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杉版资治通鉴【1121】北魏政事。2021-03-01

6、

夏,五月八日,北魏主拓跋宏前往灵泉池。

7、

五月九日,北魏南平王拓跋浑去世。

8、

五月十日,北魏主拓跋宏回到平城。下诏恢复七庙子孙及外戚五服以内的皇亲国戚,全部免除赋税徭役。

华杉曰:

七庙,是拓跋什翼犍以下。五服之外,是亲情已尽,不算亲戚了。

一个社会,上层阶层应该承担更大责任,才能领导下层阶层。皇亲国戚全部免除赋税徭役,成为寄生虫,这是很不好的文化了。

9、

北魏南部尚书公孙邃、上谷公张倏(shu)率众与桓天生再次入寇舞阴,被南齐将领殷公愍击破;桓天生再次逃窜进入荒远地区。公孙邃,是公孙表的孙子。

10、

北魏春夏大旱,代地尤其严重;加上牛又发生瘟疫,人民饿死很多。

六月二十九日,北魏主拓跋宏下诏,命内外之臣直言无隐,批评政治得失。齐州刺史韩麒麟上表说:

“古代先贤哲王,储积九年的粮食;到了中古时代,亦推崇农业,贡献粮食的人,与斩敌者受到同样的封爵;努力耕田的人,与孝悌者得到同样的赏赐。如今京师民众,务农的不多,不靠耕田而生活的人,占三分之二。自从承平日久,又连年丰收,竞相炫富,养成了奢侈的风俗。贵富之家,孩僮婢女都穿着华丽的衣服,工商之族,奴仆差役都吃着山珍海味,而耕田的农夫连酒糟米糠都吃不饱,养蚕的妇女连蔽体的粗布衣裳都穿不全。所以耕田的人越来越少,田地开始荒芜;国库里的粮食布帛都空了,街市上却堆满了各种宝货;很多家庭缺衣短食,而道路上却满是衣着华丽的行人。人民饥寒的原因,就在于此。我认为,凡是珍异之物,都应该禁止,婚礼丧礼的规格,应该规定一个标准;劝课农桑,严加赏罚。数年之中,必有盈余。往年校正户籍,租赋轻少。臣所管辖的齐州,所征收的赋税,仅仅勉强能供应官员俸禄,没有多余的可以输入国库,这样对人民虽然有利,但不可长久。万一发生战争,或遭天灾,恐怕对各方的需要,就没法供应。我建议:可以减少征收绢布,多收粮谷;丰年多有积蓄,荒年就可以放粮赈济。这正是把人民私有之谷,寄放在官府粮仓,官府有蓄积,则人民无荒年。”

秋,七月六日,北魏主拓跋宏下诏,命有司开仓赈济或借贷给灾民,并允许人民出关逃荒。并使者登记名册,由百姓自己决定去留,所过之处,由地方政府供应粮食,所到之处,由当地三长赡养。

华杉曰:

韩麒麟所说的九年存粮,是指古代的国家储备粮食制度,每三年存一年的粮食,九年存三年,二十七年就存下九年,国家有九年存粮。俗话说:“家无三年积蓄不为家,国无九年存粮不为国。”这是中国人重视储蓄的传统。

至于禁止奢侈,每到有贫困现象的时候,都有禁止奢侈的议论。不过,也有不同的思想,就是春秋时期齐国宰相管仲,管仲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叫《侈靡》,提出应该鼓励富人奢侈消费,他说,最好是“雕柴画卵”,就是富人家烧柴做饭,也要先把每一根柴都雕刻了再烧,煮鸡蛋吃呢,也要在鸡蛋上画上画再煮。这是最无用的奢侈消费了吧?那么谁来给他雕柴画卵呢?当然是穷人。于是,财富就从富人转移到穷人了。如果富人都节俭,穷人到哪里赚钱呢?

不过,管仲的思想没有成为主流。因为富人如果雕柴画卵,给他雕刻作画的人是赚到钱了,但是对其他穷人刺激太大了!

11、

柔然伏名敦可汗残暴,部属侯医垔(yin)石洛候不断规谏,且劝他与北魏和亲。伏名敦怒,将侯医垔石洛候灭族,于是部众离心。八月,柔然入寇北魏边境,北魏任命尚书陆睿为都督,攻击柔然,大破之。陆睿,是陆丽之子。

当初,高车部落酋长阿伏至罗有部落十余万,是柔然的藩属。伏名敦入侵北魏,阿伏至罗进谏,不听。阿伏至罗怒,与堂弟穷奇率部落西走,至前部西北,自立为王。国人称他为“候娄匐勒”,就是天子的意思;称穷奇为“候倍”,意思是太子。二人非常亲睦,分部而立,阿伏至罗居北,穷奇居南。伏名敦追击,屡次被阿伏至罗击败,于是引众向东迁徙。

12、

十月十九日,北魏下诏,撤销起部(掌营造及工匠)对民生没有益处的工程,又把宫中不事纺织的宫女放出宫。

冬,十一月二十六日,又下诏撤销尚方锦绣、绫罗制作;不过,人民自己要制造的,任他们制造,不加禁止。当时,北魏长期和平无事,国府满盈,金银绸缎堆积如山。拓跋宏下诏,将御府中衣服珍宝、太官(御膳房)饮食用具、太仆(掌交通)舆轿车马乘具、内库弓箭刀枪的十分之八,以及皇宫外其他仓库的衣物、缯布、丝棉等不是供应国用的,拿出三分之二赏赐给百官,下至工匠、商人、衙役,更普及到六镇边防军人,京畿内的鳏、寡、孤、独、贫、病,都有赏赐。

13、

北魏秘书令高祐、丞李彪奏请改《国书》编年为纪、传、表、志,北魏主听从。高祐,是高允同一个祖父的堂弟也。十二月,拓跋宏下诏,命李彪与著作朗崔光改修《国书》。崔光,是崔道固的堂孙。

北魏主拓跋宏问高祐:“怎样才能制止强盗?”高祐回答说:“当年,宋均树立德政,猛虎渡河而去(见公元64年记载);卓茂推行教化,连蝗虫都不入境(参见公元25年记载)。何况盗贼不是野兽虫子,而是人,只要郡守、县令称职,治理教化有方,消除盗贼,不是什么难事。”

高祐又上疏说:“如今选拔官员,不看他治理工作的优劣,而只看他年资多少,这不是人尽其才的办法。应该停止这种做法,抛弃那些没有意义的年资,唯才是举,则为官之路自然清穆。又,过去有功劳的老臣,虽然年资很高,但并没有治理人民的才能者,可以加之以爵赏,不宜委任他治理一方,所谓王者,可以因私人理由赏赐给人钱财,不可因私人喜爱而给他官职。”皇帝拓跋宏很赞赏他的话。

高祐后来出任西兗州刺史,镇守滑台。认为郡国都有学校,县、乡也应该有,于是下令,县设立讲学,乡设立小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