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社会再谈中医(二)

与社会再谈中医(二)

      孙述考


        我在长年的研究过程中。我积累了丰富有效的经验。这些经验被我视为无价之宝。我说这么珍贵的治疗方法。300个诺贝尔都不换。为什么这么讲?因为根本就没有用药。因为根本没有对身体造成一点伤害,没有一点副作用。这么好的医术,我当时就很着急。怎么能创立一所这样的中医院呢?如果我们中国,能够认识到这一疗法的有效性,如果真能建立这么一所医院。那么中国在世界的医学上会引领潮流。因为全世界人都在受着病痛的折磨。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建立一所几乎没有用药的这么一种纯绿色的医院。这是新闻的新闻。我在没有要国家一分研究经费的基础。全凭着自己的坚韧不拔的毅力。为国家和民族在验证这些疗法的有效性。说白了,我是在为国家和民族在做实验。我确实在为国家和民族不舍得这口气。不舍得让中医沦落红尘。又不知道让中医怎么来突破这一块。如今用我的临床实践,我敢肯定地说,我们中医太伟大了,只是大家没有发现它的伟大之处。尤其是我,把现代的神经理论学说。我和中医的经络学说有力地结合起来。创立了中医神经导能疗法。这个神经有两种含义。神就是神经。经就是经络。那么在我们的中医历史上,老祖先们没有提出神经这一概念。也就把疼痛的原理归结于经络。认为痛则不痛,不痛则通。经过我的临床实践,我发现。疼痛来自于神经。经络是不会说话的。经络只是气血运行的管道。神经它是一种生物电系统。一切的疼痛的感应。全是神经反应出来的。当我发现了这一原理以后。我治病更加简洁,方便与有目的性。也纠正了很多传统中医和西医,他们对疼痛的错误认识。比如说膝关节疼痛,西医说是半月板磨损。我说是压迫了膝关节的神经。实际上是膝关节的筋腱,因为膝关节是筋之府。当筋收缩以后。膝关节向左或向右偏离。压迫了膝关节的神经丛。所以我通过把神经给它能量给它弹出来以后。膝关节也就不痛了。西医要换半月板。换了就成残疾了。这种例子太多太多。因为我个人一人来治百病,对我的经验也非常的娴熟。我不仅懂理论。我更有实践经验。所以有人说我是神医。

        我在继续探索中医的发展前途。对人类中医意义很重大。因为一门医学发展到今天。你不能光继承而不去发展。尤其在当代,环境污染相当厉害,人的身体要经历着严重的考验。古代说是药三分毒。现在不止三分毒。很多人说是七分八分九分毒。尤其对弱者,对老年人,妇女和儿童。病还没治,伤害早已伤害了。所以我发出了,不向地球要资源,而向自身资源,即启动人体自身的医院。我找到了这所医院。这所医院是人类目前科技所达不到的。今晚上利用这个时间,与社会各界朋友进行交流,愿对大家有所启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人生的意义在于坚持、找到自身价值,不断追求进步,从优秀走向卓越;不怕犯错,去好奇和追寻世界运行的规律和本质;坦然面...
    投资人说阅读 170评论 0 0
  • 为了适应新时代的军事变革,钢七连解散了。为了贯彻落实教育部们的班额体制改革,我们14级老五班也解除了原...
    指挥官阅读 490评论 4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