻的星爵已经知道了自己会死。

然而,正如吸血鬼想找同类,就要把另外一个人也变成吸血鬼,大表姐就这样被星爵拖下了水,这让很多观者十分愤怒,无害的爱情是我爱你与你无关,星爵却在情感上绑架了大表姐,这一招是非常的套路,并且搏得人心,大表姐不知道真相的时候也很认同星爵与自己有同样的遭遇,不过当我们的情绪从伤感转化为愤怒时,导演也要聪明的来转换情感了。


守不住的现在,还是无法安眠

大表姐在得知真相后,对星爵的不理睬,让星爵的脱单计划泡汤,这很符合人性的不可控,人类区别于人工智能就是有自己的意识和情感,这是众多讲人工智能的片子永恒讨论的话题,本片里的人工智能显然没有进化到有意识和情感的地步,这里的机器人酒保没有替星爵保守秘密,只因为星爵说了一句他跟大表姐没有秘密,人工智能无意识,却善于遵从人类的意愿去执行,对比《我,机器人》里面那个意识觉醒的机器人,男主眨眼睛的那个经典动作教会了机器人:这就是人类的一种暗示性的共谋。而机器人酒保虽也是靠学习和模仿来成长的,但这只是一种机器学习,靠大量的复制累计,现在我们用很多APP听音乐,看一些热门话题,我们每天去搜索一些特定的内容,这些选择的喜好就会被自动记录下来,然后某APP就会自动推荐给我们一些相似的音乐类型或话题,这些推荐来源于用户的显性需求,然而信任恰恰是种情感,它的表达方式是隐性的,只可意会,不能言传。船舱里的一些程序的权限可以修改,但要修改的只能是拥有权限的人,要怎样改,也是人类的自我选择。

大表姐虽痛恨星爵强行叫醒了自己,但却没有能力再去长眠,星爵眼睁睁看着孤独无法得到缓解,双方很僵持,这里需要一个调解者,于是甲板长官就登场了,与星爵一样意外醒来。

甲板长官的出现加速了现实的不可控,因为此刻有一件比调解两人关系更可怕的事情,太空船遇到了要坠毁的麻烦,船上的所有人都将到不了目的地了,无论醒来的还是仍然在睡的都会死,这个时候又再次说明这里的人工智能是没有办法帮助全部沉睡的人类的,因为原计划没有设定发生这样的事情该怎么办。大表姐声讨星爵蓄意谋杀已经不再重要了,因为守不住现在,还是无法安眠。

此刻醒着的人开始起作用了,他们将短时间的拯救自己,长时间的拯救其它同类。


被命运叫醒的人,无法再装睡

在一番拼死努力之后,星爵与大表姐完成了甲板长官的遗愿,拯救了太空船。这里有个很感人的前后呼应,星爵曾经想自杀的时候看到了大表姐的影像,她在影像里面给了他继续活下去的希望,大表姐在与星爵合作拯救太空船时,拼命把星爵从生死线上拉了回来,第一次虽然是星爵主观的选择,但后面却是大表姐真实的援助。

这次星爵没有再自私的去套路大表姐,而是表达了自己对大表姐的爱慕同时告知大表姐可以利用唯一的医疗舱继续休眠。至于大表姐放弃了休眠,跟星爵在太空船上度过余生是不是有点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还是用人性来解释吧,人性不完美且充满弹性。

片子交待了大表姐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作家,通过在登船之前,来自地球朋友的祝福影像里我们看到,她不喜欢地球上一层不变的生活,也没把长期的亲密关系看得很重,所以之前她跟星爵约会恋爱也只是满足当下的寂寞,她也同样这样怀疑星爵吧。大表姐上船的原因是为了写作,去未来搜集素材之后她的计划是返回地球,然后写一部穿越未来的小说,不过把这个工作交给人工智能去办或许更靠谱,扫地机器人开机即扫直到坏掉,人类却会找很多借口不去打扫,因为写小说或许只是自我探索,大表姐真实的目的是去验证自己对未来的看法,她的质疑让她总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办。

看到这里我们还希望他们再按原计划沉睡吗?作为机械师的星爵本想去未来一展专业抱负,他相信科技能让未来变得更好,虽然大表姐认为他被“梦想”所蒙蔽了,但他实在是有些能力将太空船进行一些优化升级,甚至还可以修理一下故障,虽然未能完成预设的梦想,却对还未醒来的人类生命进行了守护。假设大表姐一个人去休眠了,星爵会再去唤醒其它人吗,或者还会不会有人醒来?哎,电影怎会给我们假设的机会,我们都是独一无二的人类,我们相似却不可复制,要是谁不服气,就按照自己设想的情节再去拍一部电影好了,但这一部《太旅》让我们看到的是星爵给大表姐套上了指环,大表姐也把本要留给现在的小说带给了未来,她不再害怕在文字中袒露自己。

大表姐和星爵虽没去到未来,但最终都以另一种方式完成了最初的想要做的事,或许这更像是一种对当下命运的遵从吧,我们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而被命运叫醒的人却无法再装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